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42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36  37  38  39  40  41

-------------------------------

42

跪下向长辈请安显然是陈家的家规,谭宗明视线飘向陈杰,发现陈杰一脸茫然,皱眉看着跪在地上的陈亦度。这让他直觉陈亦度在请安时被老夫人如此无视,或许并非常态。陈老夫人一脸笑意迎客,可如此漠视陈亦度的做法,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好警醒自己谁才是拥有主导权之人。
看到爱人被如此对待,谭宗明内心自是愤怒且不舍,但毕竟是商场老手,他面上仍维持着一贯礼貌性微笑。
「陈老夫人,再次抱歉忽然来访,人来得仓促,什么东西也没准备,听亦度说您前阵子开刀,正好,我有个东西可以请人送来。」谭宗明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他的坐姿放松了些,故作自在地翘起腿,虽是面上客气,但他是大老板,做的都是对等生意,从来不需唯唯喏喏。
电话很快就接通,谭宗明对着电话另一头交代:「去把储藏柜里的天蔘拿出来,要一斤,包装得漂亮些,一会帮我送人。」谭宗明说完看向陈亦度,招手道:「亦度,来,帮我个忙,跟他说下这里的地址。」
陈亦度愣了愣,看着谭宗明,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解围,便顺势起身走到他旁边去,接过电话就跟对方说了一串地址。
陈亦度感觉后方的人应是用相当狠辣的视线在瞪着自己,可他只专注在眼前的谭宗明,有谭宗明在,他什么都不担心。
他说完之后挂上电话,自然而然在谭宗明身边坐了下来。
陈老夫人眼神犀利朝陈亦度瞄了一眼,嘴角仍是扯开笑,说:「谭总真是太过客气,我一个老太太也没几日好活了,这么昂贵的东西让我吃也是浪费。」
「话虽如此,多活一日就得多吃一日饭,也没见人觉得浪费食物。」谭宗明笑了笑,又连忙自己解释:「当然,您肯定长命百岁,我这人粗笨如牛、举例不当,陈老夫人您可千万别见怪。」
「怎么会呢,素来听闻谭总八面玲珑、交际手段高明,这样的人想必不笨。」
「那也是要看交际对象是谁,遇上大荤之人却与他谈吃素的哲学,就话不投机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陈老太太看着谭宗明,依旧笑意满脸,可眼神却是越发尖锐:「依谭总之见,咱们这是该说人话还是鬼话?」
谭宗明笑了笑,轻描淡写道:「听说您是这家里的神,那咱们就说神话吧。」
闻言,陈老太太大笑两声,转向陈亦度,说:「神?不敢当,只怕是瘟疫吧,否则怎会连亲生孙子都避之唯恐不及,还要拉了个外人来当靠山,才敢回家呢?」
陈亦度正要回话,但谭宗明已经早他一步开口:「说起来是陈总要我来的,跟亦度也没有什么关系。」谭宗明看向陈杰,嘴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完全不给他开口反驳的机会:「听说陈总有意要入股DU集团,真是不巧,我就这么领先一点点的收购了,陈总还为此事多番与我讨论,但很可惜,DU集团的事是没有转圜的。」谭宗明也不拐弯抹角,一切入正题就先直奔重点。

老实说,DU集团的每一件事,陈家人真是没资格指手画脚,只是碍于陈亦度多少还得顾及家人情分,很多事无法一刀两断,但此事由谭宗明这个外人来说,虽是有些尴尬,可也不失为一个好策略。
陈老夫人没有马上回话,她微笑着,看了陈杰一眼,这才转过头对谭宗明说:「天底下可赚钱的选择还很多,DU集团不过就是个投资,谭总若是喜欢,收了就收了呗。」
陈老夫人这话倒令谭宗明有点意外,他原以为此番来访最难的便是有关DU集团的问题,因此才选择开门见山地直接说清,却没想到陈老夫人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让谭宗明怀疑,她现在无关紧要的态度是否纯属演技。
陈老夫人又说:「谭总,听说您近期还收购浦江饭店,这么说来,您跟我们陈家也算是做了邻居,往后可要相互照应呀。」
「那是当然,毕竟我们浦江饭店跟Sunday饭店只隔一条街,相互照应是应该的。」谭宗明执起桌上茶杯,不疾不徐喝了一口。
「唉,就是,连谭总都明白隔街照应的道理,为什么亲兄弟就不懂得同心协力呢?非要霸着家产不放,对集团没有作为也罢,偏偏杵在中间就像颗定时炸弹,也不知什么时候把集团给炸了。」陈老夫人似是自言自语,但又摆明了是说给陈亦度听。
陈亦度默不吭声,谭宗明知道陈老夫人这是在说上阳集团股权之事。想起陈亦度曾说过,他父亲临终前托他替陈杰看管股份直到陈杰满30岁,为避免陈杰认为集团理所当然归属自己便懒散怠惰,陈亦度只能答应父亲隐瞒此事。可一味地默不吭声,只会招来陈家老夫人跟陈杰更多猜忌,谭宗明知道陈亦度扛得过三天五天,但他难道真要这样扛三年五年吗?
谭宗明想替陈亦度解围,可这事他尚未想到一个妥善的对策,生怕这样随意开口,日后会给陈亦度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从进门开始便一直默不作声的陈亦度,此时终于说话:「若奶奶认为谭总比我可信,那上阳的股份我不如卖给谭总吧。」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皆为之一惊。谭宗明是讶异的,毕竟陈亦度并未事先与他商量,但他早知陈亦度代管股份之事,因此立刻推断出这番话不过是陈亦度的暂时性策略。
他只思索片刻,马上接话:「对,刚才顾着闲聊,都忘了我也曾多次向亦度问及收购上阳集团股权之事,可是他一直没能给我答复,这样正好,今天上阳集团的领导们都在这,正好谈谈。」
闻言,陈老夫人终于正眼看向陈亦度,声音变得严厉:「你卖DU就算了,还想把主意打到上阳头上,你认为我会同意吗?」
「奶奶,您既然怀疑我对上阳心术不正,那我把股份卖出去,正好证明我的清白,上阳的事务我一概不插手,到时股东名单里有谭宗明,上阳反而还占便宜。」陈亦度淡然说着,彷佛一切事不关己,他只是在谈论天气似的。
「反正我绝不会同意。」陈老夫人神色严厉道。

「我说过只想安安静静画图,不想插手经营之事,如果您信不过我,卖掉上阳股权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陈亦度语气很平淡,面无表情。「况且,现在有25%股份在我掌握,没有任何法律或有效的规范能阻止我任意处理这些股份。」陈亦度的态度不卑不亢,话说得四平八稳,语气中蕴含的是无可动摇的坚定。
「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陈老夫人眼神锐利如剑,音调也提高几分,空气中一股火药味像是随时要被引燃。
「孙儿不敢,只是分析现况。」陈亦度依旧冷冽。可陈亦度越是冷,陈老夫人越是被激怒。
一个老太太究竟要经过多少历练,才能如此坚硬如钢、顽强如石?谭宗明在一旁为陈亦度干着急,如此难缠的老太婆,今晚真不知要闹到何种地步才能罢休。
「你恨我,可以,但你不能因此报复阿杰。」
「我没有。」
「是吗?」陈老夫人嗤之以鼻,讪笑着。「那你敢说,苏小姐的事,你从未怀恨在心吗?」
听到苏小姐,陈亦度表情似乎变了一下。原本淡漠的脸庞爬上一丝忧愁,眉头也紧锁起来。
那似是愤怒又似是哀伤的表情让谭宗明心头为之揪紧。所有人忽然都安静下来,空气像是凝结似的,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清晰。
陈亦度不知为何嘴角扬起一抹笑,但看在谭宗明眼里,那分明就是强颜欢笑。陈亦度淡淡地又重复一次:「我没有。」他只有唇角上扬,眼底却没有笑意。谭宗明对这位苏小姐顿时产生许多联想,可他一个想法都未能获得证实,因为眼前情况显然不适合发问。
「奶奶,别再说了,股份的事我相信大哥。」陈杰缓缓开口。这是谭宗明第一次听到陈杰不带暴躁情绪的言论,而且居然是为陈亦度说话。
谭宗明有些讶异地看了陈杰一眼,陈杰平日对陈亦度的态度跋扈,可他毕竟也是企业领导,一旦坐到谈判桌上,说出来的话仍有几分力道。
谭宗明又转向陈亦度。只见陈亦度脸色苍白,双唇微抿着,似是在勉强自己维持毫不在意的微笑。片刻后,陈亦度才幽幽说道:「股份之事一时半刻也谈不出结果,而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今天时间已晚,就不打扰奶奶休息了。」
陈亦度说完便直接起身往门口走去,不理会陈老夫人在后头数度叫唤。谭宗明见状,连忙跟着起身,对陈老夫人简单告辞几句,便随着陈亦度匆匆离开。
谭宗明几乎是小跑步才追上陈亦度急促的步伐,他在陈亦度走近红色保时捷时,一个快步上前替他开了车前门,陈亦度二话不说坐上车,谭宗明连忙替他把车门关好。
谭宗明坐进驾驶座,忍不住看了陈亦度一眼,发现笑容已经从他脸上隐去,剩下的只有一脸严肃。谭宗明紧张地关心问道:「还好吗?」
「老谭,我累了,带我回家。」
「嗯,好。」谭宗明点了点头。
他伸手抚上陈亦度的发,在陈亦度头上温柔轻拍几下,似是安慰,然后才把车发动。


待续......  《恋爱阴谋论》4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我回来啦!一回来就看到你嘴炮实力护夫,真是开心~
谭宗明:你让我度跪了快半个月,竟然还笑得出来?不抽你我就不姓谭。
蓝蓝:等、等等!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我想你肯定懂啊wwwww
谭宗明:放屁。
蓝蓝:(光速逃

今天附上一个让老谭心疼的度度


评论(7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