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46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0  41  42  43  44  45

-------------------------------

46

谭宗明真诚的告白,让陈亦度顿时呆愣在原位。
他没想到,谭宗明会说爱他。正确来说,他没想到自己先前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死,可谭宗明居然还愿意跳进这个坑里。他以为谭宗明当初是一时的喜欢,只是为了追求自己才会写下那一纸交往合同--那张既没有法律效益;也没有实质违约条款的合同。
但是现在,谭宗明却抱着他、说着永远不离不弃的话语,如此温柔;如此认真,这让陈亦度觉得不知所措。心里暖着,可又有些慌乱起来。
他不知该如何回应谭宗明的话,怕什么都不说会伤及他的心,又怕说了会言不由衷,更怕说了之后解释得多又要显得矫情。
不过,陈亦度的困扰并没有持续太久,谭宗明像是听到他的心声,圈着他的手收紧了些,道:「你不用勉强回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情;想让你知道我对这份感情的认真。无论你对爱情的看法是怎样,纵使你这辈子都不能说一句爱我,那都不要紧。只要能像现在这样抱着你,我就知足了。」
谭宗明的每句话像一股又一股的暖流,注入陈亦度的心,没有哪座冰山能不为此而松动;不为此而融化。陈亦度回抱住谭宗明,欢爱过后两人身上满是热气,即使是大冬天也稍嫌热了,但陈亦度仍紧紧抱着不放。
「我不相信爱情,可是我相信你,谭宗明。」他不轻易说出承诺,也不随便讲出让人抱有期待的话,此刻,已是他最真实心情的描述。
谭宗明知道陈亦度的过去,了解他的内心纠结,他便能更深刻地明白,或许在陈亦度的世界里,「信任」即是最高级的情感。
「我也相信你。」谭宗明发自肺腑。他看到陈亦度眼底流光,反映着桌灯像有颗黄色的星星在里头闪烁,他微微一笑,吻上那美丽瞳眸的主人。

几天后,陈亦度临时需要出趟远门,说是有人要大量收购他以前留在德国给艺术经纪托管的创作,要与巴黎一个建商一起谈商业合作。由于案件庞大、金额也不小,德国方面希望陈亦度能抽空亲自前去一趟,一方面与对方碰面详谈;另一方面有些跨国的手续繁琐复杂,由本人出面能处理得比较顺利。
于是谭宗明开车送陈亦度去浦东机场,陪他办了登机手续,领到陈亦度的机票后,两人来到关口外头。
「唉,可惜最近是收购红星的关键期,我现在分不开身,否则真想与你一同出去散散心。」
「我会连同你的份一起加倍用力玩的。」陈亦度挑了挑眉,故意说道。
谭宗明当然理解陈亦度,他在外交际应酬,洁身自好得跟什么古人似的,所谓用力的玩,最多也是把美食通通都吃了个遍而已。不过谭宗明毕竟放不下陈亦度一个人,还是再三提醒:「别玩太疯,注意自己安全,别被其他男人拐跑了。」
「喔,那被女人拐跑行不行?」陈亦度的行李已经托运上机,整个人无物一身轻,站在关口,插着腰,一脸笑意。
谭宗明摇摇头,故意板起脸,声音低了八度:「你敢?」
「当然不敢。」陈亦度撒开来笑,彷佛逗弄谭宗明的情绪极为好玩。
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多表情的人,谭宗明真是一刻也舍不得放开他。分别在即,虽然只有一个星期见不到人,但谭宗明仍没来由地紧张起来。他从外套暗袋里摸出一张黑亮的卡,塞进陈亦度手中,说:「知道你搭长途飞机总是不舒服,我已经交代航空公司帮你升级有床的位置,出门在外不如国内方便,要是还需要什么就刷这张。」
陈亦度拿起略微沉重的小卡定神一看,发现是美国运通的顶级黑卡。「你的卡我不能刷吧?」
「可以,这是副卡,另外给你办的。」
「现在送礼已经这么高层级啦?」
「整个人都送你了,还有什么不能送的?」谭宗明笑了笑,说:「快去吧,一路顺风,早点回来。」
大庭广众之下,谭宗明不能明目张胆地亲吻陈亦度,只能伸手捏捏他的脸颊。

陈亦度离开上海几天,虽是让人无尽思念,但幸好谭宗明这阵子特别忙碌,也没太多余力分心去想陈亦度不在的事。
谭宗明自从以私产购入DU集团股份后,资金像是被铲开一个大坑,年关将近,各项支出忽然多了起来,谭宗明的财产不断地流失,偏偏可动的账目又押在DU集团,眼见周转金锐减,他现在只能盯紧各项工作进程,以免临时要负担巨额赔偿。
游乐园改建案和红星收购案是不可控因素最多的两个项目,红星方面有安迪在掌控,因此谭宗明就把注意力放到游乐园上头。
改建项目即将如期竣工,谭宗明只要有空便会亲自前去游乐园巡视,顺便听听基层员工的意见。
这天,金总也随谭宗明一起前去游乐园探视工程,名义上是项目督察,实际上也不真的要做什么,就是公务上的应酬交差而已。
他们从改建最多的探险区开始,将改建项目都绕过一遍。这区有许多DU集团负责设计的大型装置艺术品,无论是人偶或路口摆设,皆以美国西部开拓探险的元素设计。
谭宗明看着工人们正在安装一匹假马,那马呈现奔跑姿态,栩栩如生。谭宗明想起这是依照陈亦度前阵子画的设计图建造而成,印象中这马才刚赶制出来,陈亦度应该还没见过实体。
就这么想着,谭宗明忙不迭地拿出手机,不理会金总对他投以奇妙视线,自顾自地把那些艺术装置的成品拍照储存。毕竟,这可是他家爱人的心血结晶。
他拍完之后,快速在微信的对话窗里打了几个字「你的马儿跑起来了」,然后附上照片,一同传给陈亦度。

金总在一旁看着,忍不住说:「小谭,我可从没见过你笑得如此开怀,怎么,是在和情人传讯息吧?」
「是啊。」谭宗明还低着头在发照片,不假思索回答。
「欸!小谭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有了新对象就该带出来,介绍给大伙认识认识呀!」
闻言,谭宗明挑了挑眉,瞬间收起笑容。金总不说话还没事,一说就让谭宗明想起他屡次对陈亦度意图不轨之事,心里火着却又不便现在发作,只能干笑两声,冷道:「金总没听过朋友妻不可戏吗?」
「朋友妻当然不可戏,但咱们是兄弟嘛!」
「所以兄弟妻可供调戏?」
「欸!当然不是!小谭你想哪去了,兄弟妻当然是要多多照顾啦!」
谭宗明听着金总那又似正经又具暗示的双关语,觉得刺耳又教人不爽,心忖待到手边这些合作都告终时,一定要想个法子好好收拾他。
又过一会,一行人走到一座人工的荷花池,这是游乐园区的中心,在改建前就已经存在。
有一露台从陆面朝池里延伸,方便游客能就近欣赏池里的水生植物。
他们不免俗也踏上露台参观一番。谭宗明先前忙碌,来游乐园也是重点式巡察,倒还未上过露台,可他一走上来随即感觉这露台不怎么稳妥,木头地板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露台并不在重建项目内,但他一踩上去便觉得这里似乎该重整一下比较妥当,正想转头跟随行的金总提醒,要他别在这种地方省钱、游客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说时迟那时快,谭宗明脚底下地板忽然啪哒一声崩裂,他发出惊呼,整个人倏地和地板一起掉进底下的荷花池中。
谭宗明虽谙水性,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落水,仍是来不及反应,他只觉得左腿一阵剧痛,似是被断裂的露台木地板给刺伤。荷花池深不见底,一个人就这么栽下去什么也踩不到,谭宗明挣扎着沉入水里,只听见上方传来一堆嘈杂的叫喊声,但隔着一层水,那些声音全都变得好遥远又模糊不清。
谭宗明呛了水,瞬时掉进池子里根本没法即刻吸气,他痛苦地在水中咳着,感觉喉管里似火烧灼又似有针刺。疼痛顺着气管迅速蔓延到肺里去,他整个胸腔彷佛有火在闷烧。
谭宗明在突如其来的生死一瞬间中,心底只萌生一个念头:如果他死在这,陈亦度该怎么办?



待续...... 《恋爱阴谋论》4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晚安,我的先生本子在昨天已全数发出,请有订本子的小伙伴们最近多多留意相关快递通知,如有任何疑问欢迎洽询QQ群,门牌:571796345

今日附上老谭落水的同时,正在欧洲跟人谈生意的度度


评论(81)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