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47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1  42  43  44  45  46

-------------------------------

47

都说人在濒临死亡之前,会看到这一生犹如走马灯在眼前播放。但谭宗明没看到那鬼东西,他只看到一堆陈亦度的脸,笑着的;皱眉的;薄嗔的。
要不是他沉在水里的时间太短,不然就是他太爱陈亦度。谭宗明想,应该两者都有。
他几乎是在呛水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左右各有一个人来架起他的手臂,将他拉出水面。他边咳着边被拖到岸上,狼狈地看向救他的两个人,是随行的男助理和金总的司机。三个人全都一身湿淋淋地在冬季寒风中被冻得发抖。
谭宗明左腿受了穿刺伤,一片裂口尖锐的木板片刺穿谭宗明的小腿肚,血流不止,金总见状连忙打电话叫人来帮忙。很快的,医护组有人抬了担架过来。送毛巾的、送热茶的也陆续赶来,工程部经理听闻谭宗明落水受伤,吓得连工作都顾不上,赶忙跑到现场关切状况。
他们紧急用剪子剪开谭宗明的一截裤管,这种时候也管不了那件西装裤是否要价不斐。好不容易才替谭宗明的腿伤止血,但没人敢贸然去拔起木板片,就怕一个弄不好,让谭宗明伤口感染或留下病根,经初步评估还是要进手术室让医生开刀取出比较妥当。
大老板受伤非同小可,众人手忙脚乱,还陆续惊动游乐园的高管前来。他们全都惊恐万分,游乐园改建案完工验收在即,好死不死捅出这个篓子,他们眼睛瞪着谭宗明的腿伤,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谭宗明只觉得疼得锥心刺骨,他见到木板片刺穿小腿也有些忧心,但仍勉强自己镇定下来。
「你们别慌,带我去六院。」谭宗明指示着,一面从西装裤口袋捞出手机,这才发现他的手机浸水便没法用了。他在心里骂了声脏字,这才跟助理借来手机,拨了一组号码直接打给凌远。
今天不知道是让谭宗明走了什么好运气,凌院长的手机竟然关机。在他最需要凌远的时候,居然联络不上人,幸好,当他改拨给赵启平的时候,赵启平倒是很快接了电话。
谭宗明被抬上车前,已大略和赵启平说清了状况。
谭宗明的伤正好是赵启平的专长,他让谭宗明马上到六院,直接安排手术室,由他亲自为谭宗明开刀。
姑且不论赵启平在医界早已负有盛名,光凭他是凌远的另一半,就足以让谭宗明对他全然信任,于是也不多啰说,就直接让人把自己送进赵启平临时预约的手术室。
冬季的水气一向难干,谭宗明整个人从池子里被捞起,就算已经擦去一些水,但浑身仍是湿气重重,一接触冷空气就忍不住发抖,他直到进了医院、换上手术服之后才感觉好些。 

赵启平为他做了半身麻醉,因此在手术期间谭宗明全程都是有意识的。
「小赵,我该不会残废吧?」谭宗明躺在手术台上忍不住要问。此时麻醉效力渐显,谭宗明渐渐感觉不到疼痛,最后下半身没了知觉。虽说他明知这是手术过程,但仍是有些惶恐。
「谭兄,你这一摔还真是不轻,但是你放心,把木板片取出来就没事了。只不过你这是穿刺伤,之后有好一阵子会不方便走路,以及......其实我比较担心残余的木头渣子卡在你腿里,可能会引起发炎感染。」赵启平一边说,一边开始准备进行手术。
此时凌远走了进来,旁边的医护人员让了位,让凌远站到赵启平身边。
「老谭,怎么伤成这样?」凌远看了看,啧啧两声:「一个弄不好就发炎溃烂什么的,到时候只能截肢了。」
「老凌......」谭宗明打了个冷颤,问:「你平常帮病人开刀说话都这么直白吗?」要不是他心理素质强大,开刀还遇上这种医生肯定被吓死。
「我说话一向讲求实际,难得你为鱼肉我为刀俎,自然要好好戏谑一番。」
「没人性。」谭宗明白了他一眼。
他们的对话令在场医护人员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家院长在手术室竟也有这种开玩笑的时候。

凌远进来手术室基本上无事可做,这种下肢局部手术是赵启平的专长,谭宗明的情况对他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因此凌远就好整以暇站在一边,偶尔调侃一下谭宗明。
不一会,木板片被顺利取出,赵启平细心地夹出木头碎屑,再三反复检查,确认并无遗漏的木头渣子,这才缝合伤口、宣布手术完成。
谭宗明看自己的伤觉得怵目惊心,但在这满是重症患者的医院里,他已算是最无大碍的一个人。不过他毕竟身份特殊,况且还有凌远这层关系,因此自然被安排到特殊的高级单人病房。
当他从手术室被躺着推出来时,金总和游乐园高管等人早已候在一旁,安迪、老张跟刘妈也都陆续赶来,急着关心谭宗明的伤势。
谭宗明直说自己没事,将所有人都先打发回家,只留下安迪跟他一起在病房里听赵启平的术后说明。
「大致上没什么问题,破伤风也打过了,主要就是注意伤口别碰水,还有这阵子最好尽量坐着或躺着,别乱走乱动,以免伤口恢复慢。」赵启平翻阅手中一迭资料,翻完之后放在谭宗明病床边的矮桌上,说:「其他注意事项这里都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打给我或老凌。」
「请问老谭这样要住院多久呢?」安迪在一旁问着。
「最少两晚,保险一点的话建议是三晚,他可能会发烧,还有半身麻醉或许会引发一些后疑症,这端看个人体质,我们就近观察照顾比较妥当。」
「这样,老谭你安心在医院休养,剩下的事我会处理。」安迪说。
「我这一摔,游乐园改建案的验收恐怕要有争议了,不行,我得出院亲自处理,况且亦度后天一早就回国,我要去机场接他。」
「接什么接,你这腿能走路吗?」凌远正好走进病房,听闻谭宗明这番话,忍不住端起医生架子。「况且大家知道你受伤,改建案若有什么争议,还是会回过头来问你意见,你根本不需现在操心。这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池子里细菌多,对伤口来说变数更大,所以在我同意之前,不允许你擅自出院。」凌远平时对谭宗明调侃时归调侃,但正经关头还是不容许他胡来的。 

「你到底是院长还是流氓?」谭宗明失笑。不过细想也是,凌远说得确实有道理,因此他也没有要跟凌远讨价还价的意思。谭宗明停顿一会,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安迪,手机搞好了吗?」
安迪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一支iPhone 6递给谭宗明。「我请小吴重新帮你弄了一支一样的,里头的账号跟设定都搞好了。」
谭宗明接过手机,急着先开启微信,他从受伤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天,也不知道陈亦度是不是有传讯找自己。
他刷开窗口,发现里头最新一则讯息仍是他发给陈亦度那张假马的照片,陈亦度还未回应。谭宗明心下松了口气,心忖陈亦度现在大概还在忙公事。这样也好,他不用这么快告诉陈亦度自己受伤之事。
虽说陈亦度不怎么明确表示感情,但谭宗明了解陈亦度的个性,他人在海外、没办法马上回来,听到这消息也只能干著急。
「老谭,后天我帮你去接度总吧。」安迪自告奋勇表示。
「可妳忙得过来吗?红星收购案就要交最终计划书了,现在还得麻烦妳帮忙处理游乐园改建案。」
「那也不至于连去机场接个人的时间都没有,放心吧,我会把事情都安排好的。」安迪保证。
谭宗明对安迪一向信任,既然安迪都这么说,那他当然没有异议,就把一切交给安迪了。 

当晚,谭宗明发了高烧。虽说他在六院已经被照料得极为妥善,但这类伤口引发的各种后续状况本就是因人而异。
凌远来为谭宗明打了一针,之后他整个人便昏昏沉沉地睡着,意识始终有些模糊,等到他真正清醒过来已是隔天下午。
谭宗明是忽然惊醒的。人都是如此,若是心心念念某件事,一旦那事还没做,潜意识便会像软件广告一般,不时跳出提醒通知,然后使人忽然惊觉。谭宗明正是如此,他受伤过后一直都未联络上陈亦度,而昨晚唯一能与陈亦度联系的时间,他又在高烧昏沉中度过,因此当他醒来意识到这件事时,整个人感觉特别紧张。
他急忙从病床旁的桌上捞过手机,打开屏幕便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全是陈亦度打来的,几乎每隔一小时就打一次。谭宗明又急忙点开微信,里头也有好几篇讯息,全是陈亦度传来问自己伤势如何。
原来陈亦度昨天在欧洲的合作项目已谈妥,等着回国便有闲时间刷网,好巧不巧他上网后也没看别的,就看国内新闻。游乐园改建案备受瞩目,大老板在巡察时因露台崩塌不慎落水,这样的新闻简直想藏都没法藏。
谭宗明一条条刷着内容,陈亦度文字虽简短,可从他的字里行间仍看得出担心,更何况自己一直未读未回。谭宗明刷到最后是一条语音,半个钟头前发的。
他连忙点开来听,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低沉嗓音,带着担忧和无奈:「唉,怎么我一不在你就受伤了?整晚联络不到你,后来听说你住院了,我很担心,希望伤势没有大碍。飞机要起飞了,又该要10多个小时联系不上你,嗯......不说了,照顾好自己,希望我回到上海时一切安好。」

  

待续......  《恋爱阴谋论》4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这下看度度怎么整治你。
谭宗明:我发现从第一章到现在,妳一直都在明里发糖暗里虐我们。
【系统提示】谭宗明朝妳丢过来一片染血的木板 

今天附上一个很担心老谭的度度



 

评论(65)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