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49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3  44  45  46  47  48

-------------------------------

49

不知道是病床不够舒服,亦或是他这些天睡得比平常还多,谭宗明跟梅素芳聊过以后居然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都在想着陈亦度和梅素芳之间的事。
他其实有些忧心,上回在陈亦度家把梅素芳带上楼,陈亦度虽没说什么,可光是把他关在门外、拒绝他进家里还不接电话不回讯息,这就足够让他头痛了,虽然陈亦度最后还是为他开了门,并且没对他生气,但是那次的情况不足以做为参考,因为当时他并不知道梅素芳跟陈亦度之间的渊源,所谓不知者无罪,或许是这样,即使陈亦度不高兴,却没迁怒于自己。
这回,他可能就没那么自信了。
即使梅素芳有再多苦衷;即使现实情况错综复杂,但最终造成陈亦度多年来的痛苦仍是事实,纵然谭宗明知道,以陈亦度现在的情况,能多一个人来爱护他便是多一分好,可他真的没把握陈亦度自己会怎么想。
谭宗明晓得这事极为棘手,一旦处理不好,最差的情况甚至会影响自己跟陈亦度之间的关系,但当他看着梅素芳的脸--那张越看越像陈亦度的脸。他就无法狠心拒绝;无法假装无视。
谭宗明一直想这着这些问题,辗转反侧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当谭宗明睡到隔天醒来时,他感觉鼻尖闻到一阵熟悉的皂子香味,像茉莉花,浅浅淡淡地。他急着睁开眼,那张让他思念至极的俊美脸庞,就这么无声无息映入眼帘。
「亦度......」嗓子有些沙哑,晨起一开口饱含浓浓鼻音,但他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见到那人的眼眶红了一圈,像是刚哭过。「我没事,只是腿受了点伤,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不哭啊......」
「谁哭了,」陈亦度瞪视着躺在床上的人,眉间拧着,嘴唇也抿成一条线。「我只是在飞机上没睡。」
「不是帮你换成有床的位子吗?」
「帮我换个五星级房间也没用,你知道我整趟回程路上有多担心吗?」
「对不起,昨天我麻醉剂还没退又被打了退烧针,整个人一直睡得昏昏沉沉的。」
「我知道,但那也是直到下飞机看到你一连串讯息才让我安心。」
陈亦度表情放松了些,谭宗明这才看到他身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知道陈亦度一出机场就赶过来探望自己,谭宗明心里顿时充塞着暖意,他微微一笑,问:「是安迪去接你的吗?」
「嗯。下次如果不能来接我,发个讯息说一声就好,别麻烦人家了。」
「喔。」谭宗明随口应声,但他当然不会同意这种事,若没人去接陈亦度,他怎么会放心呢?
谭宗明伸手拉过陈亦度,让他躺到自己身边来。陈亦度愣了愣,慢慢在谭宗明身边躺了下来。

特别病房的床虽说加大了一些,但两个男人躺在一起仍是稍嫌挤了,可陈亦度不在意,他就这么躺进谭宗明怀抱里。陈亦度身子放松下来,因为让谭宗明拥着感觉无比心安,彷佛这个地方才是他的归属。
陈亦度的脸抵在谭宗明肩窝上,深吸几口气,嗅着谭宗明身上温和的檀木香。
当他从网络新闻上看见谭宗明落水受伤的消息时,整个人顿时就像陷入一片空白状态,听不见旁人说什么,只想着要赶紧联络上谭宗明。当谭宗明不回讯息,而且手机也都不接时,他又看到各种传言的报导,有的说谭宗明重伤昏迷、有的说谭宗明断了左腿,他只觉得越看越慌张,恨不得立刻就出现在谭宗明身边。
他这辈子只有过一次这样的感觉,就是去年年初父亲过世时,那时他人正好也去欧洲出差,没法立即回到上海。这件事一直让陈亦度懊悔不已,若这次谭宗明出了什么大意外,那他真是一辈子都要痛苦纠结。
陈亦度躺了一会,撑起身,朝谭宗明略为干涩的唇上吻去,他对这人太喜欢了,喜欢到不能承受失去。即使医生说谭宗明的伤没有大碍,他还是心疼不已。
轻轻的吻湿润了那双唇,他的舌窜进男人微张的嘴里。男人从来就不只被动在那让人亲吻,他的舌包卷回来,吮吻着陈亦度的唇瓣。
「唔嗯......」陈亦度被夺去呼吸,发出一声轻吟。
睽违爱人数日,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人,对方又一下就把自己送到床榻边,谭宗明是个正常男人,自然热血冲动了些。他反客为主,稍稍翻过身,将陈亦度半压在病床上,像是要将他占为己有的态势。但这样的强势,在下一秒便荡然无存。
「嘶!」谭宗明忽然退开脸,五官皱了起来,嘴里发出嘶嘶声,接着是一阵痛苦地呼气。
「怎么了?」陈亦度急问。
「没事没事,不小心扯痛伤口。」谭宗明苦笑,这时忽然开始记恨自己的腿为什么要受伤。
他和缓片刻,轻轻在陈亦度额头烙下一吻,这才平躺回床上,重新将陈亦度搂回怀中。他叹了一口气说:「本来现在的我们应该在家滚床单才是,这情况真是不好。」
陈亦度笑了笑,伸手紧紧拥住谭宗明,他知道此时此刻心里膨胀的感觉是什么,那种感觉若是以前,他会说那叫爱,即便这么长时间,他不相信爱情,但他想不出更有力的词汇来形容。虽不愿开口承认,可又无法忽视。陈亦度抱着谭宗明片刻,才喃喃道:「老谭,只要你人没事,无论怎样都好。」
「你在我身边,就这样抱着你,我甚至连腿都不觉得疼了。」谭宗明将手臂收紧了些。「睡一会吧,你都熬出两个黑眼圈。」
「嗯。」被抱在怀里的感觉太过温暖,陈亦度一放松下来,很快便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
谭宗明一夜辗转难眠,此时怀里多了一个暖暖的人,他安心了些,跟着也开始觉得困。没过多久,两人终是都入了梦乡。

病床虽是拥挤,但兴许谭宗明和陈亦度都太累,他们俩竟没怎么翻身,就这样一直睡到中午时分。
凌远虽知道陈亦度今早会来探望谭宗明,但当他跟赵启平一人拎着两个饭盒进房间时,仍觉得自己被床上搂着睡得安稳的两人糊了一脸狗粮。
「咳咳......」凌远清了清喉咙发出一点声音,但谭宗明只是动动眉毛,并没醒来。他又夸张地咳了两声:「咳咳!」
谭宗明跟陈亦度总算清醒,陈亦度一见床边有人,急忙就想分开,但人却被谭宗明紧紧扣着不放,谭宗明哼哼道:「慢点、慢点,我手麻得很。没事的,凌远跟小赵都是自己人。」
闻言,陈亦度动作缓了下来。他慢慢挣开谭宗明的怀抱,稍稍理了自己的衣服才站起身来:「听说是赵医生帮老谭开的刀,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赵启平微微一笑,走到沙发区去:「过来吃午餐吧。」
陈亦度正想回头扶谭宗明,却被凌远拦住。凌远使了个眼色,要陈亦度先过去吃饭,然后一边念叨着「沙发坐四个人太挤了,你就乖乖在床上吃吧」,一边把病人专用的小餐桌给谭宗明架好。
「喂!怎么不是你在这、我过去啊?」谭宗明朝凌远抗议。一来就把陈亦度跟自己分开,简直没人性。
「断腿的是你又不是我。」凌远把饭盒往谭宗明的小餐桌上一放,又丢了一双筷子给他,就自顾自去沙发区了。
「你大爷的,谁断腿了?老子好得很。」谭宗明瞪着凌远,但见那沙发要坐四个大男人确实挤了点,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乖乖坐在床上。他打开饭盒,看到里头丰富的菜色,哼了声说:「你还算有点良心,至少这饭菜看起来不错。」
「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要是给你吃得拉肚子,我怕明天记者又要来编派我的不是。」
「知道怕就好。」谭宗明指了指凌远,这才开始吃起午餐。
陈亦度见识过谭宗明在商场上力挽狂澜的霸气,看过谭宗明对自己讨好似的撒娇,也清楚谭宗明温柔对待恋人是什么模样,但他还真不知道谭宗明也有这一面,跟好朋友拌起嘴来像个大孩子一样。
「老谭在你们面前都是这模样啊?」陈亦度好奇问道。
赵启平看向他,解释:「我跟你说,他们俩一碰面总是这样,习惯了就见怪不怪。」
「这才是老谭本来的样子,那张嘴坏透了,在外面全是装的。」凌远实力补刀。
「老凌,你别仗着自己挟持亦度在那,就可以乱说我坏话。」谭宗明抱怨。
陈亦度吃着饭,一边安静看着谭宗明和凌远一来一往地贫嘴,看着赵启平时不时加入战局损一句,有时帮谭宗明,有时帮凌远。气氛有点吵闹,可又不让人觉得烦躁,这大抵就是真正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吧。


待续......  《恋爱阴谋论》5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欢迎来到真˙第六˙幼儿院,现在为您介绍的是,斗嘴的幼儿院长与总裁(笑哭)
由于最近三次元工作开始出奇忙碌,所以除了工作跟码字之外,只剩下吃饭睡觉时间QAQ”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认真看,但可能无法像之前那样一一回复,请原谅我,我谢谢你们每一个红心蓝手跟评语,爱你们~真的!
以及,lofter最近无限抽风,听说首页常刷不出更新,这篇《恋爱阴谋论》每周二、四、六晚上都会固定更文,就算休更我也会出来跟大家说一声,不会莫名消失,所以首页若没刷出更新,不要误会我没更文呀嘤嘤嘤~~ 

今天附上并肩而坐的陈亦度与赵启平……同个脸呀!噫!


评论(57)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