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0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4  45  46  47  48  49

-------------------------------

50

陈亦度一回上海就直奔医院陪伴谭宗明,他打电话回公司交代一些工作事项便自动放假两天,这样也方便照顾谭宗明。
不过虽说是放假,但他们也没真正丢下工作。在凌远和赵启平来陪他们吃过午饭后,谭宗明坐在病床上用手机回一些国外邮件,陈亦度也待在沙发区用笔记本计算机处理公事,他们一直忙到傍晚,陈亦度才陪谭宗明下楼去透透气。
前两天谭宗明刚住院时,外头有各家媒体轮番守候,大家都想抢第一手新闻。记者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简直让医院保全都快招架不住,后来谭宗明在网上发了个人声名,加上晟煊集团的公关部对外口径一致,表示谭总没有大碍,这才将骚动平息。
可纵使外头看似没有记者关注,陈亦度也不敢贸然带谭宗明在医院外闲晃,一方面他行动不便,另一方面也怕遇上埋伏的记者。
陈亦度帮忙从护理站借来一台轮椅,谭宗明坐着,陈亦度在后面慢慢推着他。
两人无处可去,就在医院中庭的小花园里看树看花,虽说只是些马路上随处可见的金菊,但总比一直闷在病房里好。陈亦度细心地替谭宗明围上围巾,大冬天的,就怕这样跑出来会让他着凉。
「亦度,我总觉得受伤以后,你对我特别温柔。」谭宗明仰头盯着心上人,满脸笑意。
「是你的错觉。」青年否认,但唇边扬起的弧度透露出他的口是心非。
陈亦度推着谭宗明在小花园里散步,他们抬头望着橘红的彩霞,天空上方已显现出深紫渐层,像一张大型帷幕从空罩下。上头隐约显露几点晦暗的星子,但天空的遮蔽不多,只要天色再暗些,星星就会逐渐明亮起来。
谭宗明想起梅素芳来找他的事,此时此刻,似乎正适合跟陈亦度聊聊。可他不敢太过直接,只是随口闲聊,想顺其自然、找到机会再谈主题。
他看着天空,说:「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母亲每天都在放学时来接我,有时我们会先在外头吃晚餐,回家的路上,天空就是这个样子。母亲的脸映着橘红的天光,笑起来很漂亮,她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可惜已经过世了,否则她一定很喜欢你,也会接受我们在一起。」
陈亦度安静下来,突如其来母亲的话题,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心不在焉地笑了笑,说:「是吗?」
谭宗明感觉到陈亦度些微不对的反应,他立刻打住,不再继续多谈,只是静静看着天空。
他没想到,陈亦度竟在一旁的石椅坐下,也开始跟着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我记得......以前奶奶非常宠我。当我开始上幼儿园时,我才知道别的小孩都有妈妈,只有我没有。我回家问奶奶,她发了好大一顿脾气,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她骂人,从那时开始,我学会妈妈是个禁语,不能随便乱问。」陈亦度苦笑了一会,又说:「后来,奶奶开始在言语中透露,我母亲是个自私凉薄的人,为了事业前途而抛弃我。直到我11岁那年,继母生了陈杰,我的生母终于第一次出现,而且一来就说要把我带走,长辈们为此闹了一顿。从那之后,奶奶就不再宠我,我小时候一直认为,是母亲的出现,毁了我应得的幸福。」


闻言,谭宗明想起梅素芳说过的话,她一直都关心着陈亦度。或许她正是因为陈家有了陈杰这个孙子,怕身为私生子的陈亦度从此失宠,加上她当时已有了较为稳固的事业,这才想打破承诺来带走陈亦度,却未料被他误会至今。
谭宗明沉吟片刻,道:「随着年纪增长,现在你该明白,让你失宠的主因是陈杰出生。就算你恨,也该恨陈杰、恨陈老夫人。」
「道理我都知道,可儿时的阴影早已存在,这是无论如何都抹不掉的。奶奶对我再糟,他始终是我家人,至于陈杰,他何其无辜,而且他是我唯一的弟弟。」
陈亦度的话,字字句句都戳谭宗明的心。即使被家人如此对待,陈亦度终究无法真正狠下心来,或许是因为他曾享有那十年美好,所以才无法面对现实,总觉得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或许就能回到过去的时光。
最让人感概的是,陈亦度的父亲又是真正待他好,所以才让这家庭关系变成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交织。
他们每个人对陈亦度的爱,最终都在他眼前消失,这也难怪,陈亦度再也不相信爱;不相信爱情。
谭宗明认为谈论梅素芳的事还需从长计议,因为陈亦度的心结显然比想象更深。他凝视着青年,认真而坚定地说:「亦度,我绝不会抛下你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
「因为我想着的是,若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该有多好。」谭宗明笑了笑,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夜空,星星越发明亮。「一个人孤独终老也是挺寂寞的,但若有你就足够了,到时我行动不便,你还能像这样推着我散步。」
「说不定行动不便的人是我。」
「那我就推着你散步。」谭宗明笑说,双眸犹如天上明星灿烂。
「你比我老,谭宗明,到时你想推我也没体力。」
「谁说的。」谭宗明挑眉一笑,低声暧昧道:「体力这种东西纯靠锻炼,我每天都抱着你做些运动的话,肯定能练好。」
陈亦度双眼微眯,瞪视着谭宗明,对他饶富暗示性的话只能给出二字评语:「下流。」
稍晚,刘妈送了两人份的晚餐到医院来。有陈亦度在,刘妈准备的东西又更丰富,有饭菜有热汤,还不乏手工烧卖这样费事的料理,甚至连餐后的甜点布丁都是亲手自制。
陈亦度吃得很香,谭宗明看到他一脸满足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满足。
晚饭过后休息一会,谭宗明嚷嚷着要陈亦度帮他洗头。
「你是腿伤又不是手伤。」陈亦度嘴里念叨着,但仍是陪谭宗明走进浴室。


他从没帮人洗过头,也不知该如何下手,想了想,干脆拿个小凳子来让谭宗明坐,要他弯着腰趴在浴缸边缘。
陈亦度伸手试过花洒的水温,觉得温度适中才冲上谭宗明的头。他将那一头浓密黑发打湿,这才抹了些洗发露上去。
一双修长的手指开始在发上温柔搓揉,一寸寸抓着,不时又按摩几下。谭宗明舒服得闭起眼,嘴里夸赞:「这洗头的专业水平,真是没谁了。」
「看来我不做设计时,还能改行帮人洗头。」
谭宗明果断拒绝:「不行,你是我专属的。」
「专属的,工资该要更高。」
「没问题,送你几个亿如何?」谭宗明语带暧昧。
陈亦度身为男人一听便懂,他拍了下谭宗明的头,说:「今天黄腔真是没消停过。」
「就是久没见你,想得厉害了。」谭宗明哼哼。
陈亦度轻喷一声笑,把雪白泡沫抓起再甩进浴缸里,然后拿起花洒仔细地将谭宗明的头发冲洗干净。
看着水流被吸入排水孔,白色的泡泡跟着在漩涡打转,陈亦度起了一丝成就感——其实照顾别人也没想象中困难。
他将谭宗明打理好之后,自己也顺道洗了澡。当他从浴室出来时,见到谭宗明在沙发上坐着,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那眼神欲语还休,唇边的微笑也极其暧昧。
陈亦度明知那是火坑,可还是往前跳,毕竟他也想念谭宗明亲密的拥抱。陈亦度清了清嗓子,明知故问:「想怎么样?」
「想要你自己坐上来动。」谭宗明直言。声音有些沙哑,兴奋的火光染上眼眸,闪烁着晶亮亮地期盼。
陈亦度瞪视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见他好整以暇的模样,觉得好气又好笑。
不过,陈亦度在这种事上对谭宗明一向不扭捏,他挑着眉缓缓走到沙发边,伸腿跨坐到谭宗明身上,贴近的瞬间两人心里都为之一颤。
隔着布料都能明显感觉一股热气向上窜着,陈亦度挑衅似的扭了两下腰,故意蹭在重点上,戏谑道:「已经坐上来动了,谭总可满意?」
「当然不满意。」谭宗明双眼微眯,一个翻身便将陈亦度压到身下,笑说:「我只是小腿受伤可不是残废,度总这般挑衅乱动真是不太明智。」
他将陈亦度圈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居高临下俯视着。看那人眉间拢起的小小皱褶,看那对黑亮眸里只映衬自己的身影。然后,他俯身吻上那双始终带着笑意的唇。
冬季的深夜,窗外天寒地冻,可窗内却见春色,轻吟的旋律如诗又如歌,每声呼唤的是刻划心上的名。
恋人呢喃着,每句肺腑之言都为对方的心燃起温暖。陈亦度交握住谭宗明的手,十指相扣,直至火热紧紧地相互契合,直至浑身上下的细胞再无保留。
纯白房间星火微亮,他们是房里唯一的颜色,但释放出的情感却如此纯净透明。


待续......  《恋爱阴谋论》5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今晚吃得开心吗?
谭宗明:朕心甚慰,你可以跪安了。(搂住睡着的陈亦度
蓝蓝:喳!(咦?这画风不对啊

今天附上一个对老谭显示各种老司机属性没辙的度度


评论(66)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