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2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6  47  48  49  50  51

-------------------------------

52

寒冷的冬季清晨,玻璃上泛起一层冷冷的薄雾,微亮天光透过窗帘,将幽暗的室内染上一层朦胧。
些许凌乱的大床上,棉被全被拢在其中一边,另一边则是空着的。明明床的空间还很大,可两个人就偏是要挤在一块睡觉。
陈亦度缩在谭宗明怀里,羽绒被将他们密密包裹着,如冬眠的熊,又似茧中沉睡的蝶,团抱着正好是最舒服的姿势。
他们睡得正熟,手机忽然来了一阵不合时宜的震动,在床头旁的矮木柜上吱吱噪响。
谭宗明敏锐地醒来,很迅速伸手拿起手机,生怕吵杂的震动音吵醒陈亦度。
不过太迟了,陈亦度已经睁开眼睛,况且陈亦度整个人缩在谭宗明怀里,这番动作也足以弄醒他。
谭宗明瞄了屏幕一眼,然后歉然地看向被吵醒的陈亦度:「Sorry,我秘书,应该是有很紧急的事。」
「没事,快接吧。」陈亦度带着鼻音咕哝,调整一下姿势又躲回谭宗明怀里。
「喂?什么事?」谭宗明接起电话,压低音量问着。
接下来,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嗯......怎么会这样?」谭宗明语带惊愕,声量也大了些。他深吸口气,顺手将陈亦度轻轻推开,然后坐起身来。「好、好,我马上过去,你先通知安迪让她待在家里,我进公司后看状况再跟她说下一步。」
谭宗明说完急忙下床,但他忘了自己的腿受伤,一用力踩下床,左小腿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谭宗明发出一声闷哼,痛得他身体都瑟缩成一团。
陈亦度整个人倏然被惊醒,他连忙起身查看谭宗明,抚着他绷紧的背,轻声问:「怎么了?还好吗?」
「没事、没事,急着要去公司,结果忘了腿受伤。」
「公司怎么了?」
「秘书说......我们公司的刘经理一早被发现猝死在家中,过世前还正在赶着安迪交付的报告......」谭宗明按压着眉间,似是为此烦恼不已。
「这......」陈亦度不知该如何安慰谭宗明,只能轻抚着他的后背,片刻便说:「我现在就叫老张起来,我们陪你一起去刘经理家探视。」
「不,你再多睡会,我自己去叫老张就行。」
陈亦度不理会谭宗明,下床拿起拐杖塞进他手里,然后就离开房间去叫老张了。
这种时刻,陈亦度是不可能自己待在家中睡觉的,他反正就是很快换好衣服然后上了车,谭宗明想赶他都赶不走。
既然都到这份上,谭宗明当然是随陈亦度了,其实这种情况,多个可靠的人能随时在旁帮忙也是好事。

他们一起前往刘思明家,位于上海南边一个小区,里头全是五、六层楼的旧式公寓,没有电梯的那种。
谭宗明的秘书已经在一楼街上候着,一见谭宗明来就立即汇报状况。楼上情况混乱得很,晟煊的副总跟刘思明那部门的副理都已经在现场,惨的是记者比他们更早到。
「亦度,你跟老张在车上等我,别下车。」
「但是你的腿......」
「没事,不还有你给我的拐杖吗。」谭宗明柔声道:「这样的公寓空间通常不大,一家老小再加记者肯定很拥挤。你在这等,若有需要帮忙的话,我会马上打给你。」
陈亦度叹口气,叮嘱道:「好吧,看起来是没有电梯的地方,你上下楼当心点。」
「知道了。」

陈亦度看着谭宗明的背影,觉得有些不放心,但想楼上情况肯定相当复杂,于是就乖乖在车上待命。
听说这刘思明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一家老小全住在一起,经济情况也是有些拮据。陈亦度就觉得奇怪,刘思明在晟煊这样前500大企业里担任部门经理,薪资应该不差,为何还是这样的状况。
或许是家中本就欠债或有什么更大的开销吧?陈亦度随意想了一下,也没太钻研细节,毕竟刘思明与他无关,他只担心谭宗明。
集团内有员工忽然猝死已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更何况这人还疑似被公司压榨,虽然根据他自己对安迪的接触了解,安迪应该不是个会压榨下属的人,但安迪和自己一样都是完美主义者,对下属的工作要求或多或少会严格些,若是刚好碰上能力不足的人,那立时就成了灾难。
陈亦度为谭宗明忧心,不确定他要如何摆平这种麻烦事,只觉得谭宗明最近工作简直多灾多难,才在游乐园巡视遇上露台崩塌导致腿受伤,现在又碰上公司员工疑似过劳猝死,意外就像玩接龙似的接二连三蹦出来。
陈亦度盯着车窗外的老旧小区发呆。他自幼生长在富贵人家,虽然家中情况复杂,可他一直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确实很难想象这样环境的家庭日常会是如何。
忽然,陈亦度的手机阵阵作响。
他一看到来电人是奶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种时候来电准没好事,不过,这位长辈来电什么时候是好事了呢?
陈亦度任由手机震动一会,这才深吸口气接起。
电话另一头是老迈而熟悉的声音,招呼语和名字都不喊一声,只字正腔圆交代一句:现在有空的话就回家来。
「没空,我在忙。」陈亦度不带情绪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冷笑一声,说:你想让谭宗明身败名裂的话,就继续忙。
「等等,什么意思?」一听到谭宗明三个字,他不得不问个仔细。
陈老夫人不在电话中解释,只说:回家谈。
陈亦度知道这趟是非回去不可,只好跟老张说他有急事要先走。
他下车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他知道谭宗明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也不想打扰他,上车后便发了条微信给他。陈亦度怕谭宗明烦心,便没告诉他实情,只说自己有急事需要去客户那一趟。

半小时后,陈亦度打车回到本家的别墅。一进家门除了老管家倒没其他人在,老管家说夫人和陈杰少爷出国了,老夫人在书房里。
陈亦度走到最后一个房间,推开门,纵使心中不情愿,他仍是老老实实跪下,说了句「给奶奶请安。」陈老夫人这回倒没再为难他,挥了挥手要他坐椅子上。
陈亦度没坐,他站起身说:「我站着谈就好,一会谈完还赶着去公司。您说,谭宗明什么事?」
「谭宗明是你的情人?」
陈老夫人突如其来的问句,让陈亦度的心立时凉了半截。
他皱眉,直觉陈老夫人这不是个随便的猜测,若只是猜测,不会用这副斩钉截铁的态度把自己找回家来。陈亦度脑中瞬间闪过许多种可能,包括陈杰告状等。
当然,他嘴上不可能直接承认:「没有的事,我们不过是好友。」
「好友?普通好友会这样吗?」陈老夫人拿出一个牛皮纸袋,从中抽出一些照片,甩在桌上。
陈亦度走近,随手拿起一张来看,发现那是张偷拍照,就是他推着坐轮椅的谭宗明在医院小花园散步的那晚。
照片里头的自己正在帮谭宗明围围巾,另一张则是在帮谭宗明拨头发,虽然没有直接内容指明他们是一对情人,可这些动作对两个男人来说确实亲密,何况当中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和谭宗明悄悄牵着手——当时以为在小花园角落没人注意,殊不知远处早有长镜头埋伏。
即使如此,陈亦度仍选择否认,强调自己只是谭宗明的好友,帮忙去照顾受伤的他也是朋友出于情义。
「两个大男人有可能牵手吗?」陈老夫人眼神锐利地盯着陈亦度,嗤笑一声:「你真当我没见过世面?」
面对自己孙子可能是同性恋,陈老太太却一点都不紧张似的。她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关心陈亦度究竟是直是弯,犀利目光透着的是深不可测的算计,彷佛一切都是可被量化的筹码。
「谭宗明上次来家里之后,我就派人调查他。你们两个每天出双入对,轮流在彼此家过夜,我想,这些足以说明你们的关系。」
陈亦度见她一副等着谈条件的态势,敛了敛眉,问:「您到底想怎么样?」
「谭宗明敢跟我斗,就要有输到底的决心,我会把这照片发给媒体,让他们用最八卦的方式揭露,毁掉谭宗明在商界的人望。」
陈亦度眉头微挑,试图维持冷静:「他的恋人可是我,您就不怕这么做,祸及陈家企业吗?」
「你以为我会放这样的照片吗?放心,我们陈家还丢不起这个脸,自然会找人后制把你给模糊的,最终有事的只会是谭宗明一个人。」
「您!!」陈亦度一口气提上来不知从何而发,眼睛瞪着那冷血无情的人,不想承认这人竟是他的家人。
「不过,我们也可以双赢,只要你答应两个条件,我就会压下此事。」
「什么条件?」陈亦度有不好的预感,这将会是狮子大开口的谈判。
「条件一,把上阳的股份转给陈杰。」陈老夫人向后一靠,条件虽未谈完,但她已似赢家:「条件二,跟谭宗明断干净,之后也不能推拒我帮你安排的婚约。」


待续......  《恋爱阴谋论》5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沒有小劇場的今天~嚶嚶嚶

今天附上一个蜜汁鄙视作者的度总


评论(95)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