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4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8  49  50  51  52  53

------------------------------

54

上海夜景犹如七色琉璃般璀璨,外滩成群观光客漫步在那既古典又现代的十里洋场,陈亦度开车堵在路上,换作平常的他,会听着贝多芬、带着闲情逸致欣赏那一排具有时代意义的建筑群,可他今晚无心观赏。
陈亦度只希望这堆车阵再更塞一点,速度再更慢一些,好让他能迟一刻面对现实。
人行道上走过一对牵着手的新人,摄像组在前方引领他们。
又是要在这拍婚纱照的。陈亦度心想。
他仔细瞧着那对新人,新娘穿着紫色晚礼服,看起来年纪不小,但她的笑容很甜美,即使新郎长得方头大耳不怎么上相,可她的视线几乎没离开新郎。
那是一种真情仰慕,发自内心喜爱的眼神,这表情让陈亦度想起谭宗明一直也是这么看着自己。
陈亦度觉得很愧疚,这些日子以来,谭宗明的爱和付出总是那样不遗余力,自己的感情状态充满缺陷,想必也让谭宗明在暗中伤心伤神已久。是自己体会得太迟,迟到没法再回馈他的付出,现在能做的,就是至少不要成为谭宗明的负累。
或许谭宗明是个疯子,他可能爱一个人爱到甘愿放弃事业,但陈亦度不愿意如此,他重新开始放任自己去爱,但他仍对爱情抱有疑虑。他也不认为这份爱在现在就能超越一切、就能胜过事业或所有,因为那是需要时间积累反复证明的,可惜他们没有时间。

车流即使缓慢,但慢慢开总是会前进,陈亦度驱车往陆家嘴那堆高耸的金融大厦驶去,最后抵达晟煊集团门口。
他拿起手机,正想在微信上传讯息给谭宗明,就见他拄着拐杖缓步走来。
他已经两、三天未见谭宗明,此时心底压抑着分手大事,一见到谭宗明那浅浅微笑,便立时觉得纠结起来。
「亦度。」车门被打开,冷风夹着檀木香气吹入车里,男人的声音温柔而带着疲惫:「两天不见,很想念你。」
谭宗明上车,才关上门便迫不及待朝驾驶的唇吻去。陈亦度顺势撇开头,佯装是在看后视镜的车况,随口说:「记得系上安全带。」
谭宗明的吻扑空,他愣了愣应声好,然后在陈亦度脸颊轻轻印下一吻,这才系好自己的安全带。
陈亦度隐忍着情绪,伸手打档然后把车开出停车格。其实现在的他特别需要谭宗明,哪怕只是一句安慰的话语、一个暖人的拥抱都好,可他又怕自己会因此沦陷,怕在谭宗明习惯给予的过多温柔里,一不小心失了防备便吐露一切。
陈亦度理解谭宗明的为人,若他知道有照片威胁这回事,肯定会不顾一切去找奶奶,或者是想尽办法动用关系压下此事。他不是不相信谭宗明的能力,只是谭宗明此刻已有太多烦心事,他没有余力再烦恼这个,多一件难以解决的事,只会在无形间增添他的痛苦与压力。
何况若是这事未解决,对谭宗明的事业始终存在一层威胁,他不能让晟煊董事会有任何理由撤换谭宗明CEO的职务,所以他只能狠下心来撇开自己。

谭宗明直觉今天车上气氛有点古怪。他见陈亦度一脸冷然,方才又避开自己的吻,一时弄不清是否是自己惹他不高兴。可他见陈亦度的模样又不像在生气,反倒心事重重的感觉。
谭宗明还是懂陈亦度的,知道他有事总要自己先消化完才肯说,所以谭宗明也不急着过问,他慢条斯理收好拐杖,才说:「今天回我家,让刘妈做些你喜欢吃的东西吧,你想吃什么?我给她打电话。」
「不用了,我......打算送你回去,然后我就回自己家。」
「怎么了?还有工作要忙吗?」
「算是吧。」陈亦度两手抓握方向盘,感觉手心都冒出冷汗。「老谭,其实我有点事想和你谈。」
谭宗明见陈亦度态度忽然严肃起来,不由得敛了敛表情,道:「好,我们到家里坐下来,边吃饭边说。」
「不,我想现在抓紧时间谈。」因为这样他才能藉开车为由,双眼能死死的盯着前方而不必面对谭宗明。
「好吧,你说。」
陈亦度咽了口水,花几秒钟让自己振作起来才开口:「老谭,其实我这次回德国碰巧遇上一个很好的机会,我的朋友在主持一个新计划,要用艺术包装百年旧镇,做城市再造与经营,如果这个计划能成功,就能活络当地的生活方式,并帮助贫困青年创业。」
「听起来是件好事。」谭宗明点头附和,但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我受邀加入团队,只是......一旦加入,就得到德国去长住。」陈亦度原以为这会很难,但他发现自己一开口便无所畏惧,一直顺着早已备好的台词说下去:「你知道我很向往做一个单纯的设计师,这个邀请真的很让我心动......」
「你的意思是,你想答应他,然后回德国?」谭宗明瞳眸微张。他忽然觉得有点恐慌,但还是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以前我也碰过许多类似的邀约,可我有DU要顾,所以一直不敢放手去做,现在,DU旗下每个公司都有很优秀的总经理,而最上头还有你,这让我开始跃跃欲试,开始想要放手去追求真正想做的事。」
谭宗明接受到突如其来的消息,一时还无法完全消化,他沉默一会,感觉心里有些混乱。过一会才说:「亦度,我一定支持你做任何想做的,但是我说过,我并不擅长设计圈的事,若你就这样离开,我该如何做DU的决策?」
「公司股东里有一位姜老板,他是我父亲的老朋友,我认为他是很合适也很可靠的董事长人选,若你能支持他,他会为集团尽心的。」陈亦度保持说话的沉稳,可心上却一颤一颤的。
天空飘起毛毛细雨,前挡玻璃泛起一片雨雾,陈亦度随手拨了下雨刷杆,看着雨刷缓慢而规律地来回扫过玻璃。
「看来你自己已经安排得很完善,也想得很透彻了。」谭宗明点了点头,没来由地,心中有些恼火。他本不想说出来,可忍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句怨言:「你对公司负起责任了,但对我呢?」
「我知道,你当初买下DU集团全是为了我,现在我确实不该一走了之,可是你放心,你什么也不必烦恼,让姜叔叔管理集团,若是集团盈亏影响你的财务,都算我的,我不会让你承担一丝一毫风险......」
「谁管那什么狗屁赔钱的问题。」谭宗明说话稍稍大声了些:「陈亦度,你对我有没有一点责任感?对我的感情有没有一点最起码的认知?」
谭宗明语气显得有点严厉。总是亲昵唤着他的男人,终是连名带姓的喊他,陈亦度明白,这个最艰难的段落终究还是会来临。

他不急着跟谭宗明吵,只是冷静地开着他的车。沉默一会才说:「老谭,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可我早就说过,我不相信爱情,也不可能爱上你,我不愿给你希望去害你、让你对此有所期待。」
谭宗明安静片刻,轻叹一口气:「我以为我们之间很开心,我以为你会慢慢改变想法。」
「是的,老谭谢谢你,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你是我永远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们的关系过于复杂,和你在一起,我的创作时间确实慢慢减少。我想了很久,我需要很多的私人时间,总是让你来配合我并不公平。」
冗长的沉默横在两人之间,即便车内开着暖气,冷冽氛围仍垄罩在他们周遭。谭宗明面如死灰盯着攀在窗檐的雨滴,一滴落下马上又累积一滴,然后又再落下。
谭宗明有许多话想反驳,他想说我们可以试图将关系简化;他想说没时间我们可以协调;他想说有困扰我们一起解决,他想说我愿意配合你想要的交往方式......可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陈亦度这是告知、不是询问,更何况自己连劝说的立场都没有。
谭宗明忽从鼻腔喷出一阵轻笑。「说什么我配合你的话......亦度,其实仔细想想,这一切本就是我对你的无理纠缠,强迫你来配合我的游戏。」谭宗明想来觉得有些好笑,陈亦度老早就预言了,接近他只会换来痛苦,是自己不听警告非要自以为是地扑火。他苦笑着,喃喃道:「好吧,我懂你的意思。放心,我不是个死缠烂打之人,你想怎么样我都支持。至于DU集团,我既已承担就会承担到底,即使做不成情人,但我仍要把你放在心上,这是你改变不了的。」
就像当初一样,谭宗明直接将底线宣之于口,他愿意退让,但不能退到一败涂地。陈亦度可以选择任何方式,可唯有一件事不是他能控制的,自己要明明白白的让他知道,爱就是爱,不会因为任何形式关系而改变。
陈亦度隐忍眼底酸涩的感觉,他说不出话来,一句都不能说,他怕一开口哑了声音会让这一切变得不再坚持。
在这之后,他们没人再说话,毛毛细雨略有加遽之势,待陈亦度将车开到谭宗明家门外,斜雨如发,密密地从天上洒下。
「雨天视线不好,回去时开慢点知道吗?」谭宗明温柔说道,说完便要下车。
「等等!」陈亦度唤住他。谭宗明停下动作,静静等待陈亦度开口。
「我帮你撑伞,穿过院子还有一段路。」
「不了,我自己来吧。」谭宗明笑了笑,把拐杖和伞都拿好。「往后你不在,我总得自己好好生活。」
闻言,陈亦度的心狠狠抽痛一下。男人已经下车,他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撑起伞慢慢跨过院子,陈亦度无力地看着男人在雨中离去的背影,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只能这样看着他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5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呃……老谭,你还好吗?
谭宗明:不好,一直都不好。
蓝蓝:你……是不是拿到明楼的台词?
谭宗明: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
蓝蓝:我保证HE所以你一定要撑下去。
谭宗明:抗战必胜。

今天附上一个状态错乱的老谭QAQ”


评论(94)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