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5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49  50  51  52  53  54

------------------------------

55

清晨的室内清冷无比,床上的男人发出闷闷一声,他睫毛颤了颤,悠悠转醒。
谭宗明发现自己昨晚是靠坐在床头睡着的,他虽然穿着睡袍,但上半身没盖棉被被冻得发冷。他伸展略为僵硬的四肢,觉得腰酸背痛,习惯性地伸手往身旁一捞,在抓空的那一刻,忽然想起那人再也不会睡在那个位置。
谭宗明悠悠一叹,慢慢把手抽回。
陈亦度就这么与自己分手了,分得干干净净,连离开的理由都那么教人难以挽留。
梦想啊、事业啊,男人最重要的那些,是男人都该鼓励另一个男人追寻的那些。
谭宗明拿起摆在床边的拐杖赤着脚下床,习惯性没穿鞋,都是跟陈亦度学坏的。陈亦度每次都在他房里光着脚,谭宗明念叨他就是因为不穿鞋才脚冷,陈亦度总是说那是因为谭宗明家的木头地板干净,他就忍不住想用脚踩一踩、踏一踏。
都说常用电脑工作的人,该让脚底贴近地板,说是这样能让身上积累的辐射散去一些。谭宗明半信半疑,可陈亦度说他在自己家没法赤脚,因为地上总有Jobs掉的毛,踩着就挠得脚底痒,所以来谭宗家才要尽情踩地。
反正谭宗明总是说不过陈亦度,陈亦度喜欢,谭宗明就由着他,大不了上了床再将陈亦度的脚摀在怀里,要是冰冷就摀到他发热为止。
可叹那人是再也不会到这来了。以后他的手脚再冷,自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谭宗明拉开原木订制衣柜,一杆子挂得整齐的衬衫跟各种西装外套映入眼帘。最旁边那一小排是陈亦度的,他伸手抚上一件灰色衬衫,那底下包藏的曾是青年暖人体温,他也曾侧脸贴近,倾听里头如蜂鸟振翅的心跳,任由那人拨弄自己软软垂在他胸口的发。
谭宗明痛苦似的闭上眼,目光从那排剪裁利落的西装撇开,可即使他不看,那腰线的弧度跟一手握上去的感觉仍烙印在脑海,衬衫散发淡淡的皂子香挥之不去。
他的视线移到一旁镜子,里头的男人一头乱发,睡眠不足让眼皮有些浮肿,下巴新长出点点胡渣,一副落魄模样。
想到要将这镜中人打点回正常人的模样,他就觉得有点心烦意乱。谭宗明顺手拿起桌上一盒烟。该死,他忘记昨晚已经把烟抽完了。
谭宗明把烟盒扔进垃圾桶,随之关上衣柜。

晟煊集团发生员工猝死事件已过了几天,媒体从一开始的头版大幅报导,到后来零零星星的小篇追踪,印证所有新闻都是瞬间爆发,一旦成为旧闻就乏人问津,连要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都不见得有人想听。
谭宗明随手将报纸折好,放回桌上,等着秘书晚点一并来收走。
安迪踩着高跟鞋走进总裁办公室,一身黑色长裤套装显得优雅有型。她一进门便简洁有力报告:「交接工作已经完成,我想......新的项目经理原先就参与红星收购的资料整理,他应该很快就能进入状况。」
「好,刘思明的身后事也打点得差不多,届时公祭我会代表出席,妳就别去了。」
「老谭,可是我......」
「听我的,这是公事。」谭宗明态度并不强硬,但言谈间蕴有坚持。
「嗯,好吧。」安迪点头,她认为谭宗明对国内文化比较熟悉,既然他已发话,那自己就相信他的决策。她停顿一会,问:「你的腿伤有好点了吗?」
「穿刺伤需要一些时间复原,虽然走路还是会痛,但是比起之前好了不少。」
「但是......老谭,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有吗?」谭宗明愣了会,只觉得一整天眼睛都酸涩得很。「大概是睡眠不足,没事。」
「不如你早点回去休息,一会我可以代替你去跟梅总监碰面。」
闻言,谭宗明困惑:「梅总监?」他思考片刻才想起来,梅素芳旗下的女模特前些日子被选为游乐园改建案的宣传代言人。
其实这类拜访最多让总经理去接待就行,不过梅素芳表面上是为合作先来打点人情基础,可实际上谭宗明也想得到,她来无非是要见自己顺便谈陈亦度的事。
一想到陈亦度。谭宗明立时觉得满心纠结,但他仍先选择公事公办抛开自己的情绪:「没事,还是我去见她吧。」

下午五点,梅素芳只身前来晟煊,谭宗明请她到总裁办公室喝茶。
谭宗明忍不住想,基因遗传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即使从小不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但陈亦度那像是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无疑是承自梅素芳。
梅素芳气质高雅,无论何时总将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像是个贵妇,但又没有贵妇身上那种娇气,取而代之的是在娱乐圈中打滚多年的精明干练。从各方面来看,陈亦度其实都像她。
梅素芳轻啜一口茶,说:「这次趁着合作机会亲自拜访,发现晟煊的工作氛围真是特别好,员工向心力很强,肯定是你领导有方,难怪晟煊能成为上海商业龙头。」
「梅总监过奖,我平时也没做什么,都是同事们的功劳。」谭宗明跟着喝了口茶,只觉得食不知味。他知道这开场白约莫不会进行太久,因为梅素芳关心的是陈亦度。
果不其然,梅素芳只停顿一会,便直接问道:「亦度最近好吗?」
「我不知道......他已经跟我提了分手。」谭宗明试图说得轻松,但迟疑的语气仍泄露某种痛心情绪。
闻言,梅素芳瞳眸微张,久经世事令那双眼睛像是看什么都特别透彻。她的反应很浅,或许是身为一个局外人也不便多言。「你们吵架了吗?或者闹不愉快?」
「都没有,我们很好,所以我才不懂分手原因,也可能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他不愿说。」谭宗明抿着唇,吐出重重鼻息。「总之,抱歉,您上次的托付我或许没法做到,因为我现在连他会不会去春装发布会都无法确定。」
梅素芳轻叹,安慰谭宗明:「发布会的事不要紧,就看老天安排吧。其实亦度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他这样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见得是你不好。」
「为什么您如此了解他?你们不是......抱歉,恕我直言,你们生活中交集似乎不多。」
梅素芳笑了笑,道:「我早说过,我一直很关心他。陈家的老管家当年很照顾我,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暗中替我关心亦度。」
「所以您并非真的放弃他。」谭宗明结论。这个结论让他内心感到宽慰,他终究无法将陈亦度放下,即使分开,他仍对陈亦度时时挂心,能听到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与自己一样默默关心那个人,谭宗明感到一丝安慰。
或许陈亦度十岁那年,梅素芳应该排除万难带走他,若是那样,现在的陈亦度应该拥有幸福的人生。即便那样陈亦度就不会认识谭宗明这个人,可无妨,只要陈亦度幸福,那比一切都重要。
「亦度说他要去德国。」谭宗明转述陈亦度分手那天说的话。
其实这件事最让他伤心的是陈亦度就这么选择离开,这表示陈亦度真的没有爱过自己,否则,又怎能狠下心来如此选择呢?
这个消息让梅素芳为之诧异,她不禁喃喃自问:「亦度为什么突然选择去德国长住?」
可是她没有答案,她跟谭宗明一样不会得知答案。

唯一可以解答的人,此刻正在家中打一通越洋电话。
「我不急着开始工作,或许在法兰克福安顿下来之后,我会先开车去附近国家度假,或许是捷克;或许是奥地利。总之,我希望你替我了解一下动物入境相关申请,我有一只猫要带去。」陈亦度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倾盆大雨的夜景。他对电话另一头说着流利的德语,语气平淡,是上司在交办差事给下属的模样。
陈亦度说完猫的事,又交代一些租屋相关的条件,像是坪数、房间数、房屋格局、厨房规格与厕所位置等要求,直到他再也想不到需要交代什么,这才挂上电话。
他深吸口气,背靠着沙发在羊毛地毯坐了下来。
Jobs在地毯另一头自己滚着玩,见陈亦度坐下,便抖着小猫耳轻快地跳过来,咪呜一声黏上陈亦度的腿,明目张胆地在他身上踩过来又踩过去。
陈亦度早已习惯Jobs的一举一动,他看着那个天塌下来也不需烦恼的小黑猫,忽然羡慕起来。
他想起谭宗明来家里住的时候,他们经常并肩坐在这张地毯上,一起品酒谈天。Jobs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讨厌谭宗明,他们一人一猫总是很难共处在这块地毯上,谭宗明老是说他不急,总有一天Jobs会让他抱着,然后陪陈亦度坐在这里。
如今,这个愿景是看不到了,陈亦度心里难过,他一把抱住Jobs,在地上蜷坐着像一团虾米,彷佛这样压着心口,才能让自己感觉好过一些。
谭宗明、谭宗明,这三个字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纵使自己在外可以佯装一切正常,可回到家、回到他们共有的回忆里,他就觉得喘不过气。
这是陈亦度在决定跟谭宗明分手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试图维持的伪装其实很脆弱,只要一时不慎便会崩毁。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谭宗明来电。


待续......  《恋爱阴谋论》5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度度,你真的忍心抛下老谭吗? 
陈亦度:请问这是我的错吗?(冷漠脸.jpg
蓝蓝:呃……是你提分手的呀…… 
陈亦度:(眼神杀 
蓝蓝:我、我错了,我有罪……(抖 
 

今天附上一个忧郁的度度


评论(98)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