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6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50  51  52  53  54  55

------------------------------

本章大写警告,立志多糖少虐的我,这章是恋爱阴谋论中最虐的一章
我爱度度也爱老谭,所以已经手下留情了...

──────────────────────────
56

陈亦度正思念着谭宗明,没料到他竟在此时打电话过来。陈亦度坐起身,几乎立刻就想要按下通话键,可电话居然在此时断了。
他愣了愣,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谭宗明从未像这样打电话,才响了两声便挂断。
这通电话将陈亦度的心搅得有点乱,他不明白谭宗明的用意,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回电给他。
电话是接通了,但是响了许久都没人接。正当陈亦度准备放弃时,电话另一头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Hi,亦度。」带点不确定,但隐约透着一丝惊讶。
「老谭,你刚才找我?」
「嗯......」谭宗明默认,不一会又解释:「其实没什么事,只是不小心按到拨号键,希望你别介意。」
「原来如此......」陈亦度微微一笑,说:「没事,我不介意。」
他们忽然沉默不语,两人都有些尴尬,但又舍不得先挂掉电话,即使只是短暂听着对方的呼吸声,都觉得那么依依不舍。
陈亦度安静片刻,问:「你的腿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关心。」
谭宗明的回话显得有些刻意的距离感,陈亦度听着心酸,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脑子里胡乱抓着话题。忽然,他想起了放在谭宗明家的衣服。
「那个......我的ARMANI衬衫是在你家吧?」陈亦度说完之后有点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一件衬衫罢了,这么说感觉他很小气似的,连件衬衫也要追讨。
其实他根本不在乎那件衣服,只是想再多和谭宗明说几句话,哪怕听听他叹口气的声音都好。
「嗯,另外还有两、三件西装外套,几件衬衫跟一件长裤,换洗的内衣裤也有几套。」谭宗明停顿一会,缓缓道:「我过两天让老张整理整理给你送去吧。」
「那......那我也把你的衣服收拾下,让助理给你送去......」
「好,再麻烦你了。」又是一句让人感觉生疏的回话。
陈亦度思忖,自己万万不该提衣服的,如今连谭宗明留在他身边仅存的纪念品也没了。
两人又是片刻沉默,最后是陈亦度率先抽出情绪,说声「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然后以「晚安」作为结尾。

挂上电话,谭宗明久久未能回神。
他跟梅素芳谈完之后,梅素芳那句「亦度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一直萦绕谭宗明的心头。他想打电话确认,可一拨号又马上反悔。
既然陈亦度已经决定这么做,那自己再问又有什么用?若陈亦度愿意说明原因早就说了,何必直接决定呢?
谭宗明便是一瞬间这么想,就飞快将电话挂上,只是他没想到陈亦度竟然马上回电,更没想到陈亦度居然要拿走那些衣服。
看来陈亦度是真的对这一切没有留恋。谭宗明难过的想。
他回到家,交代老张把陈亦度的衣服都拿去整理打包,让他过两天抽空给陈亦度送去,然后谭宗明就把自己关在小阳台上抽烟。
这两天谭宗明抽了太多烟,过去他在外应酬享乐人生时,也不曾抽过那么多。
他觉得自己的心像破了一个大缺口,里头所有情感都随着缺口流失,用什么都填不满也补不上,他爱陈亦度,可是爱到此刻却感觉疼得想哭,他不明白陈亦度为何能断得如此决绝,好像过去几个月的美好时光都并不存在似的。
谭宗明又捻熄一根烟,他的烟盒再度净空。
外面正下着绵绵细雨,阳台上虽有雨棚,但随风迎面飘来的水气仍将他的脸沾湿,心上疼着;腿上疼着,就连眼睛都酸得发疼。驰骋商场多年,再多的困难都未曾将谭宗明击败过,可这回在感情上重摔一跤,终是让一向游刃有余的男人忍不住鼻腔深处的酸涩。回想和陈亦度之间相处种种,思及伤心之处,一团泪水猝不及防冲上眼眶,谭宗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夜色哭了起来。

隔天中午前,谭宗明抽空回六院复诊,因为他的腿实在疼得受不了。
谭宗明在人满为患的六院简直特权加身,赵启平自然是直接替他插了号,不过也好险有这特权,否则谭宗明的伤再多拖几个小时只怕就不好了。
赵启平作为医生,最看不惯自己辛辛苦苦诊疗的病患不按规定治病,便是不管谭宗明如何,先将他狗血淋头骂了一顿,问他为什么不按时吃药,小腿上的伤都发炎了,再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
谭宗明这才说了和陈亦度分手之事,说他现在根本无心关心自己。赵启平听完便安静下来,先替他清理伤口,然后打了消炎针。眼见午休时间要到,当机立断把谭宗明留下来,到医院食堂买些饭菜,一起上院长办公室去,打算跟凌远联合「开导」谭宗明。
「怎么回事?这未免太过突然,上回住院不还好好的嘛,怎么转眼间说分就分呢?」凌远听到消息,满脸不可置信。
「他要去德国长住,大概对远距离恋爱没兴趣......喔不对,我们没有恋爱,我们不过是合约交往。」谭宗明自暴自弃道:「本就是我一厢情愿,他陪我玩这么久,是该知足了。」
「陈亦度那个样子,我怎么看也不像在玩呀......」赵启平思索片刻,并不认同谭宗明的说法:「以他的个性,比起应酬更愿意花时间在家专心创作,若不是自己也喜欢,怎可能如此?你们真有好好谈过了吗?」
「谈过了。」谭宗明说完默默吃了一些饭,如同嚼蜡、食而无味。
凌远见他双目红肿,显然昨晚睡前哭得凄惨,也不忍心再多问什么,两人日常虽然斗嘴厉害,可毕竟关系好过亲兄弟,凌远此时也不再损谭宗明,只给了几个中肯的建议。
「老谭你听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支花既然选择流浪,你也不必再为他死死守着一座温室。把他的衣服都还回去;把你的衣服都拿回来,断得干干净净、无牵无挂,这样对你们俩都好。」
这些道理谭宗明都懂,可心里就是有股力量阻止他去面对这一切:「我舍不得。如果小赵选择离开你,你又能放下吗?」
「会的,如果这是他的选择,我会彻彻底底和他划清界线。」凌远看向赵启平,一脸认真:「不过启平肯定不会这样对我,所以这假设不成立。」
「呿!」谭宗明发出一声吐槽,对凌远无事就秀恩爱的举动表示心塞。
「对了,你们不是还有份交往合同吗?怎么处理?」凌远忽然想到这问题。
这也提醒了谭宗明,他们之间还有一份不具效力、可两人总是会遵守的交往合同。
「还没想到如何处理......」
「如果真要分开,当初两人一起签约,现在或许也得一起解约,才算真正了结吧?」赵启平喃喃着。
「老谭,作为兄弟,无论发生何事我都支持你,但我不想见到你终日郁郁寡欢,既然陈亦度选择离开,我认为你就别再藕断丝连,尽早走出情伤才是最重要的。」凌远劝说道。
谭宗明不发一语,默默把盒里的饭菜都吃完。

晚间的上海又落起倾盆大雨,天上乌云是拨不开的阴蛰,朝整个城市罩顶压下,彷佛也将情绪层层积压。
冬季的豪雨夹杂寒风,拍在脸上似冰又似融雪,即使撑着伞也挡不住刺骨寒意侵袭。
陈亦度的Audi A5停在浦江饭店门口,服务员随即前来为他开门遮雨,一左一右撑伞将他送进饭店大厅。陈亦度修长的指尖轻弹外套上的水珠,裤管上的雨滴也一并顺手拨落。
他有些紧张,心跳不受控制地颤动。
谭宗明下午忽然打电话来说要约吃晚饭,因为他们的交往合同中写过,自己需要遵守每月请谭宗明吃一次饭的条约。谭宗明在电话里直言,毕竟这都快到月底同时也是年底,就算要分手,至少这个月的饭局不能省。好聚,也要好散。
所以,他们又约了浦江饭店。这是个绝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同时还有他们之间的共同回忆。
最后一次单独约出来吃饭,选在浦江饭店也算是划下一个完满的句点吧?陈亦度心想。

谭宗明早已在餐厅最高层的包厢内等着陈亦度。他背向一大片落地玻璃窗而坐,窗外夜雨滂沱,雨剑卖力击打窗子却听不到一丝雨声。
「你来了。」谭宗明带着微笑,像是算计过的角度。西装笔挺坐在那就像个大老板,真真正正的大老板。
陈亦度觉得他看起来变得陌生,那个笑意看似亲切,却非他往日真正的温柔,不过是刻意疏远又要保持礼貌的笑。
陈亦度提着一个防水提包,特地绕回家拿的,里头全是谭宗明放在他家的衣物。谭宗明同样拿了一个提袋,都是陈亦度的衣服。他们默默交换手中的袋子,两人心底同时泛起特别微妙的别扭感。
陈亦度在谭宗明对面坐下来,谭宗明随即向门口招手,服务员便开始依序进来上菜。
「希望你不介意我先点好餐了。」谭宗明说。
「不介意,本来就说好我请你吃饭,随你爱吃什么点什么。」但虽说如此,陈亦度看着陆续上桌的西餐,都是上回他们来试菜之后提出的建议,而且当中全是自己爱吃的料理。
陈亦度觉得阵阵酸楚,谭宗明即使装得再怎么不在意,可他心中仍是放不下自己。
他们开始沉默地对坐用餐,料理虽然好吃但陈亦度根本无心品尝,他看着谭宗明的眼窝凹陷,眼眶红肿一圈,面颊似乎也消瘦了些,才分开短短几天,整个人精神却差了许多。
陈亦度觉得心疼,但也不能多言,他静静用刀叉切着牛排吃,只是机械式地咀嚼着嘴里的牛肉,然后咽下。
无声静默的晚餐气氛让人难耐,可他们没人先多说一句话。想说的话不能说,能说的话却不想说,再三掂量,不如不说。
他们都在心中祈祷时间能走得慢一些,就算没有对话,至少对方还在自己的视线里,只要还能看一眼,比什么都让人觉得安慰。可时间不能无止无尽,晚餐总有结束的时候,谭宗明喝下最后一口餐后热茶,看向陈亦度,终于开口问道:「德国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下个月就过去。」
「嗯......」谭宗明拿过拐杖,撑着自己站起身来。「那就这样吧,祝你一切顺利。」
「老谭......」陈亦度忽然觉得心脏狂跳,简直要喘不过气来,他看着一拐一拐走过来的谭宗明,心疼得厉害。他勉强收起情绪,哑着嗓子挤出两个字:「保重。」
谭宗明稳住自己走到陈亦度身边,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一张对折的白纸。陈亦度定神细看,是谭宗明手写的那张交往合同原稿。只见谭宗明伸手将那张纸从中间缓缓撕成两半,纸张撕裂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彷佛被撕碎的不只是那张纸,还有他们之间的一切。陈亦度的心狠狠抽痛一下。
谭宗明板着一张脸,似是严肃而慎重:「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5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今天我要安安静静作一个小透明。
陈亦度:我仍看得到你(眼神杀
谭宗明:我也看得到你(气势杀

今天附上提着一包老谭衣服前来赴约的度度


评论(107)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