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7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51  52  53  54  55  56

------------------------------

57

陈亦度不记得自己如何拖着痛心不已的身躯回到家的。
那张合同被撕成上下两截,他坐在餐桌旁将两张纸拿在手上,只觉得每一半边都如铁沉重。陈亦度取来透明胶带,试图重新将两张纸拼凑成一张,然后用胶带贴补起来。虽不困难,但补好的合同终究横着一道怵目惊心的裂缝,如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道深长而难以弥补的鸿沟。
陈亦度看着上头手写字迹,伸手抚着一笔一划刻下的心意,谭宗明在写这些字时,是多么掏心掏肺的奉献。这张交往合同一点都不公平,全是一面倒向自己的不平等条约,可是谭宗明却甘之如饴的承诺,他给自己的始终这么多。
即使自己写下「一切以陈亦度的准则为准则」这样作弊似的条款,谭宗明连片刻也不曾犹豫。
看着那张毁坏的合同,陈亦度觉得眼眶酸涩,但他不能哭,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选择保护谭宗明时就知道要承担的后果。
只叹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愧疚,他想向谭宗明道歉,可是却不能这么做。
腿边一团毛球黏上来喵了一声,陈亦度弯下腰挠了挠Jobs毛毛的小脑袋,觉得此时还有一丝温暖在身边,也算是聊胜于无的安慰。他捞起Jobs小小的身躯,把黑色毛团拢在怀里,听着怀中小东西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这个世界又只剩下咱爷俩了。」陈亦度苦笑,双手环抱着小小的毛团。即使很小,依旧散发着属于生物的热度,陈亦度就这么抱着Jobs,想象那是将谭宗明抱在怀中的温度。

无论关系如何变化,时间不可能停下来等人,班总得如常去上;日子总得如常去过。陈亦度已经做到他答应的其中一件事,再来,就是上阳集团的股权问题。
陈杰回国,陈亦度找了一个午后空档,和他约在Sunday饭店的总经理办公室碰面。
陈亦度带了转移股份所需的相关文件和印章,还有一大本帐务明细和相关账目,他原以为陈杰终于盼到这一天,应该是欣喜若狂的,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一张困惑的脸庞。
「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陈杰瞪大眼睛,似乎很错愕。
「转移我手头的上阳集团股权给你,这不是奶奶跟你一直想要的吗?」
陈杰愣了两秒,有些气急败坏:「谁他妈想要上阳?我当初想要的是DU,而你已经全数卖给谭宗明了!」
陈亦度哑然,因为他完全听不懂陈杰的逻辑。奶奶不正是因为担心陈杰在上阳的股份不够多,怕日后集团遭到自己并吞,才逼着自己把股份全过给陈杰吗?
可是自己碍于对父亲的承诺,必需看顾股权到陈杰30岁为止才交接,然而这承诺不能明说,才导致奶奶和陈杰才退而求其次来逼讨DU的股权。难道这一切是他自己理解有误吗?
「我不懂......」
「你当然不懂,奶奶是奶奶、我是我!反正我不准你把上阳股份给我,我不收!你必需以股东身份给我在上阳待着。」
陈杰的一番话让陈亦度彻底乱了步调。陈杰想要插手DU的股份,又要他待在上阳当股东,这不是等于让他们在两间公司里都得时常打照面吗?陈杰如此讨厌自己,为何还要做出这种安排,难道真如谭宗明所说,陈杰一直喜欢他?
陈亦度立即否决这个想法,陈杰总是对自己口出恶言,见面如仇家相遇、分外眼红,又怎可能喜欢自己呢!
如今这局面,他唯一想得到的便是陈杰恶意要来阻碍自己的计划,陈亦度只觉一口怨气无处可发,语气加重了些:「这是跟奶奶说好的,我不管你想怎样,若你不收,就自己说服奶奶去。」
「你答应奶奶的要求了?你一直都不为所动,现在干嘛发神经答应!」陈杰简直怒火冲天:「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不成,我下个月就去德国,往后大概不常回来上海了,所以上阳股份仍得给你,毕竟爸只有我们两个儿子。」
「你要去德国住?不回来了?」陈杰一脸诧异。比起股份,陈亦度搬去德国定居显然更让陈杰关注。他沉默片刻,道:「反正,无论如何今天我是不可能签字的,你把东西都收回去,等我跟奶奶谈过再说。」
事情的发展出乎原本计划,也打破陈亦度原先的预想,他见陈杰铁了心不签名,对此竟然没辄了。

又是一日结束,谭宗明在雨夜中开车归宅。自从与陈亦度分开,谭宗明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工作与生活虽然和过去无异,但他心中空虚寂寞,陈亦度不在,灵魂像被抽走似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他的腿受伤不方便出门,一下班便关在家里抽烟,什么聚会邀约一概婉拒。他不知自己要如此颓丧到何时,只知道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安静疗伤,无论身体或心里都是。
如今,他除了手上这把拐杖之外,再没有任何与陈亦度相关的东西。想起自己曾答应过陈亦度,即使陈亦度不在,他也得好好练习用拐杖走路。谭宗明觉得好笑,自己当时随口胡言竟一语成谶。
他拄着拐杖起身,想稍微走动一下,不是为了对陈亦度的承诺,只是为了让自己快点好起来。因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让自己看起来振作一些。
谭宗明走没几步路,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响声,他接起来看,发现来电人是梅素芳。
「梅总监,您好。」谭宗明礼貌性问候。
「小谭,你快去找亦度谈谈!」
「发生什么事?」谭宗明一听到陈亦度三个字精神倏然集中。不知为何,他感觉梅素芳很激动。
「陈家的老管家告诉我,他刚才得知陈老夫人雇人跟踪你,拍了你们一些亲昵的照片作威胁,要亦度跟你分手,并交出上阳股份。」
「什么?!」难道去德国那些话都是骗人的,这才是陈亦度离开他的主因吗?
「亦度为了不让陈老夫人影响你的事业,已经答应她的条件了。」
闻言,谭宗明连再见都来不及说,急匆匆挂上电话,顾不得外头大雨倾盆、也顾不得陈亦度现在身在何处,即刻开车便往市中心方向去。
气急败坏的情绪中升起一丝希望,像是无情风雨中唯有的一小盏残破烛光。他满脑子想着,陈亦度不是真心要分手的,对吧?应该对吧?
一路上,谭宗明拨了好几通电话给陈亦度,但他都没接,好不容易开车到艺术之都,从物业管理室拨了内线到陈亦度家里,似乎也没人在家。
谭宗明又打了电话给陈亦度的秘书,这才终于得知他今晚在外应酬。问了详细地点,谭宗明觉得稍稍安心了些,急忙开车赶过去。

20分钟后,谭宗明总算见到陈亦度。
正确来说,是见到一个不停与人敬酒的陈亦度。
陈亦度在和平饭店开了一桌酒席,正在宴请DU集团的股东和高层干部。他一个个与人敬酒,每敬一人便提醒一句:「我人在国外,但心永远都在DU,谭总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DU就多多拜托您了。」
谭宗明见到这样的陈亦度,简直既心疼又生气。什么时候他谭宗明竟窝囊到需要另一个男人来这般保护他,他买下DU股份、以及之后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让陈亦度能脱离陈家的魔掌,可现在陈亦度却为了保护自己,不惜接受陈老夫人的摆布,这让谭宗明简直忍无可忍。
一向讨厌交际应酬的陈亦度约莫是喝了整晚的酒,当他走到姜总身边时,脚步已显得些微不稳:「姜叔叔......我相信由您接任董事长,DU会发展得很好的。」
「亦度,我答应你一定尽力,可是......你是DU的灵魂,没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
陈亦度微微一笑,彷佛没听见姜总的话:「来,我敬您一杯,干杯......」
他话音未落,谭宗明已经过来抽走他手中酒杯。周围的人一见谭宗明到来,无不惊讶,纷纷向他打招呼,「谭总好」的声音此起彼落。
此时已是宴客尾声,陈亦度喝得七分醉,见谭宗明忽然出现,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傻站在原地。
「抱歉姜总,我有点公事耽误了,在这种宴会上迟到真是罪过,我先自罚一杯。」谭宗明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谭总客气了,来来,请入座。」姜总热情招呼谭宗明入席,众人见到能有机会与谭宗明同桌吃饭,全都觉得有些兴奋。只有陈亦度茫然不解,不知谭宗明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
谭宗明执起酒杯又倒了些白酒,目光绕着圆桌扫视一圈,笑容满面:「一会还要开车,恕谭某不能多喝,但加入DU以来一直没机会与向各位拜码头,所以这杯一次敬各位,聊表心意。」说完又干掉一杯酒。
众人齐聚吃饭本就容易被现场气氛影响,谭宗明一来就如同自家兄弟般热络,丝毫没有大老板架子,自然博得满堂掌声。「谭总好酒量」、「谭总我也敬您一杯」的声音陆续迎来,谭宗明一一点头致意,交际对谈之间如鱼得水。
「第三杯酒我敬度总,」谭宗明又倒了酒,向陈亦度举杯:「谢谢度总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希望您在德国也有很好的发展。」
嘴里说着祝福的话,然而谭宗明眼底却有着旁人所看不出来的、闷烧的怒意。


待续......  《恋爱阴谋论》5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助攻团迅速上线,我对你很好吧?
谭宗明:哼!就不该虐我们。
蓝蓝:下一章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吧?
谭宗明:(踩油门

今天附上一个心烦意乱就不停抽烟的老谭


评论(13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