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59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 53  54  55  56  57  58

------------------------------

*小伙伴們我終於出差歸來,馬上來一發更新!!

59

陈亦度在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中悠悠转醒。
茫然坐起身来,脑袋似有千斤沉重,压在颈上仿佛都能听到颈椎骨咔咔作响。浑身上下像泡过醋缸,酸软入骨,又像被打断再重新拼接似的,隐隐疼痛。
一团黑毛球喵喵叫着黏住他,毛脑袋在他身上又挤又蹭,一脸无辜撒娇的小模样。
陈亦度头疼欲裂,宿醉的感觉既恶心又让人想吐,整个人没半点地方舒爽。他敷衍地揉揉小猫,扶着床沿慢慢起身,晃晃悠悠走去客厅想给自己倒杯水。
甫出房门,陈亦度登时吓了一大跳。
「老谭?!你......」一开口,嗓子像被烧过般嘶哑。他讲不出话,只能瞪着谭宗明,不解他怎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谭宗明放下手中的盘子,不慌不忙倒了杯水塞进陈亦度手里:「喝点水会好些。」
接过玻璃杯,不冷不热的温度正适合早晨。陈亦度啜饮着水,眼神奇异地看着谭宗明转过身在他厨房忙进忙出。桌上早已放了炒鸡蛋、烤吐司跟一些配料,看起来都是谭宗明准备的。
谭宗明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端了一碗不知是什么东西,递过来说:「我知道美式早餐配味噌汤很不搭调,但是宿醉喝点热汤会舒服些,顺便吃点豆腐补充营养。」
陈亦度愣愣地接过味噌汤,掌心立刻温暖起来,顿时想起谭宗明昨晚也去了和平饭店,虽然后来的事他全无印象,但昨晚应该是谭宗明在照料他。「老谭,昨晚谢谢你送我回来,昨天你......」陈亦度倏然住口,因为脑中闪过一些片段,他们进门好像接吻了,之后似乎还做了不可描述之事。
青年警戒地观察男人的反应,发现他悠悠哉哉地回厨房忙着剩下的料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好像他们还在交往似的。
「老谭......」陈亦度叫了人,却不知从何说起,他还在宿醉状态,完全弄不清那究竟是真实还是一场春梦。

谭宗明端了盘生菜和切好的西红柿过来桌上,然后将陈亦度摁进椅子坐好。「昨晚喝那么多酒,早餐一定要吃饱才不会把肠胃弄坏。」谭宗明手指耙着陈亦度的乱发,说:「吃完我帮你揉揉头,会舒服一点。」
从醒来到现在,谭宗明的样子和以前并无两样,不对,还是有点不同,他比以前更温柔,温柔得让陈亦度差点都要忘记他们已经分手。
或许,是见自己醉得厉害,谭宗明出于好心才照顾自己吧?陈亦度想着觉得心酸,情绪跟着低落下来。
「老谭,谢谢你,不必麻烦了,我没事。」陈亦度勉强扯开一个笑。「你忙的话可以早点回去,一会还上班呢。」
「这种时候还上什么班?我当然留下来照顾你。反正你快去德国,以后想照顾你也没机会了。」谭宗明故意说道。
陈亦度暗暗倒抽口气,胸口有点闷:「说得也是。」陈亦度佯装不在意,可心真真是疼了一下,他想:是啊,以后连见谭宗明一面都难,这份温柔再也不是伸手可及了。
这么想着,陈亦度又难过几分。
谭宗明见陈亦度的反应,知道他昨晚醉得厉害,看来是忘了他们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了。幸好是自己去接他回家,换作别的有心人士,陈亦度怕是吃亏了都不知道。
谭宗明故意不说破,存心逗弄陈亦度,看着心上人有别于平常武装冷然的样子,心里充塞了无限满足感。这样傻里傻气的陈亦度,除了自己,还有谁能见到?
唉!还夸大其词说什么要去德国,看那依依不舍的小样,谭宗明也真是懊恼自己前些日子怎么就给这样别脚的演技唬到了呢?
他不动声色在陈亦度旁边坐下,拿起一片吐司放进陈亦度的盘里,再弄些西红柿跟生菜上去。
「谢谢......」陈亦度大大不解谭宗明怎么变得如此奇怪,两人分手后,这是谭宗明首次一反痛苦,散发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谭宗明拿起奶油刀,将奶油抹在另一片吐司上。他看似自言自语地对陈亦度说:「要道谢就亲我一下吧。」
突如其来的要求令陈亦度傻在原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谭宗明眼角余光瞄到心上人不知所措的模样,整个心情好了起来,改口:「或者让我亲一下也行。」说完也不等陈亦度回应,凑过脸去,在微张的唇瓣上偷得一个轻吻。

陈亦度睁圆了眼,安静瞅着谭宗明半晌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谭宗明玩够了,不再跟陈亦度打迷糊,轻叹口气悠悠道:「我说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总好过你一个人扛着。」嘴角勾起一抹无奈苦笑,谭宗明抚上陈亦度的脑袋,揉乱他的头毛:「你以为所有事情都天衣无缝,以为跑去德国我就不会发现真相吗?别傻了。」
闻言,陈亦度撇撇嘴,叹了口气,沉默片刻才试探性问:「你都知道啦?」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欠我一个完整的解释,还欠我这几日郁闷不堪的心灵赔偿。」
陈亦度见谭宗明一派轻松的样子,分明早已经弄清来龙去脉,既然他都说到这份上,自己大概也无法再隐瞒什么,他又自我挣扎一会,才将奶奶拿照片威胁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你放心,照片跟档案都是我亲自点收的,现在已经没事了。」
「哪里没事?这事儿可大了。」谭宗明把培根切成小片,用刀叉夹着一片片放到陈亦度的吐司上。「你不是一个人,就算你是一个人,也不能自己傻扛着事情,总要找点助力、找点方法,乌鸦尚且知道往水瓶里丢石子来取水喝,更何况是你,你有我,总抵得过一百颗、一千颗石子。」
「可是......」陈亦度停顿一会,像是在找寻合适措词:「你要操心的事太多,我不愿成为你的累赘,晟煊是你的心血与成就,我不想成为害你失去晟煊的罪魁祸首。」
陈亦度说得义正词严,但这话让谭宗明大大翻了白眼,二话不说抓起陈亦度的手,在掌上用力咬了一口。
「唉呀!!」陈亦度疼得叫出声来,抽开手嘶嘶叫着。谭宗明是真咬,一点也没开玩笑,蛮横的力道让陈亦度眼角瞬间飙出一滴泪。「谭宗明!很痛!」
「你这死脑筋,事业固然重要但你对我而言也不可或缺,我谭宗明就是这么贪心,两个都要牢牢抓着。」
谭宗明挑眉,表面上虽是想教训陈亦度,可毕竟还是心疼。默不吭声瞪着那张皱成一团的俊脸,拉过他的手揉了揉,靠到唇边轻轻烙下一吻。
陈亦度掌上刺痛着,但触及柔软唇瓣时又如同触电般,麻麻痒痒的感觉从掌中扩散开来。
他想念谭宗明的吻,又不知对方是否会原谅自己,他的手伸在那,不由自主贴上谭宗明的脸颊,见他没有闪避才稍稍安心了些。
「你奶奶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现在你还有什么顾虑的就一次说出来,就算再难办,我谭宗明也会办到。」
「我只顾虑你......」
「如果你顾虑我,就该知道我有多爱你,多不能忍受失去你,你一不在身边,我每天醒来睁开眼睛都忽然不知道为何而活。」谭宗明掏心掏肺地说着,只差没真把心挖出来给他看。
「老谭,对不起。」陈亦度无可辩解,只能老老实实道歉。
谭宗明看着自己的心上人,随口说一句话就能触动他,更何况是认认真真的道歉。「我可以原谅你,但你得保证下不为例。」
「嗯,我保证。」陈亦度终于露出浅浅笑意。即使他仍感到不安,不晓得奶奶发现后会怎样,但憋了好一阵子,忽然间全说出来还是让他松了口气。
合约被撕成两半时,他的心彷佛也跟着被撕开,可现在谭宗明待在身边,心上那道被撕开的伤口似乎又慢慢不疼了。

他们安安静静享用一顿早餐。吃饱喝足后,谭宗明说好帮陈亦度按摩,陈亦度浑身不舒服得很,便随了他。
谭宗明右腿盘在沙发,陈亦度的头就枕在他腿上,温暖的大手施力在他头上按压着,头疼的感觉一得到舒缓,全身也跟着放松下来。
谭宗明已经发话,他们俩今天就腻在家里一整天,谁都不准工作,就算天要塌下来都是明天再处理,反正总裁跷班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也没人敢碎嘴。
陈亦度什么都依了谭宗明,此时此刻忽然重拾差点失去的感情,他恍如置身梦里,一点也不想破坏这久违的安心。
「亦度......你记得昨晚对我说过什么吗?」谭宗明忽然开口问。
「昨晚?」陈亦度睁眼,仰望谭宗明那张显露一丝期待的脸庞。
「你说你爱我,真的吗?」
闻言,陈亦度瞳眸微睁,他的身体僵了一下,片刻后才放松下来,低声道:「真的。」
「你说过你不相信爱情的。」
「但我也说过我相信你,」陈亦度微微一笑。事到如今,想再翻盘也没意义,不如大方承认。「只要能在你身上看到的,我全都相信。」
即使昨夜已经亲耳听过,但此时再听陈亦度清清楚楚说着,谭宗明的心像塞满了棉花糖,甜腻腻、蓬松松的。
他不由自主弯下腰吻住陈亦度的唇,舔舐让他爱恋的气息,任那软糯糯的舌融化在嘴里。


待续......  《恋爱阴谋论》6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终于出差结束啦!老谭我回来了,怎么样,开心吧?
谭宗明:有事吗?
蓝蓝:你抱度度睡觉睡了一个礼拜,现在他还承认爱你耶!
谭宗明:这跟你有关系吗?(冷漠脸.jpg
蓝蓝:是我写的啊!
谭宗明:一切都是我的个人魅力。

【系统提示】谭宗明开车扬长而去,车轮朝你喷了一堆沙

今天附上宿醉躺沙发让老谭揉头的度度



评论(74)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