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60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 54  55  56  57  58  59

------------------------------

60

世界上再没有什么能比心意相通的恋人更温柔,也没什么能比这吻更甜蜜。谭宗明和陈亦度紧紧拥着对方,接触的美好令人晕眩,交融的呼吸越发炽热,一旦投入进去,身体深处的火种被隐隐勾起,让人欲罢不能想要更进一步亲密。
陈亦度的头隐隐作痛,他收敛了些,抬起手轻轻推开谭宗明,倾吐着热气道:「老谭,我不舒服。」
「嗯。」谭宗明隐忍克制地点点头,比起欲望,他更重视陈亦度的身体状况。他爱怜地摸了摸陈亦度的脑袋,说:「不舒服就再回房睡会,今天什么都别想,只要好好睡上一觉。」
闻言,陈亦度一手抓住谭宗明的袖口,一双鹿眸眨了眨。即便什么话也没说,但很明显是不想让他离去。
陈亦度这样近似撒娇的行为让谭宗明欣喜若狂。相处这些日子以来,陈亦度从不是个会撒娇之人,他说过自己不懂怎么撒娇,纵使滚床单时黏腻热情,但在情感上却少有撒娇依赖的样子。
陈亦度是特别典型的男人,对爱人有强烈的保护欲,有时甚至大男人主义了些,这点和谭宗明如出一辙,只是谭宗明更直接,不似陈亦度那样隐匿。
此时此刻,陈亦度一点小小的示好都能在谭宗明心中被无限放大,他笑笑说:「我不走,我陪你,多久我都陪你。陪到你觉得腻死、觉得烦死,好吗?」
他的爱人最后点了头。这一刻,谭宗明终于感觉真实,他爱的人也爱他。
谭宗明活了将近四十个年头,遍尝酸甜苦辣;看尽人生百态,大把时光游走于阴谋诡诈的商场。
他不认为自己在职场上能遇到真爱,可偏偏命运就让他遇上注定的另一半。后来,他又不认为陈亦度会爱上自己,没想到辗转几番逆境,最后竟又真的爱上。他只觉得,无论赚再多钱都没办法换到这种满足,这一刻,他已是天底下最幸运的男人。
为了保护这份幸福,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周末假日,谭宗明独自驱车来到陈家大宅。他坚持要陈亦度留在家中,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又被欺负,反正大家都已经把话说开,自然没什么好顾忌了。
天空拢着一团黑压压的乌云,密密地罩在城市上空,倾盆雨下,滴滴答答打湿所有视线范围。
陈老太太早就接到消息在家等候,她知道谭宗明此番忽然说要前来肯定是为了谈陈亦度的事,她无所畏惧,就算谭宗明有万全准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当谭宗明进屋时,陈老太太正坐在客厅,一盆月白山茶摆在桌上,她惬意地插着花,见谭宗明拄着拐杖到来也没停下手边的动作,只是微笑问道:「谭总,您觉得茶花旁应该配山樱花好,还是配鼠尾草好呢?」
「山樱小巧柔美,配山茶犹如一对姐妹相映生辉;鼠尾草讨喜可爱,正好衬托山茶的优雅大气,都好。」
「不错,这两种都说得不错。早有耳闻谭总善于享受生活,没想到连花草都有涉猎。」
「见笑,那是陈老夫人选得好。」
「谭总肯定吃了不少蜜,这嘴甜得滑而不油,难怪能将我那脾气顽劣的孙子收得服服帖帖。」
闻言,谭宗明想反驳几句,却又不想跟一个老人家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便笑笑不答。
只见陈老夫人拿起鼠尾草,并将山樱花丢进垃圾桶里,说:「不论花道或人生都是相通的,主角永远只要一个就够,我不需要和乐融融的景象,其他人好好映衬主角的存在就是他们的价值。」
谭宗明听出陈老夫人的弦外之音,不以为意撇了撇嘴角,把一包纸袋安放在桌上,哼了一声,开门见山直言:「相信您应该很清楚谭某今日前来的用意,照片、SD卡全在这,原封不动还给您,亦度答应过什么条件我不管,反正全都不算数,您若有什么指教就冲着我谭宗明来。」
陈老夫人神色微微一变,稍稍染上一层阴暗:「谭宗明你这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交往是两个人的事,分手也是两个人的事,除非亦度自己厌倦这段感情,否则任何外力影响的分手我都不同意。」
陈老夫人挑了挑眉看不出情绪,谭宗明此举倒是令她感到有些意外,毕竟谭宗明征战商场多年,不选择明哲保身反而选择自投罗网,这确实相当少见。
「他好容易才拿到这组照片,你就这样还回来,岂不是辜负他一番苦心?」陈老夫人似笑非笑,眼底藏着精明的光。
「正因为苦,我才不要让他一个人承担,做为家人应该要保护他而不是打压他,希望您能多想想清楚,不是只有陈杰一人才流着陈家血脉。」
「所以我才坚持反对你们来往,免得败坏我们陈家门风。」
「不对,正因如此,您才应该支持我们来往。」
「你说什么?」陈老夫人瞪视着谭宗明。
「若您支持我们,我们可以低调过日子,永远不会有人来怀疑我们的恋情,就算有闲言闲语,我谭宗明也不是没灭火的能耐。」谭宗明笑了笑,一副势在必行的模样。「若您不支持,我会带他去美国结婚,然后回来开记者会昭告天下,我想您应该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吧?」
「谭宗明,你少拿这做为威胁,难道你真能为了他放弃晟煊?放弃在上海立足?」
谭宗明深吸口气,道:「当亦度与晟煊不可兼得时,我选择亦度。至于上海,放弃就放弃,我从美国来一样能回美国去,或者陪他回德国。」
谭宗明态度坚定而平静,这让陈老夫人第一次哑口无言,毕竟她真没想到谭宗明对陈亦度的感情竟是认真至此。
她沉默片刻,才道:「我可以不反对你们,但上阳的股份必须交给陈杰。」
「是,可以交给他,但他不愿收我们也无能为力。」
「对,我不收。」一个声音从楼梯上传来,谭宗明和陈老夫人同时转过头去,只见陈杰走下楼来。「我说我不收上阳股份,我坚持大哥也要在董事会里。」
「阿杰,你......」
「奶奶,上阳已经是我的,何必还要这样穷追猛打呢?我说过我要的是DU不是上阳,可您根本不了解。」
「不了解?」陈老夫人忽然嗤之以鼻,笑容有些不以为意:「不,我当然了解。你喜欢你大哥,从小就喜欢他,只是故意在我面前装着与他水火不容。」
此话一出,谭宗明和陈杰片刻之间答不上话。他们万万没料到陈老夫人早已洞察一切,只是闷不吭声。当然,更讶异的是谭宗明没想到陈杰对陈亦度的态度,竟有部分是刻意为之。
他见陈杰没有否认,忽然感觉自己稍稍能理解这一切。陈老太太是容不下陈亦度的,即便陈杰与他哥之间关系恶劣,都无法抹除陈老夫人对陈亦度的忌惮,或许她怕的不只是陈亦度来争夺家产,更怕的是陈杰把家产拱手让给他哥吧?
谭宗明思索至此,对于自己的谈判又多了几分把握。他故意发出一阵隐忍却又不自觉喷笑的声音,引来陈老夫人斜视。
「有什么好笑的?」
「陈老夫人,我是在笑您对自己的孙子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亦度是什么样个性的人?他多骄傲于自己的事业,但凡您对他有一点点了解,就不会认为他觊觎陈家的家产。」谭宗明指了指陈杰,又说:「再看陈总,他明明是个适合在商场打滚的好材料,甚至比亦度还更适合,而您却将他困在家族的羽翼下,让他束手束脚,这不好笑吗?」
「谭宗明,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对陈家的家务事指手划脚?」陈老夫人朝他不屑地瞥了一眼,又看向陈杰:「阿杰,这么多年我总以为你不会跟我作对,所以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道你最后仍要为了你大哥向我下战帖吗?」
「我的底线就是跟大哥待在同一间公司,如果他最后的路是回德国,那我会不惜一切阻止这件事。」陈杰义正词严说道。
这是谭宗明第一次看到陈杰如此正经,但他一点也不讶异,其实早在造访Sunday饭店时,从很多细节都观察得出来,陈杰只是脾气大,可他绝非暴君。而且如同他前面所说,陈杰绝对是个适合打滚商场的好苗子。
陈老夫人怒视着两人,忽然撑着身子站起来,管家赶忙从远处走来搀扶,她就这么不发一语回房里去了。
这样收场显然是没什么好谈的必要,反正谭宗明已经把话说清,之后要怎样都无所谓。只要陈亦度不离开他,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愿意接受。


待续......  《恋爱阴谋论》6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你终于硬了!
谭宗明:你这什么鬼话?难道怀疑我不行?
蓝蓝: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态度终于强硬了。
谭宗明:哼。

今天附上被老谭保护得很好的度度


评论(7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