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第十行情诗》(下)

*本回HE小破车预警。
*前文传送《第十行情诗》(上)
*全篇收录于实体本子,有兴趣请见──《相爱的七种设计》【楼诚衍生合辑】
*正文向,双向暗恋,主题是描写楼诚如何相爱。

-----------------------------------------

难得休假,早饭过后明楼去屋外散心,阿诚则是自己留在家中整理房间、洒扫窗户。
他想起明楼藏在房里那几首情诗,便悄悄进了明楼房间,把还没读到的那两张翻出来细细读过。

那第三首诗的题目是「我心」:

你站在那里,
眼中流光湿濡我心。
你笑了,照亮我心。
过来,好吗?
心是安稳的摇篮,
我允许你住进这里。
即使你远在天涯,
依旧走不出这座城池。
一个清醒的深夜,
心系驱走的生命。

阿诚皱着眉读完这首诗,感觉稍稍触及明楼的内心世界,可那世界现在看来却又如此遥不可及。明楼爱汪曼春之深,已是刻上心版、埋藏于骨。
她哭,他便哭;她笑,他便笑。如此情深义重,又该如何解脱?
阿诚无法妒忌,他只有深深的绝望与无奈。无论如何,他赢不过一个早已死了的人,纵然明楼与自己相依为命,此生他只能暗自倾心大哥。
阿诚难过地翻开最后一首诗,题目是「断念」,他倏然一惊,此刻彷佛醍醐灌顶。

捡一行给你的字,
藏一段简短的词。
天地之间的一切,
抵触信仰,
轻如鸿毛。
诵一篇绝情的诗,
做一个无心的人。
日月可鉴的一切,
开到荼蘼,
切莫贪恋。

「开到荼蘼,切莫贪恋......」阿诚喃喃读着,只觉喉中一阵哽咽。这句话,加深他亲自对林彦山动手的决心。他大哥这一生经历感情的波折、家人的离世,内心已是千疮百孔,如今更是越发消瘦,他这时候不该再继续隐忍着被一个小小的76号处长踩在脚下。
阿诚瞒着明楼悄悄重新布署,暗杀行动有一部份和原订计划重迭,另一部分则是他自己再私下安排过的。
于是酒会那夜,陈同志的任务被阿诚想了个理由撤掉,阿诚再偷偷前去替代了他。
正因为危险,阿诚才必须亲自动手,因为他不相信有任何人更适合这个任务,也不相信有任何人能做得比他更好。
然而就在他准备执行任务的最后一刻,一双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揪住了他。
「大、大哥?」阿诚像被抓到做坏事的小学生,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一脸阴鸷的男人。
「你胆敢违抗军令,不要命了吗?」明楼怒道。
「大哥,行动就要开始了,现在除了我,没别人可执行。」阿诚咬咬牙,决心反抗他大哥一次。
「今晚行动已经全部让我取消了,没有任何人会支持你,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家。」
「什么?」他没有想到,明楼为了不让他执行任务,竟然硬生生取消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没听错,就是取消了。」明楼说完拽着他上车回家。
他们一路上都没讲话,直到阿诚把车开回家后才爆发。




一台普通小车车~~片段外链结记得下车回来看最后一段

石墨備用鏈結

云雨之后,他们各自仰躺在床的一边喘着,目光盯着天花板上一只动也不动的小虫子,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光裸着--反正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阿诚转过头看着自家大哥的侧脸,他从未在这角度躺着看过,那棱角分明的线让他看得入迷。
「阿诚,那四首诗是写给你的。」明楼忽然开口说道。
「什么?」阿诚愣了愣,一时还缓不过神来。
「我知道你偷看过,我故意夹杂在汪曼春的照片中,是不想让你发现真正的对象是谁。」明楼微微一笑,又说:「你那几次进书房,看到桌上汪曼春的照片也只是幌子,其实底下全是你小时候的照片。」
阿诚傻傻看着明楼,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忽然觉得大哥的脸色好多了,自从大姐过世后,大哥再没这样轻松的笑过,就算笑也是浅浅地拘谨勾着唇。
明楼见他一脸傻愣的模样,笑得更为开怀,他坐起身来,赤着脚下地朝书房走去,阿诚望着他光裸的背影,觉得这景象会让他永生难忘。
明楼从书架上抽出那迭旧照片,然后将那四张纸从旧照片中拉出来,走回来床边递给阿诚,说:「你十岁来到明家,所以我每一首诗都写了十行,这些都是你远在伏龙芝时,我晚上想着你写的。」
阿诚坐起身来接过那几张熟悉的纸,将自己的角色带入再重新阅读一次,他忽然感受到明楼满满的情意,也明白大哥说得都是真的,这是写给他的没错,所有告白也是对他说的。协和广场是他们曾经一同去过的地方,诗人确实唱了一些歌曲,但他早已忘了内容,可大哥却记得他们唱过一句「思念是不朽的野草,蔓延永恒」。
他允许自己住进他的心,却也说世间的一切只要抵触信仰便轻如鸿毛,他们的信仰是国家,在国家面前他们都是渺小而不允许太多情感的,所以他只能拼命忍耐,不敢泄漏一丝一毫情绪。
阿诚默默读完四首诗,早已泪流满面。是感动更是不舍,对于明楼的内心煎熬,他有着切身的感觉,他发自内心说:「大哥,别做一个无心的人好吗?」
明楼用拇指抹去阿诚脸上的泪,轻声说:「不会的,你看看每首诗的最后一行都藏了什么?」
阿诚依言将四张纸依序迭在一起,只露出每首诗的最后一行:

思念是不朽的野草,蔓延永恒。
 
诚实是利刃,不可言说。 
心系驱走的生命。 
切莫贪恋。 

「思诚心切。」阿诚讶异地念着藏于最后一行诗的秘密。
「时至今日我依然只有这四个字,思诚心切。」明楼坚定地说。那双迷人的眼中流动着情意,深远绵长,像是能看进阿诚心里。
阿诚想都没想,扑上前去抱住明楼,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他敬重有加的大哥做出这样的举动,但是他顾不得那么多家规礼数。从今往后,明楼不只是大哥,他更相信明楼是他能够坦诚以对的伴侣。他们可以分享任何感情,可以不再有秘密、不再有隐瞒。

都说时间是不会停下来等人的,但是拥有崭新的身份,人们将变得更懂得享受时间。
在大时代的洪流里,一切都不可被控制,十里洋场映在他们眼中不过是晦暗的建筑,五光十色的宴会总沾染一丝悲伤忧郁的浪漫。
他们每天仍然得穿梭在死亡与死亡之间,但只要能够握着手醒来,每一次睁眼看见太阳都是一次胜利与重生。
他们最终明白,即使是信仰也无法全然救赎一切,唯有对彼此无尽的爱,才能将所有想象化为真实。


-完-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其实这篇合本才是入群之后接到的第一份差事,没想到后来先跟大家一起突发蔺靖合本《良晨美景》。写合本最好玩的地方在于,一开始什么灵感都没有,直到截稿前一天还是什么灵感都没有,但是最后总是能在死线之前挤出什么来!
老实说我当时真的超惊恐的~本想跟橘哥申请拖稿,但还是硬在截稿日当天码完九千多字,自己都觉得讶异。
真的谢谢找我一起玩,在合本里面写楼诚特别让人惶恐,但是再度写楼诚也让人有一种微妙的熟悉感,我相信这就是初心的感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42)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