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等待的想念(暖甜/一发完)

* 庆祝三哥上线,三哥太帅,忍不住来一发。
* 本篇只有暖甜小糖,欲看庄季开车请走这
>>【庄季】雨中的花园(pwp/污/一发完)

------------------

庄恕平时在医院总是冷着一张脸。他并非天生冷淡无情,只是看待工作的态度严谨。每天面对生死病痛,在千钧一发之际抢救伤员,容不下一丝笑闹甚至一点差池--那会赔上病患的性命。
庄恕把生死看得很淡,却把责任看得很重。
季白平时在警队总是板着一张脸。他并非天生要求太高,只是看待工作的态度严格。每天面对出生入死,在千钧一发之际逮住嫌犯,容不下一刻误判甚至一次失手--那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季白把生死看得很淡,却把责任看得很重。
这样的庄恕遇上这样的季白,两人共筑一个生活,简直灾难。
他们常想,自己的工作性质根本不适合处对象,三天两头聚少离多,不是你休假我上手术台,就是我休假你被叫加班。
每次分隔两地总想着或许再见面就要分手了吧?可一见面又像被并排的两颗磁铁,迫不及待吸住对方,好像直到地老天荒都没办法教他们分开似的。
每当他们与同事闲聊至此,同事总会异口同声对他们说道:「不是工作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
庄恕后来静下心来想想,是啊!隔壁诊间的王主任多忙,那是得巴结多少次票贩子才挂得上的大医生,人家媳妇儿都娶了,孩子都生了。
季白也想想,是啊!警队里的陈警官多忙,那嘉奖记的比他还多,人家媳妇儿都娶了,孩子都生了,还养一只猫。
同事们总是劝他们快娶媳妇就了无牵挂,都说三十而立,三十好几了难道还不该娶媳妇吗?
可他们只能沉默,然后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毕竟少人知道他们的另一半是个男人。 

这天,庄恕碰到紧急手术。车祸,撞到工地里去,驾驶胸口穿刺细钢条,横躺着被推进急诊。庄恕早上还来不及吃饭就上了手术台,一直抢救到晚间六点,好不容易才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一连两餐没吃,血糖偏低让庄恕站得头昏眼花,他在开刀房里还不觉得累,直到回了休息室才不支瘫倒。他在沙发上休息片刻,赫然注意到桌上有个塑料袋,上头贴了张小纸条写着庄医生。庄恕翻开袋子,里头有个外卖碗不知道装着什么,摸起来有些凉。
庄恕提着塑料袋去手术柜台问人,问了半晌,没人知道这袋东西打哪来的。直到今日值全班的护士长经过,才不慌不忙对庄恕说:「庄医生啊,那是你朋友送来的。」
「朋友?」
「高高帅帅像影星似的,他说他叫季......季什么来着......」
「季白?」
「对对!就是季白!」护士长早已嫁作人妇,是个中年大妈,但一提起季白仿佛少女似的羞涩。「欸!庄医生没想到你有这么帅的朋友。」
庄恕愣在原地。季白与他交往快两年,这是第一次到医院来找他,而且季白明明到缅甸去办事,说是要后天早上才回来的。庄恕连忙捞出手机,想确认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但手机很平静,一条新讯息都没有。
「他......他来很久吗?」
「他中午来找你吃饭,结果听说你一早上手术台,就特地跑去帮你买午餐,就是你手上那袋。」
「他有说什么吗?」
「没有啊,他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我问他要不要去休息室等他也说不用,就坐在长椅那等到四点,可能是太累了就说要回家,让我把这袋拿给你。」护士长顿了顿,又说:「喔对了!他还说,这午餐都放冷了,你要是不喜欢吃也不用勉强。」
闻言,庄恕连忙把盒盖子打开,淡淡的食物香气从里头飘出来,里面一堆白糊糊的条状物跟小团子,看起来应该是馄饨面,只是现在吸干了汤汁全都搅和成一团。
护士长往碗里一瞧,一阵可惜:「啊,都糊成这样,别吃了吧,我叫小敏去食堂给你买些热食。」
「没事,我吃这就好。」庄恕道谢几句,捧着那碗馄饨面回到休息室,他嘴角不自觉勾起浅浅笑意,好像他捧着的是什么宝贝似的。
庄恕坐在沙发上,左手端碗,右手拿筷子搅了几下才把那团白面糊弄散了些。他夹起一坨软软黏黏的馄饨,一口塞进嘴里,虽是凉了,但馄饨的鲜肉味儿仍在。他配着白糊的面吃,一口接着一口填入空腹,着实让饥饿感平复许多。
这是他最喜欢的街口馄饨面,距离医院不远,就三条街,季白是知道他喜好特地去买回来,可惜放冷又放糊。重点是季白等了他将近四小时,这让庄恕有点不敢置信。
季白向来工作繁忙,甚至一有时间还可能自发性留在警局加班,这样的季白竟愿意花时间耗在医院里,只为了等自己吃顿午饭,这做法让他不知怎么的觉得受宠若惊,当然也是感动不已。
他一口口吃着糊掉的面和馄饨,其实难吃死了,可他的手却停不下来。想起自己和季白相识至今种种,心中忽觉感慨万千。人生苦短,把精力全花在工作上究竟为了什么?为了一个不服输的执着,为了一点想再坚持一下的念想,还是他真如此大爱普济众生?
庄恕第一次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困惑,突如其来的迷惘,让他吃着面却忽然想哭。这也是他第一次急着想回家,回到他们的家,想放下工作特地去见见那个人。
他焦心地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终于等到病患退了麻醉,确定术后意识恢复正常,庄恕这才赶紧换上便服,直奔停车场。

庄恕终于回到他们的公寓。转着钥匙把雕花铁门打开,沁入鼻尖全是熟悉的味儿,淡淡的薄荷香茅,是季白喜欢的味道。庄恕的工作需要高度集中力,有时下了班却反而无法放松,季白常有同样经历,就告诉他可以点这薄荷香茅的熏香来安神。
其实庄恕觉得熏香对自己是没多大用处的,可他闻着这味道还是觉得安心,多半是因为季白喜欢的缘故,爱屋及乌。
他一眼就见到季白坐在沙发上打盹,头仰在椅背上,颈子都睡歪了,醒来怕是要一阵酸痛,庄恕心疼地把他唤醒。那人睡眼蒙眬地伸手揉了揉眸角,一见到庄恕便道:「回来了。」
「回来了。」
庄恕话才说完,季白立即伸手揪住庄恕的衣领,把人拉向自己,随即凑过头去,给庄医生一个湿吻。
庄恕心中一颤,舌头立即回缠过去,顺带把季白整个人按进沙发里。
谁也不想说话,只专注于唇齿间的吸吮交缠,他用渴望的舌仔细滑过他口腔每一处;他用热情的唇狠狠吻遍他的嘴。是不想说话,也是没时间说话。
男性阳刚气味在吐息间充斥他们的鼻腔,那样冷冽如霜又炽热如火,将他们紧紧捆在一起。在情事上,他们都霸道又充满占有欲,吻起来谁也不让谁,彷佛要将人揉进身子骨里的顽强。
忽然,一个不合时宜的咕噜声打断两人的亲热。
庄恕倏然止住动作,愣是笑出声来。

「欸!笑个屁,等你等得饿死了,啥都没吃。」
「怎不先吃我那份馄饨面?」
「那是给你买的,况且......后来糊掉了。」
「糊掉还让我吃?」
「不管,买了就是给你,爱吃不吃,不吃倒掉。」
庄恕露出浅浅一笑,稍微移了身子,把季白从沙发上捞起来,淡淡的说:「我吃了,糊得真难吃,但还是乖乖吃完了,你特地买的,不能浪费。」
季白看着他,没有说话。
庄恕伸手把桌上的塑料袋抓过来,打开盖子递到季白面前,顺便附上一只汤杓。「刚带了咸粥回来做宵夜,来,趁热吃。」
季白舀起一匙热粥,试吃一口砸了砸嘴,觉得不烫口,这才大快朵颐起来。
庄恕看着季白吃得很香,心里也感到暖暖的,好像一回到有季白在的家,整个人顿时就能安心下来。他看着季白吃粥的侧脸,有些入迷。
庄恕想起他方才在医院休息室时的迷惘,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说,我们把精力全花在工作上,究竟为了什么?」
季白不知他为何突然有此一问,吃粥的动作停了下来,偏了偏头思考几秒便理所当然地回答:「为了心安理得,为了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默默在家等待自己,更为了再见面的时候,能珍惜相聚。」
「是吗?」
「我是这样想的。」季白撇过头又继续吃粥。
庄医生脸上露出淡淡笑意,伸手捻了季白的嘴边。
「嗯?」
「没事,粥吃到脸上了。」
「喔,」季白又吃了几口,用汤勺舀了些咸粥喂到庄恕面前,要他张口:「你也吃点热的,中午那面全冷了,等下肚子不舒服。」
「好。」庄恕被动地让季白喂着他,感觉这一刻全世界也暖了起来。
等待是为了更深的想念,或许正如季白所说,那也默默成为支撑自己努力下去的原因之一。
庄恕看着季白,依然觉得自己不适合处对象,但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离不开季白,因为季白不是他的对象,季白是另一个他。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特别P图:一个乖乖吃完糊掉的面的庄医生跟他的爱人季白


评论(72)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