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01(吸血鬼AU)

*大鳄沦陷高冷美颜,搭讪不成反变食物
* 一个有点搞笑严肃又浪漫的吸血鬼AU爱情故事

-----------------------------

01

谭宗明身为上海商界大鳄,成天游走在五光十色的宴会里,喝美酒,搂美女,开豪车,住豪宅。他的生活极为华丽奢侈,因为钞票这种东西早已多得无法计算。谭宗明坐拥大半上海商界江山,旗下每一间公司都是业界的扛霸子,而且以黑洞扩张的速度不断扩充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让他进帐赚钱,钞票可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样的谭宗明,外表看似光鲜亮丽、人缘绝佳,可他的人生却过得有些乏味无聊。
都说天下无不散的筵席,酒会总有曲终人散的时候。今天开了一台豪车,明天就成为旧车,因为永远有更新的车子出现;今天手拥一个年轻美女,美女再美也有老去的一天。可就算换再多豪车再多美女又有什么意义呢?生活就是那么单调如同嚼蜡,谭宗明简直空虚寂寞觉得冷。
他急需一个重新颠覆他人生价值观的冲击;需要一个重燃他对生命热忱追求的机会。 

这个机会猝不及防就来了。
来得如同一口姨妈血,又像一封分手信。总之,就是很快来了。

谭宗明上个月才跟一个影星女友分手,说得准确点,是影星女友把他给甩了。因为她觉得谭宗明不够懂她、不了解她真正的内心世界。
谭宗明坐在高级餐厅里,听完她字字血泪的泣诉后在心里冷笑三声。他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如何能真正懂她的内心世界?
女人就是这样,交往以后就嫌自己男人不够帅,交了帅的就嫌对方不够体贴,交了体贴的再嫌他不够有钱,交了有钱的又嫌人家不懂她的内心世界。
谭宗明优雅执起餐巾,轻轻拭去嘴角的油花,A5等级的日本松阪牛排,此时在谭宗明眼中可比那位哭得妆都花了的女明星美味多了。
「不吃吗?牛排冷了很难吃。」他放下餐巾,拿起刀叉切了块牛肉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听着女友的控诉。
那女星瞪大美眸,在第六十次吸鼻子之后终于宣告放弃:「算了,谭宗明我们还是分手吧。」
「好,但妳至少先吃完这顿饭,别浪费食物。」谭宗明边吃边说着。
那女星见谭宗明根本没有要挽回自己的样子,于是恼羞成怒站起身,把刀叉往桌上一拍,甩着红色小羊皮革的香奈儿包愤而离席。
那个香奈儿包还是谭宗明前一天买给她的。不只买了那个包,还买了七、八个别的包,此外什么马海毛软呢大衣、克什米尔外套、丝绸连衣裙、小牛皮长靴等等的,反正她看上眼的只要指尖点一点,服务员立马替她包下来。
谭宗明也不晓得当天到底在香奈儿买了多少东西,总之账单推到他面前他也懒得数后面有几个零就签单了。不就是衣服包包鞋子之类的嘛,要得了几个钱?
没想到他过几天就收到一封香奈儿中国区总部寄来的信件,他不仅获得到法国巴黎参加时装周的VIP邀请函,更由香奈儿公司直接赠送来回的头等舱机票与顶级酒店住宿。
谭宗明这人虽对时尚没什么研究,但平时在社交圈也不是混假的,名牌还是认得几个,穿衣服也有专人替他搭配过,因此本身素养还是不错。过去他也收过一些高级厂牌的时装秀邀请函,但他总是忙于出入各种交际应酬场合而错过,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想散散心或者觉得无聊,他竟让秘书把这活动排进他密密麻麻的行事历中,还为此挪开前后几天的行程。
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让他注定要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谭宗明搭上直飞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航班,也搭上一个无法回头的人生选择

在巴黎时装周上,香奈儿的大秀总是盛况空前,这已经不是在T台上走走秀这么简单,香奈儿的秀场总是打造得非常具有话题性。像是有一年做的城市游行主题,还有机场百态的主题,直接打造出仿机场的场景,让模特儿穿着设计师们最新的手笔穿梭在这些大型造景里,这真是每年巴黎时装周最让大家期待的展演之一。
谭宗明穿着整套亚曼尼的铁灰西装,带着助理叶华一起出现在会场。叶华才30出头,相貌生得清秀,以前在英国伦敦艺术大学念时尚营销,算是谭宗明身边的助理中比较有这方面概念的,因此才有机会随大老板一起前来开开眼界。
这里的位子并没特别限制,谭宗明就带着叶华随意入座。
他们才刚坐定位,谭宗明立即就注意到坐在他斜对角的青年。他穿着一身黑曜岩般的高订服,一个人坐在那却彷佛会发光似的。那青年长得好看极了,好看到甚至谭宗明想找个形容词来描述他都词穷,只觉得莫名想一直盯着他看。
那两道浓密的剑眉下敛着一对黑亮圆眸,如同鹿眼般深邃吸人,高挺端正的鼻梁骨让整张脸都立体起来,灯光映在他脸上映出有棱有角的阴影,雪白肌肤让他在光照下看起来像尊艺术品。一双薄唇微抿似有心事,面上透着浅浅的哀愁,那表情太过出尘绝美,让谭宗明无法移开目光。
谭宗明过去从未这样渴望看着一个人,他无法再关注周遭其他事物,即使香奈儿的大秀都开始了,他依旧像是被吸了魂魄似的,只能注视着对面那名青年。
他也从未如此强烈想认识一个人,光是坐在远处窥视,他的心跳就已遗漏好几拍。他的渴望一直到时装秀结束时都没中断过一秒,于是散场时他要叶华去外头广场候着,自己则连忙追着那青年往洗手间方向过去。

谭宗明来到洗手间,一个写着「清洁中」的牌子立在门外,他悄然推开洗手间厚重的木门,然而偌大的华丽隔间里却似乎没有人在。他走了进去,一间间推开隔间的门,那男子彷佛就这么凭空消失,就在谭宗明扼腕着可惜时,忽然听闻厕所最里头写着「工具间」的隔间传来低沉男声,似乎正在讲电话。
「快......我在三楼......东边男厕的工具间里......」那声音听起来不太舒服,闷闷的,但是嗓子质感很好,低音频率敲击着谭宗明的心。
虽然他们在法国,但那声音说着标准的普通话。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就是他在找的青年,因为这世间或许只有这样的嗓音能配得上那张让人倾醉的脸庞。
谭宗明伸手轻推工具间的门板,门被打开,那男人弯着腰一手扶着墙发抖着,看起来确实是身体不适。他一见谭宗明即刻用法文斥道:「别过来!」
谭宗明没来由地被人一阵凶吼,心里也觉得有些委屈,但见那青年一脸痛苦,又不愿把他一人丢在这里不管,于是谭宗明仍是上前用普通话关切道:「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不料谭宗明话未说完,才刚碰到那青年的肩膀就被倏地甩开,力道之大,连谭宗明这样一米八五的壮硕男人都重心不稳地倒向一旁,他左手臂擦过放扫具的铁架子,愣是被画出一道血痕,伤口虽然不深,却让谭宗明痛得眉头一皱。
「嘶......」谭宗明倒抽一口气,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伤口。他再度抬头关切眼前的青年,正想要骂他怎么如此鲁莽,却发现他发抖得比方才更厉害,像是在压抑什么的野兽。
那青年恶狠狠瞪视着他,俊帅的脸庞有着费力抑制某种情绪的痛苦,一对黑曜岩般的眼眸深沉得像个黑洞,嘴里似是咬着牙在打颤,谭宗明不由自主向后倒退一步,纯粹生物反应。他此刻才感觉这青年似乎很危险,像个猎食者,而他自己正是被盯上的那头猎物。
说时迟那时快,青年忽然停止颤抖,一个箭步向前跨上来抓住他。在混乱仓忙之际,青年的脸已经靠上他的颈子,谭宗明只感觉脖子一阵刺痛,像是被略粗的针扎上一般。他想叫喊,可喉咙却像被堵住似的发不出半点声音,两手被紧紧捆着,青年虽然看起来瘦,可力气却相当大。
这人难道是在咬他吗!?谭宗明恐惧而讶异,但动弹不得又无法呼救的他只能瞪大双眼。
谭宗明双腿无力地软了下来,青年单手将他搂在怀里,像抱着一个小熊绒毛玩偶般的简单。谭宗明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初时的颈部的疼痛彷佛也越来越远,他感觉自己像沉在一片沼泽;又像躺在一团棉花上。青年冷冽的气息带着说不出的好闻,谭宗明就这样越来越昏沉,直到慢慢闭上双眼,陷入一片黑暗。

在他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好像听到另一个男人急促的声音,说着:「度总快停手!您要杀了他了!」 


待续......《夜访》02(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猝不及防的坑,说摔就摔~不定更。
篇名《夜访》来自一部我很爱的电影,1994年的《夜访吸血鬼》,是阿汤哥跟皮特在最俊美时期的经典BL大作(欸不是)
其实之前就脑洞了度度是吸血鬼的故事,但一直没写出来,这次趁着万圣节无料合本写了吸血鬼题材,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个小坑~
这篇不想写得太复杂,所以篇幅估计不会长,但是车是一定会开的,就当作满足个人一点对吸血鬼的爱好吧wwww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小坑坑~
以及再来推一下印调>>>《恋爱阴谋论》认真的印调已經來了!<<戳他戳他

今天附上一个俊美无比的吸血鬼度总



评论(107)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