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今夜不加班(互怼/微污/一发完)

* 酸菜庄医生,撩人季队长
* 一个没事就怼到床上的日常

──────────────────

庄恕身为胸外科主刀医生,总是常常遇到临时加手术台而无法准时下班的情况。
有时候一上台子外加等病人退麻醉,好的话三、四个小时,差的话耗个十来钟头也属家常便饭。
今天是很难得的一天,庄恕既没有轮班也没被叫手术,那一整排病房的病人也没出什么问题,更没有病患家属来医院闹一堆妖蛾子,庄医生居然度过安然无恙的一天,得以在看完夜诊后准时下班。
他啧啧称奇,一面换下白大挂一面拿起手机,发现季白在两小时前发了微信给他:跟队员去路易酒吧小酌,如果你早回家,记得把冰箱水果吃了,不然又要过期。
庄恕手指往下滑,发现季白大约二十分钟前又补了一条信息:当我没说,我大概会比你早到家。
庄恕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信息:我去接你。
然后他收了东西就下班,直接到停车场去开车。
季白一直没回讯,庄恕想他大概没注意,想是时间也差不多,自己现在开车去路易酒吧应该还能接到季白,于是仍往那方向去。
路易酒吧是个美式酒吧,不过不是乱七八糟的那种昏暗酒吧,这儿暖黄的灯光在冬天特别吸引人,而大部分来这喝酒的人都是上班族,下班后无聊苦闷缺人聊天,就找朋友或自己来这小酌。
季白「唰」一声点了火,把咬着长烟的嘴凑过去燃烟,看着趴在吧台上睡得不省人事的队员,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浅笑。
「队长,真没想到阿标这小子酒量这么差,平时不还挺爱吹的嘛!说什么今晚不喝到三点不回家,结果现在就挂了。」季白的同事刘毅伸手在阿标头上一阵乱拨,把阿标的头毛弄得乱七八糟。想当然尔,已经醉倒的人根本不会抗议。
季白吐了一口烟,拨开刘毅在阿标头上捣乱的手。「哎!看在他失恋的份上,就别再嘲他了。」季白摆了摆手:「早点送他回去吧。」
「队长不走啊?你也喝了不少,要不我顺便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打车,这杯喝完再走。」季白用手指弹了弹桌上的威士忌杯,里头还有半杯威士忌外加一颗大冰块。
「好啦,那我先送他回家吧。」刘毅伸手去捞皮夹子,结果被季白抓住。
「干嘛?说好这顿我请,去去去,都回去。」
「那不好意思啦队长,谢谢,下回一定让我们请客啊!」刘毅一把扛起阿标,不住道谢。
季白点了头,朝他挥了挥手。
刘毅走掉后,季白继续坐在吧台边抽烟喝酒。像他这样外貌俊美的男人,一旦落单,很容易就成为被人搭讪的对象。
不到五分钟,两个穿着OL套装的女人走了过来,一个长发看起来颇为冶艳,另一个则是短发的清秀佳人。长发那位很大方,一走过来就先自我介绍:「先生你好,我是琳达,这位是苏苏。」
「两位美女好。」季白喝着酒,礼貌性问候。
「是这样,我跟苏苏在附近上班,她平常是个乖乖牌,今天第一次来酒吧,我们刚才在那看了你很久,苏苏说想认识你,但她没胆子跟你说话,只好我来代劳了。」
「喔?」季白微微一笑,心想难得有美女来向他搭讪,立马回绝人家未免太不给面子,便礼貌地说:「我姓季,既然有缘认识,就请两位喝一杯吧。」

当庄恕开车到酒吧门口时,正好见到季白跟两位美女一起从酒吧走出来。庄恕把车往路边一停,直接向他们走去,他走到季白身后时,季白正牵起那短发女孩的手,不知道在做什么。
「走路要当心,这药水对撞伤很有效,就送你了。」季白说。
庄恕不动声色走到季白身边,这才问一句:「怎么啦?」
「庄恕!你怎么在这?」
「今天没加班,想说要来接你,结果你没回信息。」
两个女人见到又来一个帅哥,眼睛都发直了,尤其是琳达。
「季先生,这位是......?」琳达忍不住问,对庄恕的欣赏简直写了满脸。
季白还没开口,庄恕就自己回答:「我是他男朋友。」
「啊!?」琳达跟苏苏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如此直接的回话让他们瞬间懵逼。
季白没承认也没否认,倒是冷冷瞧了庄恕一眼。
「我这么说,你们会信吗?」庄恕露出一个迷人的浅笑。
「我......我觉得你们看起来不像......那个呀......」苏苏看了看季白又看了看庄恕,一脸快哭的样子。
「我不信,你是在开玩笑吧!」琳达拒绝相信。
「是吗?」庄恕高深莫测一笑,道:「其实我也不信。」
「好了好了,不是要回家吗?走吧。」季白抓着庄恕,走到路边把他塞进车里,留下后头心碎的两位美女。

「调戏美女挺在行嘛~」季白上车后小声嘟哝。
庄恕哼哼两声,系上安全带。「怎么,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是他俩来找我搭讪的。」
「看起来还真像。」
「真怀疑你这通天眼能看出什么。」季白轻嗤一笑。
庄恕把车发动,开出停车格,一边念叨。「人家来搭讪,你还拉着人家手不放。」
「你成天摸女病患的胸我都没说什么了。」
「我那是工作,是怀着虔诚谦卑心情看待的高尚职业。」庄恕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补充:「况且我是拿手术刀切她们的胸口,切下去可不怎么美观。」
「我也不过是职业反射动作,关心一下手撞伤的女孩子而已。」
「还好我及时出现,要不然她可要误会你有她有意思了。」
「说不定真的有意思啊。」季白故作可惜,伸手搓了搓庄医生的脸颊,然后故意绕到他耳际去撩着。「谁要我的爱人久久才能准时下班一次,有时欲壑难填也挺无解的。」
庄恕的耳后敏感,被季白若有似无轻碰了几下便染上一丝春色。他忍不住踩下油门加速,哑着嗓子低道:「说得好像你很准时下班似的。」

季白喝了不少酒,虽然没醉但也有些微醺,都说酒水使人意乱,两人许久没有这般早早到家,方才在车上又你来我往互撩了整路,一进家门才刚落锁,连鞋都还来不及脱,季白双手一按就把庄恕压到门上强吻。
威士忌与淡淡的薄荷烟草在两人鼻尖漫开,庄恕虽被压着,但唇舌回吻的霸道也不惶多让,他吮着季白的伸过来的舌,在短兵相接中小力啮咬着他的嘴唇。
庄恕边吻边踩着脱掉自己的鞋,然后推着季白一路吻进客厅的大沙发里。季白动手解自己的皮带,庄恕动手解季白的鞋带,裤子和鞋子全被胡乱丢下地去。
天气虽然冷,但他们都太热了,热到可以烧了对方的皮肤;烧了对方的心。然而这火并没有因为欲望被填进去而消减,反而越灼越烈。
亲热一回显然满足不了难得都没加班的两个大男人,完事片刻后又滚进房里再磨了一回,两人挨着把剩下的事物全都交代到快见了底儿才肯罢休。
这番消耗,饶是体力一向很好的季队长也不得不认瘫。他汗水淋漓地趴倒在那,看到庄恕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忍不住念叨:「庄恕你平时一副文弱样都是假装的吧!」
「我虽然不像你跑外勤劳动,但上手术台一站十几个小时,这活没点体力可干不来啊。」庄恕笑嘻嘻拿了条毛巾走过来,温柔地帮季白擦汗:「你就不能像刚才那样喊我一声哥吗?」
「刚才谁喊你哥了。」季白故意撇开脸,抖了抖大腿,下令道:「别擦了,直接抱我去洗澡不得了?腿黏得不舒服。」
「偏不。」
「庄恕!」
「除非你再喊声哥来听听。」庄恕坏笑。
季白瞪着那笑得可恶的男人,忽然换了表情,故意嗲声叫了声「哥」,而且居然还加多一句「求求你快点」。这种话从欢爱状态之外的季白嘴里讲出来还真是天方夜谭,庄恕心跳整整漏了一拍,还以为自己听错。
他傻愣几秒,这才回过神连忙把季白抱起,不过抱起人之后,怀里那人马上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庄恕,要不是我现在腿软,肯定先踹你个两脚再说。」
「你这人,怎么利用完就不认账呢?」庄恕气得牙痒痒的,作势要把季白丢回床去。
「欸!说好喊声哥就抱我去洗澡的,你这样才叫做不认账。」
庄恕无奈地看着怀里笑得灿烂的男人,喜欢上这样的季白,他也只能认栽。「好好好,抱抱抱。」

庄恕抱着季白去浴室,把他跟自己都洗干净之后也觉得有些疲惫了,两人一回房里抱头就睡,全然忘了冰箱还有个快过期的水果等着他们吃。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一个自己产粮自己吃的概念,庄季真的好好吃啊!(哭
今天附上一个抽烟都可以苏死人的三哥


同场推广
【庄季】夫夫日常就是个怼(看图说故事)
苏得不要不要的庄季(多图)


评论(49)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