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04(吸血鬼AU)

* 唯美的血色是诱人的气息,我的食物,今晚你准备好被吸了吗? 
* 一个有点搞笑严肃又浪漫的吸血鬼AU爱情故事

前文来戳:01  02  03
-----------------------------

04

谭宗明既然下定决心要改变,就想把自己的饮食全都翻新一遍,他自己不擅长做菜,光听里奥讲解也觉得头大,干脆一下飞机就先把他们叫到家里,让里奥去跟他的管家老张及刘妈说。
老张跟刘妈虽然不明就里,但自家先生希望改变饮食习惯跟生活方式,两个平日负责伺候的人便认认真真纪录下来。
谭宗明坐在自家客厅与陈亦度闲聊,没想到陈亦度说出第一个要改掉的习惯,竟是他最难戒的东西。
「你说什么?我得先戒烟!?」谭宗明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翘着腿、一脸面无表情的男人。
「没错,戒烟。」陈亦度坐在沙发上,百般无聊地整理自己西装外套上的折线。
「抽烟跟血液有什么关系?」
「我对尼古丁跟焦油敏感,而且这东西严重影响血液含氧量,让你的血质变得浓稠。」
闻言,谭宗明皱皱眉。他知道陈亦度说得有道理,一个吸血鬼重视这些实属应当,可他从年少至今已有近20年烟龄,一时之间要谈戒烟,对他而言实是艰难万分。
「一定得全戒吗?」谭宗明内心挣扎着吐出一句,一心想要讨价还价。
「全戒,一口都不能抽。」
谭宗明一脸别扭,别说戒烟,光是现在讲到"不能抽烟"四个字,他就觉得烟瘾又要犯了。谭宗明当然明白这种东西伤肺伤身,可他处于总裁高位,日常交际应酬总免不了跟人抽烟喝酒,忽然要叫他完全戒断简直是强人所难。
「我以为你很有毅力,看来只是吹牛,真做不到就罢了,你也可以不用戒烟。」陈亦度嘴角轻撇一笑,笑得若有似无,笑得让谭宗明心头一阵瘙痒。
他不甘被看扁,无论事实上有多困难,他仍立时坚决起来,斩钉截铁道:「没事,我戒!我一口都不抽。」
就算是激将法也无所谓,这个坑他谭宗明愿意跳。
「很好,至于酒......」陈亦度露出微微一笑。「除了红酒,其他的都不能喝。」
闻言,谭宗明松了口气。至少他被允许喝红酒,这样在外应酬就还勉强能过关。不过,他倒有点好奇:「为什么只有红酒不禁呢?」
「葡萄是补血的水果,所以用葡萄酿制的酒没问题。」
「喔......明白。」谭宗明点了点头。
「还有其他疑问吗?」

「我......」谭宗明停顿了会,像是在思考措辞。有个问题他其实已经想了两天,但始终不敢问出口,这回他终于把心一横,开口问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来的?生来就是吸血鬼吗?」
陈亦度停顿了会,像是思绪在飘忽,他沉吟片刻才回答:「最早是怎么起头的我并不清楚,但我原先也是人类。」
「啊?」谭宗明没想到这样的美男子原本竟然是人类,他以为这样的长相该是属于另一个族群。「所以就像电影《夜访吸血鬼》里演的那样,你是被咬了才成为吸血鬼吗?」
「是的。」
「所以电影并非虚构的?」
「《夜访吸血鬼》的编剧就是个吸血鬼,虽然当中不少杜撰的情节是为了增加电影精彩度,可大部分对吸血鬼的描述都是真实的。」
「所以......所以......」谭宗明有些难以想象,他带点困惑甚至敬畏,讷讷地问:「你该不会是上个世纪的人吧?」
「不是。」陈亦度微微一笑:「我是上上个世纪的人,1886年生于巴黎,我父母都是中国人。」
「你已经100多岁了!?」
「刚满130岁。」
谭宗明诧异看着眼前俊美的青年,怎样也无法想象看似年轻的躯体竟已在这世界上存活许久,他们整整差了90岁。
「你会把我也变成吸血鬼吗?」这是谭宗明最好奇之事。
「不会。」陈亦度摇头。「若是那样,我岂不是没食物了?我们可不吸同类的血。」
「嗯......也是。」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有点失落。无论是当吸血鬼的食物或直接成为同类,明明都是既诡谲又违反常理的事情,他应该害怕才对,可他却没有丝毫畏惧。
谭宗明总觉得这男人有一种莫名的魔力,让人想要臣服于他,但又想要征服他。感觉只要能跟他待在一起,怎样都是好的,哪怕可能会因此赔上一条小命,他都没有一点想要退缩的感觉。

此时里奥把该交代的事情全都跟老张和刘妈交代完毕,他优雅地走过来向陈亦度使了个眼色,道:「度总,已经都处理好了。」
陈亦度点了点头:「很好,回家吧。」
「等等,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见面?」谭宗明叫住他。
「人体造血需要一段时间,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们并不能过于频繁食取你的血液,所以......」陈亦度唇角勾起一抹笑,说:「谭先生,好好努力养生吧,时间到了我自会与你见面的。」
陈亦度说完转头就走,里奥随即递上一张名片给谭宗明,礼貌说道:「谭总,如果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在下联系,另外要再次提醒您,千万保密我们的身份,以免为度总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放心,我知道轻重。」谭宗明收下里奥的名片,悉心放进皮夹里。
里奥向谭宗明躬了躬,这才追随他主子而去。谭宗明见两个伟岸颀长的背影渐渐在夜中走远,彷佛这几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但他清清楚楚明白,自己确实和吸血鬼订下一个奇妙的交易。

黑色Audi A8L驶在快速道路上,低调的黑色流线外型彷佛想在夜风中隐匿,然而穿梭道路的疾速却让人无法忽视。
里奥左手单手开车,他仅用眼角余光瞄着路况,其余心思都放在手机上,他右手拿着手机快速打字,屏幕上的对话一条条向上跳跃着。
「度总,今晚收获如常,交易量不错,我们血库的质量很好,东京那边已经确定要向DU订货。」
「嗯。」陈亦度慵懒地坐在后座,应了一声,只是觉得乏味地看着窗外。
「久没去巴黎,没想到一点进步也没有,我以为法国人喜欢创新,但供来的血奴口味从几十年前至今仍是千篇一律,您是贵客,他们拿出手的就这点质量,可想而知底下人吃得多粗劣。」里奥似是抱怨,语调却带点调侃。他一面说着话,手里打字的动作未曾停下,开车的速度也未曾慢下。
「他们只是落入窠臼,抗拒改变传统。」陈亦度淡然说道。
里奥又发了会讯息,这才从后视镜注意到陈亦度深锁的眉头,便问:「度总,是在担心那位谭总吧?」
「我不确定这样的赌注是否太大,如果这个决定错误,或许会毁坏平衡、毁灭DU。」
「无论您做什么决定,哪怕是毁灭,在下都愿意相信您。在下认为,其他同伴也是抱持相同的想法。」
「你们太看得起我,里奥,我不是神。」
「即使不是神,您也带领我们走过如此长远的路,对在下而言,您就是唯一的信仰。」
陈亦度轻轻一笑,没再回话。他看着窗外,纵然面容年轻如昔,眼神依旧清澈透亮,但透过玻璃倒映,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明白深埋眼底的岁月蚀刻,是如此教人对世间的一切感到了无生趣。他还在这,除了对同伴的责任感之外,约莫只剩下数十年前对加布里埃·香奈儿的承诺--他唯一仰慕过的女人。
他望着远处天边高挂的圆月,边缘散发着淡雅的浅白光晕,想起一百年前与加布里埃·香奈儿相遇的夜晚。那女人就看着衬在艾菲尔铁塔旁的月亮感慨:如果月亮也有味道,总觉得那会是茉莉花香。
岁月如流,百年时光就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如今他人还活着,月亮仍每日东升西沉,可人事早已面目全非。
陈亦度看着窗外想得有些出神,里奥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度总,快到家了,请问您今晚想招谁来?」
「林铃。」陈亦度说完停顿片刻,彷佛在算日子,话锋一转又说:「算了,她生理期将近,还是叫莉亚来吧。」
里奥点了下头,随即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并发出。

陈亦度的座车开进上海市郊高级别墅区,穿过腹地广大的喷泉花园,一栋三层高的绝美洋房耸立在他们眼前。里奥将车开到门口,随即有人走上前来帮陈亦度开车门。门外早已站立两排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向陈亦度齐声说道:「欢迎度总回来。」陈亦度微微点了下头,步伐优雅地穿过人群之间。
走进简约欧风的复式挑高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幅19世纪德国画家阿道夫的画作,就挂在最大的墙面上,画中服饰华丽的贵族们,正专注而陶醉地坐在烛火昏暗的大厅里欣赏乐手们演奏。
陈亦度站在画前端详片刻,身后传来一阵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叩叩声响,陈亦度转头,只见一个穿着红色连身窄裙的长腿美人向他走来,身材高挑又秾纤合度,长发如墨、眼波如水,吹弹可破的肌肤在灯光下隐隐可见些许暗青色的暖血在下方流动着。
「莉亚,一个月不见,」陈亦度深吸一口气,赞美:「味道似乎比上回更好。」
「度总,我每天的生活可是都严格遵照里奥先生的规定。」
「辛苦了。」
「不辛苦,能让度总选上是我的荣幸。」莉亚微微一笑,朝陈亦度走近。陈亦度伸手搂过莉亚的腰,顺势将她带入怀中。
莉亚主动撩开缠于颈上的秀发,露出纤细白皙的颈部,她的动作毫无犹豫,像是早已非常熟悉这个流程。
陈亦度鼻尖贴到她的颈上,再次深吸一口气,如同享用美食前的饕客,总会先让食物香气充斥肺叶,藉以获得某种比吞下食物更为满足的心理感觉。
他张口咬上莉亚的脖子,感受涌入嘴里新鲜而暖人的热流,比丝绸还滑顺,比热巧克力更浓郁,滑入喉咙深处,感觉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饱满而清新的茉莉花香,月亮的味道。


待续......  《夜访》05(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度度,你、你不是说只喝动物血吗!
陈亦度:动物血?那种难喝的东西能入我的嘴吗?(蜜汁冷笑
蓝蓝:可是你对老谭说……
陈亦度:你如果还想活着写完下一章就给我安分点。
蓝蓝:嘤嘤嘤嘤~(手动闭嘴

今天附上被蒙在鼓里的老谭,感謝 @简歌 赠图


评论(72)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