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jobs的独白

简歌:

恋爱阴谋论完结啦!这篇点梗送给 @脑子有坑,求填~ 以及原作者 @奔跑的蓝汐 

我叫Jobs

哦别担心,我不会扒着你的钱包看你还有多少钱够不够买我最新推出的手机,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猫而已。

至于名字,这源于我Daddy的不可言说的恶趣味。不过不管他给我起什么名字,我都一样的爱他。

我已经不太记得我出生时是什么情形了。但我仍清楚记得的是,在我蜷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时候,是Daddy——这么叫真的很不舒服,虽然他在我面前自称Daddy,但其实我更喜欢叫他亦度,因为他全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冷漠,反而是一个需要且值得被疼爱的人——是亦度抱起了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蘸着喂给我一些奶,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才让我摆脱了死之阴影。

我很感激他,也很爱他。所以当他抱着我暗自神伤的时候,我就更心疼他。

透过他的自言自语,我知道他的家庭生活很不好,父亲早逝,母亲抛弃了他,只剩对他阴阳怪气的弟弟和不断挑刺找茬的奶奶。

这时候我总会希望自己是一个人,这样我就可以抱着他轻抚他,告诉他他不是孤身一个人。但我不能,我只是一只猫,所能做的也仅仅是在他难过时轻轻蹭蹭他骨节分明的手指。

第一次听到谭宗明这个名字,是在一个晚上。亦度回来后明显心情不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好躺在他身边撒娇打滚,以期能让他心情好一些。

亦度揉着我的毛,突然问我:「Jobs,你知道谭宗明是谁吗?就是上次在动物医院跟在Daddy身边那个人。」

他这么说,我便想起来了,上次亦度出国,临时把我寄养起来。没想到遇到了一只蛮不讲理的暹罗猫,我躲闪不及从高处摔落,伤了一条腿。在动物医院,好像确实见到亦度身边跟着一个男人,不过那时我痛得厉害,顾不上去观察那人。

「他居然说他喜欢daddy,怎么会这样呢?」没等我回想完当天的事情,亦度便呢喃着说出这句话。

我不知道这个叫做谭宗明的人对亦度有什么企图,我害怕有人会伤害到他。但没有亲身观察过,我也不能下定论,只好跳到亦度身上,冲他软绵绵地喵呜,提醒他不要受骗。

「其实daddy是挺喜欢和他做朋友,可是……欸,烦人。还是你命好,有一个这么宠你的daddy,也不用理会这些麻烦事。」他把我抱在怀里,又轻声说道:「你说,我到底该拿谭宗明怎么办?」

我以为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但没想到谭宗明竟会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在他之前,几乎没有人来过这里,更遑论坐在我和亦度专属的地毯上喝酒了。

我弓起身子,向谭宗明发出威胁的低吼。但他根本不怕我,反而只是无奈地看看我,仿佛我对他的敌意是不应该存在的一般。

后来他又来过几次,我再懒得理他,每次他来我就转回窝里,闭着眼顺便听听他们的谈话。

我又以为谭宗明以后会经常进入我的领地,可之后有一天,亦度独自一人回来,闷闷不乐地坐在地毯上。我蹭过去,在他身上踩来踩去,每次我这样做,亦度都会笑得很开心和我玩闹。这次却没有,他抱住我蜷缩起来,像一只试图抵御伤害的刺猬。

我心疼地舔舔亦度的脸颊,这个时候我突然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除了陪伴,我什么都做不了。

谭宗明有一段时间没来了,我想,他可能只是亦度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来了,走了,都实属正常。

亦度突然打算去德国定居,每天都忙着打电话安排那边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只要和亦度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我再一次见到谭宗明,又是在一个晚上。那天晚上亦度去参加酒席应酬,我乖乖地呆在家里等他回来。

听到房门的动静,我兴奋地冲出去,却看到谭宗明正拉着亦度。我向他表达我的愤怒,既然已经离开了亦度,又为什么还要回来?

但谭宗明显然顾不得理我,他拉着亦度不由分说地进了卧室。

后来的一切又回到了正轨,谭宗明时常过来,和亦度亲热地窝在地毯上。他们有时亲昵地打闹;有时他们都不说话,一人捧着一台笔记本,手指翻飞地打字;有时兴致来了,他们也会小酌一杯。

我很开心,波折起伏,谭宗明最终留在了亦度身边,这就意味着亦度以后都不会孤身一人,不会暗自神伤,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有人与他一起并肩面对。

那晚,他们又照常黏在一起,亦度枕着谭宗明的腿,我就缩在亦度身边。不知他们说了什么,谭宗明突然翻身上来,不由分说地把我挤下去,一把抱住亦度。

我深感危机,再这样下去,我在亦度身边的地位就会越来越低,我再也不是被亦度捧在手心里的猫了。

所以一次,谭宗明风尘仆仆回来,习惯似的想把我从亦度身边抱开。我生气了,伸着爪子在他小臂上留下了一些印记。没想到一向宠我的亦度,二话不说就把我赶出了屋子。

我很委屈,谭宗明霸占了我的地盘,还不许我捍卫自己的权益吗?

我蜷缩在门外,清楚地认识到了谭宗明对亦度的重要性。

第二天一早,谭宗明打开门,我立即窜进去挤进亦度的怀里。

我听到谭宗明给我准备了猫粮,又给亦度做了早餐。

好吧,我承认,有谭宗明在,亦度会生活得很好。

于是等谭宗明回来的时候,我便不对他抱有那么大的敌意了,我舔舔他的手指,承认了他作为亦度家人的身份。

后来亦度竟又带了一只猫回来,纯白色的,小小一只很可爱。我满心都是悲怆,我以后真的不是亦度的唯一了,喵。

看到亦度满家追着Steve——我已不忍吐槽亦度这奇怪的恶趣味——我回头看看同样一脸委屈的谭宗明,突然觉得他顺眼了不少。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