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04 及时来一场暴风雪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发糖糖,吃狗粮,一点虐,爱不变。
要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1  02  03
-----------------------------

04 及时来一场暴风雪

医学交流的晚宴结束,赵启平回到酒店收拾行李,顺便把战利品跟伴手礼分类塞进行李箱。
明天午后就要搭飞机返回上海,他不喜欢手提大袋小袋走在路上,因此除了后背包外,所有能塞的东西他都尽量往行李箱里放。赵启平把能卷的衣物全卷成小圆柱,一层层像迭砖头般迭上,漫画也排列整齐塞进相应位置,洗面奶跟牙刷、牙膏一类细长物品就"见缝插针",全都收拾好之后,赵启平满意地欣赏自己的行李箱内部。
交错堆栈,乱中有序又极致节省空间,堪称收纳典范,他都忍不住要给自己几颗星星表扬一番。
哎!罗马竞技场也就是这么盖成的。
赵启平得意笑了笑,这才从后背包里捞出手提电脑,趴到床上去上网。
他一反先前在搜寻列上总精准的打「凌远论文」或「凌远专题研究」,改成了「凌远」,忽然多了许多各式各样的文章。
他先前一心想着要在研讨会上跟凌远互动,所以找的数据全是凌远的论文或出版品,他对凌远本人根本毫无兴趣。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若他早点上网看看凌远长什么模样,至少不会发生抢小黄书事件。幸好凌远看起来并非心胸狭隘之人,那事就这样过去也算了。
赵启平手指操作着鼠标,一条条点开跟凌远有关的文章,无论是官方的,或者他的病患在微博中分享的看诊心得。
赵启平看了一晚上,得到结论是这人从小就是个天才,一路优等生上位,留美顶尖肝胆外科专家,已婚,但今年初刚离婚。病患对他评价很高,甚至有些人还将他誉为华佗再世,不过下属对他似乎有些怨言,因为赵启平刷到几个疑似第一医院护士说自家院长严苛、不近人情等抱怨的日常博客。
赵启平把前几页文章挑着主题看完,觉得凌远基本上就是他们所谓的「神医」,这在他圈里既不是褒也不是贬,泛指医生当中特别高高在上的那种人。
虽说能当到重点医院的医师多半已是优等生,但他们觉得自己是「平常人」,他们通常把看病当成职业或一个工作任务,只有少数如凌远那样的人,既是天才中的天才,又把医院看得比自身更重的工作狂,才能被称上「神医」。
赵启平把手提电脑阖上,翻了身仰躺在床。跳槽到第一医院啊......他想了想,觉得像凌远这样类型的人,或许生人想靠攀关系挤进医院并不容易,所以他还是顺其自然就好。

隔天,赵启平是被冷醒的。
虽说酒店房内有暖气空调,但窗外昏暗的天预示着这不是一个好天气。他朝外头望去,大雪在空中飞舞,不过才一晚上的时间,路上积雪忽然暴增得很厚,室外温度感觉也比昨日骤降许多。
赵启平心想大风雪通常容易导致交通问题,因此他不敢多逗留,决定早点退房去机场比较安心。
一离开酒店,狂风与大雪紊乱侵袭让人直打哆嗦,赵启平缩着身子拖拉行李箱,觉得寸步难行,但好在他一路上乘车都没遇到状况,顺顺利利抵达成田机场。
不过甫入机场大厅,赵启平就感觉空气中有一丝不对劲。人太多了,待机旅客似乎比平常多了两倍,可是赵启平还来不及观察出个究竟,就先被自身问题引开注意力。
或许是在雪地移动让人消耗较多力气,赵启平到机场大厅时才发觉自己厚重的大衣底下竟流了些汗,不脱外套觉得闷热,一脱外套又教人冻得发抖,他忍着既冷又热的感觉,草草去洗手间用纸巾拭了下汗,便赶忙去航班柜台划机位。
「抱歉赵先生,由于暴风雪的缘故,现在航班状况不明,请您先到旁边稍等片刻,如有最新情况我们会广播通知。」
「啊?」赵启平愣了愣,这才会意过来,难怪今天的机场特别拥挤。他心烦地将行李拖开,航厦大厅满是人潮根本无处可坐,只能站到柱子旁候着。
「他们原本说能帮我安排到下午两点的班机,现在看起来可能无解。」一个男人说电话的声音从赵启平身后传来,语气有些焦急和无奈。「暴风雪越晚有越强的趋势,说不定要到明天才能回国,这样只能先请你跟李睿协调,想办法先把ICU空个床位出来。」
赵启平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不由得往柱子后面探头过去,没想到恰巧与那男人对到眼,那人正是凌远。他说着电话,眉头一挑,似乎也有点惊讶又见到赵启平。
「好的,麻烦你了三牛。」凌远一阵嘱托后挂上电话,看着赵启平说:「赵师弟,真巧。」
「是啊凌师兄,你也是两点的飞机?」
「不,我已经在机场等了快三个钟头,他们说可以安排下午两点的飞机,可现在看来,不是再更晚就是没得搭。」
「我是两点的,但刚才柜台不给划位。」赵启平说完像是想到什么,急说:「你等等。」
他拿出手机滑上网查了气象,愕然发现NHK在一小时前刚发布暴雪特报,虽然还没有官方正式消息,但从气象主播的分析中已可得知这场风雪还会持续增强,最激烈的时刻是在今晚。
赵启平把手机拿给凌远看,两人心下都觉得这今天这班机可能要开不成,但见到满大厅等着上飞机的民众,再见到一个个正在极力调度航班的柜台,心底又不自觉抱持一丝希望——说不定再等等,他们还是能如愿搭上回上海的航班。

凌远和赵启平站在柱子旁边,看着越来越多旅客涌进航厦大厅,可人潮一点都没被消化的趋势。
「我觉得照这情况看起来,就算航班可飞,这么多人说不定还排不上。」凌远喃喃自语着。
「你的班机早,按顺序也是你先排上。」
「难说,你没看过泰坦尼克号吗?这种时候多半先让携家带眷的人或老人家先上,我们这种单身男子是没权利抢位子的。」
「今天若回不去可麻烦了。」赵启平说。「晚上轮我值班,有几个病患我几天没看到实在不放心。」
赵启平是发自内心说这话的,凌远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他沉吟片刻道:「你们六院不是也有代理人制度吗?」
「代理人最多只能负责到一般形式的照顾病人,却不见得能多想一步甚至多做一步。」
「你知道吗?」凌远笑了笑,看似嘲讽却有苦涩。「当医生走到这步,通常就是慢性自杀的开始。」
闻言,赵启平正想回应什么,一道日语广播通知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各位旅客,很抱歉由于风雪骤强的缘故,成田机场即将关闭,目前所有航班已暂停起降,预计最快在明天早上才能陆续恢复航线,但确切时间尚视暴风雪状况而定,请您向搭乘的航空公司确认机位候补与重新划位等相关事宜,造成不便之处请多多见谅,再次抱歉。」
「卧槽!」赵启平爆出一句粗口。
「怎么了?」凌远听不懂日语,但他发现那条广播之后机场大厅的人们都躁动起来,所以直觉应是大问题。
「机场要关闭了,最快明天早上才有飞机,而且时间不确定。」赵启平一脸无奈。
此时广播换成英语,又重复一次方才的通知,这次凌远听完整了,直接拉起行李箱,说:「走吧。」
「啊?去哪?」
「既然不可能留在这等飞机,那就得快出去找间酒店,否则一会风雪越来越大只会更难移动,况且满机场的人等等全涌出去打车找酒店,只怕一位难求。」
赵启平心里还想再赌,但凌远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让他思绪立时跟着活络起来。赵启平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也拖起行李,跟在凌远身后移动。
他们正准备离开,却听闻身后传来一阵惊恐的女人尖叫声,嘈杂人声中似乎有个男人用英语喊着「救命」和「医生」。凌远和赵启平停下脚步,两人对看了一眼,几乎没有犹豫,立即拖着行李掉头,长腿大步迈回。

赵启平用英语说着「抱歉、借过」率先冲进人群,只见一位大腹便便的女人坐倒在地,她的右手似乎受了伤,手臂一片红肿,旁边的男人看起来是她先生,一听到赵启平自称是医生,便急急抓住赵启平,紧张地用英语喊着:「请你救救我太太!」
「这位先生请先冷静,我马上看看她。」赵启平说完转头看向那位太太,柔声问:「你还好吗?哪边不舒服?」
「我、我摔倒了,手痛......」太太嘤了一声。
赵启平连忙把背包随地一放,空出双手为那太太检查右手,一面又盯向她的肚子,问:「孩子还好吗?肚子会痛吗?」
那位太太摇摇头,她先生急得快哭:「刚才下楼梯时不知是谁撞了她一下,她跌倒时用手撑住,也不知道有没有摔到孩子。」
「启平,你先处理她的手,剩下交给我。」凌远在妇人身旁蹲下,一手抚在她肚子上。
那先生听闻凌远说普通话,立刻也换上普通话:「您、您也是医生吗?」
「是的。」凌远一面观察妇人胎动,一面问:「你们也是中国来的?」
「是、是,我们从上海来的,我姓刘,这是我太太。」
「真巧,我们也是上海来的,刘先生请放心,有我们在,夫人跟孩子都会平安的。」赵启平慰言道。他仔细检查发现刘太太应是摔倒时为了护住孩子,便用右手撑住自己,因此右手前臂受到大力撞压。「师兄,她的手骨折了。」
赵启平一面说,一面为她做紧急固定处理,虽然临时在外没有工具可用,但赵启平毕竟是骨科专业,骨折处理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他灵机一动从包里拿出折迭伞充当支架,又从拿出耳机线跟手机的备用充电线作捆绑用。凌远见状,把自己脖子上的长围巾也取下来贡献给赵启平,他自然而然顺手接过,灵巧地折迭成固定带状,绕过刘太太的手臂跟颈子,快速将她骨折的手给固定起来。
「这边疼吗?」凌远轻按刘太太下腹,她摇摇头。凌远又再按压了几处,似乎都没特别不适的感觉,凌远点点头对她道:「孩子应该没事,你伤得最重的是手,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说完又转头对刘先生说:「我有熟人在东大医院,现在外头风雪大,我请他们尽快派车过来接刘太太过去,做个详细检查会比较安心。」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谢谢!」刘先生不住道谢,凌远随即拿起手机打了电话。
凌远是东大医院特别请来日本的研讨会贵宾,现在亲自打电话过去请托,对方自然不会怠慢,火速就派出救护车,很快便来到机场接刘先生夫妇去医院了。
他们看着远去的救护车总算松了口气,凌远笑笑说:「前臂紧急固定做得挺好。」
「多亏师兄的Burberry围巾,可惜就这样破财了。」赵启平也笑笑。
「钱财乃身外之物,不可惜。」凌远拉起行李箱,说:「走吧,耽搁这一阵,酒店大概要不好找了。」
「等等!」赵启平手伸了一半在背包里,胡乱翻了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他脸色忽然一变,皱了皱眉:「我的皮夹不见了。」
「忘在哪了?」
「肯定没忘,我在柜台问班机时还拿出来过,之后就塞回背包了。」
「不会是刚才急救时一阵混乱,给扒手扒了?」
赵启平瞪大眼睛:「妈的,有可能!」


待续...... 《寂寞沦陷》0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的钱包一去不复返~~可怜的小赵赵。
不知为毛这篇热度好低呀,不过我一直都有在写的,请大家不要抛弃我呀嘤嘤嘤嘤~

今天附上心塞的小赵医生


评论(63)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