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05 习惯于习惯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1  02  03  04
-----------------------------

05 习惯于习惯

赵启平的皮夹真的在机场被扒了。
而且不只他遭殃,同时有许多旅客都前来机场派出所报案。
赵启平从监视器屏幕清楚看到那个王八蛋趁着他在救孕妇的时候,暗搓搓朝他丢在地上的背包下手。
「这里!」赵启平指着屏幕上穿着深色衣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航站警察连忙按下停止钮,画面定格在他将手伸进赵启平的背包。
那日本警察叹了口气,说:「这人是窃盗集团成员,我们已经追踪许久,他们有好一阵子没出现在公共场所,没想到趁着暴风雪正混乱又出来作案。」
「你皮夹里有多少钱?」凌远问。
「没多少,纸钞不到两万日币,最主要是信用卡跟银联卡,我刚已经申请遗失,所以问题应该不大。」唉!谁叫他要把背包随地丢呢?就算当下情况混乱,自己不够机警也是事实。可话虽如此,纵使损失不大,但光天化日之下被偷皮夹还是让小赵医生非常不爽。
「至少你的护照跟身份证还在,这比什么都重要。」凌远慰言道。
「赵先生,麻烦您留下相关身份资料,之后若有进一步消息,我们才能与您联系,再次为您的皮夹遭窃感到抱歉。」日本警察相当有礼貌说道。他的面色带有深深歉意,彷佛这个不好的旅客经验都是他们造成似的。
赵启平摇摇手,赶忙着将制式笔录做完,因为他并不想继续耗费时间在这,天色越来越暗、气候也越来越差,机场的乘客早已散去得差不多,原来嘈杂的大厅顿时变得空旷安静。
在赵启平跟警察交涉的同时,凌远已经打了许多通电话,成田机场周边的酒店早已客满。他叹了口气,切断通话键。
「全都没房间了,我们得回市区,希望Skyliner还有行驶。」
「那快走吧!」赵启平拉起行李,催促凌远。
他们两人跑到列车站票口,见到Skyliner尚有营运都松了口气,不过赵启平到了售票柜台便忽然面有难色看向凌远。
凌院长对此自然心领神会,掏出皮夹付钱买了两张车票,然后递了一张给赵启平:「没事,回国之前都由我来付账吧。」
「抱歉,谢谢师兄,我回去一定会还你钱的!」赵启平诚恳地说。

好不容易上了列车,赵启平把自己塞进座位后顿时觉得有些昏沉,可能是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加上奔波劳累,他静静看着窗外那狂卷在夜空中的白雪,觉得眼皮越发沉重,竟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Skyliner从成田机场到上野约四十分钟,赵启平上车没多久就睡着,到站时是凌远把他摇醒的,他感觉自己好像才搭了两三分钟的车就到站。
赵启平拖着行李下车,发现他们跟上野还真是有缘,昨天才在这参加研讨会,今天居然又一起回到这。
赵启平将行李拖出车站,这才想起他的伞已经给了刘太太的手做固定支架,他看着外头狂风暴雪,正做好要被风雪弄湿的准备,没想到凌远已经默默打起黑伞遮住他。
「一起撑吧。」凌远说:「行李大概护不住,可至少头发不会弄湿。」
他们俩一同走到路上,风雪从正面毫不客气迎来,凌远单手撑着伞,既要遮着自己跟赵启平,又要控制好不让伞被风雪吹歪。
幸好风向是固定的,不会胡乱散吹,凌远很容易就能把伞控制得很好。
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一间酒店,此时用满面风霜来形容真是再适合不过,可不巧的是,这酒店也已经没房间了。
「走吧,下一间。」赵启平认命拉起行李箱往外走,凌远则撑起伞跟在他身后。
他们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暴风雪中走到下一个酒店。
「抱歉两位贵宾,我们酒店房间已经客满。」站在服务台穿着西装的先生歉然道。
赵启平叹了口气,正想认命地往外走,没想到那位先生忽然说:「不好意思,我漏看了,这里还有一间豪华双人套房,一晚六万日币。」
「那就这间吧。」凌远眼睛连眨都不眨,直接拿出信用卡。
那柜台服务员抿了抿嘴,看似有些尴尬,但他仍相当尽责提醒:「两位贵宾,我必须事先告知这间房只有一张双人床,两位先生如果介意的话可以加床,不过要再外加六千日币。」
赵启平看了凌远一眼,忍不住说:「这房价真是太贵,其实我不介意只有一张床,但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睡沙发也行,总之这钱我觉得能省则省。」
「嗯。」凌远把信用卡推向柜台先生,用英语说:「一张床就行。」

豪华的大型套房位于酒店十七楼,深色木质装潢让人一进房间就感觉沉稳心安,落地大玻璃窗向着上野热闹市区,居高临下的风景因暴雪而增添一丝不同的氛围。
不过凌远和赵启平没心思赏景,好不容易找到落脚之处,两人都有些疲惫。他们头发被风吹乱;身上被雪打湿,与早上出门时相比真是显得狼狈许多。
赵启平刚在Skyliner上就觉得昏沉,现在一歇下来,竟感觉头在隐隐作痛,他暗叫一声不妙,该不会这种时候给感冒了吧!?
他急急从行李箱翻出一排药,打算先吃几颗压压症状,他才正要倒水就被眼尖的凌远瞧见。
「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大概是今天赶路遇上大风雪,衣服里头汗没擦干又冻着,受了点凉。」
闻言,凌远走过来摸摸赵启平的额头,啧了一声:「你发烧了。」
「嗯......可能是。」难怪赵启平来到室内之后便感觉自己有些发热,他一直以为是暖气空调的缘故。
「空腹最好别吃这种药。」凌远双手插在腰上,沉思片刻。「这样,你先去洗澡,我下楼找点吃的,你洗好出来刚好吃点东西再吃药,然后睡觉。」
「外面风雪这么大,你别去了,我行李箱里有饼干,随便吃点就行......」
「生病吃那没营养,况且我也饿了一天,胃要抗议了。」凌远笑笑。
赵启平哑然看着凌远,被他这么提醒,才觉得确实有些饥肠辘辘,毕竟他早餐过后就去了机场一阵折腾,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吃过半点东西。
他点点头,应了凌远。
赵启平走进浴室,干湿分离的宽大空间里有一个透明玻璃围起的淋浴间,旁边还附有一个高级按摩浴缸,不过他发烧不适合泡澡,所以便脱了衣服走进淋浴间简单冲澡。
暖热水流滑过肩颈、手臂、腰腹以至全身,赵启平虽然感觉发热,可甫经历一场寒风暴雪,此时有个热水能洗澡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他很快将自己打点好,擦干身体穿上衣服,然后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凌远还没回房,赵启平听到自己手机阵阵作响,他赶忙过去接起电话。
是他六院的同事打来的,说赵启平出国前最后一台手术病人的伤势忽然不好,代理人决定要做紧急二次手术,特别打电话过来征询赵启平的建议。
「赶紧的,找胸外科的许主任一起,至少突发状况还能有个应变,若有什么问题随时通知我。」
赵启平挂了电话,心里觉得惴惴不安。他一直想尽快回去也是为了这病人,毕竟他在出国前为这病人做手术时,就已经发现病情可能反复或引起并发症,虽然他向代理人交代过相关注意事项,但这多半得有长期经验才能判断,甚至还要一点从医的天赋,有时光用说的并不一定能让人信服。
赵启平只觉得这场风雪来得真是不巧,但现在除了干著急也没其他法子。

门口有些动静,凌远风尘仆仆从外头回来,手里拎了个LAWSON白色塑料袋。他将伞折迭收好,顺手脱下厚重的长大衣,身上一些雪片跟着抖落在门口地板。
「外头风雪大,店家都提早歇息了,只剩便利商店开着,我给你买了粥,将就吃点吧。」
凌远把食物从袋子里一件件抓出来放桌上,他给自己买了个商店便当,就算在店里微波加热,这种天气一路走回来也冷了回去。
赵启平感激凌远特地多跑一趟,什么也没嫌弃,捧起碗就乖乖喝粥。东西凉归凉,但日本的便利商店算是相当强大,几乎很难在当中找到让人食不下咽的食物。赵启平肚子真饿了,三两口吃完粥,又吃了点凌远递过来的橘子,总算觉得没那么饥饿。
凌远伸过手来摸赵启平额头,道:「确实是发烧了,不过没有越来越烫就好。」
凌远的手掌冰凉,贴上来让赵启平顿时觉得额上舒服,私心希望他贴得久一些,但又觉得向人提这种要求未免过于奇怪,便暗自享受片刻。
凌远掰了药片,顺手为赵启平倒杯水,看着他把感冒药吞下。
「谢谢师兄。」赵启平说,过了一会又道:「你好像很习惯照顾人。」
凌远愣住,表情微微一变,像是忽然被戳中什么,掩藏不住慌张却又试图镇定:「是吗?」
赵启平并未注意到他眼中突如其来的狼狈,点点头说:「是的,特别细心。」
凌远清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去床上躺着吧,多休息感冒才会快点好。」
「啊、可是......床只有一张,我睡床你不介意吗?」
「没事,睡吧,那么大一张床,一人睡一头,碰不到的。」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不能睡,刚才医院打电话来,我的病人准备紧急二次手术,我得等着他消息才安心。」
「几岁患者?开哪?」
「68岁,胸腔,肋骨裂伤。」
凌远听完摇头,说:「别瞎操心,先睡吧。」
「啊?」
「高龄胸腔二次手术,没那么快好,况且病患远在天边,你与其干等不如先睡,我还有些公务要忙,你手机放桌上,如果有状况我再叫你起来。」凌远直接发话,提及公事,他有那么瞬间看起来倒真的像个院长。
赵启平望向凌远,一时之间反驳不了什么,只觉得他的提议合情合理,便说:「好吧,那就拜托师兄了。」

赵启平本就头昏发热,吃了药又躺上床,窝在松软舒适的被窝里,浑身不由得放松下来,药效发作后便沉沉地陷入梦乡。
凌远坐在沙发上用手提电脑处理医院文件,却不自觉看向已经熟睡的赵启平。
习惯照顾人吗?凌远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没想到当身边忽然多了人时,他仍会自动去做那些琐碎事。
多年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当你以为自己遗忘了,却又会猝不及防冒出来提醒你,他没有消失,只是暗暗存在你的身体里。


待续...... 《寂寞沦陷》0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凌,你对小赵还真是贴心。
凌远:(认真处理公务中
蓝蓝:我说,你不觉得睡着的小赵看起来挺可口吗?
凌远:(认真处理公务中
蓝蓝:欸!老凌!都不理人呢!
凌远:请问你是哪位?

今天附上总是不自觉就担起照顾人责任的凌院长



评论(63)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