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06 可惜没有如果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1  02  03  04  05
-----------------------------

06 可惜没有如果

赵启平一夜无梦,他醒过来时一眼看见蒙蒙雾白天光透在窗纱。室内寒冷,但赵启平的被窝如若暖春,他懒洋洋地在被子里缩缩腿,忽然想起昨晚开刀的病患,瞬间惊醒过来。
赵启平窜起身子忙找自己手机,发现手机在桌上,一旁凌远靠坐在沙发上打盹,身上盖着长长的风衣外套。赵启平心中一惊,凌远竟然没到床上来,这么大一张床就让他一个人舒舒服服睡了整夜,赵启平心底简直过意不去。
他掀开棉被觉得冷意袭人,身子下意识瑟瑟地缩了缩,蹑手蹑脚下了床,穿上毛拖鞋走在地毯,悄无声息。他移到凌远那儿拿起自己的手机,滑开一看才发现微信在昨晚有几段新的对话,是六院的同事传来的。

Jack:小赵,503床周老先生二次手术内容见下图,横膈膜破裂已由许主任处理。

赵启平手指卷动屏幕,发现下方附上一张临时的手写病例,他点开后快速读过内容,又再往下滑时,见到底下还有对话。

赵启平:没大问题,请许主任注意术后肋膜血水引流。
Jack:知道,会再请许主任留意。
赵启平:多谢,辛苦了。
Jack:没事,应该的!
Jack:很晚了,先不打扰你。
赵启平:晚安。

赵启平滑完对话,发现最后发言时间是凌晨三点多,可他昨晚发烧熟睡并未醒过,所以这些讯息应是凌远代替他回复的。
他看着沙发上睡得不安稳的凌远,眉间微蹙似有心事,脖子歪歪斜斜靠倒着并不舒服,身上单盖着那件外套也不够保暖,赵启平见时间尚早,忍不住将凌远摇醒,想着让他到床上去睡,睡个一时半会也比窝在沙发上强。
「嗯?」男人睡眼迷蒙看着他,片刻才醒过神,一见赵启平便关心道:「感冒好点了吗?」
「好多了,师兄,昨晚真谢谢你。」赵启平晃晃手机,话间满溢感激之情,又带着歉疚:「你帮我顾到那么晚,还睡在沙发上......」
「既然你生病又挂心这事,我就多留意了些。」凌远声音带点沙哑,沉沉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希望你不介意我擅自替你回复信息,昨晚看你病着,不想为这点小事影响你休息。」
「不介意的,原就是请你帮忙看看......」赵启平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没遇过这种情况,凌远的体贴让他心底暖暖的,可总觉得说多就显得矫情,不如诚恳道谢:「总之真的很谢谢师兄,时间还早,你去床上再补个眠吧。」
凌远看看时间确实还早,才六点十分,他在沙发上睡得腰酸背疼,便说了句也好,准备起身移动过去。
忽然,有一本书咚地从凌远腿上掉到地毯去,封面朝上所以赵启平看得清清楚楚,是那本凌远抢走的《密室游戏》。
赵启平的脸唰一下红透半边。并非是他害羞,而是他窘困,此时此地掉出这本书,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凌远倒是淡定,轻笑出声,弯腰拾起漫画:「昨晚无事便随手翻翻,想看看为什么你要抢这书,我只知道这本是限制级的,却不晓得内容如此的......嗯。」凌远似乎一时想不到形容词,话尾就这么消失在若有似无的笑里。

卧槽!赵启平恨不得有个地洞能让他钻进去。听凌远的口气,他显然不知这本漫画内容,所以他并非作为同道中人才下手,其抢书目的或许另有原因,但无论如何,赵启平都觉得情况尴尬极了。
他想象昨晚凌远在那翻着《密室游戏》,一面看一面将小师弟评价为黄暴或重口之人,同时贴上诡异的标签......
妈的,形象全毁!
赵启平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不由得开口解释:「师兄,我、我并不是爱好此道,只是因为它很经典,然后、然后骨架画得很正确,所以才......」赵启平自己先说不下去,因为总觉得有种越描越黑的态势,不解释还没事,越解释就越显得欲盖弥彰。
凌远莞尔,见小师弟一脸困顿不由得觉得他可爱:「骨架确实不错,想必也只有这种水平的画工才能入你这骨科专业的眼。」
「嗯......」赵启平望着凌远人畜无害的笑,一时答不上话。只觉得凌远并非外传那般严厉苛刻,反倒像个普通的邻家大哥。
凌远没事儿似的把那本漫画收进行李,然后钻上床去躺好。他躺了片刻,见赵启平还愣在原地,便说:「你也过来再睡会,感冒一次休息十日,多休息还是很重要。」
「喔、喔好......」赵启平被动地爬上原本床位,其实他还挺困,但刚才凌远没发话他可不敢擅自钻上师兄的床。
被窝里的暖意还在,赵启平在里头小心翼翼地伸伸腿调整睡姿,不敢妄动得太多,以免凌远觉得介意。
但他的举动似乎被凌远解读为尴尬,凌远鼻尖轻喷了一笑,说道:「男人嘛,看看小黄书其实挺正常,其实这书是帮我一个叫做三牛的好友买的,我比较讶异的是他居然看得这么黄暴,不过我现在想想,他要我买这书或许只是为了整我。」
「啊?整你?」赵启平第一次听到这种整法。
「我先前有件事处理得不好,这朋友一直不谅解我,他到最近才比较愿意和我说话,来日本前他说我若能买到这本书,他就不再怪我。」凌远叹了口气,言语中忽然带了浓浓的伤感:「我是不看漫画的,但怎样也非带回这本书不可。」
赵启平的心没来由地被凌远语气里的感叹揪了一下,相较自己只是爱好收藏,这书对凌远的用处应该更为重要。他轻咳两声,慰言道:「听起来那位叫做三牛的朋友只是稍微刁难你,并非真想整你。」
「或许吧,所以......」凌远欲言又止,伤感在喉头转了几圈便自动消失,取而代之是歉然:「总之,真抱歉得夺你的书。」
「没事,既然师兄与人有约在先,就算我先买到也愿意让给你,何况是你买到了。」赵启平发自内心说道,一点也不再怪凌远了。
凌远笑笑,说了声谢谢便闭上眼。赵启平见他睡下,也觉得眼皮有些沉重,窝在棉被里暖呼呼的,不一会便跟着陷入梦乡。

赵启平再度醒来时,是被一个沉甸甸的感觉弄醒的。他侧身睡着,赫然发现凌远不知何时睡到离他很近的距离。
凌远在他身后,一只手就这么环在他肩头上,显示熟睡的规律呼吸声就在赵启平耳畔微微作响,他感觉到背上有凌远的体温,再仔细点甚至能察觉些许心脏的跳动。
赵启平心里发慌,有些不知所措,他心忖凌远大概是睡得太熟而不自知,于是便暂时定住了身子不敢妄动。
赵启平这是第一次被另一个男人如此亲昵搂着,照理说是该觉得别扭恶心的,但他竟无所谓讨厌与否的想法,可能因为对方几乎一夜未眠在替他等着手术结果,因此他心中感激,在这情况下只想着让凌远多休息些,而不想贸然叫醒凌远。
当一个人有了使命时,总会将其他情绪抛诸脑后,所以赵启平便是动也不动,心无旁骛地当起人肉抱枕。直到他见时间差不多,人也僵得手麻腿硬了,这才若无其事动动身子,装作睡眠中的无意翻身。
他感觉身后的人似乎醒了,因为手臂急急地抽了回去。赵启平佯装刚醒过来,伸伸懒腰,鼻音浓浓地说:「嗯?师兄?几点啦?」他故作睡眼惺忪,仿佛根本没注意到刚才有人搂着自己睡觉。
「嗯......」凌远吸了口气,接着是一阵伸手往床头柜捞手机的声音。「快十点了。」凌远说话听起来很平常,什么异样也没有似的。
赵启平嗯了一声,正想起床,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航空柜台打来的,通知说成田机场因气候好转重新开放,已经补上傍晚的机位,同时赵启平昨天被偷的皮夹也找到了,请他到时顺便来柜台认领。
一场暴风雪来得急去得也快,昨夜漫天风雪交加,今日竟是残雪稀疏,云层上不时还能见到阳光出来露个小脸,彷佛那场暴雪并不存在。
凌远和赵启平接到通知便连忙起床收拾,两个大男人本就是暂住一宿,昨儿个除了换洗衣物并未从行李箱再拿什么出来,因此他们三两下就整理完毕,直接下楼退房。

从上野搭Skyliner回成田机场还算方便,两人赶到机场,虽说他们来的时候还不认识,但毕竟也相处一场,回去就一起划了机位,至少相互有个照应。
赵启平用日语跟柜台交涉航班时间,凌远站在后侧看着他,白皙细致的颈子、骨节分明的手指、纤瘦的肩膀,不知怎么的,让凌远看得出神。
其实,今早凌远并不知道自己何时揽住赵启平的,可能是睡迷糊了,可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手在赵启平身上却没马上撤回,那暖暖的触感令他被眩惑了片刻。他的床已经空了许久,没想过床上再有另一个人时是这种感觉,有点暖;有点难以抗拒。
明明赵启平是个大男人,但那一瞬间居然让人有种想将他拥入怀里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身上散发清新的香气。酒店浴室附的沐浴露味道,普通的茶树香,可缠绕在赵启平身上就成了一种淡淡的吸引。
凌远娶过妻,虽然离婚后空窗将近一年,但他向来清心寡欲,所以他对自己突如其来这种奇怪的感觉说也说不清楚,更何况对象还是个男人,这太吊诡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他就在这矛盾交错的情绪里渡过他短暂的晨醒时光,直到赵启平翻动身子,他才急急抽回手臂,装作若无其事。
凌远还在发着呆,赵启平已经匆匆拿了两张机票回来,手上还多了一个黑色的皮夹子。
「真的是我的皮夹,他们说警察在机场垃圾桶翻到的。」赵启平打开皮夹,里头什么都空了,信用卡、银联卡、钞票全都不翼而飞,只剩透明夹页里一张照片。
凌远留意到那张照片,是赵启平跟一个女人的合照,他们脸颊贴着脸颊对镜头自拍,看似亲昵。
「至少,照片还在。」凌远说。
「嗯,毕竟照片对扒手没用嘛。」赵启平笑了笑。那是他跟沈悦的合照,除了佯装情侣,更是在夜店里用来击退他没兴趣对象的最好道具,他跟沈悦虽然分手,不过照片在皮夹里放惯了,一时倒是没想到要撤走。
「女朋友?」凌远问。
赵启平愣了愣,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不知该怎么回答。毕竟他跟沈悦关系复杂、不为外人所道,如今分手更是因为对方有了结婚对象,只好把自己"甩"掉,虽然都是讲好的事,但小赵医生心高气傲可不愿解释这些,他只能点点头,含糊其词地承认这是女友。
「这样啊,挺漂亮的。」凌远面上笑笑,喉头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梗住。


待续...... 《寂寞沦陷》0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今天特别想放一首BGM,感觉特别适合这章的凌远,无论是过去或现在
BGM:林俊杰/可惜没如果

假如把犯得起的错能错的都错过
应该还来得及去悔过
假如没把一切说破
那一场小风波将一笑带过
在感情面前讲什么自我
要得过且过才好过

全都怪我
不该沉默时沉默 该勇敢时软弱
如果不是我 误会自己洒脱 让我们难过
可当初的你 和现在的我 假如重来过

倘若那天
把该说的话好好说 该体谅的不执着
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绪挑拨 你会怎么做
那么多如果 可能如果我
可惜没如果 只剩下结果


附上一张在雪中的小赵医生


评论(5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