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07 你表弟跟我表哥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1  02  03  04  05  06
---------------------------------

07 你表弟跟我表哥

赵启平终于回到上海,凌远在机场塞给他两百块钱,让他可以自己去吃点晚餐然后打车回家。赵启平本来想跟凌远说不如他们一起吃个晚餐吧,但是看到凌远一脸倦容便打消念头,跟人交换了微信号就潇洒走开了。
他回到自己独居的小区,饭都没吃,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钱打还给凌远,他不喜欢欠债,这下无债一身轻,他才有心情好好吃饭。
赵启平在巷口生煎店叫了六个生煎,还有一碗猪骨汤,餐点还没上来,他就接到一通表哥打来的电话。
赵启平接起手机,话筒另一端传来低沉嗓音和他很像:「回上海了?」
「三哥,你的消息也太灵通了吧!我才回到家刚下楼吃晚饭,椅子还没坐热你就打来了。」
「哥是干什么职业的?」对方传来一阵低笑,声音有些自豪地上扬。
赵启平哼了一声:「少得瑟,我妈什么芝麻绿豆大的事儿都跟你妈嘀嘀咕咕,这和你职业有什么关系?」
话筒另一端的笑音敛了些,咳咳两声:「好了,不闲扯淡,我找你有事,人在哪?」
「找我做啥?」
「见面说,别废话,人在哪?」
「嘿!审犯人啊?」赵启平嚷嚷:「有本事你用警网把我搜出来呀。」
「......」对方无言片刻,这才转个语气,轻声细语:「小表弟,哥是真有事跟你说呀。」
「三哥,你这语调真是让我头皮发麻,你还是审讯我好了。」
「呿!到底在哪?赶紧的。」
「我、家、巷、口、生、煎、店。」赵启平一字一字慢慢回答,一脸从容。

季白租屋的地方离赵启平不远,当他来到赵启平家巷口时,赵启平汤才喝了一半,生煎也才吃了两只。
季白看着桌上那碗猪骨汤,一根猪大骨就横在碗里,足足有赵启平半个手腕粗。季白啧啧两声:「还真没有职业阴影啊。」
赵启平看看自己的汤,会意过来,笑道:「若要说职业阴影,那三哥岂不是得改吃素了?」
「也是。」季白笑笑,一坐下来抄起筷筒里的筷子,不客气就往桌上的生煎夹去。
赵启平挑挑眉也懒得护食,直接把整盘生煎推给季白,自己又再叫了一份。
「好了,找我什么事儿?」
「先吃完再说。」
赵启平看着自己表哥,心里觉得奇怪,这人做事总是雷厉风行,有哪次是吱吱唔唔的?现在冲着来找人,找到人却又矜在那儿不吭气,真他妈有鬼!
老板手脚麻利,一盘生煎迅速上了桌子。赵启平才没吃几颗,眼睁睁看着季白嗑完那四只生煎,又把魔爪伸向自己盘里,赵启平终于忍不住哼了声,一筷子斜挡过去,然而季白眼捷手快,仍硬生生抢走一个生煎。
「喂!你大晚上跑来就是为了抢我生煎?」
「不啊,顺便而已。」季白嚼着内馅里头的大虾仁,眼睛锐利地盯着赵启平的盘子。
赵启平的手飞快窜上,连忙将盘里最后一个生煎夹走,「啊呜」一大口塞进嘴里。
「卧槽,你看过仓鼠没?」季白喷了声笑,鼓起腮帮子故意学着赵启平的脸。
「喽缩!」赵启平满口生煎,皮儿跟馅儿塞得分不了,一句「啰嗦」说得口齿不清,即使如此也要跟他表哥回嘴。
好不容易清空两个盘子,赵启平拿纸巾擦擦嘴,问:「这下可以说了吧?」
季白咳咳两声没说话,站起身来掏出皮夹结账去,赵启平一脸困惑,连忙跟上季白。只见他付了钱走出小店外,从口袋捞出烟盒跟打火机,唰地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赵启平不喜欢烟味,一跨步跳到上风处,有些不耐地嚷嚷:「到底什么事儿?你这样搞得我都紧张了。」
季白深吸口烟,吐一条长长的白雾,这才幽幽地开口:「庄恕回来了。」
「谁?」赵启平没听清楚,他一时反应不过来,面露困惑。
「庄恕,以前的邻居。」
「邻居?庄大哥!?」
「嗯。」季白点头,修长手指夹起烟,又深吸一口。
赵启平努力从脑海中打捞关于庄恕的记忆,想起这人最后好像是和季白吵了一架就离开中国。
老实说,赵启平并不懂季白跟那个叫做庄恕的邻居怎么了,只知道他俩以前关系不错。庄恕比他们大了七、八岁,赵启平小时候去季白家玩曾见过几次,印象中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哥,做事态度严谨也总是照顾别人,所以赵启平想不通季白跟他怎么会闹不愉快。
赵启平只知道庄恕后来去美国当医生,那约莫是五、六年前的事了,这中间他也不曾听季白提起过庄恕,因此现在这人的名字忽然又冒出来,令赵启平顿时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他见季白眉头紧蹙、一脸困扰的模样,想必庄恕跟他之间应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嫌隙吧?否则这么久没联络的人回国,对他生活应该没有太大影响才是。
「所以,能让我去你家借住几天吗?」
「啥?」赵启平一脸懵逼,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结论还有点摸不着头绪。他方才是神游了还是发呆了?总觉得他似乎错过好大一段对话,因为季白就直接跳到结论这儿来了。「等等!三哥,庄大哥回国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要来我家住?」
「因为庄恕回国正好租到我房子隔壁。」
「你既然要出来住,怎不回姨妈家住呢?」
「庄家跟我爸妈是邻居,回去也有可能碰上庄恕。」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避着庄恕?」
「小孩子不懂,别啰说那么多,到底给不给住?住一阵子,我找到新房子就搬走。」
什么小孩子!他们明明差不到一岁好嘛!赵启平瞪着季白腹诽。
赵启平原以为季白只是来找自己,没想到他换洗衣物都带好了,他这个三哥说话做事可是不留给人考虑的空间,说来就来,全然没给人一点心理准备。
不过毕竟是自家兄弟,赵启平也算是习惯季白这说风就是雨的性格,见他死活不肯透露半点口风,赵启平也懒得过问,刚从日本回来累得很,也就随季白的便了。他家里虽然不大,但反正还有间客房,季白以前也不是没来住过。
于是,季白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住进赵启平家。
「暂时借住,房租照付。」赵启平强调。

上海的冬天和东京感觉差不多,不过少了狂风暴雪,通勤出入倒是感觉方便许多。
医生真是非常忙碌的职业。尤其做到像凌远这种院长级别的,除了不需要看诊之外,基本上医院的大小事情都操心了遍,凌远从东京回国隔天一早就按时进办公室,连赖床偷懒片刻都没有。为了去东京参加研讨会,几台推迟的手术得要在这短短几天内执行完毕,凌远一回医院那天中午就先开了一台。
手术过后,排山倒海的工作开始朝凌远涌了过来。近期正逢第一医院几年来规模最大的新血招募,凌远虽不必一个个亲自筛选,但还是要求各科主任得把人选汇报上来,医院里要用的人若没让他先看过一眼,他终究放心不下。
凌远翻着手头上的行事历,想起还有一个生技研发的项目需要找寻共同参与人,而且他还得抽时间跟卫生局底下几个处长开会协商,这些会议都在表订行程内,只是还没确切时间。
院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韦天舒拿了几个新晋医生的履历来给凌远过目,凌远一个个看过去,没太多意见,就这么定了下来。韦天舒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见凌远看完名单没有意见,转头就要离开,但被凌远硬生生喊了下来。
凌远看着近一年来总是态度别扭待他的好友,他与前妻林念初离婚之事并无谁对谁错,单纯不适合一起生活,这种问题真的勉强不来,可他身边从韦天舒到秦少白,各个好友都认为这事是他过于决绝。林念初说要离婚,他怎么能同意呢?
可人世间有许多事情都是有理说不清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是?凌远不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他只能选择默默承受骂名。亏待妻子、负心男人、工作狂,随别人在背地里怎么说,只要林念初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就够了。
「三牛,你说过只要我去日本把这漫画带回来,你就不再责怪我跟念初离婚的事。现在本子带回来了,你说话会算数吗?」
韦天舒瞪大眼睛看着凌远桌上的漫画。其实他原只是随口一说,想藉此刁难凌远,没想到这个从不看漫画、一脸正经八百的兄弟居然真去秋叶原搞回这限量本子,韦天舒真是气不下去了。
本来,他也没真要与凌远一直闹腾。韦天舒固然为林念初抱不平,可凌远是他兄弟,他也是懂得心疼兄弟的。这次生气不过是他对凌远不懂照顾自己、不近人情、只会埋首工作......种种新怨旧事累积的不满,藉由离婚之事一起爆发罢了。
韦天舒叹了口气,知道凌远上班时间讲私事已是极大退让,他表情和缓了些,拿起漫画戏谑道:「还拆封了?看来我们正直优等生凌院长也是会对小黄书好奇的。」
凌远面露谜样笑意,彷佛是在说:老子也是男人,这有什么好稀奇?
韦天舒也笑了,一本小黄书,奇妙地弥平了纠结已久的别扭。
凌远清了清嗓子,想起一件正事:「庄恕来报到了吗?」
「来了,他今天下午就开始看诊。」
「晚点收工一起吃个饭吧,把小睿跟少白也一起叫上,算是为我这表弟迎个新,让他跟你们也熟悉熟悉。」


待续...... 《寂寞沦陷》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赵启平:我表哥到底跟他表弟怎么了?
蓝蓝:一看就是案情不单纯。
赵启平:难道两人有鬼?
蓝蓝:对啊。
赵启平:这画风不对啊……主角不是我吗?
蓝蓝:不要心急~wwwwwwww

今天附上松了一口气的凌院长,嘿嘿~有了小黄书,好兄弟终于不生气啦!


评论(5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