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06(吸血鬼AU)

* 有混混就有戏,受伤神马的都能升温恋情
* 一个有点搞笑严肃又浪漫的吸血鬼AU爱情故事

前文来戳:01  02  03  04  05
-----------------------------------


06

谭宗明没想到真会在夜市遇上流氓,一个带头老大跟四个小弟就这么围上来。看他们的态势应是早就盯上自己跟陈亦度,只是在等待下手机会而已,他们走到人潮稀少的路边,正中混混们的下怀。
谭宗明下意识往前跨了一步,伸开双手当空拦阻,将陈亦度护在身后,神色凛冽:「你们惹错人了,我劝你们最好现在回头走开,否则可能会有大麻烦。」
「大麻烦?」那带头大哥咧嘴大笑,门牙间过宽的齿缝特别显眼。「你们不晓得现在有麻烦的是谁吗?」
「谭宗明,让开。」陈亦度在他身后低语,音量压得很低:「我来。」
「别,你出手要是没个轻重,一会把事情闹大怎么办?」他虽然对吸血鬼了解不深,但陈亦度单手就能抱起自己,而且里奥从十几层楼跳下去也毫发无伤,可见吸血鬼要对付这几个小混混应是绰绰有余。
谭宗明知道陈亦度肯定不畏这几个地痞流氓,但他并不愿让开身,毕竟陈亦度是他一通电话找出来的,孰是主、孰是客,谭宗明对这种事还是相当在意。
「谭宗明,让开,别逞强。」
「不。」谭宗明摇头,这无关乎逞强与否而是原则问题。作为一个邀请者,遇事却把自己的客人推出去,这样的做法谭宗明怎么也干不出来,所以他二话不说就选择挡在陈亦度面前。
「遇到这种人别跟他们冲突,慢慢回到人多的地方就好。」谭宗明一面小声说,一面推着陈亦度往方才过来的路上回去。
不过,几个流氓既然都出声了,自然不肯轻易罢休,谭宗明退后一步他们便上前两步。况且对方人多,带头大哥歪了歪脑袋,其中两个小弟随即快步绕到谭宗明跟陈亦度身后,顿时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别胡来,我说认真的。」
谭宗明还在那良心劝说,不过可想而知对方根本不把他的话听进去,只见带头大哥伸手一挥,一个小弟立刻跨步上前想架住谭宗明。说时迟那时快,谭宗明竟一个避身闪过对方抓过来的手,顺势拉住对方小臂,借力使力把那小弟过肩摔在水泥地上。
谭宗明的举动大出陈亦度意料之外,他原以为谭宗明就是个成天吃喝玩乐的富老板,没想到居然还藏了一手。
那小弟唉唷一声惨叫显然摔得不轻,带头大哥表情震怒,直接让所有人往谭宗明身上招呼。陈亦度眼明手快抓住一个人的领子,像抛垃圾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人抛丢出去。
那带头大哥一看情况不妙,连忙让小弟们先对去对付陈亦度,自己则是亮出一把小刀跟谭宗明扭打起来。
谭宗明知道陈亦度对付得了那些小弟,也不担心他,就想办法先自己牵制带头大哥。
谭宗明方才一招过肩摔给了对手下马威,但他毕竟习惯当老板而非当打手,虽然曾向保镳学过几招擒拿术,却也不是真擅长打架之人,况且空手跟一个拿着武器的人对打,怎么讲都是先站了下风。
谭宗明很快就屈居劣势,都说刀剑无眼,一不留神手臂上便被划破两刀,沁出血丝来。谭宗明刺痛地咬咬牙,蹙起了眉头。他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身旁有一阵风扫过,陈亦度掠过他的身侧,一把揪住那带头大哥摔了出去。
谭宗明这才回过神,发现几个混混全都摔了一地,哎唷喂呀叫着。
陈亦度说了声快走,拉起谭宗明的手,头也不回地带着他跑离现场。

天空莫名闪过一道电光,雷声立时响过耳畔。冬天的夜里,豪雨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陈亦度拉着谭宗明在雨中狂奔,直到跑到一旁有遮雨棚的小店门口下才止住脚步。两人的西装湿得透彻,吸过雨水的衣服变得沉重又黏腻。
陈亦度掀开谭宗明的袖子,看到手臂上被画了两道红痕,鲜血直流。他二话不说,把嘴往谭宗明手上贴了上去,谭宗明急急抽开手,问:「你、你做什么!?」
「帮你止血。」陈亦度揪住谭宗明的手,谭宗明挣脱不了,只能随了陈亦度。
只见陈亦度伸舌轻轻舔过其中一道红色的伤口,谭宗明忽然觉得麻痒难耐,有如上百只蚂蚁同时在伤口里爬过,他深吸一口气憋着,忍耐那刺激的感觉。但是说也奇怪,当那麻痒的感觉慢慢消退后,手臂居然不疼了。陈亦度又用同样的方式舔过另一道伤口,谭宗明很快就觉得疼痛被舒缓下来。
他惊奇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只剩下两条浅浅的粉红色痕迹,那伤口彷佛是数周前被割到的,而非刚才。
「这、这是?」
「吸血鬼的唾液有止血疗伤用途,以确保猎物不会因为颈部失血过多而死亡。」陈亦度淡淡解释,然后轻咳几声,板起脸道:「你刚才的处境很危险你明白吗?幸好只是小伤,即使你的血对我并没有什么诱因,但万一你的伤口再更深些,我可能也没办法很冷静的处理。」
陈亦度话说得冷然,但谭宗明不知为何却觉得有点温暖,可能是因为陈亦度为他疗伤的举动那样自然,还有他难得面带担心地念叨。
「我只是怕你出手太重闹出人命,那样也挺麻烦的。」谭宗明笑了笑,故作轻松道。
这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陈亦度翻翻白眼。
「唉......」谭宗明看着雨棚上滴滴答答落下的雨水,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猪肝粥跟香酥鸡还没吃到呢。」
陈亦度瞪大眼睛,忽然觉得谭宗明也是个挺奇葩的人,刚刚才遇到混混半路挑事,打了一架还被刮上两口子,淋了一身的雨,现在竟然还能想着夜市里的小吃。
「你不会真的还想吃吧?」
「当然,毕竟接下来作你的食物就得严格控制饮食嘛。」谭宗明笑笑,又抬头看了看雨:「不过,算啦~也没带伞,湿了一身还是回家吧。」
陈亦度看着谭宗明,不知为何突然满心罪恶感,他深吸了口气,脱口而出:「你、你在这等着,别乱跑!我一会就回来。」

雷雨来得急去得也快,转瞬间就只剩下毛毛细雨。
陈亦度站在队伍里,淋着雨排队。他手里拎着一个白色塑料袋,里头有一碗热腾腾的猪肝粥,他到现在还想不明白自己脑袋是哪儿有问题了,怎么谭宗明想吃什么他就来买什么?
像陈亦度这样俊美的男人,站在卖香酥鸡的摊位前排队已是引人注目,他没打伞,浑身淋得湿漉漉的,旁边排队的女孩子们忍不住窃窃私语讨论起他来。
一阵叽叽喳喳过后,终于有其中一位女孩忍不住向他搭讪:「这位先生,你怎么淋雨呢?一起撑伞吗?」
陈亦度正在思考谭宗明的事情,被莫名其妙打断思绪着实不悦,他一句话也没说,狠狠朝那女孩瞪了一眼,对方被陈亦度冷冽的表情震慑,睁大眼睛不敢作声。
陈亦度冷漠地转回头,心上对自己这般心浮气躁忽然感到有些烦乱。
他买了两份香酥鸡,用塑料袋细心包好以免淋湿,然后直接丢了张百元钞票给老板,也没等找钱就走人。
当他回到方才躲雨的小店附近,看到谭宗明还站在那,心上忽然松了一口气。
陈亦度并未察觉自己心情的转变,只是快步跑去,把手中的吃食全塞进谭宗明手里。
「你是跑去买香酥鸡?」谭宗明讶异问道。
「还有猪肝粥,你不是嚷嚷着想吃吗?」
「是呀,你人真好。」谭宗明露齿一笑,顺手拆开香酥鸡的袋子,用竹签插了一块鸡肉放进口中,立时露出一脸满足。「这味道从我小时候到现在都没变过。」
陈亦度看着谭宗明那一脸笑意,忽然觉得心脏没来由地抽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涨满在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些轻飘飘的。
他看着谭宗明的表情,感觉这香酥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不由自主问道:「我可以吃一口吗?」
「你想吃?当然可以,这是你买的呀!」谭宗明大方的插起一块炸鸡肉放到陈亦度唇畔,但又像是想到什么,问:「不过......你能吃这种东西吗?」
陈亦度没回答,啊呜一口吃下那块鸡肉。
其实他也可以吃一般食物,只是他平时对这些东西没兴趣,比起这种烹调过的食物,还是新鲜温润的血液比较合他的味口。
陈亦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吃这个香酥鸡,可能因为看到谭宗明的吃相,感觉这是不可错过的人间美味。他咀嚼了几口鸡肉,然后吞咽下去,觉得味道没什么特别吸引他的地方,但是刚炸好的食物是热的,入喉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倒是不错。
「如何?」谭宗明问。
「还行,普普通通。」陈亦度老实回答。谭宗明笑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他的香酥鸡。
陈亦度是吸血鬼,并不会觉得冷,但他看谭宗明浑身湿透还有些颤抖,忍不住说:「走吧,先回家换身衣服再吃猪肝粥。」


待续......  《夜访》07(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度度:这感觉,真奇怪啊……
蓝蓝:我跟你说,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度度:胡说八道!
蓝蓝:嘻嘻嘻嘻~

今天附上一个雨中的帥度总~


评论(6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