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番外02-度式冷战

我……今天一看到度度的图就忍不住洪荒之力来突发一个番外,没想到字数爆炸……没开车也可以撸到快5千字,我想这足以表达我对他们俩的爱意。
番外篇没有太多时间延续,都可单篇观看!

 

对正文有兴趣请走传送门>>【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HE-总整理

-----------------------------------

总裁和总裁真的适合谈恋爱吗?这是和谭宗明交往这么久以来,陈亦度第一次感到困惑。
不知怎么的,谭宗明最近很少与他见面,整个人成天不见踪影,就算打电话过去,电话另一头也是人声鼎沸、忙得像陀螺转似的。陈亦度本就不是个会黏人的,打了几次电话见谭宗明都在忙,也就不再打了。
身为公司的高阶管理人,陈亦度自然理解谭宗明有很多临时工作要处理,尤其年底将至,各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总会纷沓而来。可即使如此,他们关系毕竟不同。
纵使平日面上冷若寒霜,但遇到恋人突如其来的转变,陈亦度仍是有些介意,尤其谭宗明与他这个工作狂截然不同。谭宗明是个享乐主义者,若没必要绝不会亲自下海操心工作,更遑论谈恋爱之后简直把他放在心尖上,凡事以他为主,甚至三番两次为他推掉价值上百万的案子,只为了多点时间陪伴他。
这样的谭宗明忽然为了工作丢下他,前后过于明显的转变,不免让思虑细腻的陈亦度顿时纠结起来。
谭总明真的是为了忙工作吗?
还是在外找到新乐子呢?
或者......该不会有了新欢?
各种假设性的问句不断在陈亦度脑海中闪现,他有些心烦意乱地在工作台上裁剪布料,试图用深呼吸来维持内心平静。陈亦度不愿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他甩了甩头,强迫把那些想法推出脑袋。
他再三端详摆在一旁的设计图,上头是一件样式简约大方的马甲背心,是要做给谭宗明的。半个多月前,谭宗明忽然告诉他年底到了很忙,他知道陈亦度先前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对于准备礼物也不太在行,不如缝制一件马甲背心给他。
这对陈亦度来说很容易,于是他便一口答应为谭宗明缝一件马甲背心。只是陈亦度没想到谭宗明如此慎重其事,还特地找个时间,两人一起在陈亦度家中的大餐桌上讨论马甲的样式,陈亦度就照着谭宗明想要的样子一笔一笔画设计图出来,两人一起看图,有什么不妥之处他也适时提些建议出来,彷佛是两人的共同创作倒让这件马甲背心变得有些特别意义。
陈亦度是个讨厌麻烦之人,这样清楚明白的过节送礼方式他特别喜欢,而且这也很实际,谭宗明指定要的礼物肯定比其他礼物更能送到他心坎儿里去。
但在那没多久之后谭宗明就开始忙得无影无踪,有时甚至加班忙到连电话也不打一个,直到深更半夜才发了条微信过来说他到家了或晚安。
陈亦度自从敞开心房面对谭宗明的感情后,整个人变得开朗许多,但一个人的基本性格还是难以彻底翻转,当他遇上事情仍会选择用冷淡的方式面对。谭宗明若不接电话,他便不再打;若不交代行踪,他便不主动去问,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过了半个多月,直到陈亦度自己先忍不下去。

他果然还是讨厌恋爱啊!陈亦度想。
爱情让人忽悲忽喜,彷佛在游乐园里坐过山车,绝对没有平坦顺心的时候,要嘛往上爬得人憋气吊心,要嘛向下冲得五脏六腑都纠结一块,时不时来个急转弯让人被甩得头昏眼花--陈亦度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谭宗明传了讯息来说今晚也要在公司忙,可当陈亦度特地放下工作提着两袋小馄饨面来晟煊时,却眼睁睁看见谭宗明跟一个女人一起走出来,然后开着他那台红色的保时捷911扬长而去。
陈亦度并不想像查勤般揪着谭宗明不放,但活生生在眼前上演的情节有谁能置之不理呢?所以陈亦度发了条信息给谭宗明问他现在在干嘛,说自己今天可以早点下班,要不要顺便带晚餐过去给他?
没想到谭宗明过阵子回讯过来,说他已经在公司跟同事们一起吃过外卖了,要陈亦度别饿着,赶紧自己去找些有营养的东西吃。
陈亦度茫然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短短几行字,不敢相信自己如此掏心掏肺信任谭宗明,竟会换来这般睁眼说瞎话。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家中爱猫们似乎也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纷纷过来挤着他的腿,蹭着他的裤角,陈亦度没理会两只猫,只是径自吃完那两袋早已放糊了的小馄饨面,然后很早就洗澡上床睡觉。
谭宗明除了一直在忙,早晚对陈亦度嘘寒问暖的关怀倒是如昔,可陈亦度内心最介意的那晚行踪,谭宗明却也没另外再解释。那个女人陈亦度认得,费芝云,是知名服装设计师。人长得清秀漂亮,时有耳闻多金的大老板或小开对她频献殷勤,甚至也有男模或影星对她展开热烈追求,陈亦度并不想假设谭宗明也成为其中之一,他还是相信谭宗明,可这事情如鲠在喉,憋得他浑身脾气。
陈亦度越生气时便越是冷然,他不回谭宗明电话、不回信息、不理邮件,只要谭宗明的消息一概封锁,他把自己关在DU的工作室里埋首工作,除了回家喂猫,其余时间便日夜不歇的给自己找了一堆事干,谁来劝他都劝不听。
要给谭宗明的那件黑色马甲背心早已缝制完成,孤零零被陈亦度丢在工作台一角,陈亦度看着那件马甲背心,心不在焉裁着其他衣服的包装纸。
他已经半个多月未见谭宗明,心里想念却又不愿面对,只能自己一个人呕着,生着闷不着火的闷气。
陈亦度把手中的剪刀往旁边一放,百般无聊地在桌上趴了下来,他朝桌上吹着气,看着包装纸的一角被吹得掀起又贴回桌面,反复做着没有意义的动作,然后不知不觉竟因为太累而睡着。
在睡着之前陈亦度想的是,啊......这是不是就是人家常说的吵架冷战?

当谭宗明提着一个纸袋来DU的工作室找陈亦度时,看到的是青年如若天使般的睡颜。
许久没见到自家爱人,谭宗明自是牵肠挂肚,但他有任务在身所以不便来找陈亦度,这一耽搁就是半个多月,简直要把他憋死。他原想着看到陈亦度时要亲亲抱抱,可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睡着的陈亦度。
没事,这样也很好,能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很好。谭宗明想。
他在一旁静静盯着自家爱人的睡脸,那是一张好看的脸,让人百看不厌。陈亦度眉型刚毅却透着温柔,一双眼睛虽紧紧闭合,但谭宗明能想象他睁眼之后的黑瞳有多深遂、里头藏有多少暗暗流动的光芒,还有那双被他吻过千百遍的唇......谭宗明心念一动,想要上前去吻一吻他,却也不忍心吵醒陈亦度,便还是选择安静待在一旁。
陈亦度睡得不熟,他感觉好像有人开门进了工作室,于是慢慢醒了过来。他动动睫毛睁开了眼,一眼就见谭宗明站在他身边。陈亦度胸口一热,哑着嗓子怨道:「你来干嘛?」
谭宗明对陈亦度多日的不理不睬心中有底,他笑了笑,温柔说:「来认罪啊。」
「你何罪之有?」
「我最近忙得抽不开身,都没有好好陪你,惹你生气......」
「我没有生气。」陈亦度倔强地回嘴。
「好,没有生气,但是你不回我信息也不接电话,不是说好了,不能一不开心就自己躲起来。」
「你跟费芝云玩得挺开心的,那我不开心一下又怎么着?」
谭宗明愣了愣,这才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微笑。
「笑个屁!」
「我笑你这么傻,悄悄关注我,也不问一声、不确认一下就乱吃醋,还吃得理直气壮。」
「你才理直气壮!」陈亦度勃然大怒,抄起桌上的包装纸就朝谭宗明丢去,全然没想到这举动看在谭宗明眼底是多么可爱。那包装纸轻飘飘的,还没打到谭宗明就先落到地上去。
谭宗明笑摇了摇头,解释:「我是请费芝云来当老师的,你知道她的钟点费有多贵吗?当然,花再多钱都是值得,因为你为我做了件衣服,我也想为你做一件啊!」
「你说什么?」这下换陈亦度愣住了,这个解释不知道是从哪蹦出来的,跟他认知一点都不符。做衣服?谭宗明?
「你看,我根本不擅长这些,把两只手都搞得伤痕累累。」谭宗明伸出双手,果然包了好多个创可贴,还有深深浅浅的割痕看起来像是刚愈合。「我们这阵子要是见到面,你肯定会发现手上的伤,所以我才不来的。」
「你、谭宗明你干嘛啊!」陈亦度又急又气,心里全被搅乱成一团,谭宗明果然是谭宗明,总是有本事把他的情绪弄得乱七八糟。
「你瞧,证据在这呢!本来想圣诞节再拿出来,但要是继续拖下去,我怕你会气得再也不理我。」谭宗明把提袋举到陈亦度面前,一脸无辜。
陈亦度把前因后果想了一遍,算是明白了几分,他板起脸说道:「你以后不能骗我,因为你说的我都会当真。」
「我......其实也不算欺骗,我真的在公司忙呀......」
「不管!反正以后别再这样,凡事得据实以告。」
「好好好,我保证以后都告告告。」谭宗明举起三指向天发誓。
陈亦度见谭宗明一脸正经,一副慷慨赴义的模样,这才终于忍俊不住:「告什么?难不成还跟我打官司嘛!」
谭宗明见陈亦度严肃的表情瞬间融化,倏地将人一把搂了过来:「若有一天与你对簿公堂,我什么都让着你。」
「那还对簿什么鬼公堂?你一开始通通让我不就得了?」
「直接让你多没意思?我们到公堂上去闪闪法官的眼,秀个恩爱不也挺好玩的?」
「好玩个屁。」陈亦度用手肘轻轻顶了谭宗明肚子,这才拉过他的手,关心问道:「伤得怎么样?给我瞧瞧。」
「没事就是小伤,我才明白你做这行业有多辛苦,还好你现在不需要亲自做这些了,不然我真是会心疼死。」
陈亦度撇撇嘴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容易心软,每次都轻易就被谭宗明的甜言蜜语给收服,明明就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怎么说起这种话来却一点也不恶心人呢?
「我一个专业人士,哪会像你这么笨给刺得满手针。」陈亦度嘴上是怼了回去,但心上既感动又心疼,各种酸甜苦辣的感觉都尝了个遍,不由得抱住谭宗明脖子,在他嘴上重重印了个吻。

陈亦度吻完就要退开,但谭宗明才不肯轻易放过自动送上嘴边的香唇,大手一伸便压着人的脑袋不给退后,舌尖霸道地撬开陈亦度齿间,灵活地吸吮纠缠着他的舌。陈亦度不再跟谭宗明闹别扭,久违的深吻立时把两人的心紧紧拉回到一起,他攀上谭宗明的颈子,满怀的思念与热情终于毫无保留地传达给对方。
谭宗明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顺手开始解陈亦度的外套钮扣,陈亦度顿时回过神来,伸手就想制止谭宗明。他可还没有失去理智到这程度,他们还在工作室呢!
但谭宗明不给陈亦度闪躲的机会,硬是抓着人不放,慢条斯理把他扣子全解了,这才拿起手边提袋说:「又不是要干嘛!只是伺候你试穿看看合不合身。」
陈亦度瞪着眼睛看向谭宗明手中提袋,这才忍不住好奇问道:「所以你做了什么衣服给我?」
只见谭宗明拿出一件深蓝色的马甲背心,陈亦度才看一眼就惊呆在原地。
那件马甲背心除了面料是深蓝色之外,其余的剪裁、缝线、设计样式、钮扣数量甚至是口袋位置,全都与自己做的那件一模一样,现在想来,当初谭宗明把马甲背心的需求开得那么清楚,目的就是为了要偷偷做一件相同的送给自己,同样的款式、不同的颜色,宛如情侣装似的。
陈亦度似乎有点看懂现在的情况,不由得吐槽:「我怀疑这是你一开始说要做马甲背心当礼物的目的。」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男人送衣服给爱人就是为了把它脱下来。」谭宗明笑得暧昧,彷佛脑中全是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陈亦度拿谭宗明没辙,故意不看他,目光全盯在那件手工的马甲背心上。
「怎么样,做得还行吗?」谭宗明问,脸上写满得意之情。
陈亦度看向谭宗明,这才挤出一句称赞的话:「我没想到你还真是做得挺好。」
虽然马甲背心并非最难制作的服装类型,但一个对服装设计完全没有概念的人竟能缝制出一件手工马甲背心,而且线头都收得不错、内里缝线也很标准,这确实是值得嘉奖。
陈亦度把手一套,背心服服贴贴穿在了身上,肩宽跟腰围都刚刚好不多也不少,相当合身。陈亦度简直感动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作为一个设计师,在时尚圈里打滚多年,什么样别出心裁的服装没见过?可他就觉得这件样式简单的马甲背心才是无价之宝,哪怕是最贵的订制礼服,在陈亦度心中都没有比这件马甲背心更有价值。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谭宗明嘻嘻一笑,随后又感慨道:「真不枉我被费老师整得要死要活的,这费老师真是出名严格,对我这种想一步就缝出一件马甲背心的初学者真是极致鞭策。」
陈亦度莞尔,这费芝云虽然外表长得楚楚可怜,不过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严苛刁钻,手下学生无人不被训得七荤八素,像谭宗明这样捧着白花花银子去求教的,大概也讨不到太多便宜。这么一想,陈亦度心下又感动了几分:「谢谢你,老谭。我要穿着它,每天都穿着它不脱下来了。」
「我可不希望你一直穿着,这样回房怎么办其他事?」
陈亦度一秒听出谭宗明意有所指的话语,他脸颊微微一红,觉得谭宗明这动不动就歪楼的本事可真够出色。陈亦度敛了敛表情,决定不在老司机面前示弱,于是故作正经回答:「穿着照样能办事。」
他原只是逞口舌之快,但一说完脑中便硬生生窜入那个画面,不由得耳根也红了。
这种回答肯定又要被谭宗明抓着不放!
果不其然,谭宗明随即露出诡异的谜之微笑,一把拉住陈亦度。

「走吧,咱们回家试试穿着怎么办事。」

-End-


-----------

蓝蓝:就别冷战了你们两个!
谭宗明:我那是真忙。
陈亦度:哼哼,我才没有冷战(嘴硬)

附上一张让我洪荒之力炸裂的两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80)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