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08 你不小心就会遇到那个人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2  03  04  05  06  07
---------------------------------

08 你不小心就会遇到那个人

这时节,吃酸白菜涮羊肉火锅是最对味的。李睿对聚餐一类懂得多,就由他去张罗餐厅。
反正医生只要不撞上进开刀房的行程,什么都好商量,况且既是迎新又是院长带头,自然是点到名的全到齐,而且还多个苏纯来蹭饭。
来参加迎新聚餐的人虽然只有几位,但不是凌远几十年的老友就是他知根知底的学生,就算没见过庄恕,也多少听凌远提过这么个优秀的表弟。
凌远把众人介绍了一轮,庄恕只是淡淡地微笑,礼貌式跟大家寒暄几句。这庄医生长得跟凌远有几分神似,可身上比凌远多了那么点儿高冷的贵公子气,看起来就难以亲近。若说凌远是医生中的商人,那庄恕肯定是医生中的医生,而且还是一直在手术房给人动刀的那种——特别严厉,而且冷静。
但无论如何,第一医院首要看重能力,像庄恕这样拥有美国大型医疗研究机构背景、能同时兼顾看诊开刀还能发表无数医学论文的人,简直是凌远的翻版,光是坐在那儿不动,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等凌远介绍完,火锅配菜也差不多都上齐了,众人也不跟他客气,自己就动起手来。凌远平时上班是高高在上的院长,下了班可就只是他们的老友,大伙儿抢食什么的一点也不礼让。
火锅汤头滚了起来,桌间顿时热气腾腾,白雾弥漫将空气浸润得温暖,东北的大颗酸白菜在里头熬出一股子酸爽的鲜味,酸得勾起众人的口水跟馋虫,大伙下配菜、涮肉片,忙得不亦乐乎。
医生为了随时能紧急上手术台,多半不怎么喝酒,但既然是迎新,凌远还是不免俗开了瓶白酒,不过每个人都有自知之明,也不贪杯,只意思意思倒一点来干杯作为欢迎。
凌远喝完一小杯,又帮自己跟庄恕倒了些,然后向庄恕举杯,道:「盼了几年总算把你盼回来,从此以后我可多了个好帮手,欢迎你,咱们新任的胸外科主任。」
「我推辞了仁和医院来到你这,可不只是为了把自己累死。」庄恕笑笑,手中的玻璃小杯靠上去跟凌远碰杯,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然呢?难道还有比工作更让你上心的事?」
庄恕笑而不答,这种莫名奇妙的笑意倒惹得凌远好奇,正想追问下去,一阵铃声从他裤袋传来,相当及时打了个岔。
凌远拿起手机,有些意外来电人竟是赵启平。

「启平?」
「师兄,没打扰你吧?」
「没事,正在聚餐,你说吧。」
「抱歉,我刚整理行李,发现我可能收拾的时候太急,误拿了你的手机插头和充电线,因为和我的长得一模一样,所以一时没留意。」
「嗯?」凌远回国还没仔细收拾东西,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真的没见到插头跟充电线,因为早上出门赶,他也不急着找,反正到医院可以跟三牛或李睿借用,没想到竟是落在赵启平那儿了。
「我找个时间拿去还给你。」赵启平说。
「没事,你留着用吧,我再买新的。」
「别啊,Apple原厂配件都挺贵,既然有得用就别浪费钱买。」
闻言,凌远忽然觉得这小师弟人还挺好、挺细心的。
「你现在在哪聚餐?」
「在笙记吃火锅。」
「啊!那在我家附近,走路过去10分钟而已,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拿过去给你。」
「方便,如果你愿意送过来就太感谢了。」
「别说谢谢,本来就是我拿错,我马上过来。」
凌远挂了电话,不由得微微一笑。想到赵启平要来,不知怎么竟有一种开心的感觉。
明明昨天刚从日本回来,才在机场和赵启平分开,想来他们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生活交集,所以才隔一天又要再度看到赵启平,确实有些意外。
「凌远,没想到你也会傻笑。」庄恕冷不防一句吐槽。
「我这是充电器失而复得的喜悦。」凌远纠正。

这个小插曲发生在角落,其他人只是负责吃喝,并未注意到凌远跟庄恕之间的对话。凌远见时间差不多,就暂时离席去餐厅外头等赵启平。庄恕见凌远出去,也起身随他一起出去。
「你跟着我出来干嘛?」凌远一脸困惑。
庄恕没回话,当着凌远面前从口袋掏出一盒烟跟打火机,那肢体动作摆明就是一副「怎么?抽烟啊,不然你以为我出来干嘛?」的表情。然后手指从盒里抽出一支烟咬在嘴上,用手掌捂着烟头利落地点火。
「小恕,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凌远讶异看着自家表弟。记得这小子以前烟酒不沾,怎么才出去几年,什么坏习惯都染了回来。
「能纾压。」庄恕吐了口烟圈,把烟盒伸向凌远,换来凌远一阵摇头。庄恕微微一愣,略带吐槽地回问他:「凌远,你什么时候学会戒烟了?」
凌大院长撇了撇嘴,腹诽庄恕这小子的好强脾气真是从小到大没变过,别人说他一句他才不会甘心,非要捡着机会给贫回来不可。
凌远伸手隔空指了指庄恕,也不跟他怼,就只是笑笑。
凌远看着庄恕抽完一支烟,随即就发现赵启平从对街三步并作两步向他们跑了过来。
天气虽冷,但赵启平饱满的前额沁出一层薄汗,可想而知他是一路赶着跑来。
「师兄,抱歉我刚才耽搁了一会。」
「没事,劳烦你特地跑这一趟,谢谢。」
「别说谢谢,本来就是我拿错东西。」赵启平把手中的小纸袋递给凌远,里面有个小盒子,盒里是白色的座充头和收得整整齐齐的线。
凌远接过提袋,只觉得赵启平心细,连这种小东西都装得像个礼物才带来。
此时赵启平才注意到一旁的庄恕,他看了一眼,下意识发出声惊呼:「你是......」
「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表弟庄恕。」

「庄大哥?」赵启平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惊呆。季白才跟他说过庄恕回国,没想到他只是来还凌远东西就遇上了。
「你是......」庄恕看着赵启平思索片刻,这才惊道:「小启平?」
凌远看看自家表弟又看看赵启平,困惑道:「你们认识?」
「小时候一起玩过。」庄恕和赵启平异口同声说。说完之后两人惊异于这微妙的小默契,又同时噗嗤一笑。
赵启平笑起来特别好看,不过份浮夸,但又是发自内心高兴的感觉,让凌远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多年不见,还好吗?」向来冷淡的庄恕竟难得热切。
「谢谢庄大哥关心,我很好,现在也当医生了。」
「喔?」庄恕眼睛微微一亮,问:「哪间医院?什么科?」
「六院,骨科。」
「没想到当年的小启平现在这么大了,想当年......」庄恕停顿片刻,像是想问什么却又反复考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季白好吗?你们还像小时候那样玩在一起吗?」
「他、他很好......吧?」突如其来切入重点的问句让赵启平有些心慌。「我们最近是比较少联络,因为各自工作都忙......」赵启平试图维持镇定。
想到季白本人正在他家,况且还是为了躲避庄恕,虽然原因不明,但他可不想说溜了嘴,否则到时追究起来,凶悍的表哥肯定教自己吃不完兜着走。
他一介文弱医生可打不过刑警队长。
在弄清楚状况前明哲保身才是王道,赵启平三缄其口,换了个话题:「庄大哥你呢?之后还打算回美国吗?」
「不走了,如果可以,我会永远待在这里。」庄恕意有所指道,看着赵启平的眼神有些过于关切,像是饱含某种期待:「我现在在第一医院,欢迎你随时来找我聚聚。」
赵启平看着庄恕,总觉得庄恕是想透过自己去向季白传达些什么,但他既然选择先撇清关系,当然就得继续装下去,于是他开朗一笑,故作单纯:「好呀!庄大哥既然回来了,我们又是同行,有机会一定去找你。」
「启平,在街边叙旧太冷,不如跟我们一起进去吧。」凌远看着衣服单薄的赵启平,想他感冒才刚好,怕是这样吹风又要受凉。「里面在帮庄恕办迎新会,既然你们认识,一起来也无妨。」
「谢谢师兄,我就不参加了,我还得顺便带一锅火锅回去呢,我表......朋友在家等我,他知道我要过来笙记,嚷嚷着想吃点热的。」
「好吧,那你去吧。」凌远点头。
赵启平跑去跟老板要了份酸菜白肉锅外带,打包好以后就提着塑料袋向凌远和庄恕道别。
赵启平临走前满脑子想的是季白跟庄恕的事,既然季白躲着庄恕,那自己应该也要远远躲着庄恕才是,毕竟他是庄恕跟季白之间唯一的共同友人,庄恕若真的想找季白,恐怕还是会从他身上打探消息,只是他没想到庄恕现在居然就在第一医院工作......

该死的,他今早才用邮件发了封履历到第一医院去应征骨科医生。



待续......  《寂寞沦陷》0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小赵你投了履历就马上来还人充电线?你当初该不会是故意拿错线吧?
赵启平:呵呵。

今天附上一个骑虎难下的小赵医生


评论(4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