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0 淮海茶馆遇险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4  05  06  07  08  09
---------------------------------

10 淮海茶馆遇险

身为辛劳忙碌的医生,赵启平的休假日总是显得难得可贵,他本来打算去好久没去的书店走走,顺便购入几本东野圭吾的新书,还有再版的卡夫卡小说,下午则是去唱片行逛逛,但是凌远一通电话彻底打乱他的行程安排。
赵启平没想到自己会接到凌远的来电,凌远竟特地打来问他有没有空,说要约出去喝茶、谈谈应聘之事。
赵启平当场愣住五、六秒,心想应聘的事儿不是过期结案了吗?怎么忽然又蹦出下文?况且居然还是院长本人来谈,这情况着实微妙。
他几乎来不及多想,只回说他今天刚好休假也没特别的事,凌远自然而然就将时间跟地点订了下来。
赵启平挂上电话,看着微信上凌远传来的地址,想到或许自己能成功跳槽第一医院,心底原本为了季白而转为消极的跳槽态度,又重新变得积极几分。
算了,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小赵医生打开衣柜,拿了两件衬衫出来,一件浅灰、另一件浅蓝,花了半分钟思索到底要穿哪件才好,随后又忽然惊觉自己不是要去约会,只不过是要去见一个同行的师兄,而且这师兄还很有机会成为他的顶头上司。
赵启平甩开脑里那股想要精心打扮的念头,随手抽出浅灰那件衬衫,把自己整齐穿戴好,便怀着有些战战兢兢的感觉,依约按时赴会。

凌远约他在淮海中路上一间老茶馆碰面,赵启平有点意外凌远会约这样的地方。淮海茶馆就在街边,双层西洋旧式公馆,走进大门,映入眼帘的是老式唱盘音响,还有满墙四〇年代老上海风情挂报,梨木雕花桌椅,鱼鸟石刻,小松盆景,古色古香的韵味俯拾皆是。
赵启平走进茶馆,不自觉在脑中浮现三字:老干部。只有老干部才会跟人约在这样的地方碰面。
一反隔壁新天地那些时尚精装的酒吧,这儿都是些年纪偏长的大叔甚至老人们,而且从他们的衣着看起来,生活水平应是相当不错的。
赵启平素日里出门交际总是跑些酒吧或夜店玩,虽然少来这类场所,但他对这间茶馆的第一印像倒是挺好。窗明几净,处处弥漫温热茶香,可能因为里头的客人多半独自一人喝茶看书,所以更带有一股浓厚的书卷气,给他一种亲切的氛围。
赵启平这人面向不少,既喜欢小黄漫也喜欢哲学书,能看推理小说又能谈纯文学作品,烟火气弥漫的场所固然令他流连忘返,但这样人文气息重的地方一样让他喜爱。
他走到茶馆一楼最角落靠窗的位置,凌远早已经坐在那,桌前一套茶具,从茶壶、闻香杯、饮杯到茶托一应俱全。
凌远正把茶倒进闻香杯中,见赵启平来便顺手将饮杯倒置在闻香杯上,指尖上下捏起两个杯子,手法利落倒转半圈,茶汤全流入饮杯中。凌远拿起空的闻香杯递过来给赵启平,说:「先闻闻这味道。」
赵启平挑眉,接过刚被热茶烫过的小杯,杯身温暖,在冷天里搓着暖手正好。他把杯子捂着凑到自己鼻尖深深吸气,温润茶香扑鼻而来,是谓闻香。
赵启平品闻两口,说:「味道清中带淳,高山乌龙特有的花果香。」
「没想到你对茶也有研究。」凌远有些讶异。
「说研究还差得远,我父亲对茶的了解才深,我只是从小到大喝过不少,略懂分辨。」
「能分辨已是不易,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可茶遇知音更难得。」凌远倒一杯茶,顺手放到赵启平桌前:「喝喝看。」
赵启平用拇指与中指捻住杯沿,放到唇边轻轻吹凉,然后浅尝。清新的茶汤在舌尖散开,入喉时微苦不涩,后味回甘生津。
「真是特别好的茶。」赵启平喝完大赞,抿了抿嘴唇,又说:「是什么茶呢?」
「你猜猜。」凌远笑笑,伸手拿过空杯又帮赵启平再倒了八分满。
赵启平又品了一口,茶汤在嘴里滚动,滚入舌底再咽入喉中。他仔细端详饮杯余茶,说:「茶汤颜色蜜黄,不似大红袍那般橙,也不像铁观音那般青。嗯,后味略有有淡淡的水蜜桃果香,应该是金萱乌龙吧。」
「还说略懂,简直行家。」凌远不住点头,又替赵启平倒了一杯。「这是台湾的金萱乌龙,产自鹿谷山区。品茶多年,我觉得这款最耐喝,尤其冬茶。」
赵启平没想到这茶来自台湾,他虽然喝过不少茶,但父亲喜爱龙井、碧螺春一类绿茶,对青茶也就涉猎较少,家中柜上摆的青茶至多就是铁观音。他上回喝过人家从台湾带来的金萱乌龙,但那是春茶,远比不上凌远手上这杯甘甜。
「原来师兄竟是爱茶之人,以后有机会还可以讨教讨教。」
「没有,我也就是喜欢喝茶,懂得肯定没有赵伯父多。」凌远笑笑,随即把点心单推到赵启平面前,说:「茶点给你选,我都吃,所以选你喜欢的。」

赵启平点点头接过那本开始翻阅起来。凌远一面冲茶,一面看着赵启平认真的表情。窗外天光洒入,正好落在赵启平脸上,像一盏聚光灯不偏不倚打亮他整张脸。睫毛拖着长长的影子映在脸上,眨呀眨的,好不迷人。
难怪庄恕会喜欢赵启平,凌远心想。
前天他拿到赵启平简历后,想他和庄恕以前认识,便找了庄恕来询问,没想到庄恕见赵启平来应征第一医院,二话不说就要凌远任用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让赵启平来。凌远当下自然觉得万分不解,向来对外界之事漠不关心的庄恕竟会如此在意这个赵启平,这让凌远有些好奇。
没想到他问了之后,庄恕竟说:「赵启平能不能来关系到你表弟的一生幸福,凌远,你一定要当回事呀!」
凌愿听完更费解了,赵启平来第一医院竟能关系到庄恕的一生幸福?
凌远左思右想,唯一合理解释就是庄恕喜欢赵启平。凌远这么想着,心中没来由的五味杂陈,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落,当然也可能是震惊,毕竟庄恕从小到大都没显露出喜欢男人的倾向。后来凌远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在美国工作的时候身边有不少朋友对自己的性向总是大方表态,庄恕也在美国待过不短的时间,或许受到影响也说不定。
凌远当下想着,若庄恕喜欢赵启平,那自己是非让赵启平转来第一医院不可了,毕竟这个一向冷冰冰的表弟难得向自己开口,自己堂堂一个院长,若连这点请托都办不到,也愧当人家的哥哥。
只是,心底这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凌远还没法仔细思考,赵启平已经选好茶点,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绿豆糕、松子饼、杏仁酥片还有腰果,谢谢。」赵启平指着点心单上的图片,向服务员选了一些茶点。
「选得不错。」凌远点头。
「虽然乌龙茶适合配咸甜的茶食,但我喜欢绿豆糕,不管喝什么茶总想来上一块。」赵启平笑笑。
「我也是。」凌远顺手将炉上的火关小了些,然后重新冲茶。他手法熟练地摇了摇茶壶,接着把壶静置上桌上,待茶叶泡开。

就在他要开口与赵启平讨论转院之事时,忽然一个惊慌的女子尖叫声打断了他。
只见一戴着鸭舌帽的黑衣男子闯入茶馆,跑到结账柜台旁忽然拿出一把刀架在女店员的脖子上,威胁她打开收款机拿钱出来。店里的客人多半年纪较大,甚至有行动不便者,一时之间大家都傻愣在那,没人敢有动作。
凌远正想起身过去,没想到赵启平速度更快,已经一个箭步跑上前去吓阻:「喂!你干什么!」
凌远二话不说,连忙跟上去,站在赵启平身边,对那名抢匪说:「这里到处都是监视器,你不怕被警察抓吗?赶快逃走吧!」说完转头跟赵启平说:「快报警。」
「不准报警!否则我杀了她!」那抢匪凶狠呛声。
「好、好我不报警。」赵启平举高双手看似投降,却把手机拿得高高的偷拍下一张抢匪挟持女店员的照片。「你要抢钱就好好说,不要吓女店员。」赵启平说话扰乱抢匪注意,然后顺手按下紧急联络人通话--打给季白。
「你手机拿那么高干嘛!放下!不准拍照!」那抢匪冲着赵启平怒吼。
「好、好我放下。」赵启平见电话已拨通,通话时间的计数器开始跳动,便把手机垂下,继续大声对抢匪说:「你一个人干嘛不去抢便利超商,来抢茶馆干嘛?你不知道茶馆是修身养性的地方吗?尤其淮海茶馆这么古色古香的地方,你居然来抢劫,真是没天理!不要拿刀子对着一个妹子,你没有女朋友吗?你不知道女孩子是拿来疼爱的吗?」赵启平说着一连串像是瞎扯的废话,不过电话另一端的季白早已听清楚,并且拼凑出关键句:一个抢匪持刀抢劫淮海茶馆。
「闭嘴!少废话!你再说话我他妈就先割了她!」抢匪大骂,骂完又对女店员吼:「还不赶快打开!」
只见女店员惊慌失措,抖着手用钥匙打开收款机,试了半天都插不进钥匙孔,那抢匪一个没耐性,抢走钥匙并把女店员推开,自己三两下便利落把收款机打开,猛把钞票跟零钱往兜里塞。
赵启平撇着自己的手机,对方已经切断通话,知道他三哥已经接收到情况,马上会赶往这里,便想着要如何才能拖延住抢匪。
说时迟那时快,凌远突然冲上前去架住抢匪,那抢匪比凌远矮了半个头,一瞬间就让凌远给抓住,茶馆内众人一阵惊呼,夹杂着为凌远加油的声音。
不过那抢匪看来也是熟手,身手不错,与凌远扭打一阵,随即钻了个空,一把将刀子抵在凌远脖子上,冷笑:「还不放开我,你不要命了吗?」


待续......  《寂寞沦陷》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我以为这是爱情片,没想到一瞬间变成警匪片
季白:因为有我在嘛~
(一起望向被抢匪挟持的凌院长)

今天附上茶馆里帅帅的小赵医生


评论(66)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