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枝头红梅雪(一发完/高污)

*不知道为什么忙到吐我还硬要来一发
*总之HE开车一时爽
*不忘弱弱说句靳老师生日快乐


---------------------------

雪映金陵城,寒风冬夜的皇城里清冷如昔。大雪时节,日落西山便总是渺无人烟,仅有少数苦力或被使唤的奴仆,才可能在这雪天夜中外出。
然而马蹄声踢踢跶跶回荡南城街,缓慢的一步一声,蕴着某种在雪夜悠然散心的情怀。
萧景琰揽辔缓行,不愿细思蒙挚在周围部署多少禁军来维护他的安危,左右都是恼人,不如装作不知。自打登基,何日不是侍卫环绕、众星拱月的生活?
萧景琰过去十几年饱受人情冷暖,面上被尊称一声靖王殿下,私里下却被视若空气,所幸萧景琰生性淡泊名利,安于低调度日。不料一朝风云丕变,如今萧景琰身份早已贵无可贵,进出簇拥倒教他感到捆手绑脚起来。
他骑马慢慢步入昔日的靖王府;今日的途殊园。
此处在萧景琰登基后被重新改建,原来的校场和武术台都被修改成园林,种满松树和青竹,在蜿蜒翠绿中铺了一条白石子路,通往唯一保留下来的中央主屋。
萧景琰偶尔离宫来此批阅奏折,甚至安养小住都不是新鲜事,虽然起始曾遭几名大臣反对,但萧景琰为人刚毅谨慎、处事严明,众臣权当他念旧思友,也就未加拦阻。
自古以来,帝王之乐总是常引臣下纷乱,两相对比,萧景琰不好女色,更不沉迷邪道之术,只是偶回故宅小住,便算不上太值得惊怪之事。
萧景琰穿过园外把守的重兵,不让任何人随行,独自一人提着灯笼,踩过被积雪浅浅覆盖的小径,朝主屋慢慢走去。
萧景琰看着门上牌匾他亲题的「途殊园」三个大字,每每来此,他总是反复自问:小殊,来时途殊,去时殊途,岂能同归?
新雪方落尽,空气中带着冷冽的松香,萧景琰深吸一口,又淡然吐去。

园林中虽无人,但内监府早知皇帝陛下会来,早早就安排人给屋里点上烛火,然后将衣物被榻全都备妥便速速撤离。
萧景琰褪下帛黑的狐毛披肩,赫然发现案上有张折得整齐的白色纸签。一贯冷毅的面上不由得露出惊异,随即染上一抹了然笑意。修长手指执起信签,竟然不住微微颤抖,他强忍镇定片刻,总算得以熟练地解开上头的如意结。
卷开纸签,只见纸上草草书写两行字: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起头下笔飞扬率性,似有龙凤飞舞,而后收笔却婉转流连,仿若有情诉说。
萧景琰脸上淡淡一笑,默黑的眸底燃起一丝光亮。


不老歌上車~~~

石墨備用


激情之后,皇帝陛下被热水浸过的布巾清理得干干净净,连弄脏的衣服都让人给换好了。
蔺晨把青铜小暖壶裹在披风里,然后塞在萧景琰怀里让他抱着。
萧景琰整个人放松下来,有些昏昏欲睡,蔺晨让他去躺着,他却摇摇头说外头月光正好,他想赏月。
蔺晨披着棉被,一把搂过他的皇帝陛下,两人裹着棉被坐在廊边,一旁炭火盆子劈哩啪啦烧着木头,暖热的空气缓了雪夜的寒冷。
银白色的后院浸沐了月光,几颗梅树枝上的小红梅看得清清楚楚,花苞小巧可人,虽不起眼,却完美点缀一片雪白的世界。
萧景琰看着枝头红梅,忽然有感:「记得夺嫡那年冬天,我与小殊也坐在这廊上赏梅。」
「景琰可曾感慨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感慨。」萧景琰微微一笑,稍稍移动身子让自己往那温暖的怀抱靠紧了些。「不过这朵留下来的桃花应该不只是笑春风。」
「那是自然,我的陛下。」蔺晨轻轻在怀中人的额际上烙下一个轻吻:「这朵桃花无论春夏秋冬,都会守在您身边不离不弃的。」
想那年,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而今佳人在怀,情深似海,夫复何求?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40)
热度(444)
  1. 玫姿绰态奔跑的蓝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