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1 谁说医生不能抓贼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5  06  07  08  09  10
---------------------------------

11 谁说医生不能抓贼

凌远的脖子上倏然被抢匪架了刀子,茶馆里的客人无不替他捏把冷汗,更别说是赵启平,简直紧张得屏息。
不过凌远本人似乎并不慌乱,他一手抓着抢匪的手,另一手不知何时拿了支武器抵在抢匪的小臂上,赵启平定神一看,那是支钢笔。只听见凌远笑笑,说:「先生,咱俩这样没好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钢笔,笔锋尖锐,我要是一笔刺进你的静脉,墨水顺着血流迅速扩散到你的心脏,你就会中毒而死。」
「你、你唬谁啊!听都没听过!」那抢匪面对突如其来的诡谲言论,不由得有些动摇。
「没听过不表示没这回事,我再说一次,若墨水顺着静脉回流到心脏,你是绝对没救的。」凌远斩钉截铁道。
「那、那又怎样!你也不一定刺得中静脉呀!」
「我是个医生,别的不会,打针本领特别好,你信不信?」凌远说得一派轻松,信心十足的表情,不由得让对方有些忌惮,一时之间竟举棋不定、不敢妄动。
「我们现在肯定是两败俱伤,你割破我的脖子;我刺破你的手臂。」凌远笑笑,满不在乎说:「那个穿灰衬衫的男人也是医生,若咱俩都受伤的话他肯定先救我,你就只能躺在那儿默默等死呀。」
那抢匪转动着眼睛,看看赵启平又看看凌远,最后只能对凌远说:「你放开我,离我远点。」
可凌远坚决不松手,牢牢揪着他:「你得把钱还回去,然而我们还是要把你送警察局。」
「你......啊!」那抢匪话未说完,忽然像被杀的猪般大叫一声,整个人瞬间跪下地去。
只闻一阵棍棒落地的声响,赵启平随即跨步冲上前来帮忙,凌远见状,立刻与赵启平合力抓住抢匪,两人使劲扭掉他手中刀,并喊着店家拿绳子过来。
事发突然,众人皆愣在原地几秒,直到见抢匪被凌赵二人制住,思绪才慢慢活络过来,找绳子的找绳子、上前帮忙的上前帮忙,总算把哀嚎不已的抢匪捆绑起来。
「启平,时机抓得不错。」凌远称赞。
原来方才凌远与抢匪交涉时,赵启平趁其不备拿了身边老先生的拐杖,狠狠朝抢匪小腿上的胫骨打去,猛烈的力道与准度,片刻就让抢匪站不住脚,直接跪了下去。
「骨科医生可不是白当的。」度过让人神经紧绷的惊险时刻,赵启平总算能露出笑出容,而且笑里还带了点得意。
骨骼虽然支撑人类全身重量,看似坚固耐用,但其实有些部位相当脆弱且容易受伤。赵启平对各部位骨骼特性了解透彻,这才选了最容易受伤又最没防备的胫骨来攻击,果然一招见效。
「不当医生的时候,说不定可以考虑当个打手。」凌远开玩笑道。
赵启平嘻嘻一笑,把方才随手丢开的拐杖捡起来,交还给一位老先生,说:「老先生,谢谢。」
白发苍苍的老人余悸犹存,手还有些发抖,但脸上却是笑得开朗,不住称赞赵启平厉害。
淮海茶馆的老板娘也来向凌远和赵启平道谢,他们把抢匪从收款机里抢走的钱全数抄了出来。那抢匪被五花大绑起来,嘴里不住叫嚣着脏话,凌远和赵启平连手把他又拖又架,弄到店外去以免吓到老人家们。

季白和一警察正好开车赶来,那抢匪一见警车竟安静下来,也不乱动乱吵,仿佛变一个人似的。
「就是这家伙抢劫?」季白用下巴指指抢匪,对赵启平问道。
「对,他......」
赵启平话还没说完,抢匪忽然哭诉起来:「警官,救命啊!这两个人想抢我钱包,还攻击我,我一抵抗就被绑起来了,现在他们竟然还诬陷我抢劫!」
闻言,凌远和赵启平都以为自己听错。赵启平尤为生气,这种颠倒是非的话真他妈让人听不下去呀!
赵启平还来不及反驳,季白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怎么攻击你的?」季白笑问。
「他、他拿拐杖打我的腿,疼死了!」抢匪用下巴指指赵启平,强调:「我要告他们!他们是强盗!」
「喔。」季白笑笑,眼尾折子迷人。他走上前,伸手拍了拍抢匪的裤兜,捞出一个皮夹子,一打开,发现里头只有一张百元钞票。
「欸,表弟,」季白忽然看向赵启平,笑问:「嫌当医生赚得太少,现在连一百元都要抢啊?」
此话一出,凌远与抢匪脸上都是一惊。前者没想到来人竟是赵启平表哥;后者则是发现自己的谎编不下去。
「三哥,这笑话真难笑。」赵启平挑挑眉,一脸嫌弃。
「嘿嘿......」季白又翻了翻皮夹,看到那男子的证件,眼睛微微一亮,说:「喔,你就是上个月持枪抢银行那家伙嘛!结果枪掉在现场,现在没枪只好改抢茶馆呀?」季白啧啧两声,顺手从腰间摸出一副手铐,二话不说直接就要逮人。
那抢匪见情势不对,立即作最后挣扎,奋力一甩身,趁赵启平重心不稳又狠狠往他身上撞去。赵启平脱口惊呼,颧骨被抢匪的头撞个正着,他捂着脸唉了一声,不由得向后退开,抢匪钻了空子就想跑,可惜季白身手矫捷,一把就像抓小鸡似的把他给逮住。
说时迟那时快,抢匪莫名就被季白压倒在地,脸擦在行人砖道上嘤嘤喊痛。
「哎,这下多一条妨碍办案还有伤及无辜的罪名了。」季白又啧啧两声,双手利落地反剪抢匪的双手,一瞬间就把人铐住逮捕。
「启平,有受伤吗?要不要紧?」凌远见赵启平捂着左脸,急忙上前关心。谁又能想得到,抢匪明明被五花大绑,临时居然还来这么一出。
「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还行吧?自己能治吧?」季白只撇了赵启平一眼,看似不怎么担心他。
「废话,可别小看我。」
季白笑了笑,转头把抢匪交给队上的同事,让他先把人押去车上,然后过来看看赵启平确实没什么事,这才把手伸向凌远,说:「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季白,赵启平的表哥。」
凌远伸手礼貌性回握一下:「凌远,第一医院院长。」
「......」闻言,季白愣了愣,第一医院,那不就是庄恕工作的地方吗?
「怎么了?」凌远注意到他片刻无言的停顿。再仔细看看,忽然发现季白与赵启平长相有些神似,不过这人的性格似乎与赵启平全然不同。
「没事,谢谢你们见义勇为,我先把嫌犯带回去了。」季白迅速向两人道别,便坐上警车押着抢匪回派出所。

结束一场惊险的抢劫未遂,茶馆里的客人们虽然惊魂未定,但谈起凌赵二人的义行仍是津津乐道。平淡生活中忽遇电影情节般的刺激经验,过程虽然惊心动魄,但劫后平安也算是一件难忘之事。
凌远和赵启平被当英雄般的欢迎,他们回到原位上,老板娘还额外送了好几盘茶点过来,告诉他们今天全额免费招待,算是答谢他们出手帮忙。
凌远自是不差这几个钱,不过既是老板娘好意,他也就领受了。
跟抢匪周旋忙了半天,茶叶泡烂了,茶水也冷了,凌远重新沏过一壶茶,还帮赵启平要了些冰块包在毛巾里,让他能稍事冰敷、舒缓脸上被撞出的红肿。
「怎么样,有好点吗?」
「还行,就是这个不太好敷。」
凌远伸手掀开赵启平摁在脸上的毛巾布包,觉得冰块凹凹凸凸包得不妥,跟平时医院用的冷敷袋差多了。
他想了想,转头又向老板娘要塑料袋跟一杯水,把冰块跟水都倒进塑料袋里,然后绑紧袋口再用毛巾包过,总算觉得满意了些。
凌远重新把毛巾布包贴回赵启平脸上,颧骨被那么大力撞了一下,明天肯定是要瘀青的,不过万幸没有伤到其他部位,这种瘀青碰撞过个几天就会慢慢消掉,倒也不算太糟糕。可赵启平被这么撞了一下,凌远忽然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心疼,但是看着赵启平笑得一脸无妨的模样,他又安心下来。
「真没想到,只是想约你出来聊聊转院的事都会碰上抢劫,我们的相遇都得这么惊险刺激吗?」凌远笑说。
回想起来,他们认识虽不久,可已经共同碰上几次险事,从在东京就经历赵启平钱包被扒和受困暴风雪,再来是今天的茶馆抢劫,他们之间似乎有种莫名的磁场,彷佛遇在一起就专门吸引坏事降临,但他们俩又能平平顺顺安然度过,这或许算是另一种缘分。
「这表示我们特别有缘。」赵启平像是装了窃听器在凌远脑中似的,凌远想着的事竟同时从他口中说出,凌远心中一惊,像是被什么东西软软地撞了一把。
赵启平回给他一个灿笑,虽然被敷着毛巾遮掉大半边脸,可另外半张脸笑得像有阳光照在上头,彷佛天底下任何烦恼在他面前都能被一笑带过、扫除一空。

「对了!师兄,你们医院的截止日不是过了吗?我本来想回国再申请,结果没料到遇上暴风雪被滞留了一天,这就错过了......」
「是过期没错,但骨科有人申请去美国进修做研究,临时多个空缺,我第一个就想到找你谈谈。」
「原来如此,但是我现在......」赵启平欲言又止,他忽然想起季白的事。
凌远亲自邀请加入团队,这无疑是天赐良机,可现在去第一医院又会与庄恕共事,虽然在不同科别,但他三哥已经再三严明要自己离庄恕远一点,若是他此刻答应转院,不知到时他三哥发现是否会生气?
「没事,你可以考虑一下。」凌远打开公文包,拿出几张第一医院应聘所需的相关填表。「如果你还有兴趣申请的话,我可以直接帮你安插到流程里,这样也比较快一些。」
赵启平看看桌上的申请表,再看看凌远温和的笑容,觉得脑子一团混乱。离开六院的起因、自己的抱负与理想、和凌远共事的好处、庄恕与季白莫名的关系......所有事情在他脑中反复打转了两、三回。
最后,赵启平终于作出抉择,他把双手按在申请表上,说:「师兄,我很有兴趣,请让我加入第一医院吧!」

对不起!三哥!


待续......  《寂寞沦陷》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凌,没想到您说谎吓唬抢匪也挺有条理的。
凌远:你确定我是说谎吗?
蓝蓝:呃……这听起来就是瞎掰的吧……
凌远:我只问,你确定吗?
蓝蓝:……(院长这种不苟言笑就很严肃的人,看起来真不好惹呀……

今天附上只露出半张脸都能迷到院长的小赵医生


评论(46)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