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08(吸血鬼AU)

* 恋爱是什么?就是约会/约饭/约O
* 以上描述有部分与本章内容不符
* 就是图个年终再冲一发更新

前文来戳:02  03  04  05  06  07
-----------------------------------

08

陈亦度坐在自家书房的大桌前,黑色大皮椅比一个人还高出许多,陈亦度一米八几的颀长身材,坐在这张椅子上却还像小孩坐大椅似的。
他到现在还想不透到底是哪里出问题,本来该是他用情感去利用甚至控制谭宗明才对,为什么才一个晚上他突然就占了下风?现在彷佛是谭宗明控制了他的思绪,这一切比太阳打从西边出来更令他费解。
陈亦度满脑子都是谭宗明热烈的吻,卷吻而来的舌就像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带着热度袭上,即使人已经分开,他的唇上仍能感觉到被吸吮的麻痒感,像是小虫无止尽的干扰。但那感觉并不讨厌,反而让人上瘾似的想一直继续下去。
甚至,此刻谭宗明若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再上前去亲吻一次。
这他妈完全不对劲!
陈亦度唉声叹气,直到里奥出现在他身边向他汇报工作之事。
「度总,怎么了?您今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陈亦度的目光从窗外缓缓收回,态度似是自言自语,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询问:「你谈过恋爱吗?」
「啊?」自家主人忽然没头没脑冒出一个问句,着实让里奥摸不着头绪。
「我说,你谈过恋爱吗?牵手散步,月下拥吻,床前激情的那种恋爱。」
「在下没有恋爱方面的经验,不太懂这些。」里奥老实回答。
「这样啊......」陈亦度微抿着唇若有所思。又说:「谭宗明问我要不要试着跟他谈恋爱,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不是正好?如果他与您的关系更深厚,不是更有利于我们吗?而且这与您原本的计划也不相违背。」
「但原来我可以不必理会这些衍生的枝节,只要找个机会拐他到床上就好,根本不需如此麻烦。」
吸血鬼有个异于其他族群之处,他们能够「绑定人类」,当他们与人类发生特定关系,就能让那人永远成为自己的俘虏,但这项特殊能力只有男性吸血鬼贵族能发挥,一旦被绑定,其他吸血鬼便无法吸食那人的血,那人会完全属于他的「主人」。
这能力的用途究竟为何?或许是为了生存繁衍;或许是某种进化后的基因改变;或许是造物者的邪恶趣味......可能古代的吸血鬼贵族会藉此扩展自己的势力,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一辈子负责照料被绑定的人类,直到他们寿终。
无论其他人如何看待这项奇异特性,在陈亦度看来,跟某人绑定在一起就是个极为麻烦之事,他活了百余年,从未跟任何人类有契约绑定的关系,但这次为了一份名单,他不得不用这手段来达到目的。因为在这世界上,大概只有谭宗明能为他做到这事。
他原以为要拿下谭宗明是轻而易举的事,但看来他把契约绑定想得简单了,一个接吻就腿抖腰软的吸血鬼,要怎样把人按床上发生契约关系呢?
陈亦度重重喟叹一口气,觉得前方路途遥远、希望渺茫。
里奥见自家老板一脸苦恼,只能尽量劝慰:「既然谭总都这么说了,您不妨试着与他交往看看,先顺着他的步调再来见机行事。」
陈亦度用手撑着脑袋,心想也只能暂时如此了。他甩甩头,决定去泡个热水澡缓缓心情。
「对了,」里奥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提醒道:「您与谭总交往千万留意,别让绑定契约变成逆绑定,否则......」
「放心吧,那是不可能的事。」
谭宗明一介平凡的人类,若能在床上压得了他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夜幕低垂,红色保时捷911行驶在前往外滩的路上,整条路是泛着红光的车河,虽然车速慢,但谭宗明心情好得都哼起了小曲儿。陈亦度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安静看着窗外灯火明璨的街头夜景。
谭宗明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窥视陈亦度,他没想到陈亦度竟会忽然打电话过来说想碰面,当他开车到DU集团接人时,对方一上车第一句话就是:谭宗明,我们从现在开始谈恋爱吧。
猝不及防的开头语让谭宗明万分惊喜,他讷讷地看着陈亦度,愣了半晌只说得出:「喔,好。」
陈亦度安静片刻,才问:「现代人谈恋爱都会做些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呀。」谭宗明说完忽然想起他是百年前的人,又反问:「不然你们那年代的人都怎么谈恋爱?」
陈亦度沉吟一阵,说:「划船游湖、听音乐会、看歌剧、赏夜景......诸如此类。」
谭宗明听闻赏夜景,脑中立即蹦出一个去外滩的念头,他问了以后见陈亦度没意见便踩下油门直接出发。
外滩夜景多从黄浦江边朝对面的陆家嘴金融大楼区看,这角度早就看腻了,谭宗明便想换个地儿去。他本来打算带陈亦度一起上东方明珠看夜景,但到了才发现今晚临时维修电梯,观光层暂不对外开放。
谭宗明兴匆匆跑来却碰壁,心里有些失望,正巧他俩路过一建筑,谭宗明一抬眼见到上头几个大字,眼睛忽然一亮。
「你逛过海洋水族馆吗?」谭宗明问。
「没有。」
「要不,咱们进去逛逛?」
「都好,」陈亦度没什么特别意见,他反正是来陪谭宗明谈恋爱的,只要能培养感情达到最终目的,做什么都无妨。「但看起来已经过了营业时间。」
「这倒不打紧。」他谭宗明事业跨足上海商界大半个版图,在陆家嘴这儿说几句话还是行得通的。
谭宗明拿起手机播了个号码交涉一会,以商业投资考察为由,胡乱瞎扯了些名目,片刻就让人把他们俩给弄进海洋水族馆去了。
谭宗明跟区管说他并不想打扰水族馆歇业后的工作,只是想随意走走看看,因此当他跟陈亦度进去闲逛时,有些水槽正在清洁或换水,并没有相对应的鱼类可参观,但他们俩临时起意跑进来也并不是为了真要看什么,所以他们都不怎么在意,就沿着动线慢慢逛下去。
「这么大间水族馆闭店都能特别通融你进来参观,上海大鳄真是名不虚传,把万恶的资本家发挥得淋漓尽致。」陈亦度随意欣赏玻璃缸中色彩斑斓的各种鱼类,忽然见到一只小鳄鱼潜泳在水中。「啊,你的同类。」
陈亦度不知是褒是贬的话语逗得谭宗明忍俊不住,他笑道:「这扬子鳄可是最温驯的鳄鱼品种,他们不吃鱼更不吃人,只吃水里的甲壳类生物。」
「难怪,看起来长不大。」
「我可不小。」
谭宗明暧昧笑笑,若有似无的语气像在意有所指着什么。陈亦度听了竟不自觉感到脸颊发烫,他故作没事继续往前走。

两人来到一个较为昏暗的区域,出现在眼前是一大片玻璃水缸,里头打了灯的蓝底水中有许多黄色的大型水母。
陈亦度对海洋生物向来没太大兴趣,过去也未曾想过自己一人到这样的地方来参观,因此他并没有预期会见到什么样的景象。当这面瑰丽的水母墙一出现,简约而优雅的氛围美得像一幅的画,陈亦度的目光立刻就被深深吸引。
他放缓脚步走过一个又一个玻璃墙面,着迷地欣赏玻璃后一只又一只悠闲漂浮在水里的水母。有些品种比人脸还大,有些品种只有硬币大小,虽然样貌各异,但都呈现出美丽的色彩。
谭宗明见他似乎很喜欢这些水母,便跟着放慢脚步陪陈亦度慢慢看。他一手悄悄伸过去牵住陈亦度,对方没说什么也没挣开,谭宗明就理所当然将人握紧了些。
「亦度,」他试着直乎对方的名,发现陈亦度回应似的哼了一声,便说:「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决定要跟我谈恋爱?」
闻言,陈亦度沉默片刻。他同意与谭宗明谈恋爱,说到底也是为了让自己的计划能进行得更顺利,可他与谭宗明实际相处这些日子以来,说老实话,自己并不讨厌他与他在一起,甚至,他感觉自己有那么点喜欢与谭宗明相处,因为这人其实挺不错的。
他抬起眼,周身环境黑暗,水母墙里透出的微弱彩光照出谭宗明的脸庞轮廓,蓝紫色点点荧光倒映在他幽阒的眼眸,如有星光闪烁其中。
陈亦度向谭宗明靠近了些,那一秒,感觉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与你相处感觉很舒服,所以我想给彼此都多一点机会。」他凝望着谭宗明,问:「你呢?你为什么要跟我谈恋爱?」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从在巴黎第一眼见到你就......」
谭宗明话还没说完,陈亦度一把将他压在玻璃墙上,凑过嘴就直接就吻上谭宗明。
他这次有备而来,心理冲击感着实小了些,况且他主动出击,便不再像上回那样被吻得腿软腰酸,但当谭宗明双手搂上他的腰将他反压时,他仍觉得自己像一摊快要化掉的水。
男人的气息轻喷在脸上,好闻的味道在鼻尖蔓延开来,陈亦度双手不自觉紧拥住谭宗明的脖子,将他向自己更贴近一些。
此刻陈亦度竟产生一个念头,或许他根本不需要利用谭宗明;或许他只要把情况一五一十说出来,这个男人很可能会愿意帮助他。


待续......  《夜访》09(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我说度啊~你就别辣么傲娇,跟老谭好好在一起,他会帮你忙的啦!
陈亦度:(远目


今天附上美丽的上海海洋水族馆水母墙局部,图片来自日本某个新闻的宣传照。
上回去上海逛水族馆看到水母区时,就一心想着要写到文里来,可惜一直没有适合的机会,终于在这回用上啦!老谭跟度度在这接吻真是浪漫得不要不要的呀~


评论(4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