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2 赵医生的流言蜚语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6  07  08  09  10  11
---------------------------------

12 赵医生的流言蜚语

赵启平回到家时仍感觉有些飘忽,他没想到自己真的成功跳槽第一医院。家中灯火未亮,季白还没回来,赵启平暗自庆幸自己还不用马上面对他三哥。
赵启平这个人,平时在外闯夜场唱K冲音乐会都玩得开,可骨子里仍带点保守,在家人面前尤其乖顺。对他而言这世界上什么人都能得罪,唯有家人不能得罪,因为无论发生任何事,只有家里人才是他最后的依靠。
赵启平在家族兄弟姐妹里排行老四,上头大哥大姐年纪差得远,全都宠着他让着他,只有三哥季白跟他年龄相仿,兄弟俩从小打闹到大。季白性格桀骜,虽说紧要关头肯定挺他,但平日里总巴着欺负他,因此赵启平对这表哥还是有些不敢招惹。
若是普通日常之事倒还没什么,但像这种季白再三交代离庄恕远点的叮咛,他没听话就会不由得感到心虚。
赵启平本想着能瞒一时就是一时,他万万没想到季白一回家劈头就问:「你要转去第一医院了?你难道不晓得庄恕也在那吗?」
赵启平明明什么也没透露,季白那双眼睛却锐利得可以,透着一副审讯嫌犯的模样。事到临头,赵启平可不敢再隐瞒表哥,只好老实交代自己其实先前去笙记买火锅就遇上庄恕,他发誓自己在那之前真不晓得庄恕也在那,而且他在庄恕问起季白时也坚决没透露半点讯息。
季白听完沉默一阵,出去阳台上抽烟抽了良久,虽然他方才表情古怪,但再进屋时脸色明显和缓许多。他看向赵启平,叹口气说:「你这人从小就不会撒谎,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去第一医院,既然有机会去那就去吧。」
「三哥你真不反对啊?」
「我并没有资格阻止你追求工作目标,况且跟庄恕的事也是我私人问题,没道理要你牺牲自己的生涯规划。」
赵启平双眼圆睁,季白这番话倒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他见季白的态度似乎真不反对,心里才总算松了口气。

赵启平隔天回六院就准备向院方提出辞呈,他估摸着预留半个月交接,差不多春节过年前就能够转院。他现在手头上的病人大多可以直接转手给骨科同事,除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骨癌患者--年纪很大的老先生,情况不太乐观。
赵启平已经拜托凌远,让这位陈老先生跟着他一起转到第一医院去。老先生是赵启平在第六医院第一个动刀的病人,他的脾气执拗顽固,连家里人都被气得差点要与他断绝关系,可他不知怎么就与赵启平特别投缘,除了赵启平的话谁也不听。
陈老先生入院时罹患骨癌还转移到肺部,本身健康状况也不佳,赵启平是医生不是神仙,即便拚尽毕生所学也难治愈这位老先生,眼看油尽灯枯是迟早之事,赵启平不愿待在六院,但也不愿在最后这刻让老先生觉得自己被抛下,折衷办法就是让他跟着一起转去。第一医院资源丰富,或许还能为他延长一点时间。
赵启平看完下午诊的最后一位病人,他伸伸懒腰站起身来,拿着空了的保温杯走向茶水间。
他才走到门口,就听闻茶水间里头传来一阵男声窃窃私语,赵启平本想直接走进去,但他忽然听到对方提及他的名字,于是便下意识收住脚步,在门外停了下来。
「他现在没有沈大小姐家做靠山,大概很快就在六院干不下去了吧?」
「为什么这怎说呢?」
「听说沈大小姐要嫁给心外科名医江瑞安,这样看来是赵启平被甩,既然如此,代表沈老先生不会继续力挺赵启平,那咱们院长当然也不会对他这么上心了。」
闻言,赵启平只觉得老大不爽。不晓得他们这到底是哪听来的八卦,更不爽的是他们还胡乱曲解猜测。可重点是,这些事他并不方便辩解,只有一种哑吧吃黄莲的闷亏感。
赵启平第一个窜入脑中的念头,便是此时若离开六院,肯定被说成是因为没了靠山所以在这混不下去。
「可人家好歹留美又留日,医术也算不错。」里头有个女声为赵启平辩护。
「那又怎么样?咱们这里多的是喝洋墨水回来的,你们不知道,据说他当时搭上沈大小姐是在夜店里,欸那过程就不好多说了,总之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反正可以说他这空降的副主任头衔全是靠美色得来。」
赵启平站在门口听得简直想立马冲进去纠正视听。他在工作上但凡触及专业向来心高气傲,虽知道职场竞争激烈、难免有心人士搬弄口舌,但他并不想留下话柄。可赵启平又想,自己越解释不就表示越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吗?既是流言,何必认真?
正当他踌躇之际,一个女护士经过向他打了声招呼:「赵副主任好。」
「呃、你好。」赵启平连忙响应,感觉茶水间里忽然安静下来。他心中暗暗啧了一声,知道没法再继续偷听下去,只得装作若无其事迈步走进茶水间,大声与同事们寒暄:「真巧,你们都在这。」
「赵、赵副主任好,是呀真巧。」茶水间里的几个人连声向赵启平问好,各个一脸心虚。
赵启平看仔细那几个嚼舌根的人,是骨科一个住院大夫和实习医生,还有两个面生的小护士。赵启平当下觉得心寒,自家同事平时正经八百端着亲善,背地里竟然如此诽谤阴损。他心里气不过,早就暗自爆上一连串粗口,然而面上却仍然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一脸笑意同他们闲话家常。

赵启平憋着一肚子气装满他的保温杯,直到离开茶水间拐到长廊上才垮下那张笑脸,用力翻了个白眼。
这下可好,教他不知要如何转院了。
本来好好的没事儿,打算去第一医院重新开始,现在听了同事这番窃窃私语倒让赵启平犹豫起来,思忖是否要晚点再想转院之事。至少等沈悦跟那劳什子心外科名医结婚、六院这边的流言蜚语平静下来再说。可这么想着,赵启平又觉得心有不甘,明明错不在他,为何要让他自己牺牲转院的机会呢?
赵启平左思右想没个决定,此时正好见一护士从病房区急奔而来,一见赵启平如见救星,连忙跑过来一把扯住他。
「赵副主任!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都没接!」
「我手机放办公室,怎么了?」
「陈老先生状况不太好,快去看看他!」
赵启平听见陈老先生,心中一颤,想也没想,急匆匆随护士一起跑上楼去。
陈老先生昨晚临时又被转入ICU病房,当赵启平赶到时,有胸外的同事正在替他急救。氧气罩和电击器都已经安置在一旁待命,赵启平接手翻看数据,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心里急得发慌。
他制式回答几个关于陈老先生这两天的情况,看着病床上那张涨红着喘息的老迈脸庞,看起来早已失去意识,只剩下残存的生命斗志还在顽强抵抗死神召唤。但这场急救并未进行太久,赵启平进门不过三分钟时间,陈老先生就在众人抢救的手下骤然离世。
心电图上原本跳动的电波沉在底部拉长成一条直线,机器发出冗长而尖锐刺耳的哔声,赵启平心上叹了口气,走过去伸手切掉开关。
「病患陈荣吉老先生,今天下午六点十二分没有生病迹象,确认急救无效,判定死亡。」赵启平艰涩地宣读完死亡判定,即便身为阅历无数生离死别的医生,赵启平仍无法心平气和看待这件事。
陈老先生的家属陆续赶来医院,赵启平在走廊上向他们一一解释情况,看着家属们频频拭泪,赵启平这才发现,无论家里人生前有多少恩怨纠葛,人死之后仍是不胜唏嘘,或感慨万千;或悲伤痛心,总少不了落泪一场。
赵启平让家属办了手续把陈老先生的遗体接回家去,中间来回写死亡证明书、等医院盖印,种种流程又花费不少时间,当赵启平终于送走他们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他虽然从中午开始就没吃饭,但一直到现在也不怎么觉得饿。陈老先生本来是要跟着他一起转到第一医院,这下人也去了,院也甭转了,赵启平忽然又想起下午在茶水间听到那些闲言闲语,只觉得陈老先生离世的时机点更让整件事变得尤为嘲讽。
如果他现在转院,除了因为跟千金女分手导致在六院混不下去之外,大概还要被多扣一个「把人医死了就跑」的帽子了吧?
赵启平心里堵得酸涩,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赵启平拿起一看发现竟是凌远打来的。
此时此刻,即便是接受科学教育长大、信奉无神论的赵启平,他唯一能想得到的也就是天意了,一个要他在电话里向凌远婉转表达暂不转院的天意。



待续......  《寂寞沦陷》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2016最后一天跟2017第一天,吸血鬼和双医生,连续两天双更乖巧的我 !
不过昨天吸血鬼好像很多人没刷出来,在这补个链结>>>《夜访》08(吸血鬼AU)

今天附上转院之路曲折的心塞小赵,院长老公快来拯救他!


评论(50)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