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3 凌院长的馄饨面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7  08  09  10  11  12
---------------------------------

13 凌院长的馄饨面

冬夜里寒风冻人,凌远无畏天冷难行,开着他的别克风尘仆仆赶到六院来。
在电话里听闻赵启平说要暂缓转院时,他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庄恕,谁叫庄恕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赵启平过来当同事。庄恕从小到大对谁都冷着一张脸,唯有对他还能说点心里话,因此凌远也不想误人请托。
不过,他对此仍充满困惑,庄恕看起来应该是心仪赵启平的,可他记得赵启平有女友,在日本时他就曾见到赵启平皮夹里的照片,而且赵启平也没否认。若是如此,庄恕岂不是要失恋了吗?
凌远越想越觉得凌乱,他不解自己胸中为何有一股难以消散的气闷,或许是为庄恕的单恋感到难解。
但若先撇开庄恕的缘故,其实凌远自己也希望赵启平能转来第一医院。虽然他们交流不深,可一起遇上几次困难再再显示赵启平的机灵与反应敏捷,这也让凌远对他刮目相看,原以为不过是个跟人抢漫画的幼稚青年,没想到事实上是个有为青年。
赵启平年轻有冲劲,对自己的事业也有企图心,更重要的是他责任感强,这样的人若能加入正在进行革新的第一医院,无疑是为他注入一剂强心针。
凌远不得不承认,他也需要赵启平转过来,因此他能做的只有把赵启平约出来详细谈谈,看看他究竟为何忽然转变心意。
凌远把车开到六院时,赵启平已经站在路边等着,他穿了一身米色的长版风衣外套,低头滑着手机,屏幕的蓝光映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微蹙的眉看起来有些严肃。
凌远直觉他心情很差,但也没多想,直接停到赵启平身边让他上车。
车门被打开,一月的冷风呼啸着闯进暖人的车内,赵启平身上一股好闻的香气也跟着窜入。
凌远看看时间,说:「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
「我不饿。」
凌远见他心事重重,大概也不是真不饿,心忖赵启平或许还是吃个饭转移注意力会好些,于是又再说一次:「真不饿?我请客,想吃什么全买单。」
「师兄你是认真的?不怕我趁机打劫吗?」
「堂堂院长还不至于一餐就被吃垮,放心吧。」
凌远都这么说了,赵启平勉强提起兴致,思索片刻便面露大大的微笑,彷佛在算计吃点什么好的来敲诈凌远,可他的回答却出乎凌远的意料:「那好吧,我想吃馄饨面。」
凌远有些讶异,难得找个机会请客,却不想对方要求竟如此朴实,看着赵启平一脸认真的点头,凌远点了点头便开车出发。

一路上赵启平难得沉默,看着窗外发呆。凌远嗅到一丝不对劲,故作轻松地笑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上回拜托你让我转院时一起转去的陈老先生,今天刚过世。」赵启平闷闷地说。
闻言,凌远愣了几秒,他收敛笑意问道:「什么情况?」
「骨癌转移肺部后失控扩散,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个人就这么走了,还是让我觉得很难过。」
凌远叹口气,宽慰赵启平:「你尽力了。」
「他是我在六院第一个开刀病患,几年了,也有些感情,算是忘年之交。」
「做为医生我想劝你看开点,对病患投入感情是最要命的,但做为朋友,我想问问能为你做些什么?」
「做为医生,我没办法反驳你,但做为朋友,你带我去吃面就行。」赵启平咧嘴一笑。
「那还不简单。」

不过,有时越简单的事就越是天不从人愿,赵启平属意的那间馄饨面店今日居然公休,虽然赵启平直说没事他可以随便吃就好,但凌远知道他今晚遇到烦心事,便一门心思就想让他如愿吃到馄饨面。
凌远忽然想起家中冷冻柜里还有韦三牛母亲包的大馄饨,比外头那些店里卖得都好吃,他才起了个念头就对赵启平说:「不然来我家吧,我煮馄饨面给你吃。」
凌远这人做事向来雷厉风行,说走就走,赵启平见凌远说得爽快,也没扫他的兴致,就随他做主。
凌远一开始没多想,只是想解决眼前的问题,可当他停好车领着赵启平一同回家时,才意识到他已经将近一年没让任何人来他家——自从他离婚到现在。
凌远心里忽然有点慌,但倒不是担心家里是否太乱,他就只是没来由的慌,彷佛赵启平走进来之后就会改变什么,可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门被打开,凌远顺手开了灯,然后从鞋柜里帮赵启平取出一双毛拖鞋。
「你随意,我去煮面。」
「师兄,我一起帮忙。」
「没事,我很快就好,你休息会。」
凌远说完闪进厨房,赵启平见他执意要自己在客厅待着便不再坚持,就坐去沙发等。
赵启平对凌远家的第一印象有点冷,虽然装修精致,可就像手术房一样毫无生气,或者也可以说像一间酒店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不过在这整洁的空间中,有样东西倒是挺引人注意。赵启平见到角落放了个五彩缤纷的小纸箱,他好奇走过去蹲下来看个仔细,发现这是小孩子的玩具火车,里头还有被拆散的组装式铁轨。
他知道凌远离婚,但没听说他有小孩呀。可除了这小火车之外,其他也没见到什么小孩事物,难道,玩小火车是凌远的兴趣吗?
赵启平正感到困惑,凌远已经煮好馄饨面,端出来叫赵启平过去餐桌。

两碗馄饨面冒着白茫茫的热气,在桌上飘散淡淡的肉香与葱花香,凌远摆好筷子让赵启平快吹凉点,趁面糊了之前吃。
赵启平一边朝热腾腾的面吹气,一边问:「师兄,你喜欢玩小火车吗?」
闻言,凌远停顿片刻,才会意过来赵启平有此一问是因为他看到角落的小火车玩具。
「不,那本来是为我孩子买的,但......可惜他们没机会玩。」
「他们?」
「双胞胎,在肚里还不足三个月就没了心跳。」
凌远的表情顿时沉了些,赵启平见状心中一悬,连声道歉:「抱歉,师兄,我、我不是有意要打探你的私事......」
「没事,反正都过去了。」凌远面露一阵自嘲笑意,说:「其实,这也是我咎由自取,本来以为有了孩子一切就会踏上正轨,没想到这事竟成为压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唉,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
「我以为信奉科学多年的我们不会谈到命运。」
「但当你年纪渐渐长,就会开始感到生命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这一切,有时真让人挺无奈的。」凌远苦笑道。
赵启平看着凌远,难以想象他会说出这种富有玄学意涵的概念,不过这概念并无对错,只是习惯于科学辩证的他们似乎不会用这想法去看待人生。不过赵启平其实也慢慢有了这层体悟,可能就像凌远所言,是年纪渐长的关系。
「或许真有命运这种东西,可我相信无论中途多么挫折,那都是为了让我们的生命获得更多美好。」赵启平说完这话忽然觉得自己像在传道,可他此刻并不矫情,因为他确实相信一切事情最终都有圆满的结果。
即使是坏事,也许从别的角度去看就变成好事。
「我们的生命啊......」凌远看着赵启平,有些似笑非笑,但当中带点自嘲的语气:「可是我们总是在消耗生命,医生就是用自己生命换取别人生命的工作。」
「不,你错了,医生是用生命换取自己的成就感,同时救活别人生命的工作。」赵启平说得振振有辞。
凌远看向赵启平,抿着唇不语。他发现这个优秀的小师弟总是有自己独到见解,不像大部分虚混度日的人,赵启平就是有自己一套对工作与生活方式的切割与融合,说白了有点自私;有点实际,但这份潇洒却让凌远觉得有些羡慕。
「怎么了?这样看我?」赵启平吹面吹了一半就停在那儿,挑眉看向凌远。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话也不无道理。」凌远笑笑,下巴往赵启平那碗面指了指:「差不多可以吃了,快试试。」
「那我就不客气了。」
赵启平夹了些面吸进嘴里,泡过馄饨汤汁的面条咸度正好,凌远也煮得恰到好处,不烂不散,嚼起来弹性十足。
他又夹了颗烫呼呼的馄饨,使劲地吹了吹后从饱满的边缘咬下,舌尖尝到绞肉的鲜甜,味道极好的汤汁在嘴里溢开。赵启平双眼圆睁,吃得都来不及说话,只能边嚼边朝凌远用力点头。
凌远看赵启平看得出神,赵启平坐在家里餐桌旁吃着他亲手煮的馄饨面,这种感觉有点熟悉,是久违的家的感觉。可他的前妻林念初在家不会这样陪他坐着,而是他煮完端去给她,她通常都在客厅用笔记本电脑,边打报告边吃,或许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吃些什么。
凌远看着赵启平吃得香,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满足。韦三牛母亲包的大馄饨是凌远吃过最好吃的,此时分享给赵启平也得到高评价的回馈,凌远心中觉得欢喜。
他们一起安静吃了会面,正当凌远想要问赵启平关于暂缓转院的事时,忽觉胃里一阵突如其来翻腾绞痛。

凌远闷哼一声,手里拿不住的筷子就这么砸在桌上。


待续......  《寂寞沦陷》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最近工作量特大,三次元已经呈现崩溃状态QAQ”
写同人文是唯一放松的时刻,可最近这样忙里偷闲的机会真是不多,脑中有好多好多故事想写出来,碍于时间不足只好捡零碎空档来写,更新比较慢还请大家多多担待,爱你们!

话说~跑了13章,终于有一点点要进入正题的感觉,小赵医生终于登堂入室啦!我的新年新希望就是我一定要改掉写大长篇的坏习惯!!!!
《晚安,我的先生》在49章开车,《恋爱阴谋论》在32章开车,
照这个进步速度,我觉得这篇我一定可以开得更早,一定!

今天附上一个在院长家吃面吃得帅帅的小赵医生


评论(58)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