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09(吸血鬼AU)

* 大鳄宝宝送礼定情,吸血鬼族危机四伏

前文来戳: 03  04  05  06  07  08
-----------------------------------

09

陈亦度靠在谭宗明怀里,被谭宗明吻得七荤八素,当他被放开时,竟觉得除了后腰酸软之余,脑袋居然还晕眩。陈亦度有一丁点惊慌,因为身为吸血鬼根本不该有这些身体不适的症状。
但这些症状在谭宗明放开他后便觉得好些,于是当谭宗明走进海底隧道区想再次吻他时,陈亦度躲开了。
「谭宗明,我觉得头昏。」
「怎么了?不要紧吧?」谭宗明听到陈亦度不舒服就特别紧张。
吸血鬼在他印象中应该是百毒不侵、极为强壮又没有普通病痛的种族,怎么陈亦度忽然觉得头昏了?
「可能是因为接吻的关系。」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接吻会头昏,难道吸血鬼都这样吗?」
「可能只有我是这样吧......」陈亦度也无法确定。
「来,我们坐会,休息一下。」谭宗明拉着陈亦度往旁边的长椅走。
陈亦度安安静静让谭宗明牵着手,虽然被谭宗明亲了之后出现生病似的反应让他有点担忧,但牵着手却有一股没来由的心安。
他们休息片刻才离开展区,来到出口的纪念品店。
各式海洋生物被做成玩偶放在展架上,陈亦度随意逛逛,对那些女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没什么兴趣。
谭宗明拿了一只不知道什么塞进陈亦度怀里,绒布面软软的,陈亦度定神一看,发现是只绿色的鳄鱼玩偶。
「干嘛?」
「我买这只送你,当作交往纪念。」
「啥?」
「看到鳄鱼,你就会想起我。」
「噗!」
「别笑,你不觉得这只挺可爱吗?」
「又不是孩子。」陈亦度抓着鳄鱼的脸捏了捏,又扯扯鳄鱼尾巴,觉得有点有趣。
「不要算了。」
谭宗明伸手要拿,陈亦度立马抽回手,把鳄鱼抓在背后:「欸!谁说不要?名字都取好了,叫谭大头。」
「太难听了,像在叫冤大头似的。」
「我就要叫。」
「好好好,谭大头、谭大头,你高兴就好。」谭宗明结了帐,跟店员要了提袋,帮陈亦度把谭大头装进提袋里拎着。

逛完水族馆后,陈亦度随谭宗明回家。他挺意外谭宗明虽然表达了各种对他的好感,可却在他说头昏之后就不再亲吻他。
陈亦度对于谭宗明的贴心感到一丝暖意,虽然他还是不解自己为何会头昏,不过既然暂无大碍,他就决定等回去之后再问长老。
「亦度,觉得好点吗?」谭宗明洗完澡回到房里,他头发擦得半干,湿润的发丝凌乱翘着,看起来忽然年轻了几岁。
「没事。」
谭宗明笑了笑,自己爬上床:「我知道吸血鬼不睡觉,你就自己找事做吧,家里的东西都随你用,或者你想要回去也行。」
陈亦度没回答,跟着钻进被窝里。此举令谭宗明微微一惊,有些讶异。
「我没什么想做的事,陪你一起躺着吧。」
「我怕你无聊。」
「还好,谈恋爱不就是要待在一起吗?」
闻言,谭宗明心里有些甜滋滋的,他难掩喜悦之情,在棉被里一把握住陈亦度的手,直言:「听到你这样说,我真开心。」
陈亦度轻咳两声,似乎并不习惯谭宗明动不动就显露的感情,可也没抽开自己的手,就任由谭宗明握着。
「不然我们可以聊天,聊到我睡着。」谭宗明提议。
「都好,聊什么?」
「聊......」谭宗明想了想,说:「聊聊怎么样成为吸血鬼吧?你说你曾是人类,但你是怎么变成吸血鬼的?」
「当时,我在巴黎做服装设计。」陈亦度望着天花板,思绪不由得飘回100年前,那个空气中总是弥漫一股工业废气的巴黎。「我像着魔似的被这行业深深吸引,无法自拔地埋头钻研更好更优秀的设计,我每天花18个小时做衣服,直到认识可可˙香奈儿。」
「香奈儿?你说的是我们在巴黎看的那个时装秀主办?」
「是的,可可˙香奈儿就是那个名牌的创办人,是她从那满坑满谷的提案服装中捞出我的作品,是她挖掘我的才华,将我带进巴黎的时尚圈,正因如此,我才会认识布莱德,一个吸血鬼贵族。」
「吸血鬼还有贵族?」
「有,而且贵族的身份特别重要。普通血族的繁衍与人类无异,只有贵族能把人类转化成吸血鬼。」
「怎么转化?」
「嗯......这是机密。总之,转化后的人类也会成为贵族。」陈亦度笑笑,说:「布莱德年纪很大,性格也有点古怪,不过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吸血鬼贵族很多吗?」
「平均一千个吸血鬼中,只有两、三个贵族。」
谭宗明惊呼一声,握着陈亦度的手捏紧了些。「吸血鬼已经很少见了,想不到我还遇上一个贵族,更难得是你竟只有对我的血不过敏,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陈亦度眼色沉了一下,但只是转瞬即逝,他没让谭宗明发现他的不对劲,哼哼唧唧带过这话题。
夜渐深,谭宗明聊着聊着,回话慢慢变得少了,陈亦度在说完他的巴黎生活后,谭宗明没再答呛,只是发出细如蚊蚋的呼吸声。
陈亦度安静躺在床上,越来越觉得自己有毛病。
第一次在谭宗明家被吻得腰酸腿软;第二次在水族馆又被谭宗明吻得浑身酥麻,他明明就是个吸血鬼,可居然出现疑似贫血的头晕症状,这种事儿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看着谭宗明熟睡的侧脸,双目轻闭,唇畔带着微微笑意,像个满足的孩子,想起谭宗明所谓的缘分不过是一场谎言,再想到谭宗明对自己的信任和情意,陈亦度忽然觉得心里隐隐发疼。
可能,他是真的也对谭宗明产生感情。
自古以来歌颂爱情的故事总把爱情描绘得毫无道理,爱情未到时,人人觉得无关紧要甚至嗤之以鼻,而当爱情措手不及降临时,为之慌乱;为之心颤,才会相信故事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他把一切都告诉谭宗明,谭宗明会帮他吗?或者,谭宗明会生气自己欺骗他呢?
陈亦度没有答案。幽暗的室内,空调暖气细微的运转声嗡嗡响着,他还正在发着呆,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陈亦度捞出手机,他的属下米兰达在微信上传来一行字:猎人突袭,里奥受伤。
陈亦度心中一惊,确认了里奥情况并无大碍,便稍稍安心下来,陈亦度见谭宗明睡得正熟,轻轻抽开手,蹑手蹑脚地离开被子,回传信息叫米兰达开车来谭宗明家接他。
陈亦度没有惊动谭宗明家任何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深更半夜,凯迪拉克在路上迅捷移动着。陈亦度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的小键盘上跳跃,命令下属重新部署吸血鬼与猎人之间的警戒线。
「猎人最近真是越来越猖狂,难道他们忘了这几十年来的协议吗?」米兰达一手开车,另一手也正在手机上快速发信息交代工作给下属,嘴里难得抱怨。
陈亦度眼睛盯着手机屏幕,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回答米兰达的话:「毕竟谭大爷要准备退休,现在猎人协会几乎是他儿子谭宗尧在管事。谭宗尧不像他爸那么有道义,这次对里奥出手恐怕就是试探跟警告,待谭宗尧接管晟煊董事长之位,我们与猎人协会之间大概又要恢复以前的剑拔弩张。」
「我们是不是要考虑早点利用谭宗明去取得名单?」米兰达问。
陈亦度愣了愣,叹了一口气没说话。毕竟他只是接个吻都觉得头晕目眩,还谈什么利用?
陈亦度此时忽然有预感,自己或许根本没办法绑定谭宗明,相反的,如果他还想利用这方法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准他会被谭宗明逆绑定。
这么想着,陈亦度更没法答腔,只能转个话锋:「我认为谭宗明并不那么好利用,或许,我们要另外想个法子去取得猎人协会手中的名单,你们赶紧的,去想个备案。」
「是,知道了。」米兰达毕恭毕敬回答。
陈亦度抬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上弦月微弯的弧度有些诡谲,似一道暗中窥伺的窃笑,挂在西边的地平线上,看着看着,总让人觉得有那么点不详的预感。


待续......  《夜访》10(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最近继续忙成狗......
天气很冷,年关将近,大家要多多保重身体,别感冒了!
吸血鬼这篇距离完结我觉得应该不会太远,这真的是个中短篇的小故事~(转圈

今天附上一个背负族人命运的吸血鬼度


评论(4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