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4 院长也会公器私用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8  09  10  11  12  13
---------------------------------

14 院长也会公器私用

凌远的胃病是当院长这两年才开始发作的。
起初忘了什么原因,反正当时凌远觉得胃里闷闷的不怎么舒服,以为自己是吃坏肚子,没想到后来居然绞得他冷汗直冒,不得已只能靠吃止痛药才压下来。
不过,谁没有个小病小痛的?凌远一门心思全放在工作上,对自己的身体全然不上心,反正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过两天恢复过来又不当一回事。
间隔一段时间来回这么几次,凌远也就莫名习以为常,反正胃病并不容易发作,就是挑在凌远特别劳累的时候疼,但医院多的是药嘛!凌远知道怎么吃药,也就更不把这毛病放在心上。
按理说,医生对病理相关知识懂得多,应该更会照顾自己的健康才是,可凌远偏偏是另一种类型的人。他见多各种发炎溃烂、癌细胞转移、病毒扩散、败血症等乱七八糟的大阵仗,就像是一个久经战场、穿梭在枪林弹雨的老将士,他们在血流成河的地上爬着;开了坦克直接撞进要塞堡垒;赤手空拳站在敌人的枪口下对峙,这样的老将士面对一个拿着小刀威胁交出钱来的痞子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所以小小的胃痛,屁大点事儿。

凌远吃完药、洗过澡,本来痛得让人脸色发白的胃,此时只剩下隐隐约约的疼。
赵启平已经把餐桌整理好,还洗了碗筷,凌远见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唉,怎么反倒让你这客人来整理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举手之劳。」赵启平笑摇摇头,关切道:「师兄你好点了吗?」
「有,比刚才好些。话说你上次那招是什么原理,我一直很想问问。」
「啊?哪招?」
「我们在东京吃拉面遇到那次,当时我胃疼,你替我捏手以后就好了点。」
「喔,那是合谷穴,对头痛和胃痛都挺有帮助,不过只能舒缓、不能根治。」
「是这里?」凌远捏了捏自己的手掌问道。
「不对。」赵启平自然而然拉过凌远的手,拇指和食指掐住凌远虎口处,说:「这才是。」
赵启平说完轻轻按了按,凌远手上立即疼得让他皱眉,这位置不知为何敏感,即使手劲不大,捏起来仍是让人疼痛难当。不过凌远有了上回的经验便没怎么反抗,就乖乖让赵启平捏着。
赵启平帮他按摩一会,见差不多了才终于放开手。
「下次你再不舒服,可以自己试试。」
「知道了。」凌远揉着被捏疼的手掌,痛觉正慢慢从手上退去,同时胃里似乎也比方才又再舒服些。凌远笑笑,说:「谢谢,我想你平常对女朋友一定很好,很贴心。」
「呃......还行吧。」赵启平有些心虚,毕竟他曾欺骗凌远说自己有女朋友,现在要翻盘也稍嫌奇怪。不过仔细回想,他跟沈悦是表面上的情侣,虽然也不乏亲热,但平时也是各过各的日子,没有太多生活交集,自然谈不上是否对她很好很贴心了。
赵启平沉默片刻,忽然想起先前在东京就劝过凌远去看胃病,如今看来凌远根本没听劝,赵启平瞪了瞪眼睛,略带严肃问:「你这胃病去检查过没?医生怎么说?」
「我......早就看过了,还能怎么说,老毛病呗。」凌远打哈哈,也不怎么认真:「做我们这行的,压力大、工时长、三餐不定,有点胃疼毛病也很正常。」
「欸!别算上我,我可是信奉食神的,只要到点了,管他什么天大事儿,该吃饭就吃饭!」
「那很好,至少不会胃痛。」
赵启平看凌远一脸微笑的模样,也不知拿他如何是好,话锋一转,直言道:「我今晚留下来陪你吧,不然三更半夜又疼起来,也没个人照应。」

凌远没说话,只是看着赵启平,似是有些讶异他会这么说。赵启平愣了几秒才意会过来,连忙说:「抱歉,我这样说好像太唐突了,师兄你千万别介意,如果不方便就当我随口提议。」
凌远看着赵启平,话就脱口而出:「不会不方便,况且......我还想多和你聊聊。」
「啊?什么?」
「转院的事,你不是说要暂缓吗?为什么?」
赵启平没想到凌远对自己如此关切,犹豫片刻,这才把他在六院茶水间听到的闲言碎语捡重点说给凌远。
当然,他隐瞒自己跟沈悦分手之事,只说了他的骨科副主任之位当初有高层介绍,没想到这么多年,还会听到同事在背后掐着点说些难听话。如今正逢陈老先生离世,这节骨眼上若是转院,肯定会被说成「把人医死了就跑」。
凌远一直静静听着没发表任何意见,赵启平说完之后才注意到凌远的沉默,便问:「师兄是不是觉得我在意这种事很幼稚?」
凌远摇头:「不,我只是在想,该如何解决这问题。」
「啊?」凌远的话让赵启平感到意外,他愣愣地看着他师兄,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看来,延迟转院是个被动结果,事实上你心里还是想来一院,若是这样,只要能堵上他们的闲言碎语,你是不是就愿意过来了?」
「呃......可以这么说,但别人的想法并不能轻易能左右吧......」
「那你为什么要让别人左右你的想法呢?」
「我......」赵启平被凌远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算了,你也别为难,我再想想怎么处理这事。」
「好吧,师兄,但这也不急于一时,至少不急于今晚,你身体还不舒服着,早点睡下吧。」
凌远点点头,忽然说:「让你一个客人睡沙发真不好意思,床给你睡,我睡沙发。」
「那怎么行!你要好好休息,这种事就别跟我争了!」
凌远看着赵启平一脸坚决,知道他这小师弟一旦坚持起来便是认真到底,于是也不再跟他争,安安份份回房睡了。

关于转院之事,凌远是上了心的,毕竟有了庄恕的托付,再难的事凌远也会想方设法解决,何况不过是小小转院的问题。
不过赵启平并不知道凌远的心思,只当他所谓的「处理」是随口说说,因此在几天后一场研讨会上,凌远的出现着实让赵启平又惊又喜懵了大半天。
六院与其他医院一样,每两个月都会举办一场院内的医学研讨会,主要邀请市内其他医院、甚至国内外各大医院的管理阶层,或者特别知名的主治大夫来做主讲,意在让院内医生能与业界保持良好互动,相互观摩学习。
六院在业界的风评不错,刘院长人缘也好,每次医学研讨会都办得有声有色,院内医生也都相当捧场,只要没看诊或没上手术台的医生,几乎人人都会来参与,有时甚至连休假医生还会特地跑回来。
这天,研讨会比往常更热闹了,因为行政组直到会议前两天才放出消息,说这次研讨会的主讲是第一医院的凌远院长,六院的医生们听闻消息简直趋之若鹜。
凌远公事繁忙,向来很少出席国内医院研讨会,除非有特殊情况,再者第一医院本身也常有医学讲座,凌远可说是自顾不暇。可第一医院的讲座总是一位难求,没有点硬底子或后台支持,连想站在门外听听都是一种奢求。因此凌远破例参加这次六院的研讨会,可说是机会难得,人人都想挤进去参加,除了赵启平。
赵启平对自家医院办的研讨会向来不怎么上心,他只有刚好没看诊又没进开刀房时,才会随便瞄一眼研讨会公告,而且他对主题挑剔,与他专业或有兴趣的领域相差甚远的主题,他是连睬都不睬。
这回主讲人公布得晚,加上赵启平当天刚好有一台手术,所以就没怎么留心研讨会的事,直到他要进手术房前,柜台的值班护士才提醒他今天的手术临时改了执刀大夫。
「改了?谁改的?我怎么不晓得?」
「刘院长今早打电话来通知的,说你下午有事,没法上手术台。」
「啊?」赵启平一脸困惑,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赵启平接起手机,发现是他们院长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刘院长就急问赵启平人在哪?怎么还没来大会议室?直说一早有派人通知赵启平,并且讶异如此重要之事竟没传达到位。
赵启平挂了电话之后满腹疑惑,但仍依言赶去大会议室参加研讨会。

大会议室外的走廊上挤了一些医生,全都聚精会神看着会议室里头,显然是里面没位置了,只能挤在外面站着。赵启平见状,心忖今天这阵仗可比平常来得热闹啊!不晓得是谁来主讲?
赵启平还在门外,只闻里头的话筒传出一个令他耳熟的声音:「这次前来贵院参加研讨会,主要想跟大家谈谈我们一院与贵院将共同开展新的资源共享计划,很高兴刘院长能对这计划大力赞同。其实这个灵感来自贵院骨科的赵副主任,因此我与刘院长决定推荐赵副主任来担任这计划的第一位跨院医师,希望我们两院在未来能紧密地携手合作。」
赵启平站在门口傻愣住了,走廊上的同事们有的忌妒;有的不敢置信,但更多的是对他投以羡慕的眼光,毕竟被两位大院长点名,这种幸运事儿可不是天天发生。
走廊上的骚动,引起大会议室里头的医生们频频转头向门外张望,赵启平慢慢走进大会议室,伴随他而入的是窃窃私语和讶异的目光。
赵启平看着站在最前头讲台上的凌远,一身西装笔挺的专业模样,脸上挂着的,是如兄长般的和煦笑容。


待续......  《寂寞沦陷》1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凌,你这是犯规放大绝滥用职权啊!
凌远:那又怎么样?谁强谁上~
蓝蓝:你确定搞了这么大阵仗都是为了你表弟而没有私心嘛!?
凌远:哼哼(高深莫测的微笑)
蓝蓝:看在你这么帅气到六院抢人的份上,我就不多说了!

今天附上进了研讨会就一脸蒙的小赵


评论(53)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