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5 庄季二人的过去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09  10  11  12  13  14
---------------------------------

15 庄季二人的过去

凌远坐在店里埋头吃着生煎,赵启平坐在他的对面,似笑非笑看着他师兄。
「你费这么大劲为我解决流言蜚语,还将我如此光荣弄进第一医院里去,结果,只要我请你吃生煎?」
「上回你不也只要我请你吃馄饨面吗?这叫礼尚往来。」凌远嚼了嚼生煎咽进肚里,说:「还挺好吃。」
赵启平噗哧一笑,这才跟着夹起生煎咬破个小洞,先用就着口吸了点馅里的汤汁,然后才连皮带馅咬下大半。
两人吃了一会,凌远缓道:「这次演变成两院合作其实对我也有好处,不仅拓展医疗资源,也能藉此开发新项目,所以算起来,还得谢谢你给我这个动力。」
「啊?」小赵医生听得一头雾水,嘴里还咬着生煎,看起来难得傻愣愣的样子。前半段他听得懂,但后半段可就语焉不详了,什么叫做「给我这个动力」?他对凌远做啥来着了?
对于赵启平的困惑,凌远只是笑笑并未解释,他吃完生煎之后拿纸巾抹抹嘴,说:「虽说名义上是跨院医师,但实质上你仍算是转到一院来,不过你的门诊会减少,有一部分时间将分配到与六院的共同计划里去。我记得你在简历上写过未来的工作期许,除了看诊跟动刀,还希望能参与一些特别的计划,所以,我很期待你到一院之后的表现。」
「被两位院长亲自点名,我怎敢不认真努力?」赵启平吐了吐舌,他越来越不把眼前这位上海医界的名人当成外人。或许是喊师兄喊久了,凌远对他而言就真像是一个可亲的兄长。「放心吧,一定不让你们掉面子。」
「好。」凌远满意地点点头,他停顿片刻,忽然说:「对了,一会有个人想见你。」
「谁?」
凌远抬头朝门口望了一眼,笑了笑:「说曹操,曹操就到。」
赵启平顺着凌远的目光看去,发现来人竟是庄恕,他心里一惊,手上筷子没握好,一颗生煎就这么从筷间掉到桌上。
「唉唷!我的生煎。」小赵医生看向桌面的生煎残骸,一边惋惜地叹气。
「怎么?小启平,这么大的人了,吃生煎还会吃到桌上去。」庄恕走过来他们桌旁,在凌远身边坐了下来,难得调侃。
「庄大哥,你怎么来了?」
「有事想找你说。」
「这样,你们谈,我先走了。」凌远把桌上的空盘堆好,准备起身。
「师兄,等等!你不用走开没关系呀!」赵启平虽不知庄恕想和自己谈些什么,但八九不离十,肯定又要问季白的事。他总觉得凌远在场会好些,至少有个第三者可以和缓下气氛。
结果偏偏凌远没接收到赵启平暗藏眉间的信号,他笑了笑仍是站起身,说:「我还有点事要回医院去,启平,谢谢你的招待,咱们到时等你来一院再聊。」
「欸......好吧,师兄慢走。」
凌远朝两人微微一笑,拎起椅子上的包便走了,赵启平看着凌远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回过头来面对庄恕。
「庄大哥......」
「小启平,陪我去喝杯咖啡吧。」

庄恕和赵启平在附近找了间星巴克,庄恕点了杯热的美式咖啡,赵启平则是喝卡布奇诺,他们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就在窗边,可以看到颜色绚烂的街灯。
「回国之后,最不习惯的就是星巴克比在美国贵了许多。」庄恕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抿了抿唇感叹道。
「庄大哥,你现在都是外科名医了,还差这点钱吗?」赵启平笑了笑。
「钱这种东西除了开源,节流也是很重要的。」
「你这说话的调调可真像......」赵启平话说了一半倏然住口,觉得自己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他咽咽口水,拿起自己的卡布奇诺安静喝着。
「真像谁?」庄恕挑挑眉毛,一双眼睛盯着赵启平显得锐利。
「像......」赵启平轻咳两三声,才讷讷地说:「像我三哥。」
闻言,庄恕嘴角裂开一个难得笑意,那张总是严肃而冷然的脸上,似乎只有在提及季白相关之事时,才会显露一丝温情。
「小启平,庄大哥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现在,帮我打个电话给季白。」
赵启平心忖自己猜得没错,庄恕果然是为他三哥而来,他平时并不想管人闲事,但三哥跟庄恕之间实在是太古怪,这使赵启平忍不住想打探一二,不过他之前碰上庄恕时佯装跟季白不常往来,因此现在也不敢一下子就问得太多,只能迂回地试探。
「庄大哥,你找我三哥怎不自己打呢?」
「我......」庄恕欲言又止,喝了两口咖啡,琢磨半晌,才终于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打过几次,但他没接,其实......我现在住在他家隔壁,但他一直都不在家,我就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庄恕一股恼把话给说了,赵启平直觉今天或许能把庄恕和季白之间的事情搞明白,便试探性的又戳了一句:「你找我三哥到底什么事?」
「我......」庄恕把咖啡全喝完,深吸了口气,才说:「我得把他追回来。」
「追......追什么?」赵启平完全听不明白。
「他是我的爱人,我得把他追回来。」庄恕一字字缓缓说着,字里行间是万分的坚定。

「等、等等!」赵启平瞪大眼睛,憋了几秒的气,然后压低音量再确认一次自己不是听错。「你说,我三哥是......是你的爱人!?」
这个年头,两个男人相爱没啥好大惊小怪的,但赵启平讶异的是,季白看起来不像;庄恕看起来也不像,而且重点是,他俩从头到尾都没半点征兆呀!
庄恕话已至此也没有想隐瞒的意思,他叹了口气,缓道:「大概......也算不上吧,但是我爱他,千真万确。」
「你从什么时候看上我三哥的?从实招来。」
「这要从很多年前说起,从我第一次见到季白说起,那时他才11岁,只是个孩子,我从小没有朋友,有季白这样的邻居小孩作伴让我很珍惜。要说什么时候看上他,我也不晓得,或许是相处的点点滴滴,或许是后来年纪渐长、慢慢懂得什么是爱情......总之,我这辈子是认定他的。」
「所以......所以是因为你对三哥有这份感情,三哥才躲着你?」赵启平喃喃自语,像是在自问自答,又像是在询问庄恕。
「你不是说跟季白很少联络吗?怎么知道他躲着我?」庄恕敏锐地察觉赵启平自己都没发现的盲点,一针见血问道。
赵启平在心中喟叹一口气,知道话都说到这份上,自己大概也难逃被追问,干脆和盘托出:「唉!好吧好吧,就告诉你吧,你一回国,三哥就逃难似的躲着住到我家了,我死逼活问他也不肯透露半点,只说不想见到你。」
闻言,庄恕深吸口气,自嘲似的笑了笑:「难道,真是我会错意吗......」
赵启平总算大概弄懂这两个他从小当哥哥的人是怎么回事了,可他还是没搞明白他们俩之间发生什么事。庄恕喜欢季白,而季白却躲着庄恕,赵启平左右推敲一番,唯一答案便是庄恕去美国前对季白做了些什么,而且这事可能非同小可,才让季白在事隔多年之后,仍然对庄恕有所戒备。
然而,赵启平用自己的推敲来质问庄恕时,却得到一阵吐槽。
「小启平,难怪你没法当刑警,只能来当医生。」
「不是啊,你说我这推论哪里有误了?」赵启平警戒地瞪视着庄恕。如果庄恕真对他三哥干出什么事,那三哥警告他远离庄恕也是合情合理。
庄恕两手一摊,摆在赵启平面前,脸上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你觉得我打得过他吗?」
赵启平想了想,也是,他三哥是什么样的狠角色,没道理给人白白占了便宜。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我并未向季白透露过半点心思,倒是他......在我去美国前,主动吻了我。」
「什么!?」这下可好,误会大了,原来干出什么事的人不是庄恕,是他三哥!
「我当时很震惊,但也因此知道季白对我有感情,可他隔天却说那是误会,我出国在即,没法多和他谈谈,后来相隔两地更没机会说这些,只能一拖再拖。」庄恕说着又叹了口气,伸手用拇指摁着眉心,舒缓眉间的紧绷。「没想到这一相隔就是六年,或许我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很可能季白那个吻真的如他所说是个误会,但我还是想要弄清楚,不管是不是误会,我都想让他知道,我对他的心意。」
「庄大哥......」赵启平是性情中人,庄恕这番掏心掏肺的自白,着实对他产生极大影响。
赵启平向来敏感纤细,虽然平时一套套道理说起来全不输人,可一但触及内心,却又是同理心一发不可收拾。
季白老骂他情感泛滥,可他知道,是自己见不惯伤感悲离之事。如今听到庄恕的话,对象又是他三哥,赵启平真是无法坐视不管。
他手掌不重不轻在桌上拍了下,说:「这个忙我帮定了,庄大哥,你就别再闷闷不乐。」


待续......  《寂寞沦陷》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小平平呀~你这样你三哥知道吗!
赵启平:不管了,反正我不能坐视不理!
蓝蓝:嘿嘿嘿嘿……

噢~让我碎碎念一下
宝宝心里苦~最近连载更新慢,但其实一直在写文,只是还不能公开,
已经开了3台车+2篇故事,差不多1万5千字,所以我真的没偷懒~嘤嘤嘤!
不知不觉就2月了,你们知道2月有什么节日吗?没错就是情人节~
所以,来干个大事,你们说好不好?


评论(68)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