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7 到院长家洗个澡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三天更一次。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1  12  13  14  15  16
---------------------------------

17 到院长家洗个澡

第一医院的急诊抢救整整进行一天,所有人员几乎下班后还轮着排班待命,就算回家也随时做好再回医院接班的准备。
赵启平跟着凌远一起开了两台刀,后来又去帮庄恕的忙,前前后后进了几趟手术室,连赵启平自己都快记不清。从一早到院就开始急诊,直到接近午夜才暂时结束,赵启平虽然还没被正式介绍,但一整天在手术室转下来,跟各科主任也差不多认识了,众人都对他印象深刻——态度认真、技术一流的小赵医生。
赵启平站了十多钟头,终于能在休息室坐下来缓口气,旁边沙发上的李睿跟韦天舒早已东躺西倒,秦少白也靠坐在沙发椅上小憩。郁宁馨手里拎着一个大提袋进来,见到大家都在补眠,便蹑手蹑脚把提袋放在桌上,示意赵启平自己拿。
赵启平打开提袋发现里头有好几碗热腾腾的粥,是郁宁馨抓紧时间溜出去买的,大伙为了抢救伤员,午餐跟晚餐都用得随便,更别提赵启平还完全没吃,此时此刻见到热腾腾的食物,胃里像打鸡血似的立刻翻滚起来。
赵启平拿了一碗粥出来,想到凌远也一直没吃东西,便低声问:「有给凌院长送去吗?」
郁宁馨一听,愣愣地摇头,恍然道:「我马上给他送。」
「没事,」赵启平从袋子里又捞出一碗粥,说:「我去吧。」
赵启平正要起身离开,忽然想到庄恕还在工作,又回头对郁宁馨说:「庄主任还在开刀,应该快出来了,一会别忘了也给他一碗。」
「喔,知道了。」郁宁馨一对眼珠子在赵启平身上溜溜转着,觉得这小赵医生看起来年纪虽小,但没想到竟是凌院长从别院挖角过来的,而且跟庄主任似乎也是旧识,看起来后台不容小觑呀。

赵启平看着院里的楼层图,按图找到院长室,这是他第一次进到凌远办公室,开门就见凌远正坐在位子上讲电话,听起来是一通越洋电话,说的全是英文。
赵启平本想放下粥就离开,但凌远拉住他说:「先去那吃东西,等我,一会有话跟你说。」凌远交代完又回头去讲电话,赵启平便依言端着粥坐到沙发去。
黑色宽敞的皮沙发能容纳三个人,赵启平空腹已久早就饥饿难耐,一坐下便拿起粥三两口扒了起来。
凌远正在讨论申请研究基金之类的事,虽然凌远在他面前大方自若,似乎也没想掩饰什么,但赵启平不想偷听凌远的电话,他放任自己的耳朵将那些话自动变成背景音,一边吃粥一边打量凌远办公室。
其实以一个院长来说,凌远的办公室不算宽敞,但一个办公桌和一个沙发区,对他而言似乎也够用,因为凌远的东西不多,办公室里整齐空荡,跟他家里有点像,带着一丝没有温度的清冷。
赵启平吃完那碗粥时凌远电话还没说完,他听着凌远说话的声音,低沉嗓音富有磁性,这样的声音说英语特别好听,感觉像在听播音主持。赵启平劳碌一整天,好不容易能歇下来休息,又反复聆听凌远温厚的嗓音,只觉眼皮越发沉重,开始有些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不能睡呀!这里是院长办公室!
赵启平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可又有另一股声音找上他,告诉他:休息一下而已,反正凌远还在讲电话,你只是先闭目养神一会。
赵启平片刻就被自己说服,他眼皮轻轻闭上,然后就这么昏昏沉沉陷入黑暗。

当赵启平再度睁开眼时,窗外的天空竟已经由黑转白,一夜就这么过去。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沙发上睡着,凌远早已不知去向,只见一件医生白大褂被当成临时棉被盖在自己身上。
赵启平闻到淡淡麝香气息,与凌远身上味道如出一辙,从那件医师白袍上飘散出来。赵启平抓起衣领嗅了嗅,若有似无的幽香有些撩人,可能是晨起的缘故,赵启平感觉自己身下莫名有些躁动,无关欲望,只是单纯生理反应。
他觉得羞耻,迅速将凌远那件白大褂扔到远远的位子上。
「怎么?衣服惹你了?」凌远拿了瓶牛奶走进来,见到赵启平的动作,似笑非笑看着他。
赵启平连忙解释:「不、不师兄,我只是......只是刚才见到上面有一只小虫,我、我怕虫子......」他胡乱编派说词,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凌远没再深究,把手中的牛奶瓶递给赵启平,说:「昨晚见你睡着就没吵你,人都累坏了,是该休息休息。」
「师兄昨儿个该不会整夜没睡吧?」
「有,趴在桌上打盹,但很快就醒了。」
「昨天进开刀房的伤患都还好吗?」
「目前有几人尚在观察阶段,但有一名伤患情况不乐观......」
「是那个小女孩吗!?」赵启平不知为什么想起那个孩子,可能因为她是昨天车祸中年纪最小的,而且她的伤势颇重,赵启平实在没把握她能撑过来。
「赵芙凌吗?不是,她还行,是另一位老先生,胸外科那边的伤患。」
「庄大哥的病人?」
「嗯。」凌远点点头,一边走到办公桌边收拾提包,说:「那人送来时已经伤势沉重,庄恕知道大概回天乏术,但也尽力了。」
赵启平心里有些难过,虽然当医生见惯生离死别,可他终究不是麻木之人,听闻抢救过程中那些不乐观的情况,即便不是自己经手,仍难免产生感伤。
凌远看着赵启平,似乎看穿他的心事,有时候他感觉赵启平很轻易就让人看懂。凌远笑笑问:「想离开医院透透气吗?」
「这时候离开?不行吧!」
「总得轮值一下,又不是铁打的机械。」凌远拿起提包,说:「我家很近,就回去换套衣服,你如果想的话可以一起过来,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去洗澡吗?」
「身子会觉得清爽些。」
赵启平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于是赵启平搭上凌远的车,随他一起回家。
上回赵启平已经造访过凌远家,这回再度走进这套色彩低调的房子,赵启平倒觉得有些熟悉。其实这房子的气性很像凌远,不染丝毫烟火气,纯粹的干净,但又蕴着一抹让人难以捉摸的谜样。
从装修的概念多少能窥见凌远不同于常人的想法,像是他的玄关大门设置在二楼,进屋时虽然有个休息客厅,但想到真正的主客厅就得下去一楼。
浴室也在楼下,凌远帮赵启平开了灯,告诉他沐浴用品在哪,还有浴室柜子里有干净的毛巾可以用。
凌远家浴室还算大,采用干湿分离设计,一边是玻璃围起的冲澡间,另一边则是白色的大浴缸。
赵启平脱下衣服走进玻璃冲澡间,扭开水龙头正想试试水量和温度,不料管线不知哪儿有问题,唰一声喷出冷水,倏然洒了赵启平一身。
忽然被冰冷的水淋上,赵启平反射性发出一声惊叫,凌远闻声赶来,赵启平门没锁好,凌远一转门把就进了浴室。
赵启平已经急急把水给关了,转头发现凌远跑进来又「啊」了一声,一时半刻也捞不到什么有用的事物,便只能尴尬地伸手遮住下身。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凌远早已转头撇开视线,又问:「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只是这管线......」赵启平只是方才一时反射遮羞,现下心想都是男人也没啥好遮的,便大大方方放开手,转而去拨弄墙边的管线。「哎!好像是这里有些松脱,一开水就会从这缝隙喷出来。」
「我瞧瞧。」凌远刻意不看赵启平,走过去检查墙边的线路,确实不知何时松脱,但昨天晚上还是正常的。
凌远接过花洒试图调整管线角度,他发现在某个角度摁住管线时,墙边是不会喷水的,但麻烦的是必须有个人站在这压好。
凌远撇撇嘴角,说:「看来晚点得找物业过来修理,这样吧,我现在先帮你压着管线,你至少先把澡给洗了。」
赵启平连考虑都没有便连声说好,因为他淋了一身冷水,整个人简直快要冻坏。凌远就背向赵启平,站在那替他压着管线,让他舒舒服服洗了个澡。
赵启平当然不好意思劳烦师兄而不回馈,洗好澡后便自愿跟凌远互换位置,换他背着凌远帮他压着管线。
浴室里很安静,身后传来凌远稀稀簌簌脱衬衫的声音,接着又听到裤头拉链被解开,赵启平闲来无事站在那,这些细碎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就在他脑中形成画面,赵启平觉得自己简直有毛病。
没事想象自己上司脱衣的画面?真他妈有毛病!
赵启平正想聊些什么来掩饰尴尬,但背后开始传来花洒的水声,他便将话咽了回去,安安静静当一个人型工具,好好用手压着失控的管线。


待续......  《寂寞沦陷》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回到院长家洗个澡,以后就有可能到院长家睡个觉,再来更可能到院长家打个P……
我是说打屁聊天嗑瓜子(淑女请注意用语)
欸!想想我都鸡冻~

评论(6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