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11(吸血鬼AU)

* 纠葛未明,前程未卜
* 摊牌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吗!?

前文来戳:05  06  07  08  09  10
-----------------------------------

谭宗明在晟煊集团楼下抽着烟,他答应过陈亦度要戒烟,为了让血液变得好喝。可谭宗明现在很困惑,陈亦度说自己对人血过敏、只有他的血让陈亦度免疫,可他现在发现这根本是个天大的谎言。
谭宗明在DU时又与那推血车的姑娘聊了一会,旁敲侧击得知陈亦度甚至连血库里的人血都不喝,他有专属的人伺候,包养了几个活生生的人在给他供血。
那么,这表示陈亦度从头到尾都是在说谎骗人了!
谭宗明心里有点慌乱,当然,陈亦度的欺骗不一定是恶意,但他从一开始就用这理由接近自己,显然是有所图谋。
谭宗明随便编派个理由告诉陈亦度自己有事、先不过去找他,然后逃难似的离开DU大楼,想先回自己地盘好好思索一番。
他回到晟煊就站在楼下连抽三根烟,老烟枪以往日日抽个半包一包,为了陈亦度,再难戒烟也戒了大半个月,现在忽然接二连三抽,倒是莫名有些头晕起来。
与陈亦度之间的相处情形历历在目,他们一起从法国回来,一起去夜市吃遍小吃,他们一起跟流氓打了一架,一起淋雨,一起去水族馆约会。
他第一次吻陈亦度,陈亦度就说他头晕,看着被吻得腰酸腿软的陈亦度,谭宗明就毫无预警决定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他谭宗明在尔虞我诈的商场打滚半生,并非没有受骗上当过,可随着历练积累,他的眼光远了、直觉准了,就少有人能再匡他。
而且在过去,谭宗明从未受骗得如此心痛,只有放入真感情、只有真正信任了,那份被背叛后的痛苦才是如入深渊。
谭宗明又抽完一根烟,嘴里的苦涩不知是烟造成的,亦或是心理问题。陈亦度到底为什么要欺骗他的感情?到底想从中获得什么?难道吸血鬼就真的是坏人吗?
谭宗明脑里太多问题,但他知道无论真相如何,他宁愿被事实刺得遍体鳞伤,也不愿抱着虚假的美好度日。
谭宗明方才丢掉手里的烟蒂,兜里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谭宗明捞出手机一看,来电人是他大伯父谭松龄——晟煊集团董事长。

谭宗明临时被找进董事长办公室,白发苍苍的老人穿着一套铁灰色西装坐在办公桌前,模样看起来慈眉善目。
他是谭宗明父亲的大哥,长相与谭宗明有那么点神似,但多了更多岁月洗炼的沧桑。他一见到谭宗明进来,布满皱纹的脸上便扬起温和的微笑。
「大伯父。」谭宗明恭敬地唤了声,不难听出他对这位老人相当敬重。
「宗明,来。」谭松龄招招手,让谭宗明过去。
谭宗明走到他身边,发现大伯父手上拿着一张旧照片,那是一张四人的合照,背景是巴黎艾菲尔铁塔。
「我整理抽屉时发现的,仔细一算,都快三十年前的事了。」谭松龄指着照片,面上带点哀伤,说:「这是我拍的,你瞧这就是你爷爷,还有你爸爸和妈妈。」
谭宗明接过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看着上面熟悉却陌生的人们,年轻的男人长得像他;年轻的女人笑意温婉。
说熟悉,是因为谭宗明早在家中无数相册中见过他们年轻的身影,但说不熟悉,那是因为谭宗明对他们残存的印象寥寥可数。他们在谭宗明还相当年幼时就双双离世,谭宗明自此以后就由谭松龄收养照顾,因此他虽然喊谭松龄一声大伯父,但在他心目中,「父」字的情分比「大伯」要来得重了许多。
「大伯父,这外国人是他们的朋友吗?」谭宗明注意到这是一张他爷爷、父母与一位外国中年绅士的合照,那位中年的外国男人高挑英俊,穿着打扮是那时代的流行西装样式,看起来气度非凡。

「是,他叫布莱德,是位法国绅士。」
「布莱德......」谭宗明只是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但也没多作联想。谭松龄说这张照片就留给谭宗明吧,谭宗明便恭恭敬敬将照片收进西装口袋里。
「宗明,大伯父找你来是想多说一声,宗尧过阵子就要接任董事长的位子,他有时脾气急,也算固执了点,你要多担待些。」
「我明白,宗尧哥是董事长,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协助他。退一万步说,他也是我的兄长,宗明定会全力支持。」
闻言,谭松龄满意地点点头,但片刻又显露些许忧虑。「听闻最近你和DU集团的度总走得很近,其实多多交友是好事,但别太执着于友情上,或许你的人生能更开阔些。」
「大伯父这番话让我听得胡涂。」谭宗明有些困惑,但提及度总,他满脑子想到的又是陈亦度的欺瞒,一股愤怒之火隐隐闷烧。
「唉,别介意,当我多管闲事吧。」谭松龄叹了口气,面露难色似有难言之隐,左右思量半晌仍没解释什么,只是接着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日后你们兄弟俩意见若是相左,不知你是否能看在大伯父的份上,对他宽容些?」
谭松龄的欲言又止让谭宗明听得奇怪,但他仍然恭恭顺顺点头道好。

三日后,夜里无风。
今晚乌云低低垄罩着夜空,云和云之间没有缝隙,像一面横越天际的巨墙。
一台红色保时捷911停在DU集团大门,谭宗明脸色阴沉,一双黑眸锐利盯着门口,直到那抹黑色身影缓缓步出。
车前门被打开,优雅的琥珀麝香随之散入室内。
陈亦度坐进车子,不由得皱了皱鼻头:「你抽烟?」
「不得以只好抽了点,但我想,你大概不是真的介意。」
谭宗明似乎话中有话,这让陈亦度很是疑惑,但见谭宗明唇边微微一笑,好像又只是随口说说。
陈亦度还来不及多问,谭宗明又接着说:「为了补偿前几天中午没能陪你吃饭,我现在带你去吃点好料。」
「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
谭宗明的故弄玄虚中带有一丝诡谲,陈亦度不明白这个奇怪的氛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甚至没注意到谭宗明怎么忘了给他见面时的亲吻。
跑车开往虹桥方向,整路上谭宗明都不发一语,陈亦度问了他两次,他也不吭气,直到他们抵达目的地--上海动物园。
打烊后的动物园一片黑漆,谭宗明的车直接开到员工入口处停下,那里早有一名阿姨双手环在胸前等着。
陈亦度挑挑眉,感觉空气中充满未知的分子。谭宗明走过去简单扼要说:「我姓谭,下午跟李园长说过我要来。」
那阿姨点点头,将两支手电筒交给谭宗明,交代道:「进去吧,只等你们一个半钟头,园内有些地方没路灯,自个当心。」
谭宗明向那阿姨谢了谢,拉着陈亦度穿过员工通道走进动物园。陈亦度走进去后,还听到阿姨低低碎念一句「大晚上逛什么动物园,有钱人真是有毛病。」
陈亦度也觉得谭宗明很奇怪,才带他逛海洋水族馆,这回带他来动物园,难道谭大总裁都喜欢跟人相反,专挑打烊时间来约会吗?
他牵着谭宗明的手,发觉那只厚实的大手里似乎有些凉意。陈亦度正想和他说些什么,谭宗明忽然放开了他。
「亦度,你不是喝动物血吗?来,今天特地带你来就是让你能自由选择,看你喜欢狮子还是老虎,随便挑。」
闻言,陈亦度心里足足慌乱了一拍。
谭宗明这是什么意思?
谭宗明微微一笑,笑里蕴含一抹残酷的弧度:「怎么?都不喜欢吗?喔对了,我忘了你喜欢养生一点,那素食动物如何?这里也有公鹿,甚至是稚嫩的幼鹿。」
「谭宗明,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我抽了烟,害你唯一能喝的人血受到污染,我正在弥补你呀。」谭宗明嘴里说得像是补偿,然而双眼却瞪视着陈亦度。「我已经同意全额赞助这里明年盖个新的夜行动物馆,李园长答应送我任何想要的动物作为回礼,所以来呀,别客气尽管挑。」
陈亦度看着态度异常的谭宗明,有个直觉告诉他,谭宗明肯定已经知道了什么。
陈亦度不愿随他起舞,只冷冷说一句别胡闹了。
「胡闹?不,我现在相当认真。唯一觉得我胡闹的人大概是李园长,我向他要动物却没让他叫任何人来帮忙处理。」谭宗明摊了摊手。「我想,仅是区区一只动物,度总还是有办法的吧?」
陈亦度叹了口气,幽幽说:「谭宗明,你有话就直说。」
「度总,有话该直说的人应该是你。」谭宗明双手插在腰间,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说吧,你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接近我?」


待续...... 《夜访》12(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你为此资助动物园还真是……有钱就是任性啊!
谭宗明:你不要打岔,我需要知道真相。

今日情绪忧郁,承蒙各位小伙伴们关心,还是努力在写文的,
鼓励的评论意外多,来不及一一回复还请见谅,每一条我都看到了,谢谢!
还是特别想说,最近退圈的人好多,也见到很多太太都表示热度太低所以心情低落,如果你们真的喜欢作者,千万不要吝啬让他们知道,或许你的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就能让他继续留下来写下去的~

爱你们!

评论(70)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