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8 这世界发生各种巧合都不稀奇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2  13  14  15  16  17
---------------------------------

18 这世界发生各种巧合都不稀奇

突如其来一场浴室管线漏水的插曲,闹得凌远和赵启平的瞌睡虫都逃之夭夭,睡眠不足的两人在洗过澡后反而精神了起来。
凌远回房换了套衬衫和裤子,赵启平则将原本的衣裤重新穿上,好在冬天冷也没怎么出汗,他的上衣和刚洗好时的状态差不多,飘散着淡淡的洗衣液味道。
凌远家舒适宁静,比起昨日整天在急诊室和开刀房里水深火热的惨况,赵启平觉得自己简直像身处在天堂一般。
凌远泡一壶热茶,又开灶大火蒸了两颗素包子,赵启平穿好衣服吹完头走出来时早餐差不多也准备完毕。
凌远招呼他坐下来吃东西,赵启平依言坐下,品了一口茶发现是普洱,这才想起凌远的胃不好。
都说普洱茶养胃,看来凌远虽然对自己身体状况不怎么重视,但也还不至于太过胡闹。赵启平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忽然惊觉自己竟如此在意凌远。看着坐在对面吃着早餐的人,他不知道哪儿不对劲,居然有一种他们正在约会的错觉。
赵启平咬了一大口菜包子,像是要把这个错觉给嚼烂了吞下肚去似的。

早餐才刚吃完,凌远就接到凌欢从医院来电,说赵芙凌睡了一整夜,方才已经清醒过来,他们为她做了例行性检查,可这小女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凌欢在电话另一端说得不清不楚,凌远和赵启平只得赶回医院去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芙凌的病床紧邻窗边,当凌远和赵启平赶到时,小女孩躺在那儿净是咿咿呀呀地哭,一张小脸都给哭得稀哩哗啦的,也不知是想找爸妈还是伤口疼,凌欢跟郁宁馨围着哄了半晌也没能让她安静下来。
凌远检查她腹上的伤口,并没有裂开或出血的情况,赵启平也查看她小腿上的骨折状况,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妹妹,你伤口很疼对不对?不哭不哭,医生叔叔跟你说,你只要多休息就会慢慢好起来的,但是你不能乱动喔,乱动会更疼,知道吗?」赵启平抽了纸巾给赵芙凌擦眼泪,或许是他说话的方式特别温柔,小芙凌忽然停下哭声,瞪大眼睛抽了两声气,一劲儿盯着赵启平看。
赵启平笑笑,说:「我也姓赵,你可以叫我小赵叔叔,他是凌院长,我们两个人昨天一起帮你把尖尖的刺从这里拔出来。」赵启平指指她腹上的伤口,然后又指指她的小腿:「还有,这里的骨头断掉了,但是你放心,小赵叔叔专门看骨头的,我很厉害地帮你接回去了呢!只要你乖乖休息睡觉,很快就能下床走路了。」
赵芙凌看着自己的小腿咬了下嘴唇,鼻头也哭得红通通,人还在抽抽噎噎的,不过已经不似方才那样难以安抚。凌远、凌欢和郁宁馨互看一眼,都觉得赵启平挺会哄小孩。
赵启平心忖她父母已经往生,心中对她特别同情,同是姓赵的,算来算去也是本家人,在暂时联络不上赵芙凌其他亲戚的情况下,自己对她多点关注也是应该的。
赵启平朝她温柔笑了笑,握住她小小的手掌,拉向床头一个紧急铃,说:「你有哪里不舒服就按这个铃,跟他们说你要找小赵叔叔,小赵叔叔就立刻过来看你,知道吗?」
赵芙凌睁大眼睛看着赵启平,忽然摇了摇头,把手抽离赵启平的手掌。赵启平愣了片刻,见她的双手在半空中比划了几个动作,赵启平看向凌远,凌远摇摇头表示不懂,赵芙凌又再重复一次方才的动作。
「我不能说话......」郁宁馨喃喃自语,这才恍然大悟,说:「她在比手语,意思是她没办法开口说话。」
赵芙凌朝郁宁馨眨眨眼,点了点头,带着泪水的大眼睛里充满无奈。
凌远愣了愣,对这意外的情况感到些许愕然,他朝一旁的凌欢指了指,说:「把她的病历拿过来。」
片刻后,凌欢用平板电脑调出赵芙凌的病历让凌远细细检阅。除了这次的急诊开刀记录,之前的就诊状况一片空白,显示赵芙凌从未进出过第一医院,所以也不知道她不能言语究竟是天生残疾亦或后天导致。
赵芙凌年纪尚小,才七岁大概也解释不清楚,何况她还没法开口。赵启平直觉情况有些棘手,忍不住叹了口气。
赵芙凌又比了比手势,众人不明,同时看向郁宁馨。郁宁馨这才回过神来,解释道:「她问爸爸妈妈在哪?」
赵启平想到她父母双亡,只觉心中一酸,摸摸她的头慰言道:「你的爸爸妈妈在其他地方,暂时不能来陪你,你得一个人先住这里,一定要勇敢唷!」
赵启平对赵芙凌软言哄着,后来凌欢又帮她打了一记止疼针,总算让她沉沉睡去。
一行人来到门外,凌远对郁宁馨倒有些刮目相看,指了指她说:「真没想到妳竟然也懂手语。」
「我大学时曾加入手语社,如何?学得还不错吧!」郁宁馨下巴微抬,些许得意的模样。
凌远点头称许,便要郁宁馨接下来负责赵芙凌的看护工作,尽量用手语和她多多沟通。凌远又看向赵启平,说:「我看你对小孩挺有一套的,她的事情也要麻烦你多费点心了。」
「应该的,师兄,都是赵家人嘛!」赵启平拍拍胸脯保证。

过年前夕在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一时之间多少家庭天人永隔,赵启平上工首日就遇上这等意外事故,也算印象深刻。他昨晚熬到大半夜,中间也没睡多久,今天一早赶凌远家冲了澡再回医院,一忙又是大半天。
赵启平午后被凌远叫进院长办公室,他有些意外凌远居然让他在沙发上小睡片刻。
「师兄!还有很多病床得去照看。」赵启平说。
「睡会吧,不碍事,总不能让我的小师弟才开工就忙得超时过劳,我可不想把你吓跑。」
「这样就吓跑未免也太没用了。」赵启平贫了回去。
凌远笑笑说:「能睡就睡吧,一会还得忙到晚上。」
院长办公室的沙发可不是人人都能随便睡,既然院长大人都亲自发话,赵启平也就承情了。
他在沙发上靠躺下来,稍微调整了舒适的角度,侧着身正好能见到凌远在办公桌前埋首文件的模样。这个凌远大自己也没多少岁,居然如此优秀,都已经干到了院长级别。
赵启平盯着他一会,忽然问:「师兄,你是几年上复旦的啊?」
凌远闻言抬头,看着赵启平:「我不是上复旦呀。」
「咦!?」
「我在北京上学,协和。」
「啥!?」赵启平差点没从沙发上蹦起来,他愣了一会,问:「可是先前你问我在国内上什么学校,我说复旦时,你为什么让我叫你师兄?」
「我父亲凌景鸿教授在复旦教书已久,没听过他的课可没资格说自己读过上医。」
「啊......你竟然是凌教授的儿子!」
赵启平原是读动物医学专业,正是因为后来听了凌景鸿的课,这才转念跑到骨科专业。
虽然都姓凌,但凌远长相和凌景鸿并不相似,也难怪赵启平要如此讶异。
「没错,所以即便我不读上医,但上医的同学们还是能算我的师弟师妹。」
「凌师兄你可真贪心,到底想要有多少师弟师妹?」
凌远想了想,笑而不答。

赵启平折腾两天是真的累坏了,跟凌远闲聊完没多久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去,睡着之前他想着的是凌远为什么像个超人一样都不会累?
不过毕竟是白天,而且还在上班时间,赵启平睡得也不深沉,约莫一个多钟头后就自然清醒过来。凌远已经不在办公室里,赵启平伸伸懒腰,感觉睡了一觉似乎真的比较精神了些。
他把外套穿上,然后打算离开院长办公室回到自己诊间,没想到才一出去就遇上一个医生迎面走来。
那医生长得一表人才,身高和赵启平差不多,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见到赵启平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便说:「请问凌院长在忙吗?」
「呃......」赵启平愣了几秒,心忖让人家知道他在院长办公室睡午觉似乎不太好,便转了个话锋道:「我也是刚来找院长,发现他人不在办公室。」
「这样啊……」对方点点头。
赵启平下意识朝他名牌看了一眼,上面几个黑体字吸引他的注意--心外科主任医师/江瑞安。

卧曹!他前女友的未婚夫居然也在第一医院!!


待续......  《寂寞沦陷》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小赵医生,恭喜你除了表哥表弟这些复杂问题之外,还要遇到前女友的未婚夫之类麻烦问题呀~
赵启平:到底是谁害的!?(猛瞪)


评论(61)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