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厌鸟症(速写/一发完)

* 来看看一小时能写些什么~
* 就是个HE小甜饼

聽藍藍用讀的>>荔枝FM有声戳我

--------------

01

靖王殿下讨厌鸟,大至鹰,小至雀,靖王总是表现出厌恶,离他们远远的。

可靖王狩猎时弯弓大张,箭锋却从不瞄准天上的鸟儿,哪怕是猎人最常打下的野雁,靖王也从未射过一只。

这让他身边的属下百思不得其解。

 

02

琅琊阁少阁主初入金陵时让靖王殿下觉得很是感冒,这人总是满脸笑意没个正经,说话三句一调戏;五句一笑闹,半点不让人安生。

偏偏这个少阁主就爱缠着靖王殿下,靖王越是臭脸,蔺少阁主越是欢喜。

不过蔺少阁主知道靖王殿下讨厌鸟之后,就没在他面前抓过鸽子。

 

03

边境战事频传,蔺晨随梅长苏北上征伐大渝。

临走前,蔺晨站在城墙外对新任东宫太子说:「你可以讨厌别的鸟,但千万别讨厌鸽子,如果我战死沙场,鸽子传讯回来你得亲自收下。」

那是萧景琰第一次想任性地抱住一个人,要他留下,要他别走。

但是萧景琰始终没有开口。

 

04

刚毅正直的太子殿下成天埋首书案,心思却越过河山飘向那北方的战场。

他心心念念前线战况,忧虑儿时挚友内耗过度的身躯,更担心那嘻皮笑脸之人的安危。

未料不在眼前,竟是极其想念。

 

05

日复一日,山尖冬雪融成溪,枝头绿芽换桃妆。

一只白鸽振翅翱过宫墙,飞入春意盎然的东宫。

萧景琰心头一震,颤颤地捧起地上的鸽子,解下他脚上信签。

纸卷上是娟秀的女人字迹,只有短短八字--梅郎病逝,蔺君战死。

萧景琰眼前忽然一黑,倒地不起。

 

06

东宫太子病得离奇,高烧以致神思不清,时而呓语。

列战英想把那鸽子抱走,可向来讨厌鸟类的萧景琰硬是不让,病得胡里胡涂仍抓着鸽子不放,列战英只得捧着鸽食到床榻边喂鸟。

太医无解,其他人也无解。

 

07

萧景琰清醒过来时,发现左手被插了许多细针,眼前一个白衣的人抱着鸽子朝他笑得温和。

心里酸楚犹如排山倒海而来,萧景琰不由得落下两行清泪,不知该怒该喜亦或该悲。

「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萧景琰用没被插针的右手朝蔺晨重重揍过一拳,但他像打在一团棉花上,这才发现自己病得绵软无力。

 

08

梅长苏确实病逝,然而消息有误,蔺晨并未战死,只是遭到伏击失去音讯。

琅琊阁少阁主安然归来,太子殿下的病也渐渐好转起来。

 

09

夏夜风凉若水,萧景琰倚在东宫廊前,将手中鸽食一点点撒在地上,看着鸽子们啄食。

蔺晨缓缓走到人身后,一把将人搂入怀中。

萧景琰没有抵抗,轻靠在暖人怀抱。

「怎么?不讨厌鸟了吗?」蔺晨笑了笑,蹭着萧景琰的面颊。

「我从未讨厌过鸟。」

「啊?」

 

10

萧景琰说,儿时他与林殊一起在溪边捡过一只幼鹰,林殊外向好玩,耐不住性子养鸟,索性把这苦差事丢给他。

萧景琰每日为幼鹰抓虫觅食,亲喂亲养,日渐倾出所有感情。

不料一寒冬雪天奴仆未将小鹰关好,鸟儿立时飞得无影无踪,萧景琰怕他冻死,顶着寒风在雪地里苦苦寻找两日,最终无果。

「从那时起,我便不愿再接近鸟了。」

「原来是爱之深而伤之深。」蔺晨紧紧拥住怀中的人,在他耳边轻道:「不过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飞走,所以你可以尽情爱我。」

「谁要爱你了。」萧景琰撇撇嘴,不愿附和,可还是转身环上对方的颈子,朝那人重重一吻。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50)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