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19 路窄不一定是冤家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3  14  15  16  17  18
---------------------------------

19 路窄不一定是冤家

中文的精妙之处在于短短几个字里就能完整描述情况、而且极为到位,赵启平此刻就觉得「冤家路窄」这个词汇简直是专为他而发明的。虽然江瑞安和他之间并无恩怨,但说到底,前女友的现任男友兼未婚夫这样的身份,只要是男人多少都会在意。
即便如赵启平和沈悦这样交往只为互助的关系,仍会夹杂一些较劲和心结。男人嘛!自尊心作祟在所难免。
赵启平既然表示他也在找凌院长,那理当和正在找凌院长的江瑞安同行,他走在江瑞安身边,两人一起进了电梯下楼。电梯里密闭空间让人感觉些许压迫,赵启平余光不住透过墙上的镜子打量江瑞安,这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一米八几外加两条大长腿,长相斯文帅气。虽然比起自己肯定是略逊一筹,不过顶着名医光环在外撩妹应该还是绰绰有余,也难怪眼光极高的沈悦会看得上这男人。
「你是骨科的赵医生,对吧?」江瑞安忽然问道。
「呃......是呀。」赵启平觉得奇怪,他刚入院就忙着急救伤员,还没空去人事部门报到,没有名牌,就连白大褂也是随便先借一件来应急,江瑞安怎么猜得到自己是骨科赵医生?
「果然如同传言。」江瑞安笑笑,又说:「我也才刚到院没多久,对院里的医生还不太熟,但这两天小护士们一直在讨论凌院长新找来的骨科赵医生如何如何帅,出入手术台医术高明,简直是男神级别,刚刚一见到你,就直觉你是她们口中的赵医生。」
「她们说得太夸张了。」赵启平有些意外从江瑞安口中听闻这些,他不好意思只是接受赞美,便也客套回了几句:「江医生在心外科赫赫有名,我老早就想找机会认识认识,没想到竟会在一院成为同事,真是缘分。」呸!是冤家路窄。赵启平表面恭维,内心却忍不住吐槽。
电梯减慢速度,大概是外头有人摁了按钮,电梯行至二楼慢慢停了下来。「叮」一声,电梯门顺势向两边滑开,赵启平见到凌远走进电梯,还来不及开口,江瑞安已经先向凌远打招呼。
「真巧,我正好有事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先一起来找我。」凌远走进电梯正要按下关门钮,一个女子在外头喊着等等,凌远又急急按开电梯。
长发飘飘的美女拎着一小提袋快步走进来,有些轻喘着向凌远道谢,她抬起头见到旁边的赵启平和江瑞安,嘴里小小地发出「咦」一声。
赵启平和那女子对到眼,心下慌了一拍。天!这个沈悦大小姐居然跑院里了,还好巧不巧搭到这班电梯!
赵启平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凌远已经先接话:「真巧,这不是启平的女友吗?」凌远看了她手中的小提袋,笑笑说:「你来给他送饭的吧?」
电梯门关上了,沈悦眨眨眼和赵启平面面相觑,江瑞安瞪大眼睛望向赵启平,三人都没有答腔。狭窄的电梯缓缓移动,凌远忽然感觉这空间里似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气氛。

院长办公室里,凌远和赵启平一起坐在沙发上,两人各自看着不同方向沉思。
凌远发呆片刻,说:「抱歉,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明明在东京时,赵启平就说皮夹里合照的姑娘是他的女朋友,凌远又怎么会想到赵启平根本早已分手?
其实就算她是赵启平的前女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她现在偏偏又是江瑞安的未婚妻。赵启平和江瑞安情敌俩在一个院里,虽然部门不同,但好歹同事一场,没事总会打个照面。
这下是真尴尬了,凌远只担心这两个小伙子日后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感情纠纷来。
「唉,怪我多话。」
「不,师兄,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当初在日本不该扯谎。」赵启平自叹一口气,只怪自己那偶尔容易踩雷的自尊心。说起来师兄也不是外人,跟女友分手就分手嘛!何必拉不下脸装着交往,现在可好,自食苦果了。
于是赵启平把自己和沈悦交往七年始末向凌远坦诚,反正都掀开了也没什么好隐瞒,便干脆说得清楚些。
凌远为人向来严谨,对待感情之事在旁人看来也有些一板一眼,对于赵启平这种表面情侣实则各自游戏人间的交往关系实在无法理解。但他确认赵启平是单身时却松了一口气,反而有点庆幸赵启平跟沈悦好聚好散。或许这样,庄恕想追赵启平就会简单点吧?
不知为何,凌远想到这事就有一种烦闷的感觉。
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在庄恕那居然得到解脱。
午后,凌远下了手术台刚好在休息室遇见庄恕,趁着四下无人就顺便告诉他赵启平单身的消息。
凌远原以为庄恕听了之后会欣喜若狂,不料庄恕却一脸无聊的模样,还反问一句:「凌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凌院长被问得哑然失笑,忍不翻了翻白眼。什么八卦?这还不是在为你小子操心吗?凌远更没想到他直接问庄恕时,庄恕竟然憋得笑弯了腰。
凌远心地耿直,但从小看惯了别人脸色,学得一套老成隐忍的性格。可庄恕不同,庄恕为人虽然也耿直,但他习惯先以恶视人,凡事只讲求先在别人有机会动手前先压人一头,说话也时常不留情面,相较于凌远,庄恕的行事作风有棱有角锐利许多。
凌远不知哪来的烦闷,觉得自己为庄恕带了消息还要这样被戏谑一番,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你倒是给我说清楚点,别老端个样子,不然就是笑得惹人烦心。」凌远脱下手术帽,微恼地往庄恕身上砸去。
「难不成你以为我喜欢赵启平吗?你完全搞错了,我看上的是他表哥季白。」
「什么?」凌远眉头一皱,对于突如其来的新局势感到有些错愕。「你说的是那个警察?」
「你也认识季白?」
「前阵子和启平在茶馆遇上抢劫,后来他表哥及时赶到帮忙,就见过那么一面。」
庄恕安静下来,过一会才问:「他看起来好吗?」
「很好,为什么这么问?」
庄恕没有回答,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凌远打量他片刻便猜测:「你该不会是招惹了人家,结果人家生气不理你,你只好想着透过启平牵红线吧?」
庄恕没有反驳,也可能是懒得辩解,但凌远从庄恕的表情能看得出来自己约莫是猜对了几分。
凌远心上没来由感到一股轻松,好似某个看不见的担子突然被卸下一般,最近一种连他自己也难以解释的烦躁感,竟在庄恕坦承喜欢的人是季白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彷佛庄恕喜欢的人是季白而不是赵启平就顿时令人觉得安心。
「反正小启平已经答应帮忙,季白可以躲我,但他总有一天得被逼得面对。」庄恕说。
凌远看向自家表弟,没想到庄恕的心上人竟是赵启平的表哥,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奇妙的缘分将他们四人牵到一起。凌远拍拍庄恕的肩,在短暂的对话里,只要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表达全心的支持。
聪明如凌远,其实早已发现自己心中小小的矛盾。为何自己以为庄恕喜欢的人是赵启平时,虽然他在行动上想支持庄恕,但心底却是闷闷不乐?可当庄恕告知喜欢的人其实是季白,他却能毫无罣碍地支持庄恕。
凌远感觉自己心里有着什么答案正在酝酿,但他外务太多太忙,没时间也没精力弄清自己心中矛盾,或者说,他还不想弄清。

晚间值班前,凌远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一份金副院长从网上搜集来的资料,是关于医院同事在自己微博或微信朋友圈上发文提及工作之事,网上能找到的几乎全数被整理成一份文档打印出来。
凌远并不是暴君,他也没有无聊到要刻意偷窥同事下班后的世界,可第一医院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改革,电子病历翻新、住院日项目、杏林分院、大批医生招募训练......最重要的是大数据的医疗应用推展计划,任何一点不合群的煽动或怨言,都可能扩大引发计划推动上的阻碍。
凌远委托金副院长悄悄在网上关注院内同事的发言与评论,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归责,而是为了找出症结点,就像他们的工作一样--好因此对症下药。
凌远翻阅手头上的打印资料,有贬有讽有怨言,凌远平心静气地一页页看过去。他明白,众人总在背后说他冷血,自己的恩师都能不眨一眼地开除,当初的妻子林念初在医院里犯点小错都必须接受严惩,连他最好的朋友也当着面骂他不近人情,但其实鲜少有人明白他的苦心,对越亲近的人越不能偏私,这是凌远必须顾全大局的处事方式。
然而他并不想解释,他知道有些事情解释再多都是无用,人心本就自私,药物可以治疗身体上的病痛,却无法治疗心病。
凌远安安静静看完手中文件,忽然发现里面并没有赵启平的讯息,这让一向没在刷朋友圈的凌远有点好奇这个师弟平常是不是也没在发朋友圈?
凌远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从长长的朋友列表里找到赵启平,他这才发现赵启平很常发朋友圈,而且他的朋友似乎也不少。
凌远随手滑了几下,见到最新一条发文是赵启平转院首日、遇到连环车祸那夜。
那条发文写着:伤病有别缓急,人命无分轻重,只要还能清醒就不能停下手边工作。
无声的文字只有简短两行,却意外地让凌远内心被某种不可言说的感觉触动了。


待续......  《寂寞沦陷》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院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对小赵医生有点意思?
凌远:(默默盯着手机看得出神
蓝蓝:嘿嘿嘿……

评论(49)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