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12(吸血鬼AU)

* 前途暗潮汹涌,老谭和度度该如何是好?

前文来戳:06  07  08  09  10  11
-----------------------------------
工商:好基友们不来本《恋爱阴谋论》吗?
-----------------------------------

谭宗明如此刻意搞了这么一场,饶是陈亦度再不懂道理,也该明白谭宗明肯定发现了什么。
陈亦度见此情况已知道瞒不过去,便向谭宗明承认自己是欺骗他,但陈亦度只说这是接近谭宗明的借口,并没表明自己真正目的是为了吸血鬼猎人名单。
「借口?是什么利益让你需要如此费心,拐弯抹角哄骗一大圈?」
「不是利益,单纯就是......」陈亦度咬咬下唇,觉得不说点真话根本无法取信于谭宗明,便道:「你大概不晓得自己是个极其罕见的天赋之人。」
陈亦度把长老说过的话大致转述一遍,强调谭宗明拥有反制吸血鬼的力量,自己身为吸血鬼族领导,为了族人的安全着想,这才想办法要与谭宗明接近并打好关系。
「一开始那样说只是为了能跟你有更深的交集,但我没想到会因此和你谈起恋爱。」陈亦度说着,眼神凝视着谭宗明,看起来再真挚不过。「谭宗明,我是真的喜欢你。」
陈亦度伸手慢慢搭到谭宗明肩上,见谭宗明没推开自己,又再搭上另一只手,俊逸的脸庞越靠越近,直到嘴唇贴上谭宗明的。
他知道谭宗明在观望,他知道谭宗明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陈亦度主动伸出舌头撬开谭宗明的嘴,湿漉漉窜进去纠缠住他的舌尖,谭宗明不动声色让他吻着,任他舔遍舌上每一寸细蕾。
感情的事情很多时候根本说不清楚,就连现在,陈亦度也搞不清自己真正的心意是什么,他自己都在欺骗与真实中矛盾不已。
可是能确定的是,他真的喜欢和谭宗明在一起,他喜欢和这男人相处。
哪怕谭宗明有逆绑定吸血鬼的天赋;哪怕自己再这样下去可能得一辈子伴着谭宗明,他都觉得似乎不算太坏。甚至,他还有一点点向往那样的生活。
单方面的吻持续一会,陈亦度开始轻喘起来,双颊浮上一层绯红,如同过往几次一样。
谭宗明忽然深吸口气,一把将人拽紧,狂风暴雨般卷吻回去。陈亦度的身子紧了紧,腰一下就软了下来,谭宗明牢牢托住他的腰,囓咬菱角般的唇;吸吮柔软的舌,狠狠把人亲个够。
吸血鬼不是同类,陈亦度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谭宗明也不知道,但肢体反应终究骗不了人,即使伪装,有些真实的东西却也难以隐藏。
谭宗明亲够了才放人,他凝视着陈亦度,园中昏黄的灯映在脸上,拉出长长的睫毛影子。谭宗明的吻将陈亦度的唇折磨得通红,如同一抹绝美的胭脂,丽而不俗;艳而不妖。
他看见陈亦度曜黑瞳孔里似有流光浮动,黑眸深处倒映自己热切的脸。
谭宗明还没决定是否原谅陈亦度,但声音已经先柔和下来:「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所言属实。」
「我说的是实话。」虽然只是事实的一部分。
「那你告诉我,天赋是怎么回事?」
「你没发现吗?你一亲吻我,我就浑身酸软无力,这就是你的天赋。」
「怎么会有这种事?」
「事实上不只是我,你去亲吻任何一个吸血鬼他们都无力反抗。这天赋对我们来说很危险,所以我得亲自来确认你是怎样的人、确认你是否会对血族造成危害。」陈亦度尽量把事情说得合理又单纯,希望能走一步便算一步。
「为什么我一个普通人类有这种能力?」
「这我真不知道,我问过族里长老,他也没法解答。」
谭宗明双眼微眯,陈亦度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他暂时找不出疑点。
看着眼前的男人,一颦一笑都令他倾心的男人,谭宗明决定再信他一次。
「放心吧,即使我有这样的能力也不会危害你们,因为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引不起我的兴趣。」

他们离开动物园,谭宗明开车把陈亦度送回别墅。
陈亦度回到家后把自己关在房里想了一整夜,他想厘清现况。
谭宗明虽为吸血鬼猎人的后代,可他却不具备猎人资格,因此一直以一个平凡人的身份生活着。
他身为晟煊集团执行长,可他执行的向来是表面企业事务,真正背后的猎人协会运作是掌握在董事长谭松龄手中。
谭松龄本人倒是遵守与吸血鬼数十年来的和平条约,但他儿子谭宗尧却热血好战,想着继任董事长职位后要大刀阔斧给血族一个下马威。
陈亦度本想借着接近谭宗明将谭宗明绑定成为自己的人,便能神不知鬼不觉教唆他潜入晟煊内部窃取猎杀名单,但他万万没想到谭宗明根本无法绑定,而且自己还有可能反被他逆绑定。
陈亦度更没想到,自己在相处过程中不由自主被谭宗明吸引,慢慢喜欢上这个男人。
他并没有排斥和谭宗明在一起,甚至也想过干脆主动对谭宗明坦白一切,或许谭宗明会愿意看在两人相识相交的份上帮忙一把。
但是现在情况变得复杂,谭宗明自己先戳穿了第一层谎言,发现陈亦度当初从一开始在法国的接近就是套路,在信任度直接破灭的情况下要来谈其他事几乎是天方夜谭。
所以陈亦度只能选择退守,不能道出目的;只能先承认一部分谎言,再给他一点真相。
陈亦度坐在沙发上喝光两瓶84年的红酒,慢慢把现在能做事的都厘清了。
无论谭宗明是如何发现自己撒谎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无法透过谭宗明去获取猎人协会的吸血鬼猎杀名单,他得另寻出路。
陈亦度步出房间,穿过幽暗的别墅长廊,来到里奥房里。
里奥遭到伏击受伤,虽然暂无大碍,可要恢复过来尚需几日,陈亦度坐在里奥床边,摁下那急着想起身行礼的人。
「别乱动,我有事跟你商量,你躺好听我说。」
「知道了,在下恭听。」
陈亦度把谭宗明发现他们说谎的事简述完毕,并告诉里奥现在要透过谭宗明取得猎人协会名单可能不易。
「我希望你能尽快把伤养好,或许我们得考虑在晟煊董事长交接时劫走猎杀名单。」
「度总,任何事情您只要交代下来即可,在下一定会竭尽所能完成任务。」
「我知道。」陈亦度点点头。里奥办事永远不需要他操心,但他只是隐隐感觉这事不会如此顺利。
谭宗明无预期地发现这件事,即便他承认了一部份,可毕竟还是有一部份欺瞒。或许是因为他对谭宗明渐渐上了心,因此更感觉到一点良心不安。
对于之后的事,这是陈亦度第一次感觉到彷徨。

几日后,谭宗明的办公室来了一位意外访客。
身形高壮的男子穿着合身的高订西装,迈开长腿走进谭宗明的领地。
「宗明,别来无恙。」
「宗尧哥!」谭宗明笑容满面起身迎接来人,连忙请他坐到沙发区去。「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来看看你,顺便聊聊。」谭宗尧一脸笑意,可目光显得有些锐利。
谭宗明从以前就觉得他这位堂哥为人阴晴不定,纵使脸上挂着笑,但仍有那么点难以亲近的感觉。谭宗尧和他父亲谭松龄的性格完全不同,谭松龄为人慈祥和蔼,但谭宗尧......谭宗明不想用奸诈狡猾来形容,毕竟对方没有陷害过自己,可从过去公司一些决策上来看,谭宗尧也算得上是心计深沉。
谭宗明拨了内线电话让助理叶华泡茶过来招待客人,谭宗尧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环视着谭宗明的办公室。
「你这环境打点得真不错,以前我只待在董事会,少来公司走动,往后接任董事长,免不了常来公司和你讨论公事,如此舒适的环境,来了可就不想离开了。」
「宗尧哥你爱待多久都可以,高兴就好。」
「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谭宗尧用手指了指谭宗明,笑得灿烂。
叶华端了茶进来,分别在两人面前放好又退出去。谭宗尧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这才清清嗓子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谭宗明看着谭宗尧那显得有些古怪的表情,他忽然有种奇怪的预感,好像谭宗尧要说的这件事特别重大。
「其实我老早就想跟你说,但父亲一直阻止我,如今既然我要接任下届董事长,我想我有权决定让你知道一些事。」
「好的,宗尧哥你请说。」
「你知道吸血鬼吗?」
谭宗尧突如其来切入重点让谭宗明心里为之一惊,他不晓得该如何应对,此时无论回答知道或不知道似乎都不合适。
谭宗明面对他堂哥投射而来的锐利神色,只能试探性问:「好端端的怎么忽然提起吸血鬼?」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阵子和DU集团的度总走得近,连他家里都去过想必也是知道吸血鬼的。」
谭宗明看着他堂哥,沉默不语。
谭宗尧叹了口气,说:「我现在要说的事可能你不会很喜欢,但我还是必须要讲,我们谭家世代都是吸血鬼猎人,与吸血鬼就是天生的死敌。」
「吸血鬼猎人?!」这事确实出乎谭宗明意料,他看着谭宗尧一脸笃定的表情,心中忽然觉得一凉。「为什么没人告诉过我?」
「祖上规定,没有猎人天赋的人得被蒙在鼓里,好好当个平凡人。」
「那现在又为何要告诉我?」很显然被蒙在鼓里近40年的他并没有猎人天赋。
「因为你和陈亦度走得近,我认为有必要出声提醒你,你父母当年是被吸血鬼杀死的。」



待续......  《夜访》13(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和你们说,最迟14章一定能开车~
所以...来个红心小蓝手,开车开得更凶猛!


评论(3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