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0 恋爱是用谈出来的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4  15  16  17  18  19
---------------------------------

20 恋爱是用谈出来的

夜晚的医院很安静,当白昼喧嚣散去,剩下的即是穿着纯洁的白大褂或护士服在巡夜的守夜天使。
病房区甚是安静,偶有廊上脚步声或隐隐约约的电子设备运作声,也不扰人,因为那一直是医院里的一份子。
凌远巡房时还在想着赵启平的朋友圈,他刷了一条之后对赵启平的日常生活更好奇了些,便顺手把他前面的发文也都刷了一遍。
凌远发现赵启平很特别,朋友圈里发的文少有抱怨,他谈的事情多半很正面、充满对生活或工作的启发,但也不是那种装模作样的劝世语录,看起来比较像是赵启平的工作或生活心得,每一条都充满他自己的逻辑和人生哲学。
听闻赵启平和沈悦的交往协议时,凌远觉得他有些异于常人,会把自己的感情拿来当作交易的人,多半不怎么在意世俗眼光。凌远倒没想到他在工作上一反游戏人间的态度,而是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做好每件事。
凌远例行巡视来到儿童病房,发现赵启平待在赵芙凌床边,手里拿着一本童话书,正在说故事给她听。
小芙凌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比着手势发表想法,赵启平不懂手语就边猜测边问她意思,若是猜对了,赵芙凌就会开心地拍拍手。赵启平确定那些手势的意思就会跟着再比一次,然后学起来。
凌远看着他们俩在互动间笑得满足,心底深处忽然一阵酸软,感觉人生幸福不过如此简单,有时就算拥有再多金钱也买不到这样的美好时光。
凌远并不想打扰他们,只是站在门边看了一会,正当他要离开时却被赵启平唤住。 
「师兄,怎么不进来呢?」
「见你正在说故事,不好意思打断你。」 
「没事,我们说完了。」
凌远看到赵芙凌对自己眨眼娇笑,便情不自禁走过去床边。见赵芙凌气色比先前好了许多,这才注意她其实生得可爱,一双大眼睛灵动有神,一脸聪慧的模样很是讨人喜欢。
赵芙凌看着凌远笑得灿烂,手里比了个手势,然后看看赵启平。赵启平点点头,笑着回了她一个手势,见到凌远看得一头雾水,赵启平好像很乐似的。

夜已深,赵启平把病床上的小孩儿哄去睡觉便帮她熄了灯,然后随凌远出去。
他们并肩走在长廊上,凌远忍不住问道:「你们俩刚才比手划脚半天,在说什么?」
「那个呀,」赵启平噗嗤一声笑出来,笑了一阵子才说:「她说你是故事书里的猴子医生,我附和她说是。」
「这猴子医生是什么角色?」
「猴子医生脾气很古怪,心情好的时候就免费帮人看病,心情不好的时候得拿一串香蕉去哄他。」
「猴子帮人类看病?」
「是,帮人看病。」赵启平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凌远思维逻辑果然强。「这真是本奇怪的故事书,不知谁捐这种书给医院。不过上头的插画色彩丰富,倒是很吸引小孩子目光。」
「你好像很喜欢和孩子相处,看你对小朋友似乎挺有一套。」
「母亲是幼儿园园长,我从小就跟小朋友们玩,后来大一点便成了园里的大哥哥。」
「难怪。」
两人闲聊着,竟不知不觉走完巡房路线,像是有一种不想停下的默契,每次有机会聊聊时,都会不由自主被对方的生活经验吸引,明明只是普通的人生经历,但从对方口中说出来却变得那么有趣。
他们都不想回办公室,就在长廊上的椅子坐下来继续闲聊。
凌远和赵启平认识时间不长,可相处机会很多,每次都足以让凌远惊奇赵启平的博览群书,也让赵启平讶异凌远的知识甚广。
赵启平说话带着年轻人的冲劲,可又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发言,某方面赵启平有些「老干部」气,可能是被哲学书洗炼得深,讲话偶尔让人觉得深奥莫测,有点像个老师父,这总是能让凌远会心一笑。
凌远发现自己的生活相较于赵启平实在乏味得很,虽然他并不讨厌现在的生活,可却有些羡慕赵启平的潇洒自如。
「生活嘛,大家都一本正经,循规蹈矩,有时候恣意汪洋,随兴一点也挺好的。」赵启平振振有词说着。
他说完发现凌远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开口,都是在听他说话,便有些不好意思问道:「师兄,你会不会觉得我话太多了?」
「怎么会,听你说话很有意思,我特别喜欢听你讲些以前的趣事。」凌远看着赵启平,忽然想起庄恕。「对了,听庄恕说,你答应帮着他跟季白和好。」
「啊......你知道这事?」赵启平说完才想起庄恕是凌远的表弟,这么说来,凌远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凌远笑笑,两人的话题开始变成聊起各自的表哥表弟。

「师兄,你会觉得奇怪吗?两个男人在一起。」
「那倒不会,很多事只有当事人自己有资格决定,旁人无须置喙,也没有吭声的权力。」在这点上,凌远倒是挺我行我素。当然,也因为他现在力挺表弟到底,所以决不会无端说些反对之言。「人生已经够苦,如果连追求自己心中所爱都要在意别人眼光,那未免活得太难过。」
「你一定很懂恋爱。」
「我?」凌远愣愣,发出一阵自嘲挖苦的哼声。「别说笑了,一个离婚男人谈什么懂恋爱。如果懂,便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可能你们只是不适合相处在一起,毕竟柴米油盐酱醋茶都会消磨彼此的感情,有的人适合谈恋爱,却不适合婚姻。」
「可有的人明明不适合结婚,却能因为谈恋爱而放弃自由,一辈子忠诚一段婚姻。」
「那说明他们肯定是真爱。」赵启平连犹豫都没有,斩钉截铁直接下了结论。
「没有意外?」
「虽然我还没亲身体悟,但我相信爱情无药可医,唯有爱得更深。」
凌远望向赵启平,微微一笑:「梭罗写的。」
「我最喜欢的书之一。」
「如果没有和你深谈过,我会以为你只看漫画。」
赵启平觉得脸上一热,想起当时在东京与凌远初遇时是为了抢一本小黄书,他现在与师兄交情好了起来,忍不住贫回去:「彼此彼此。」
赵启平脑筋转得快,回嘴也利落,不禁惹得凌远一阵发笑。
他感觉很久没有笑得如此开怀,自从接任一院的院长工作,好像除了公务之外,也没什么机会与另一个人如此细细深谈,虽然还在值夜,但有一种放松的感觉在心里慢慢扩散开来。
「如果你牵红线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告诉我,我表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凌远笑笑说道。
赵启平看着那温和微笑,忽然觉得没来由的安心,感觉好像不仅是这件事,所有困难只要有凌远在,似乎都能迎刃而解。

季白尚在缅甸出差,他跟庄恕之间不是赵启平现在首要烦心的问题,赵启平现在烦恼的是赵芙凌过去病例,若没有这些资料,他们得重新为赵芙凌做详细检查,才能找出他不会说话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他跟郁宁馨一起花了点功夫打听,终于得知赵芙凌先前是在第四医院就诊,可第四医院与第一医院素来没有太多交集,病例并不共享。
事实上,院和院之间攸关各种补助金和申请案的竞争,本就不愿共享资源,这在业界是很稀松平常之事,好比你在甲院照了X光片,可你同时想去乙院再咨询其他医生,甲院也不同意你携出自己的X光片,只能在乙院重照一回。
如此来来往往,耽误多少病人的时间与金钱,但无论甲院或乙院,两方医院根本不在意这种小事。
赵启平身为医生自然懂行,但当他讨资料遇上不便时,就忍不住觉得忿忿不平,郁宁馨脾气本就火爆,对着空气劈哩啪啦开骂一阵,赵启平立马对她投以赞赏的眼光,两人莫名在这短短一下午就建立起无坚不摧的革命情感。
赵启平感觉自己真是上了年纪,不如以前那般耐熬,奔波一阵忽然感觉有些恶心,他停下脚步,扶着墙放空了片刻。
「赵哥,怎么了?不舒服?」郁宁馨注意到他异状,连忙上前关心。
「没事,可能是刚才喝了咖啡的缘故,觉得有些心悸。」

赵启平此刻还没察觉,他的身体正在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


待续......  《寂寞沦陷》2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小赵的状况就是个伏笔,其实也没什么,大家要相信我!
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江湖传言:听说点了红心小蓝手以后我长高长壮了,考试都得了100分呢!
不信?你试试运气~

---------------------------------
工商:好基友们不来本《恋爱阴谋论》吗?
---------------------------------

评论(6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