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凌赵】《寂寞沦陷》43 不做後悔的決定就不怕後悔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37  38  39  40  41  42
---------------------------------

工商:【蔺靖】《此夜长》倒數47小時預售,有关大梁皇帝和英俊少阁主在山中谈恋爱的故事了解一下

43 不做后悔的决定就不怕后悔

赵启平坐在自己家的客厅沙发,难得拘谨。他瞄了坐在旁边的男人一眼,凌远目光盯着桌面,从表情看不出半点情绪,但微抿的唇透露出他似乎也一样拘谨。
凌远突然跑来找他,一见到他就直接倾吐一连串有关他两之间的事,虽然走廊上并没有别人,况且凌远也说得隐晦,但赵启平毕竟脸皮薄,总觉得在公共区域讨论这种事并不妥当,于是他二话不说拉着凌远就进家门。
大门关上后凌远反而不发一语,只是盯着赵启平发愣,莫名让人不知所措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漫开。赵启平作为主人,理所当然招呼凌远到沙发去坐,然后自己则溜去厨房泡茶,试图在短暂空档中思索凌远此时到来的目的。
凌远说他没后悔,甚至还觉得开心,这代表什么?那算是一句表白吗?
当两个茶杯在桌上冒着白烟时,赵启平还没从凌远对他说的那些话中平复,他默默拿起烫手的杯子,就着口轻轻将茶吹凉。
「启平......」
「师兄......」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又同时为这无名的默契颤动了内心。
「你先说吧。」凌远绅士地朝他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晚还特地跑来讲这些。」
「我以为我们中午的谈话没有结束,我认为......有些事还是该说清楚,而且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问那问题。」
「......」赵启平的目光略为闪避,似乎不想解释清楚,但此时的氛围又教他忍不住,赵启平深吸口气才说:「那天早上你道歉,我以为你对那事感到后悔。」
凌远顿时似乎弄懂了什么,他连忙摇头:「不,不是,你可能误会了......」凌远一手摀着脸,像是在冷静自己的思绪,过一会才抬头看着赵启平:「我道歉是因为......因为那晚没做保护措施就对你......」凌远像是有点懊恼自己,叹了口气又接着说:「而且你还喝醉了,总觉得这样有些趁人之危......可我并不后悔与你发生那些。」
凌远的亲口解释让赵启平傻愣在原地,他以为凌远是因为后悔才会不停道歉,以为他在后悔过着正常人生最后却和一个男人上了床,可没想到背后的原因竟与他想的天差地远--只是因为一个套子!?
当然,他们之间是该做保护措施的,无论当时是什么状况,但或许是他打从心底相信凌远并没有什么毛病,也有可能他对凌远的感情已经让他下意识放宽了这些限制,所以赵启平一直没往那上头联想,只当凌远是后悔和他做了那事。
赵启平感觉自己过去几天纠结一个没必要的误会,实在是愚蠢至极。
「我以为......」赵启平话说了一半突然住口,因为他想到那天早上他是怎么回应凌远的道歉,他明明心里很在意,却故作潇洒大方对凌远说什么「你情我愿算不上什么谁的错」,说什么「喝多酒抒发一下生理需求很常见」之类的蠢话......赵启平现在只想一头撞死在这沙发上。
凌远又叹了口气:「虽然你已经明确告诉我那晚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但我还是希望把我的立场表达清楚,很可笑吧?我也不懂自己为何要如此认真跑来解释这些,我......唉,不说了,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
凌远说完便要起身离开,赵启平心中一悬,有个声音在脑中告诉他,若是此时他什么都不说就让凌远走出这个大门,那他们今后或许就要一直相互错过。赵启平不确定凌远是否也跟他一样怀藏不可言说的情愫,但他不知哪来的勇气,急促地站起身追上凌远,伸手从身后将他紧紧抱住。

男人倏然止住脚步,他低头看着环在他胸前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显然很意外青年会有此一举。
不仅如此,那青年还在他背后开始一股脑倾诉:「那些都不是真心话,我以为......我以为你道歉是因为后悔,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才口不择言,我只是佯装大方,佯装不在意......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违心之论。」
赵启平从未感觉如此着急,也从未有此一刻希望听到这男人对他回应些什么,只要一句话就好,哪怕是怒骂他。
凌远沉默许久,像是在试图消化赵启平的言论,并从中归纳出逻辑,他被抱了一会才像意识到这个拥抱,他轻握住赵启平的手说:「启平,我对很多事情都很笨拙,如果你不清楚的挑明,我根本猜不透......」
「我喜欢你,凌远。」青年把脸埋在男人的背后,话说得仓促,但并不含糊。「留下来,如果你对我有相同感觉,就留下来。」
「我对你没有相同感觉。」
凌远的话让赵启平大感意外,他心中一震,像被什么重重一击,既疼又闷。
赵启平哑口无言,他失望地想放开双手,不料男人却突然转身,猝不及防将他搂入怀里,在他耳边低道:「我的感觉可能更甚于你。」
「什......?」
「赵启平,这世上的东西太多,但属于我的并不多,我不敢追求那些看起来太耀眼的事物,却不由得深深沦陷,这种感觉比喜欢还更纠结不知千万倍。」
凌远这番话说得隐喻而含糊,可赵启平最后终于听懂了,直到现在凌远也不敢确认这一切,不敢明白了当他们之间的关系。凌远处世总是如此小心翼翼,就连自己的感情也看守得严实,太过严实了,所以只是自苦。
赵启平一旦确认这点就不再犹豫,他抬头将自己的唇凑过去重重吻住凌远,用行动证明他可以追求,而且他应该追求。

男人是感官的动物,实质作为比任何语言都更能刺激他们的本能,赵启平感觉凌远的思绪因此活络起来,唇上回吻的力道也跟着加重许多。像要夺去呼吸似的,凌远双手紧紧摁住赵启平的脑袋,将他牢牢揉进怀里,渴望的情绪不需说出口,全都在这小小的动作中表露无遗。
他不必再回答是否留下来,也不必再纠结于是否应该将所有话都说得清清楚楚,事实上,他们早就超越了这些,只是当局者迷。
为什么不早点发现这双眼睛饱含的深情?为什么不早些承认自己对那人的情意?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他们都确定彼此的心跳是为了对方而加速,浑身血液在热吻中沸腾,叫嚣着,哭喊着想紧紧相拥。
他们几乎同时扯开对方的衬衫领口,凌远比他赵启平先一步吻上他的脖子,淡淡的洗衣液香气散发出来,一种平凡无奇却意外诱人的香气。
凌远惊讶于自己竟如此容易就被煽动,可仔细想想他们之间早就酝酿多时,只是他始终不敢放手一搏,只敢选择默默守候,这或许也是他上一段婚姻失败的原因,若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恐怕他就要孤独终老了吧?
本来孤单终老也没什么可怕的,可遇上赵启平以后,仿佛生活在黑暗谷底的人突然惊见一丝阳光,于是激起的求生本能让他从潜意识里开始挣扎,一点一滴催促自己攫住那微弱的希望。
凌远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想要赵启平,青年毫不反抗地让他顺势褪下他的上衣,虽然早有过亲昵的碰触,但此时却更像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回。
赵启平不惶多让,他大胆地把凌远压到沙发椅上,浑圆的臀部蹭动在他腿间,感觉有什么正在缓缓延烧发热。
他们的感情原是静若湖底的泥沙,哪怕湖面涟漪波动、大雨雷鸣也无法惊起他们一丝一毫,可此时倏然剖白如若地壳骤动,翻江倒海把那安静的泥给搅得惊天动地。
于是过程没有循序渐进,苏醒的野兽直接迎向他们之间,火热的抚触侵袭他们每根神经。
赵启平这回主动坐到凌远身上,故地重游,虽不至于熟门熟路但依旧契合。
赵启平将自己楔来的瞬间凌远感受到近乎被逼疯的紧窒,扶着那一弯纤腰的大掌也不由得跟着收紧。
「别急,别伤了自己。」凌远残存的理智不忘提醒,摁着赵启平的腰阻止他的急切。
缓慢的蹭动只是加剧彼此的渴望,凌远咬着牙根忍耐,可如此美食搁在眼前却不大块朵颐,着实教人心焦。
「没事,我可以......」赵启平的声音很柔软,略带急促的鼻息:「给我。」
纠缠的身影终是放肆了自己,热切地融成一体。
早在东京的相遇就注定他们会走到这一天,如果不是命运的安排,他们不会有后来诸多交集,从那时走到现在,凌远从医学期刊上一个遥远的名词走进他的生活,成为他生命里发光发热的那个人。
他追着光,他追着他。
赵启平不得不承认,他和凌远之间是真正的爱情,无论他想逃避或视若无睹,这份感情摆在那里,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赵启平闭上眼,任由自己沉醉在凌远近乎溃堤而出的情感里,随着欲望起伏,直到过热的熔岩烧灼一切。

欲望的火由烈转熄已是后半夜的事了,当赵启平再次回过神,凌远已经整理好衣裳,整整齐齐搂着他靠躺在沙发上。
赵启平偏头看着男人好看的侧颜,男人遥望着窗,唇边的线条很柔和。
「在想什么?告诉我。」赵启平微调自己的位置,好让头能服服贴贴靠在凌远的肩上。
「我在想,为什么自己总是怯于向前,只尽全力做我能做的事,追求我有把握的东西......」
「现在呢?还是没把握吗?」
凌远将他揽得更紧些:「启平,如果我说这次我不会轻易放手,如果我说我愿意为爱情勇敢一点,那么,你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吗?」
「会。」赵启平毫不犹豫地点头。
他等待许久才听到心上人一句告白,他没有理由拒绝。赵启平用力亲了亲凌远的肩:「我们可以一起为爱情勇敢一点。」
凌远笑了,给赵启平一个温柔但深刻的亲吻。
他们之间终是迎来爱情,犹如久旱逢甘霖。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终于!!院长和赵医生终于走到坦承心意这一天了!!
这篇文跟之前作品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一个字──拖。
不是单指连载的拖,而是他们之间感情的拖沓,因为这篇文想走写实一点的路线,所以很多时候在戏剧化情节与现实反应之间我多半选择现实……
现实的恋情通常是不刺激、不开挂、不突飞猛进的,有很多时候甚至是迂回或停滞,现在回头看看虽然连载时间很长,但很开心仍有坚持《寂寞沦陷》最初构想的核心,那就是想要写一个平平淡淡又朴实的双医生故事
谢谢你们忍受我这么多章的平凡无聊,下一回是真的要开始甜起来啦!

评论 ( 49 )
热度 ( 18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