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01-02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双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

 

01 捡到一个俊青年

谭宗明开着红色保时捷来到新天地,距离酒吧几公尺外的路口,早有一个负责泊车的小哥站在那。
「谭总,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有空来啊?」
「跟朋友有约。」谭宗明悠闲地下车,一身黑色亚曼尼高订跟霓虹闪烁的街区有些不搭。他顺手从西装内袋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那小哥,「拿去买点夜宵,兄弟,我请客。」
「好勒,谢啦!」那小哥愉快地坐进谭宗明的保时捷驾驶座,将他的车平平稳稳地开走。
谭宗明理了理西装外套,熟门熟路走进新天地的弄堂里。
上海晟煊集团总裁谭宗明,人们更常称他为商界大鳄,说他在上海拥有呼风唤雨的本事,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翻弄风云,随便撇撇嘴角就能炸毁一间公司——其实那都夸张了,如果他有这么大能耐,早就飞天了!
不过谭宗明还是有点实力的,作为一个纯粹的Alpha,他的成功和领导力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这里周边商街有大半属于谭宗明,但他从不骄矜自满,这可能源自于他白手起家、在异地吃苦耐劳许多年才换来这等荣耀,与大部分的大老板相比,谭宗明还是挺接地气的。
无论是店铺老板或打扫卫生的阿姨,谭宗明向来一视同仁、待人敬重,况且他总是刻意收敛自己的信息素,不让空气充斥太多Alpha压力,也因此这里的人见到谭宗明并不会因为他是传说中的大Boss而有所畏惧。

他走进新天地一间典型的美式酒吧「STAR」,偌大入口装饰一台绝版的哈雷重型机车,灯光昏黄的环境带有一丝粗旷的气氛。仿旧的墙上装饰大幅90年代美国电影海报,远处角落有个乐队在现场演奏着Guns N' Roses的November Rain,这整个酒吧本身就仿佛电影场景般,让人有如进入另外一个空间。
这是谭宗明最常来的酒吧,他和另一个好友共同投资,酒吧里每个员工见到他都热情地向他打招呼,谭宗明与他们一一寒暄,如同熟悉的朋友那样亲切。
他走到吧台边,一个长相俊逸的青年坐在那等他,面前已经摆着一杯透明的马丁尼,旁边的空位显然是给他留着。
「嘿!老谭。」赵启平向他打招呼,清淡的柑橙甜味参杂些许雪松香气,迎面向他飘来。
「小赵,」谭宗明在他身边坐下,对吧台里的酒保比了个手势,「一杯,老样子。」
酒保点点头,没有多余犹豫,直接从后方酒柜最高那层抽出一瓶威士忌。
「又跟男朋友吵架啦?」谭宗明笑笑,当然,他没说错,男朋友,赵启平的另一半是个同性Alpha。
赵启平挑起马丁尼杯中的橄榄咬了一口配着酒喝:「也没吵架,只是有点意见不合。」
酒保把加了大冰块的威士忌推到谭宗明面前,谭宗明拿起威士忌喝了一口,雪莉桶的香气在口中散开,他点点头像是附和,又说:「小情侣嘛,常有的事。」其实现在他还是很难相信眼前这看起来一脸学生样的家伙,竟然也有30出头。
「他不小,都快39了。」
「哦......」谭宗明认识赵启平好些日子,倒是第一次听说他男友的年纪,跟自己相同的年纪。他若有所思道:「这个年纪确实想得比较多一点,很可能跟年轻人意见不合。」
「但你就不会,咱俩意见倒是都挺合的。」
「我?」谭宗明忍俊不住,「当然,否则咱俩怎会一见如故?」
赵启平是第六医院的骨科医生,难得一见的Omega。跟一般人对医生的认知不太相同,赵启平脱下大白褂之后总喜欢混迹一些夜间场所,按赵启平的说法就是「人生苦短、当乐即乐」,这与他享乐主义的概念不谋而合。年轻人嘛!趁着青春硬朗,跟朋友一起好好放松玩乐,之后才会有更多动力去面对生活。
他俩认识也是在这间酒吧,当时赵启平的卡没刷过,身上正好又没现金,谭宗明慷慨仗义替他签了酒钱,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谭宗明从第一次认识赵启平就觉得他身上散发的信息素很让人舒服,柑橙的活泼朝气之余又带点雪松的沉稳,那雪松的淡淡气息让谭宗明觉得熟悉,他有一个当医生的好友身上也有类似味道。
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题聊开自然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往后每当赵启平跟男友吵架了,或是工作遇上不顺心,只要想小酌,就会顺便问问谭宗明有没有空一起喝一杯。

「你呢?大老板的感情跟事业都一帆风顺,都没有问题吗?」赵启平问。
「怎么可能。」谭宗明又喝了口威士忌,「事业还行,感情嘛......孤家寡人,还不知道另一半在这世界上哪个角落。」
「肯定是你挑剔,哪哪都要求多,标准太高。」赵启平铁口直断。
「并不是,其实我只要求能看得顺眼。」只是这看顺眼好像有那么一点难,并不是说要长得多好看,他身边不乏长得好看的人,可偏偏就是不让他动心。
「那你说,怎样才叫看得顺眼?」赵启平双手一摊,「随便举个例子,说几个明星。」
「这个嘛......」
谭宗明还没从那贫弱的记忆中挤出半个明星的影子,从门口方向突然传来一声稍大的动静打断了他,伴随着一丝微弱的信息素飘进酒吧,谭宗明神经一紧,一股奇怪的感觉在他心里扩散开来。
只见一个Beta青年脚步不稳地走进来,酒吧里顿时有些隐隐的骚动,谭宗明困惑地看了赵启平一眼,发现赵启平也与他同样困惑。
一个Beta身上为什么会散发Omega的信息素?虽然气味非常不明显,但谭宗明的神经异常敏锐,有股直觉告诉他,这Beta很可能是Omega伪装。
「老谭,那些人......」赵启平不安地往后方座位区瞥了一眼,酒吧里有几个Alpha客人似乎已经察觉空气中异常,但他们还没发现是怎么一回事。
谭宗明看着那明显喝醉的青年,大概才刚在别家酒吧喝完,路过这里又进来继续喝。谭宗明当机立断,直接释放少许信息素垄罩那个Beta青年。
木檀香缓缓扩散开来,后方的客人莫名感受到一股压力,纷纷安静下来。

青年摇摇晃晃走过来爬上一张高脚椅,然后趴在吧台上对酒保说:「给我来......来一杯威士忌。」他撑起自己的头往旁边看了看,指着谭宗明面前那杯,口齿不清:「要那种的。」
酒保挑了挑眉,和善地对那先生说:「抱歉,先生,那种威士忌店里没卖,要不我给您换一款?」
「我就要那款!」青年朝台面轻捶了一下,发出「碰」一声。
都说来者是客,谭宗明身为酒吧主人,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照顾一下客人,于是他示意酒保把那酒也倒一些给青年,然后他走过去拍拍那人的肩膀说:「你喝多了,我只能给你一杯,你喝完就回家好吗?」
「嗯?」那青年抬头看向谭宗明,突然冲着他甜甜一笑,一股甜甜的桃香猛地在他心脏揉了一把。
谭宗明突然莫名悸动,如同有一道闪电从他心上划过,刚才赵启平问他什么样的人叫做看得顺眼,他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形容,可现下这个人就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
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就只是那么一秒钟,他觉得自己被俘虏了。
像是有人拿着钉子钉住他的双脚,钉在原地。

 

02 假Beta真Omega

谭宗明不是没恋爱过,从小到大他也交往过不少对象,但他从没有过一见钟情,更遑论是对一个Beta青年一见钟情......更正,这是个Omega青年,谭宗明站在最近的距离,他已经察觉这青年身上的信息素正在慢慢外泄--杏桃香味,夹杂一丝蜂蜜的甜。
谭宗明见过不少Omega使用抑制剂,但他第一次遇上把抑制剂用得如此彻底的人,简直是想变成Beta甚至Alpha似的,若不是青年此刻处于酒醉虚弱的状态,恐怕自己站在他面前也不会发现他真身是个Omega。
谭宗明仔细看看这青年,顶多20出头,穿着一套与自己相似款式的高订西装,但老练的铁灰色显然有点不合他的年纪,不过他身高目测也有一米八几,模特儿般的身材穿上这身衣服还是挺好看的。
酒保依照谭宗明的意思推了一杯威士忌过来,那青年看向谭宗明,忽然说:「罗森?来,陪我喝一杯。」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罗森,大家都叫我老谭。」
「老谭?」那年轻人愣愣,随即笑开,朝他举杯:「随便,都行,来陪我喝。」
谭宗明给了赵启平一个歉然的眼色,赵启平不介意地摇摇头,随意挥挥手要他去应付这个醉鬼。
于是谭宗明把自己的酒杯拿过来,坐在那年轻人身边,礼貌地问:「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年轻人的眼睛转了转,「叫我阿度。」
「阿度,很高兴认识你。」酒杯碰了过去,友好的象征。
谭宗明盯着眼前的青年,感觉一颗心还像悬浮在半空,他完全没料到自己也有一见钟情的一天。阿度长得特别好看,深邃五官,典型的浓眉大眼,但最吸引谭宗明的不是外貌,而是他浑身上下散发那股子气质,明明甜美却压抑的气质。
阿度虽然在笑,但他眼底没有半点笑意,这显得那张俊脸上弯起的弧度不过是一种苦闷嘲讽,谭宗明不需过问都知道阿度心情不好,没有人会在心情好的时候独自喝闷酒,而且还把威士忌当开水喝。
他喝完一杯又再叫一杯,直到第三杯时谭宗明终于忍不住插手。
「够了。」谭宗明摁住他拿着玻璃杯的手,阻止他把最后一口威士忌喝下肚。虽然不明白这个忧郁的青年究竟为何事烦恼,但谭宗明难得看上一个人,他忍受不了这人在他面前自暴自弃。「这样喝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送你回家吧。」
「你怕我......怕我没钱付账吗?」青年醉醺的双眼微眯起看着他,随即从西装内兜里掏出一个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黑卡甩在桌上,「这个,买你整间店的酒。」
谭宗明微微一愣,原来这年轻人来头不小,年纪轻轻竟连黑卡都有,看来应该是某个富二代。他眼角余光瞄到卡上的签名--陈亦度,总觉得有点眼熟,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看过这名字。
突然之间,那股被压抑的杏桃香味变得浓郁,身后那些酒客又开始躁动起来。谭宗明心中一惊,连想都没想,直接上前将陈亦度一把搂入怀里,他俯下脑袋在陈亦度的唇上重重咬了一口,陈亦度吃痛地惊呼一声。
「安分点,你这笨Omega,」谭宗明在他耳边低语,「再这么胡闹下去,后面那帮Alpha不晓得要怎么收拾你了。」
「你、你......」
「别乱动,想保平安就靠我身上乖乖跟我出去。」
谭宗明大概弄懂这小子怎么回事了,他约莫是长期不当使用抑制剂将自己的Omega气味隐藏,如今正逢发情期又酗了些酒,导致抑制剂效用正在崩解。
发情期的Omega把自己在陷在危险公共场合就罢了,居然还喝个烂醉,简直不智。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谭宗明是正人君子,这整条街的人都知道。」谭宗明一手收拾陈亦度的皮夹和黑卡,另一手紧紧搂着陈亦度的肩膀,让自己的信息素团团护着他,同时刻意释放带有占有与警告意味的气息。
其实谭宗明清楚自己这举动极为不当,作为一个壮年Alpha,他不应该将发情期的Omega搂在怀里,一个弄不好连他自己都要引火烧身。但谭宗明顾不得那么多,他可不允许自己看上的人变成后面那帮家伙的下酒菜。
「老谭,动真格啦?」赵启平拿起马丁尼杯往旁边移了几个座位,以免被谭宗明这波带有威胁的信息素扰乱心情。
「抱歉小赵,我先带他离开。」
赵启平挥了挥手表示不介意,他本来就是自己来小酌而已,谭宗明在不在都无所谓。
兴许是感受到谭宗明释出的信息素正在保护自己,陈亦度没再质疑谭宗明的意图,乖乖靠在谭宗明肩上,让他搂着自己离开STAR酒吧--反正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谭宗明想对他使坏,他也没辙。

香甜的气息充斥在方圆怀抱之间,谭宗明感觉有些情绪正被本能地挑起,即便向来完美克制如他,也难以真正反抗天性。他尽量冷静,甚至咬了口腔内颊来提醒自己坐怀不乱、保持绅士风度。
离开密闭的酒吧空间后谭宗明感觉轻松多了,怀中青年甜美的信息素被风吹散了些,不再那么诱动他的情绪。谭宗明放松绷紧的神经,让自己的信息素缓缓包围陈亦度,虽然这对发情期的Omega没太多帮助,但至少能减低他动情的程度,让他尽可能延长理智。
谭宗明把陈亦度塞进他的保时捷副驾驶座,然后把车窗全都打开,好让那甜得引人发狂的信息素能被风稀释。
「你住哪?」谭宗明问了两次,青年呓语着没能给他回答,谭宗明迫不得已只好送他上最近的酒店去。
他开着车,心里思绪很混乱。
活到这么大把年纪,谭宗明第一次体会到一见钟情竟是在如此诡异的情况下,像极了一部乱七八糟的言情小说。幸好他们离开酒吧的方式还算现实,若再来三五个混混跟他打上一架,岂不狗血?!
谭宗明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他转头看了陈亦度一眼,陈亦度正微眯着眼看向他,那张俊俏的脸蛋儿有点酡红,似乎是酒气开始上头。
「你究竟喝了多少酒?自虐也不是这种虐法。」谭宗明摇摇头,把车停妥后就去扶陈亦度下车,一面宽慰:「还行吧?再忍忍,就到了。」
谭宗明在柜台帮他开了间豪华房,然后认份地把陈亦度送进房间。
「需要什么就打电话叫柜台,」谭宗明帮陈亦度脱了西服外套,顺手将自己的名片塞进他的外套口袋,「如果有什么问题找不到人帮忙就打给我吧,我手机都开着。」
谭宗明打算让陈亦度好好休息,他心想反正知道名字了以后也不怕找不到人。正当他准备退出房间时,Omega的信息素在一瞬间溃堤了。
浓郁的杏桃香气排山倒海朝他卷来,谭宗明感觉自己泡在一团蜜里,这股感觉前所未有,他的感官突然失去应有的从容,简直无法抑制自己想冲破理智的欲念。
「阿度,冷静点!」谭宗明低喊了一声,但无济于事。
「老谭......」陈亦度从床上慢慢撑起自己的身子,靠坐在床头,慢条斯理拆下脖子上那条束缚似的领带。
「别乱来!」谭宗明紧张地跨步过去摁住陈亦度的手,他本以为自己能制止陈亦度,但他错了,一个心神不宁的Alpha在面对自己有兴趣的Omega时,从来没人能理智地全身而退。 

 

─TBC─   敌对宣言 03-0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终于把魔爪伸向了ABO,大家觉得好吃吗?

来点红心小蓝手爱护一下我们双总裁吧!

 

 

 


评论 ( 55 )
热度 ( 28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