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凌赵】晴日雪(暗恋/甜一发完)

字数:2700+

----------------------- 

01

清晨,赵启平打开窗帘,冬日难得露出一丝冷阳,天空飘着细雪,像糖粉从云端纷纷坠落。
眼前景象让他没来由想起那个人,想起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人也是同样的天气。
十年前,赵启平大学毕业前夕那人曾回来学校演讲,优秀的师兄在医界完成一台突破性的肝脏手术,被教授们称为学校永远的骄傲。
那时赵启平坐在讲台下,万人之中的一个小黑点,他感觉自己距离师兄很遥远,即使他们曾经有过短暂交集--为校争光的研讨会竞赛,他们曾是队友。 

02

赵启平还记得彻夜挑灯时凌远给他的热咖啡,直到现在舌根还能尝到那便宜咖啡的酸涩,但更重要是那温度暖了他冻僵一夜的双手。
他还记得凌远戴着一副细框眼镜认真专注抄写笔记的侧脸,灯光映在另一侧,看过去他修长睫毛每眨一下都像要扫过薄博的眼镜片。
他也记得凌远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因为他穿得单薄,在雨中发抖。
那晚,赵启平陷入两难,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倏然收紧的心脏,记得下一秒仿佛就要窒息的呼吸。
赵启平在宿舍床上嗅着师兄外套淡淡的消毒水味,领口还有一丝师兄常用的洗发水气味,淡淡的薄荷香。
他压抑地紧握欲望,直到憋着眼泪在溃堤的情绪中释放。
凌远是他的初恋,那一晚他才知道,自己爱的是男人。

03

凌远后来顺利穿上毕业服,离校那天赵启平只送他一朵向日葵,没有向他表白。
赵启平骨子里心高气傲,敏感而脆弱的初恋就像需要呵护的幼芽,因为害怕破碎,所以不敢轻易拾起。
在赵启平毕业前夕,也是这样一个下雪的晴天,凌远回来学校演讲。
赵启平原以为师兄会忘记他,但演讲过后的散场,师兄却站在讲堂走廊等他。
「我在台上就看见你,」凌远说。「启平,你好吗?」
不好,一直都不好,少了师兄的学校生活变得无聊透顶。
但赵启平只淡淡说了两个字:「还行。」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赵启平陪凌远走出校门去搭地铁,他们共撑一把伞遮挡要湿不湿的细雪,凌远走进地铁,把伞留给了他。

04

那把伞赵启平用了很多年,普通的黑色长柄伞,后来伞骨被风吹断,但舍不得丢。赵启平般过几次家,那伞总是收得好好的挂在他鞋柜上。
往后每年这样飘着细雪的晴天,赵启平总会想起凌远,想起深藏心底不想追究但也抹不去的影子。
赵启平有凌远的手机号码,有他的邮箱,但他从不是主动联络凌远的那个。
后来,他收到红色的结婚请帖,他跑到酒吧放纵喝了一夜的酒。
他有勇气跟酒吧里陌生的男人接吻,却没勇气去参加凌远婚礼,没勇气看着凌远和另一个女人站在那里接受大家祝福。
这些年,赵启平从未向认识的人透露自己的性向。
他在圈子里谈过几任对象,温柔有钱的、聪明体贴的、阳光帅气的,每个人身上都活着百分之十的凌远,但他们终究不是凌远,只是影子。

05

如果当时暗恋能说出口,是不是遗憾就有了尽头?
赵启平深刻意识自己爱的并不是男人,他爱的只是凌远一人。

06

或许老天爷听到赵启平这十年来的心声,终于肯施舍他一点机会。
「让我们掌声欢迎新任院长,凌远,凌院长!」
赵启平还是站在台下,百人之中的一个小黑点,他跟着同僚一起拍手欢迎,心脏疯狂地为他跳动。
这一次,他很清楚凌远站在台上真的有看见他。

07

下班时天空落了大雪,厚重地掉落着,赵启平走在回家的路上徒步难行。
一台黑色别克开到他身旁,驾驶摇下车窗叫了他的名字。
「启平,你回家吗?我开车送你吧。」
赵启平无法抗拒凌远说的话,他只能坐上他的车。
温暖的车内飘散依旧熟悉的薄荷洗发水香味,如同十年前,甚至更早以前。
「我在台上就看见你,」凌远说。「启平,你好吗?」
不好,一直都不好,少了师兄在身边,无论多热闹的环境都觉得寂寞。
「还行。」赵启平没说得太多。
「这年纪该有对象了吧?」
「没有呢......」赵启平咳了两声,反问:「倒是师兄,你好吗?嫂子好吗?」
「我离婚了。」
赵启平小小喔了一声,只觉得心口被什么掐住。凌远一脸淡然,但在确定凌远的心情之前,赵启平不敢贸然答话。
他们的谈话莫名中断了,车开到赵启平家楼下,赵启平觉得尴尬,匆匆道谢便开门下车。
关上车门之前,他听到凌远幽幽叹了口气:「这么久没见面,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08

赵启平不敢相信凌远真的来到他家。
久别重逢,男人的脸早已脱去学生时期的青涩,眉间的皱纹刻出男人的成熟,但赵启平只看他一眼便明白,这男人原来早已深入他的骨髓,无论经历多少风霜变化,灵魂里永远是他初恋时的模样。
凌远放妥皮鞋,看见挂在鞋柜上的黑伞,他不经意拿起雨伞把玩,随口一问:「这是我给你的那把伞吗?」
「嗯,是啊。」赵启平很意外凌远还记得这把不起眼的雨伞,一把随处可见的黑长柄雨伞。
「伞坏了怎么不丢?」凌远摸着断裂的伞骨问。
「我......」说舍不得太暧昧,他咽下这个词语。「摆着就忘了。」
「你转开过伞柄吗?」
「什么?」赵启平困惑地看向凌远,但他觉得凌远在听到他的问句时,表情似乎亮了起来。

09

并不是所有的初恋都能得到回报,他也从不相信自己会是幸运的那一人。
赵启平看着手中的字条,眼泪倏然充满他的眼眶,他透过模糊不清的视线一字字读着:启平,如果你喜欢我,让我知道,我会等你。
是凌远的字迹,他认得,这张字条从十年前就悄然藏在那把伞的伞柄里。
「为什么你会写这字条......」
「参加研讨会竞赛那会,有一次我在图书馆睡着了,感觉有人在我脸颊吻了一口,但醒来时旁边只有你,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作梦。」凌远缓缓说:「我有点在意你,但你似乎有点躲着我,所以我不敢问。」
赵启平看着凌远,不敢告诉他自己躲他是因为不知怎么面对,他藏在被窝里闻着凌远的外套,干的那些下流事情。
「毕业以后我不晓得如何抒发这个感觉,终于找到回校演讲的机会,写这张字条给你。」凌远从赵启平手中拿过字条,细细读着上面的字,带着怀念的语气。「我想一切都是缘分,如果你不能看见,或者你看见了却不想回应我,都是缘分。」
赵启平懂凌远在想什么,把一切推给缘分,让缘分来决定他们要相遇或分离,决定初恋要失败或者延续。
因为他们都害怕做出错误抉择,所以不如选择消极的面对。可是他消极十年并未得到解脱,在看到那张字条他就明白自己彻底错了,如果他当初再更勇敢一些,他们现在不是这样。
「我是刻意调来这家医院,」凌远说,停顿了几秒,「我知道你在这里。」
赵启平没有答话,直接凑上去吻住凌远。
他现在已经拥有足够的勇气,因为他唯一喜欢过的人已经在十年前、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给过承诺。 

10

「我以为我选择结婚后能过上平凡普通的日子,但是启平,你扰乱我的世界已经很多年,多到几乎是我三分之一的人生,你让我怎么放下?」
赵启平以为这句话应该是他自己的心声,可是凌远比他还先说出来。
如果没有往前一步的勇气,如果两个人什么都没做就放弃,那他们就会永远停在原地,换不来美好的相遇,更换不来悸动的重逢。
赵启平靠躺在凌远的怀抱里,从没想过自己也是凌远的初恋。
所幸迟来的幸福永远不算太迟,他们还有很长时间能待在一起。
「启平,今天是晴天,但天空下着雪。」凌远吻了吻他的脸颊说。
窗外晨光微亮,天空飘着糖粉般的细雪,仿佛回到十年前那天。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一個可愛的分隔線====

 

凌赵如此好吃怎能不打call一下?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勤奋了你们说是不是!

顺便工商:蔺靖本本《此夜长》预售最后2天截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评论 ( 20 )
热度 ( 19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