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05-06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双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01 捡到一个俊青年、02 假Beta真Omega
          03 杏桃蜂蜜、04 暂时标记

----------------------

05 这只坏脾气小野猫

陈亦度,34岁,南方最大的服装设计集团董事长,是在Alpha环伺的上流社会中少有的Beta老板。
谭宗明看着在手机上搜出来的资料,陈亦度性格高冷、不常出席公开场合,就连网上照片也不多,但从几张角度不同的模糊远照大概还是看得出这位老板的轮廓,确实就是躺在床上的这位。
谭宗明没想到这看起来像20出头大学生的人今年竟然34岁,而且还是一间大集团老板,明明身为Omega但公开消息皆称他是Beta,看来陈亦度是真有心隐瞒自己的身份。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自古以来,负责生养后代的Omega在群体中本就是最弱势、最容易受到欺负的一群人,虽然他们数量稀少,按理说应该更需要受到保护,但恰恰相反的是,在物以稀为贵的价值观中,这样的Omega反而成为一种炫耀权力的战利品。
谁能得到Omega为他生儿育女,就表示他的社会地位更为崇高,甚至有些落后地区还会因此将Omega当作奴隶看待,将其终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不断为Alpha繁衍后代。
虽然他们所处的环境相对比较文明些,演化至今基本上提倡人人平等的概念,也有建立相关法条保障天生弱势的Omega群体。不过天性带来的优越感难免存在人们的骨血中,即使基本人权受到保障,Omega在职场上仍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视,而且越往管理阶层越是如此。
在Alpha菁英聚集的上流社会,他们更普遍性认为Omega就是个生产工具,主要任务是孕育下一代和照顾家庭,根本不适合管理阶层,甚至还会因此被质疑工作效率和专业度。
当然,谭宗明认为这根本只是偏见,他年轻时曾在美国住过很长时间,在打拼事业的过程中也见过不少优秀的Omega管理者。而且由陈亦度的例子就可以得知,一个Omega照样可以执掌庞大的服装帝国。
不过谭宗明这下也明白陈亦度为何需要使用过量的抑制剂,因为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是个Omega,可如此想隐藏身份的人却在发情期把自己喝个烂醉,甚至还混迹那种复杂的场所,背后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原因?
谭宗明对这突如其来的青年真是好奇极了,他看着他宁静的睡颜,修长的睫毛影子映在下眼睑,白白净净的脸蛋出尘得像是个天使。
谭宗明嗅着他身上优雅的信息素,甜美的杏桃蜂蜜参杂一丝自己的木檀香,谭宗明没来由的满足,虽然只是暂时标记。

谭宗明有些好奇陈亦度的脸摸起来是不是跟看起来一样滑嫩,他伸出手掌,用掌心轻轻托住陈亦度的脸颊,巴掌大的脸蛋精致得像是欧洲的陶瓷娃娃。
突然间,陈亦度惊恐地睁开眼,似是受惊吓的小鹿,瞬间从他的手上弹开。
Omega清醒了,不仅发现自己未着丝缕,还发现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参杂陌生的Alpha气味。
「你对我做了什么?!」陈亦度瞪视着谭宗明,目光凌厉,猫科动物炸毛般竖起百分之百防卫。「你标记我?!」
「冷静、不是的,你冷静点,」谭宗明举起双手,好像有人持枪指着他脑袋似的,他放慢语速,试图以此显示这一切并不值得紧张:「我在你后颈咬了一小口,只是暂时标记。」
「暂时?」陈亦度情绪有些激动,他伸手抚着后颈的突起,然后看着散落在床边的西服和裤子,他不敢置信的闭起双眼,摁着太阳穴仿佛头痛欲裂:「天啊,我他妈到底在干嘛......」
他理了理情绪回想稍早之前发生的一切,虽然只记得些许片段画面,但稍加排列还是能串起所有事情。
他因为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未料推迟的发情期突然找上门来,酒精影响导致强效抑制剂失效,他当时完全无法控制自己Omega的天性,一连串失控的动作之后就莫名便宜了眼前这家伙......貌似是酒吧老板来着。
陈亦度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失了身,如今他醉酒初醒、发情期症状也和缓了些,脑袋已能恢复正常理性思考,他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干这种蠢事,但这已经无济于事,现在能想的就是该如何收拾残局。
「发情期应该还会持续几天吧?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很危险,所以先帮你做暂时标记,至少短时间内保护你不再被别的Alpha骚扰。」
为了保护他不被别的Alpha骚扰?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陈亦度并不相信,作为Alpha,他更有可能是为了独占他这个Omega。
「套戴了没?」
「没有。」谭宗明老实回答。
「你......」陈亦度怒目瞪视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谭宗明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谭宗明举起三根手指发誓,看起来是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诚恳些:「我发誓没做到最后,而且射在外面。」
「哪里?」
「你后腰上。」
「低级!」陈亦度红着脸,气极败坏走下床去捞自己的西装裤和衬衫,匆匆地把衣服穿上。
虽然陈亦度一副气得想杀人的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觉得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爱。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这么亲密了,我一定会负起责任......」
「不用你管。」陈亦度不等他说完,只是恶狠狠地看着他,双手忙着把皮带系好然后扣上。
「陈亦度......」
青年的动作倏然停住,像被抓到做坏事的学生,他慢慢抬起头,表情变得更防备些:「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你的黑卡上有签名,我还知道你是DU集团的董事长。」
陈亦度愣了愣,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他没想到憾事发生之余自己的身份还被发现。
「我知道你一直对外假装自己是Beta。」
陈亦度深吸几口气试图冷静下来,他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从皮夹里掏出十来张钞票扔到床上。
「什么意思?」谭宗明看着那堆钞票露出费解的表情。
「封口费,你不准向任何人透露我是Omega。」陈亦度冷冷地说。
这下换谭宗明愣住了。稍早前刚见到陈亦度时还以为他是个大学生,后来察觉到他甜美的信息素觉得他的个性肯定也很甜美,在床笫间虽然他是第一回但表现得热情投入,结果谭宗明完全没料到清醒后的陈亦度竟如此高冷强势,与报导上描述的他如出一辙,这样的Omega谭宗明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陈亦度的态度并未吓退他,或许因为他们关系已经不同,加之谭宗明认定自己对他一见钟情,哪怕陈亦度是张牙舞爪在他眼里都像一只闹脾气的小猫,惹人怜爱。
他突然玩心大起,想逗一逗这个坏脾气的小猫。谭宗明坏坏一笑,问:「如果我说不呢?」
「那你可能得小心你的酒吧,」陈亦度怒瞪他,「过两天就会成为一堆废墟。」
哇!谭宗明在心里赞叹一声,小猫反抗的方式原来是威胁,好玩。
可那间酒吧不过是他小小的兴趣罢了,他倒想了解一下陈亦度会用什么方法把酒吧变成废墟。
买几个打手来砸店?还是直接买下那条街把商店全部拆掉?
不晓得陈亦度之后知道他是晟煊的总裁会有什么反应?他莫名有些期待起来。


06 甩在床上的封口费

谭宗明原以为自己有了个一见钟情的对象、两人即将展开一场浪漫甜蜜的恋爱,但现在看来案情并不单纯,即使床单都滚了,可那个Omega似乎没有半点留恋之意,还想用钱封口,难道他谭宗明这么没有魅力吗?
若陈亦度知道他也是个大集团老板,会不会对他另眼相看呢?
无妨,谭宗明并不急着告知身份,反正他的名片在陈亦度的西装口袋,陈亦度总会自己发现。
他佯装有些害怕酒吧变成废墟的威胁,连Alpha一惯霸道的信息素都故意收敛了些:「你别这样,我答应你不说出去就是。」他将床上那堆钱推回给陈亦度,「这钱就不收了,我不缺,咱们交个朋友吧。」
「不必了。」
陈亦度显然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瓜葛,直接了当的拒绝让谭宗明有点受到打击。不过他可不是好惹的Alpha,像陈亦度这样有脾气又有个性的Omega比起其他软糯糯的家伙更能激起他的斗志。
他决定换一个态度,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决定放低姿态来试试这个强势的Omega会不会退让一些。
「你不能在需要的时候随便找个Alpha来帮你舒缓发情期症状,」谭宗明故作无辜,一副我受伤了的表情。「把人利用完又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我也是个人,我也有感情啊!」
陈亦度挑了挑眉,对于谭宗明的刻意扭曲似乎感到不悦:「不好意思,我没找你,是你多管闲事。」
咦?看来装弱似乎没什么用处,反而可能会激怒这只小野猫。
谭宗明咳了两声,稍微强势的与他说道理:「好吧,就算我多管闲事,但我们现在这样你也有一半责任,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受害的不是只有你。」谭宗明硬拗,不管怎样,他就是不让陈亦度跟他撇清关系。
陈亦度深吸一口气,像是在衡量眼前局势,过一会他才开口:「那你想怎样?」
「我也不贪求什么,你想离开是吧?行,这大半夜的,至少让我送你回家。」
「不必了,我自己打车。」
「现在只要从这大门走出去,路上每个人都会发现你是Omega,这甜得腻人的信息素你以为怎么藏?」
陈亦度看着他,头一次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他难得没有反驳,而是静下心来,甚至带有点求助意味:「那你认为该怎么做?」
「很简单,我可以帮忙,只要你把这钱收回去。」谭宗明朝他和煦一笑。

半夜两点多,上海某五星级酒店一楼柜台,有一对情侣正在退房。
这种时间退房相当少见,连服务员也不由得对这两个人多看一眼,不过这对情侣之中的Alpha显然很霸道,Omega被他搂得死紧,藏在怀中像是不愿意让人见到似的,杀气腾腾的信息素让人才触及一点点马上就瑟瑟发抖地缩回视线。
陈亦度的脑袋贴在男人的胸口,不希望自己此刻被任何人认出来。他没想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半夜两点,居然只能依靠一个认识不到几个小时的无赖Alpha。
然而,陈亦度最害怕的情况发生了。一个戴着金边眼镜、西装笔挺的男人从远处走来喊了声「老谭」,他身后跟着一个俊帅的青年,穿着同款但颜色稍浅的西装,两个面带微笑朝他走近,显然是谭宗明的熟人。
两股Alpha气息随之飘来,淡淡的白麝香与琥珀,原该互不相让的Alpha气味竟会交织出难得的和谐。
虽然这两人的信息素是友善的,但陈亦度仍下意识往谭宗明怀里退缩了些,他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曝光,杏桃甜甜的味道跟着往Alpha的怀里躲藏。
谭宗明似乎感受到他的焦虑,手臂向上移了点挡住他的脸,然后紧紧搂抱住他。
「老明、阿诚?你们怎么在这?」
「跟客户应酬。」明楼推了推眼镜,目光透过镜片犀利地看着谭宗明怀里的人,「你呢?深更半夜,佳人在怀,难得、难得。」
「不、不是,我酒吧的熟客,喝多吐了一身,我带他来酒店冲个澡换件衣服,现在要送他回家了。」
「哦,这样啊。」明楼和明诚互看一眼,两人同时露出别有深意的微笑。
谭宗明连忙向他俩使了个眼色--紧急状况,改天解释。
明楼佯装没意会过来,站在那一副想看戏的模样,但幸好明诚善解人意地为他解围:「既然这样,宗明哥你忙吧,我大哥也该回家休息了。」
「好吧,改日再聚。」明楼笑着朝谭宗明指了指,然后带明诚迈步离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插曲顺利过去,陈亦度总算安全坐上谭宗明的车。
谭宗明见他双颊微红,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不由得出声安抚:「没事,那两位是我朋友,他们根本没看到你的长相,而且他们也不是多事的人,放心吧。」
「嗯、喔。」陈亦度漫不经心随口回应几声,但扰乱他的并不是那两个突然出现的友人,而是眼前这个正在开车的Alpha。
作为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陈亦度向来远离人群,对Alpha更是习惯保持距离,长年使用强效抑制剂导致他对Alpha的信息素并不敏感,可这回发情期突然到来加上饮酒导致抑制剂失效,他莫名跟这个Alpha滚了床单,还在短时间内嗅入大量的Alpha信息素,这对他而言有点超过负荷了。
尤其刚刚Alpha为了压下他的气味还刻意释出浓度极高的木檀香,他被那过于霸道的费洛蒙包围太久,此时竟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不是不舒服的那种,而是飘飘然后的头昏脑胀。
或许其他Omega对这状态早就习以为常,可他却从未遇过,以至于现在浑身上下哪儿都觉得不对劲。他打开车窗让深夜的秋风徐徐吹在脸上,新鲜空气终于令他感觉冷静一些。
红色保时捷开进陆家嘴黄浦江边临江第一排小区,陈亦度看到熟悉的建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下车,他心急地拆着安全带扣环,然而那扣环却像要和他作对似的,偏偏就是打不开。
「慢慢来。」谭宗明在路边停妥车,悠悠哉哉替他解开安全带。手背肌肤无意间相触,陈亦度像触电似的抽回了手。
「走吧,我陪你上去。」
「不用了。」
陈亦度拒绝,但谭宗明并不是在征询他的意见,Alpha不由分说拉着Omega下车,如同方才在酒店里那样,将他搂在怀里保护着带上楼。
陈亦度虽然想推开,可不知为何一闻到那Alpha的信息素,整个人就不由自主被他牵着鼻子走。
一定是他现在没有用抑制剂的缘故,陈亦度想。只要他安全到家,好好打一针,明早起来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谭宗明搂着他搭电梯上楼,他们终于来到陈亦度家门口,铁灰色的厚重大门与陈亦度下达的逐客令一样冰冷。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谭宗明笑笑说:「晚安,阿度,早点休息。」
不,我们最好永远不见!陈亦度逃命似的溜进家里然后用力关上大门。
他倚着冰冷的铁门,感觉那Alpha的信息素还阴魂不散--心脏莫名蹦蹦乱跳着。



 ─TBC─  敌对宣言 07-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度度可能是一试成主顾(?),心里一下就有了老谭了吧?

然后你们没看错,楼诚是双Alpha设定\(^ 0 ^)/


评论 ( 25 )
热度 ( 21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