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07-08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双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01 捡到一个俊青年、02 假Beta真Omega
          03 杏桃蜂蜜、04 暂时标记
          05 这只坏脾气小野猫、06 甩在床上的封口费

----------------------

07 那个Alpha是大总裁!

白色的凯迪拉克CT6在DU集团总部门外停下,董事长陈亦度从驾驶座上走下来,立马有员工前来向他问好,然后钻进驾驶座替老板移车。
陈亦度手里拎着加大的公文包走进总部,特助王兰随即走过来替他接过,再顺手交给身后的助理小姑娘。
他们一起走进电梯,王兰趁机向陈亦度介绍:「Boss,这是胡晓菁,新来的秘书处助理。」王兰拍拍那小姑娘的手臂,说:「这位是我们DU集团董事长。」
「董事长好。」胡晓菁抱着陈亦度的公文包,有点紧张地向他打招呼。
「嗯。」陈亦度随意打量她一眼,说:「跟着王特助好好学习。」
「是,我会努力的!」胡晓菁用力点点头,标准新进员工热血激情的模样。
陈亦度不想失礼,但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抱歉,我昨晚没怎么睡,身体不太舒服。」
在打过强效抑制针后,发情期的症状已经缓解许多,Omega的信息素也完全抑制下来,但后颈上被那无赖Alpha暂时标记的气味却挥之不去。虽说那木檀香气淡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但敏锐点的Alpha靠近他还是能闻得出来,更别说是他自己。
身上飘散着陌生Alpha的味道,每吸一口气都像在提醒他昨夜的荒唐。
陈亦度觉得头在隐隐作痛,他试图摇了摇头,想把那些荒唐的片段全甩出脑袋。
幸好他DU集团的员工只聘用Beta,Beta天生对信息素没太多知觉,他们或许可以感受到Alpha或Omega的差异,但并未敏锐到能分辨气味,否则此时此刻三个人一起关在一台电梯里,早就引起骚动。
「Boss,要不我把您今日的行程都改期吧?」王兰担心地说。
「除了跟Liz的午茶约会,其余都改期。」陈亦度虽然尽量保持平静,但在提到Liz这名字时,他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刺痛一下。
他再度深吸一口气想冷静下来,Alpha淡淡的木檀香窜入他舌根,陈亦度感觉更烦闷地又叹了口气。

当陈亦度被身上Alpha信息素扰乱的同时,罪魁祸首正与他的铁秆哥们在外滩茂悦酒店的餐厅包厢用午餐。
「我说老明,今天是我跟老凌有约,你来凑什么热闹?」谭宗明睨着坐在窗边优雅切牛排的男人,那男人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完全不在意自己临时出现是不是打扰别人。
「只许你跟老凌谈生意,不准我也来谈谈吗?」明楼笑笑,叉起一小块牛肉放进嘴里。
「你分明是别有意图。」谭宗明翻翻白眼,用膝盖想都知道明楼是想来探听他昨晚的酒店八卦。
「兄弟当了这么多年,请问我有过什么不好的意图吗?」
「表面彬彬有礼,实际上满肚子坏水。」谭宗明伸手指了指明楼。
一旁安静吃着午餐的第一医院院长凌远看着他们俩斗嘴,忍不住笑道:「说吧,我也想知道我们谭大老板为什么半夜两点会带着一个Omega出现在酒店?」
「老凌你......」消息还真灵通,肯定是明楼在他上来之前就先跟凌远讨论开了!
明氏集团的总裁为什么是这么无聊的人?他们事业版图做得这么大难道不忙吗?一有他的八卦就忍不住群起逼供,谭宗明忽然觉得自己能跟这种人当几十年朋友还没分道扬镳也真是挺厉害。
「你,」谭宗明指着凌远,「谈了对象却从不带来给我们认识,竟然还好意思问我的八卦?」
「我可以,」明楼插话,「我的对象可以时常带来给你们认识。」
「不需要,我们已经太熟了,只差没穿同一条裤子!」谭宗明举起一只手打断明楼的话。
「你敢跟他穿同一条裤子我打断你的腿。」明楼优雅拿起红酒杯轻啜一口,虽是威胁的话语但听起来并没有杀伤力。
谭宗明翻了翻白眼,不想理会明楼,他看向凌远问:「咱们不先谈你的新项目投资吗?」他就不相信,像凌远这样的工作狂对他的八卦会比投资案更有兴趣。
「老明刚才承诺,如果能逼你先把酒店八卦交代清楚,他就一起加入新项目投资。」凌远慢条斯理说道。
谭宗明瞪了明楼一眼,他真是被打败了,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看着两个铁杆哥们一脸假装正经却又期待的模样,谭宗明只能认栽,他放下手中刀叉,摊了摊手:「好、好,我说,不就这点事嘛!」
谭宗明清清喉咙咳了两声,简述昨晚在他酒吧遇上一个发情期喝醉的Omega,后来他送人去酒店休息,就发生了点不可描述之事。
「虽然我们开始得很离奇,但我对他一见钟情,我是真的想认真追求他。」谭宗明态度相当的坚定。
明楼和凌远同时面露谜样的笑意,明楼忍不住感叹:「行啊!原来真有人能把我们老谭吃死,昨夜匆匆一撇竟没仔细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我也想看看。」凌远点头附和。
「老凌你没资格说这话。」谭宗明指了指凌远,这家伙藏着掖着自己的另一半,好像多宝贝似的不肯带出来,现在居然敢吵着要看他的心上人?
「那我有资格吧?」明楼笑问。
谭宗明看着他们,想起陈亦度的身份秘密,忍不住大叹了一口气:「唉!有些事......现在还不太方便,这样吧,等我真的追到他,一定介绍给你们认识。」
「好吧,难得看到你如此认真,既然这样,我们就静候佳音了。」明楼朝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诚心诚意:「兄弟,祝你成功。」

谭宗明的决心在他俩好兄弟看来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但此时此刻他的心上人却半点不领情,只把昨晚那场春事当作一场恶梦--其实不全然是恶梦,当中也有他第一次感受到情事中的淋漓欢畅。只不过这一切不能再继续发展下去,他只能当作是一场梦。
手机在桌上震动几下,是陈亦度的管家吴妈打来,陈亦度露出些许纳闷的神情,连忙接起手机。
「Boss,您的西装口袋有一张名片,我帮您放在书房桌上。」
「这种小事不用特地打电话来报告,放着就是了。」
「抱歉,但那张名片看起来很重要,我怕弄丢。」
「看起来很重要?什么名片?」陈亦度有些困惑,吴妈做事向来有分寸,若不是真的很重要,应该不会打这通电话。
「晟煊集团总裁的名片。」
「什么?」陈亦度拿着手机发愣。他何时认识晟煊的总裁,为何他没有印象?
那件西装外套送洗回来后他才穿过一次,所以肯定是昨天遇到的,不过他昨天参与过的会议里都没有晟煊的人,所以他想不通名片是从何而来。
但既然名片就在他的口袋,表示他们一定见过面,而且绝不是擦肩而过的那种见面。
「谭宗明,谭总的名片。」
陈亦度愣了愣,在脑海搜寻这个人名,忽然,他打了个冷颤。
跟他滚过床单那个Alpha,开保时捷的那个酒吧老板,叫什么名字来着?他说他叫老谭。
陈亦度匆匆交代管家把名片放桌上,然后他连忙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迅速在网海中捞出谭宗明的资料。几篇财经采访报导中有他的照片,陈亦度放大照片仔细看了看。
卧槽!那个Alpha竟然是晟煊集团的总裁!

 

08 我是真喜欢你啊......

今天实在不是一个好日子,陈亦度整天都觉得头疼,在知道昨晚占了他便宜的Alpha是晟煊集团的总裁后,他觉得头又更痛了。
难怪谭宗明昨晚不收封口费,晟煊集团的总裁怎是区区几十张钞票能封口的!
虽然他们在商场上几乎八竿子打不着,朋友圈基本上也没有交集,但谭宗明毕竟是在上流社会混迹的人,如果他稍稍露了点口风让人发现DU的董事长其实是个Omega,那将会牵扯出无穷后患。
陈亦度觉得无比烦躁,但这问题不可能悬而不解,他还是得私底下找个机会约谭宗明出来好好恳谈一番--即使他根本不想再见到那家伙。
所幸他让特助把一整天的会议都延期,唯一照常出席的只有他与Liz的午茶约会,因此有关谭宗明的问题还有点时间再好好想想。
外滩茂悦酒店的一楼大厅,陈亦度一边等着电梯,一边自嘲般苦笑--若不是为了Liz,他昨晚不会干出那些出格的事。
Liz本名文莉欣,W集团的千金小姐。陈亦度在法国留学时认识的朋友,也是陈亦度少数的朋友之一,两人有着10多年的好交情。她没有一般千金小姐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朋友也相当讲义气。
她是陈亦度的初恋,是繁华灯火中最美的风景。
身为一个假装Beta的Omega,陈亦度始终没有勇气追求她,更没勇气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身为Beta的文莉欣也从未疑心过陈亦度。
六年前文莉欣交了个法国的Beta男友,那时陈亦度曾心碎过一次,这几年来他始终放不下文莉欣,一直以好朋友身份陪伴在文莉欣身边。既不愿承认自己喜欢她又不愿真正逃走,如同一只被关在笼里的狮子,不停做着困兽之斗。
他不想面对文莉欣可能会结婚的事实,总是一味逃避这个话题,直到昨天文莉欣打电话来约他喝下午茶。文莉欣说她已经答应男友的求婚,希望陈亦度能为她设计最美的婚纱。
那一刻陈亦度听到自己再度心碎的声音,逃避多年,最后还是逃不过要面对这一瞬间。
他隐忍着失去美好初恋的难过,用最诚挚的心情向文莉欣承诺--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她值得这世界上最美的婚纱。
但是挂了电话之后,陈亦度再也无法强颜欢笑,他开车到最近的新天地找了间酒吧,破例喝了他平常被禁喝的烈酒,然后一杯、两杯,一间酒吧、两间酒吧......随即就酿出灾祸。
陈亦度不怨任何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即使有些后悔,但他明白事情既然已发生,任何往回去想「早知道......」都是没有意义的。

陈亦度踏出电梯走进高级咖啡厅,一眼就望见坐在窗边的文莉欣,她穿了一身米白色镂花的小洋装,看着窗外风景的侧脸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出尘美丽。
陈亦度走过去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友好地轻吻一下。「Liz,恭喜你。」
「阿度!」文莉欣站起身拥抱了他,漂亮的大眼睛里藏不住喜悦和激动的泪光:「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爸爸终于接受Frank。」
「新娘子是不可以哭的,这不,还有一堆事得等着你忙呢!」陈亦度安慰似的拍拍文莉欣的肩膀。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有点激动。」文莉欣拿起桌上纸巾吸走眼角的泪水,她笑着在位子坐下来,带点抱歉地看向陈亦度:「阿度,我知道你的设计项目档期很满,我实在不该临时增加你的负担,但是......」
「别说下去了,我们之间不用客套这么多,」陈亦度举起手打断文莉欣:「你只要告诉我,结婚当天你希不希望身上穿着一件最漂亮、最完美的婚纱?」
文莉欣用力点点头,满脸期待。
「既然这样,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完成这个任务,而且绝对不假他人之手,你放心吧。」
「只要是你满意的设计,你认为一定适合我的设计,我全权交给你决定,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这件礼服的预算是无上限的。」
陈亦度微微一笑,感觉嘴里尝到一点苦涩。他其实从没打算跟文莉欣收取婚纱费用,因为这是他送给他喜欢的女孩最后一件礼物,无论要花多少钱,他都会亲手为文莉欣打造出最美的婚纱。
「我们可以先聊一聊,你希望办一场怎样的婚礼,也可以藉此让我先抓一点灵感。」陈亦度说。
「怎样的婚礼啊......」文莉欣用手撑着脑袋,朝陈亦度微微一笑:「你知道我和Frank在塞纳河畔认识,我希望能在外滩的江畔举办欧式酒会,以纪念当时的相遇,至于其他的我也还没想好,不过我不希望太多人来参加,只想要一些亲朋好友见证我们的婚礼仪式就好。」
「或许找个时间,我让周经理来跟你聊聊,她是我们婚礼公关部的经理,可能可以给你一些好的企划。」
「这样最好!」文莉欣认同地点点头,「如果连婚礼都交给DU集团一起策划,我相信这是最棒的结果!谢谢你,阿度。」
看着文莉欣充满信任与感谢的笑意,陈亦度觉得此刻的自己有点凄凉,但他明白初恋本就很少有人能开花结果,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只要文莉欣开心,他为她做任何事情都值得。

陈亦度结束与文莉欣的午茶约会,独自下楼走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当他发动引擎时,不知为何感觉自己的车有些奇怪。车子似乎有点顿挫,尤其换档的时候感觉特别明显。
果不其然,他的车还没开出停车场,就在半途的车道上熄了火。
陈亦度在第五次尝试发动汽车失败后瞬间在心里飙过几个脏字,他下车打开引擎盖查看,但全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他拿起手机正要拨电话找人来处理,突然间,一辆有点眼熟的红色保时捷停在他的身后。陈亦度抬头一看,保时捷的驾驶正好也从车窗探出头来。
卧槽!好巧不巧,居然在这里遇上谭宗明!
「阿度?」谭宗明脸上表情明显欣喜,他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下了车,伸着脑袋看了一眼掀开的引擎盖,「怎么啦?车抛锚了?」
陈亦度还没回答,谭宗明已经伸手在他的引擎里这儿摸摸、那儿转转的。
「你、你干嘛?」陈亦度愣愣地看着他。
「帮你看一下,嗯......」谭宗明打开水箱瞄了一眼。「好像没怎么样,突然熄火还是什么情况?」
陈亦度见谭宗明一副懂行的模样,不由得回答他的问题:「刚才发动以后觉得车子有点卡顿,尤其换档的时候特别卡。」
谭宗明往车身瞄了一点:「凯德拉克CT6......电脑程序升级过吗?」
「那是什么?」
「看来是没有升级。」谭宗明笑笑,把水箱关好。「一般来说,这种车会顿挫不是变速箱油有问题,就是电脑程序有BUG,我们先找人来拖车吧。」
等等?我们?陈亦度会意过来,立即摇摇手:「不用麻烦,我自己能处理......」
「有我帮忙可能会快一点。」谭宗明笑着拿起手机摁了几下,陈亦度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绝,已经听到谭宗明跟电话另一头接通了。「老严啊,能不能派一辆拖车过来?朋友的车抛锚需要拖去送修,我人在茂悦,嗯,凯迪拉克CT6。」
谭宗明没几句就交代完然后挂了电话,他看着陈亦度,一脸温和笑意:「拖车10分钟后就到,你放心,一会带你去我常去的车厂,严老板人很好,价格保证公道。」 

 

─TBC─  敌对宣言 09-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这世界上就是你越想甩掉的东西越会黏到你身上来~
我相信陈亦度老板已经充分体会到这点了!

特别喜欢老明(?)、老谭和老凌三人凑在一起的胡聊瞎扯
目测明楼从以前就喜欢欺负老谭,然后凌远在他们之间是颗聪明的墙头草,风向往哪吹人就往哪面倒23333

 


评论 ( 23 )
热度 ( 18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