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11-12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07 那个Alpha是大总裁!08 我是真喜欢你啊......
          09 这Alpha有点不一样、10 法式晚餐

----------------------

11 保持关系或避开

陈亦度答应文莉欣要为她筹备婚礼并设计最美的婚纱,隔天上班他立即找来DU集团的婚礼公关部经理周愿,向她交办有关文莉欣婚礼事宜,企划人员随即如火如荼展开婚礼项目,而陈亦度也推拒各方新的设计邀约,开始闭关苦思婚纱灵感。
一对新人走上红毯另一端是甜蜜而浪漫的,陈亦度尽量不被自己失恋的情绪影响,尽可能站在新娘的角度设想一套完美礼服该有的元素。然而这个工作进行得并不顺遂,除了他自己的低落情绪外,另一个人的影子老是在他脑海晃荡也严重影响创作进度。
谭宗明那看似告白的宣言让人无法忽视,搞得陈亦度这两天都无法专心画设计图,后颈被暂时标记的味道迟迟不散,仿佛随时都在提醒他被一个Alpha占有过的事实--其实他不讨厌谭宗明,只是这整件事令他感到些许心烦意乱。
究竟抑制针为何会失效,陈亦度自己空想也想不明白,或许是他长年使用药物控制信息素,导致如今药量得加重之类。
与其自己胡思乱想不如寻求专业解答,陈亦度排了个空档,打车到第一医院去找他的主治医生凌远。
凌远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国内知名的肝胆外科专家,他的养父凌景鸿是研究生物信息素的第一把交椅。他继承养父衣钵,长年钻研人类肝脏代谢与荷尔蒙之间的变化关系,进而研制出高效能的Omega抑制剂,造福不少为发情期症状感到困扰的Omega。
凌远的养父与陈亦度的父亲是多年信赖的医病关系,陈亦度自小就常上凌景鸿的诊间,后来凌景鸿慢慢退居第二线,陈亦度就被转诊给了凌远。
凌远是这世界上少数知道他Omega身份的人之一,在凌远面前陈亦度总是觉得特别轻松自在,因为他不必伪装自己。虽然凌远不太擅长交朋友,但长年定期的诊间相处也让他们培养出不错的关系。

「所以......我也不明白抑制剂为什么会突然失效。」陈亦度已经向凌远简述完这两天发生的事,但他没说对象是谭宗明,在谈话过程中他只是用「那个Alpha」轻描淡写带过。
「你说,那个Alpha是在酒吧认识的,大前天晚上你喝醉了,正逢发情期到来......」凌远伸手在陈亦度后颈的突起捏了几下,随即像是发现什么似的挑了挑眉,神色不同平常,是一种对事情理解和推断后便有了把握的表情。
「凌院长,如果抑制剂时常失效,之后我该怎么办?」他长期使用抑制剂导致发情期不规律,如果此后抑制剂效果还像现在这般时有时无,万一哪天在公众场合曝光身份可不是小事。
「如果整个行为过程没进入内腔标记,那么抑制剂效用很可能是受到后颈腺体的暂时标记影响,所以你不用太担心。」凌远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着,将陈亦度的病历资料更新--受过暂时标记。「抑制剂只有在这个Alpha身边才会失效,虽然只是暂时性的,但是Omega的天性对标记他的Alpha会有特别感应,这在目前医学上的技术还无法做到阻断,所以以你的情况,目前抑制剂只有在这Alpha身边才可能失效,在其他场所倒是不必太过担心。」
「意思是我只要避开这个Alpha就没事了?」陈亦度仿佛看到眼前一丝曙光。
「不全然是这样,既然你被标记过,哪怕只是暂时的,从今往后还是会开始对别的Alpha产生些微的渴望,与其冒着身份被拆穿的风险,我倒是建议你如果能跟这个Alpha保持良好关系,经常来往什么的,或者必要时就让这Alpha来替你纾缓也是可以,对你的好处绝对大于坏处。」
陈亦度愣愣地歪着脑袋,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特别听不懂医生在说什么。医生不是专为病人开药治病吗?为什么他怎么听都感觉凌远这是在教他跟谭宗明保持关系?
「所以我......抑制针要加重剂量吗?」
「不需要,按照原样就行,记得,发情期不要喝酒,不要让Alpha进入内腔标记你。」
虽然凌远是医生,而且他们正在进行很正常的问诊交流,但在台面上这样大大方方讨论情事仍让陈亦度感到有些羞赧,他只能红着脸随口应付几句。
不过至少知道抑制针还是按照正常使用,陈亦度心里不由得感到安心许多。
可是一想到谭宗明这个人,陈亦度还是没来由气得牙痒痒的。

这个被陈亦度恼火却又恨不起来的人,此时正带着手下张仲望一同去拜访重要客户。
张仲望是谭宗明旗下的得力干将,晟煊集团子公司日成营销的总经理,他比谭宗明小了四岁,是一个性格看起来相当温和儒雅的男人,
他们坐在W集团偌大的会议室里等着客户到来,张仲望缓缓喝着茶,眼前桌上一堆厚厚的简报文件显示他这回有备而来。
「每次跟着你们出来作提案,总是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谭宗明笑笑,跟着喝了一口茶,「我一个什么也不会的人,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好的团队当后盾。」
「谭总真是爱说笑,如果没有您,我们也没机会接触到W集团这种大公司,还真担心这回自己能力不足呢。」
「仲望你就是太谦虚了!」谭宗明拍拍张仲望的肩。「没事,放轻松就好,文董是自己人,很好商量的。」
「哈哈哈,小谭,咱们哥俩自己好商量,但是攸关我女儿我可是很斤斤计较。」W集团董事长文振邦走了过来,他有着一头平头白发,上了年纪的他下巴蓄着短短的白胡子,微胖身形看起来颇有威严。
谭宗明连忙起身相迎,笑笑地回话:「那当然,文董独生爱女的婚礼必须尽善尽美,况且这不仅是文家的喜事,更是W集团的喜事,还没机会向老哥当面说声恭喜呀!」
「多谢、多谢。」
谭宗明将张仲望介绍给文振邦认识,两人相互寒喧几句便坐下来开始谈论正事。
文振邦双手交疊在桌上,不住叹气:「唉,说起这桩婚事我真是百感交集,小谭你懂的......」
「我懂,我都明白,但不管怎么说,嫁女儿就是一件好事,既然决定要办,咱们应该开开心心进行才是。」
「是啊,你说的都是,我就是想你在上海人脉广、资源丰富,跟各个集团都有些交情,才想交由你来帮我们统筹这件大事。」
「咱们晟煊集团虽然很少插足婚礼事业,但是日成营销对公关类别的活动可是相当拿手,尤其张总经理办活动的经验丰富,由他来协助这次的婚礼策划,一定能办得盛大轰动!」谭宗明信心十足说道。
「你推荐的人选我绝不会有半点怀疑,不过我临时遇上一点麻烦,所以才想找你们过来谈谈。」文振邦面有难色,好像对谭宗明感到十分不好意思:「我知道是我先找了你帮忙筹划,不过我女儿现在似乎有一点自己的意见......」
文振邦话未说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突然打开会议室大门走了进来,直接接话:「我已经有自己属意的婚礼团队,所以可能在这边要回绝你们的提案。」
「Liz!」文振邦又急又恼地瞪了那女子一眼,随即转头看向谭宗明和张仲望,表情歉然:「我女儿,文莉欣。」
「原来是文小姐,久仰!文董时常跟我提到您,恭喜您要当新娘子了!」谭宗明笑容满面,似乎一点也没受到这案子可能要黄了的影响。
「谢谢谭总,爸爸也时常提到您,说您人缘好、能力强,不过这次婚礼真要跟您说声抱歉,我已经找好团队正在进行,婚纱也开始设计了。」
「没事,小谭,别理她。」文振邦暗暗推了推文莉欣,又说:「我们父女俩还没达成共识,我还是属意由你们来负责,今天来只是想让大家见个面,了解一下目前状况,好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
「没事、没事,我理解。」谭宗明客套地笑着,内心却暗自飘过许多粗口,呿!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到底是哪路神仙?

 

12  敌对宣言

谭宗明纵横商场多年,看人三分脸色便知他八分心里话,此时文家父女二人显然意见相左,谭宗明和张仲望互看一眼,随即出言宽慰文振邦:「文董,既然今天只是见个面了解一下目前状况,那谭某有个不情之请,何不让文小姐属意的公司也派人过来一起商量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折衷方案,既让文董欢喜,又让文小姐满意,一举两得。」
「这提议好!」文振邦马上拍手赞成,看来是为这宝贝女儿一意孤行的想法头疼已久,都说傻父溺爱难违子女,在外头再有办法的老爸一回到家总是拿子女没有办法,如今多了个谭宗明愿意居中协调,倒是替文振邦省去不少麻烦。
一开始文莉欣面有难色,推托如此临时提出见面要求对方不一定有空,但文振邦却抓着这点不放,强调人家日成营销是随传随来,婚礼筹划就是要有随机应变的本事才可靠云云,文莉欣约莫是受不了自己推荐的公司被父亲小瞧,一气之下打了电话过去约人,没想到对方总裁竟答应立即过来与他们见面,这倒有些出乎谭宗明的意料之外。
「爸,人家是我特别好的朋友,他很忙的,是看在我们的交情上才愿意帮忙婚礼的事情,一会来了您可千万不能为难人家啊!」文莉欣挂了电话后还不忘为对面说情协商。
谭宗明本以为这提议既能示好于文振邦又能突显文莉欣属意的公司不足之处,没想到对方竟会愿意临时拨空过来一趟,加上文莉欣的态度坚定,一副婚纱就一定得由他朋友来设计的模样,看来这案子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谭宗明虽然不喜欢在商业竞争上输人,但他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情,看似手到擒来的案子横空杀出一个竞争者倒也是挺有趣的。

不过当谭宗明发现来人是他心上人陈亦度时,他的感觉已经不是有趣两个字可以形容了,他觉得他们根本就是缘分已到,拆都拆不掉!就算各自走一条弯弯绕绕的路,但他们不管怎么弯都会碰上!
谭宗明永远忘不了陈亦度打开会议室门时见到他的表情,眉头倏然紧皱,像是看到鬼似的模样,不过即使陈亦度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烦躁,但看在谭宗明眼里仍是觉得那么可爱。
「跟你们介绍一下,陈亦度是DU集团的董事长,我留学法国时认识的好朋友。」文莉欣相互介绍他们认识,「阿度,这是我爸爸,那位是晟煊的谭总,还有日成营销的张总经理。」
「真巧!原来文小姐的好朋友是阿度,这世界真是太小了。」谭宗明毫不掩饰,直接大方的勾搭陈亦度肩膀。「我和阿度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啊?是吗?」文莉欣讶异地看向陈亦度。
「阿度没跟你说吗?我们可熟得很......嗯。」谭宗明话未说完,感觉腹部被陈亦度用手肘暗暗撞了一下。
像是怕谭宗明抖露出什么不可让外人得知的秘密,陈亦度连忙接话:「我跟谭总确实是不错的朋友,不过亲兄弟都得明算账了更何况只是朋友,既然在这案子里我们是竞争对手,那我希望我们都拿出实力,公平竞争。」
谭宗明不认同地摇摇头:「其实也不是非得要竞争,既然咱们都这么熟了,让些利也无可厚非,我们也可以考虑一起合作,帮W集团的千金一起办个盛大的婚礼岂不也是美事一桩?」
「抱歉谭总,我们DU集团专营婚纱设计甚至有一条龙的婚礼服务方案,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合作之处。」陈亦度一脸冷然的模样与谭宗明那热情有劲的态度天差地远。
「那个,我插一句话,」文振邦听着他们俩你来我往似是争执又不像争执的话,不得不打断他们。「度总,我并不是针对你,虽然我女儿指定由你为他筹备婚礼,但老实说我还是希望由谭总来负责,一方面我跟谭总认识很久,另一方面我也信任他,如果你们能证明自己的方案比晟煊更好,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婚礼在举办之前,谁也不知道办起来是什么样子......」
陈亦度不等文振邦说完,便直接开口:「文董,如果我们DU能提出更完整的婚礼筹划、餐点试吃、场地设计、流程安排以及婚纱设计等一切细节,并且尽力配合所有的要求,你们能否考虑选择DU?」
文莉欣忍不住拉了拉陈亦度,有些退却:「阿度,我一开始没想要把事情搞这么复杂,这样太麻烦你......」
「你放心,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就愧对你的请托了。」陈亦度坚持一定要与谭宗明杠上,绝不退让的态势让谭宗明不由得面露一丝玩味。
「这也不是不行,可是......」文振邦看了看谭宗明,面有难色。
「没事,文董您不必考虑我的感受,在商言商,客户本来就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谭宗明认真说道,「我非常愿意配合提供更完整的婚礼筹划,好让你们最后有可以比较跟挑选的标准。」
「但万一最后......」
「最后不管您选哪一个方案,都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况且对手是阿度,就算输了我也没有怨言。」
文振邦看看陈亦度又看看谭宗明,既然两个大老板都这么说了,文振邦就决定由两方各自提出细节,之后再来选择由哪间公司承接此案。

谭宗明和张仲望离开时与陈亦度搭上同一台电梯,陈亦度不发一语靠在墙角,一脸漠然。
谭宗明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感觉他无论哭着笑着生气着甚至面无表情都是那样好看。
电梯在一楼大厅打开了门,谭宗明支开张仲望让他去开车,自己则是故意紧跟着陈亦度的脚步,享受他那明明想躲避却又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逃跑的矛盾情绪。
陈亦度在门口停下脚步,似乎终于愿意面对谭宗明。
「不管我们私人关系如何,但在事业上我们就是竞争对手、是敌人,能否拿到这个案子咱们就各凭本事吧!」
「好一个敌对宣言,既然如此我就接受你的挑战。」他喜欢这样的Omega,有野心、不服输,越是如此越能激起他征服的本能。「不过我话说在前头,公归公、私归私,在事业上我们可以敌对,但在感情上我们是天生一对,这点我必须郑重强调。」
闻言,陈亦度朝他翻了翻白眼。
此时不知为何突然想到凌院长说的,要他保持与谭宗明之间的关系。但是像谭宗明这样没事就要说些鬼话来撩他的麻烦家伙,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好好相处啊!

 

─TBC─   敌对宣言 13-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凌院長肯定發現暫時標記度度的「那個Alpha」是老譚了~

畢竟幾十年兄弟不是當假的呀!

凌院長這回暗搓搓助攻了一下,以後老譚該怎麼好好謝謝人家呢?

 

 


评论 ( 50 )
热度 ( 21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