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13-14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09 这Alpha有点不一样、10 法式晚餐
          11 保持关系或避开、12  敌对宣言

----------------------

13  信息素测试

那该死的发情期终于过了,陈亦度坐在会议室里与属下开会,总算觉得整个人都精神许多,也比前几天更能专注在工作上。
与晟煊集团的竞争才刚开始,他一边和婚礼公关部的经理周愿讨论细节,一边征询旁边男人的意见。「罗森,你对流程方面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我得回去思考一下,阿度,你也知道我最近都快忙不过来了。」青年穿着一身利落的浅粉西装,优雅翘着腿,一手撑在椅座扶手,即使嘴上说着快要忙不过来,但姿态看起来相当惬意。
这个三十出头的俊俏Beta青年本名叫罗文生,但他喜欢人家称呼他罗森,他是陈亦度从另一间设计公司高薪聘请过来的设计总监,跟着陈亦度有好些年了,两人交情从上司下属关系一直到后来成了好友。
罗文生高大俊帅的外表、模特般的身材比例让不少人都误以为他是DU旗下的男模特儿,当他和陈亦度站在一起出席圈内活动时,总会成为镁光灯注目的焦点,甚至还因此有些传闻说要到DU集团应征必须长得好看,否则不会中选。陈亦度一度为此感到有些困扰,后来想想这反而为DU集团在时尚圈增添话题性,于是他也就不刻意反驳。
「也是,」陈亦度点点头,又问:「你那边情况还行吧?」
罗文生前阵子开始参加一个名为「时尚101」的电视台选秀节目,主要是由服装设计师报名参赛,每周都有挑战项目并且得制作出主题服装,不只有专业评审给分,还有网络民众投票。罗文生过去几周创作在节目中获得评审们的青睐,他俊帅的外表也受到广大女性网民投票支持,因此刚刚顺利晋级前十强。
「不行也得行,时尚界的盛事怎么样也得给我们DU添些光彩,没进前三强我是不会被刷下来的。」罗文生义愤填膺表示。
「罗总监真是我们DU的模范生。」周愿忍不住在一旁轻拍了几下手,又说:「没事,Boss,W集团的案子就交给我负责吧,看在罗总监这么拼命为公司尽力的份上,我也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陈亦度看着他两个下属,忍不住赞许的点头。罗文生创意十足、爆发力强,周愿虽是个女孩子,但做事方式雷厉风行,极其认真负责,陈亦度对于公司员工坚定的向心力感到万分欣慰,他相信这样的他们一定能超越晟煊,拿下W集团的婚礼案子。
陈亦度正想对他们说些什么鼓舞的话,但此时特助王兰敲门进来打断他们的会议。
「Boss,抱歉打扰你们,但有个访客说想见您......」
「谁?」
「晟煊集团的谭总。」

今天外头的天气挺好,陈亦度截至刚才为止都还觉得心情不错,但谭宗明一出现在DU,他立马有一种要变天的感觉。
陈亦度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会客区等候的男人,他还不确定要如何开口,周愿和罗文生已经走上前去向谭宗明寒暄,搞得陈亦度要赶人走也不是、不赶人走也不是。
「阿度,没想到你公司的干部都还挺年轻的。」谭宗明拍拍陈亦度的肩,貌似熟稔的态度让周愿和罗文生都稍稍露出困惑之意。
「你来做什么?」陈亦度微微闪身,不着痕迹拉开谭宗明的手。
「老严打电话来说你的车修好了,我估摸着等会也没什么事,就来等你下班,一起去取车。」谭宗明说得一派自然,好像他与陈亦度平时没事就混在一起似的,仿佛他们之间本就理所应当如此。
周愿和罗文生似乎感到更困惑了,周愿忍不住说:「没想到我们Boss和谭总交情挺不错啊......」
「是挺好,」谭宗明微微一笑有些谜样,他刻意瞄了陈亦度一眼,好像是想使坏:「我们有时会相约一起上酒吧小酌,不小心喝多了还会送对方回家,我们也经常一起出游吃饭......」
他妈的!谭宗明是在胡言乱语什么!
陈亦度神经简直绷到极点,他为了快速打断谭宗明的话题,只好急忙承认:「是的,我和谭总关系是不错,不过仅只是普通好而已,在工作上我们抢同一个案子就是竞争对手,周经理我希望你记得,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文小姐的婚礼案子干掉晟煊,你千万不用因为我而对谭总手下留情,如果你拿下这案子,我一定发奖金给你。」
陈亦度语速极快、一气呵成,面对对家总裁一点也没打算客气的意思,只差没指着谭宗明的脸说我要干掉你。
周愿瞪大眼睛看着两个大老板,虽说谭宗明与她没什么利害关系,但一个是上海商界大鳄、一个是自家老板,她哪边都不想得罪,只能吱吱唔唔应和陈亦度。
谭宗明微微一笑,带点玩味说:「周经理,如果你能放水让晟煊拿下案子,我给你发度总承诺的两倍奖金。」
陈亦度双眼微眯睨着谭宗明,一点也没被威胁:「那我就发三倍。」
闻言,谭宗明喷了声笑:「哈!开玩笑的,我不敢与你公然作对,伤了好友关系我可舍不得。」
谭宗明似是打情骂俏又似正经八百的说话方式让陈亦度很是头疼,他不想再面对周愿和罗文生那两张小心应对却带着好奇外加期待等着看热闹的脸,只好匆匆说了声他要跟谭总单独聊聊,便将两个下属打发出去。

董事长办公室门被关上,陈亦度莫名觉得松了口气,虽然他不想没事就见到谭宗明,但他更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谭宗明和他之间的相处——谭宗明会说出什么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
他转头看着身后那笑得一脸欠揍的Alpha,三申五令再次强调:「谭总,我说过希望不要泄漏有关我是Omega的事,还烦请您多多配合可以吗?」
「我没说啊。」谭宗明睁大眼睛显得一脸无辜。
陈亦度有些气岔,这男人为什么装得一脸无辜样时看起来还真是无辜!「请不要强调我们一起上酒吧什么的,还有别说送我回家,我们根本不是那样的关系。」
「喔......但我不介意变成那样的关系。」
男人向他走近了些,微微歪头一笑,陈亦度竟觉得莫名邪魅勾人。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像是面对猎人的小鹿,不明所以的压迫感令他有些心慌。只见谭宗明盯着他突然一愣,似是觉得有趣的笑了开来。
「你、你干嘛?」陈亦度看得一头雾水,满脸的问号。
「你的抑制针是上哪家医院拿的?效果好像真的挺强。」
「关、关你什么事。」
「没什么,好奇而已,我刚才随意试了下,没想到你并不会靠过来。」
陈亦度瞬间懂了,刚才这Alpha约莫是对他发散引诱Omega主动投怀送抱的信息素,若换作抑制剂效果差些的其他Omega,大概已经不由自主被Alpha吸引过去。
陈亦度气呼呼瞪着谭宗明:「以后不准你随便对我乱放信息素!」
「哦?不准?」谭宗明笑容裂得更大些,他伸出手指勾起陈亦度的下颚,捏着不让人转开头。「好,不过你得喊我老谭,不能故意生疏喊谭总,我只听朋友的话,不听客户或敌对公司老板的。」
陈亦度一双大眼睛瞪视着谭宗明,在心里用各种方式骂着这无赖。
奇怪!谭宗明对其他人都和蔼可亲,就是对他特别霸道,嘴上说不强迫他,但所作所为都霸道得让人不由得为之妥协。
「你到底想不想让我听话?」谭宗明再度出声,眼角褶子更深几分。
好!好!按你说的还不行吗!「老谭,放开我。」
「嗯。」谭宗明甚是满意笑了笑,随即放开陈亦度。「那么,你是要我等你下班?还是我们现在去拿车?」
「走吧,现在去拿车。」他可不想谭宗明继续待在这。


14 异性相吸

红色保时捷缓缓开在路上,上海市区一向车多,但这时间流量还不算太壅塞。谭宗明开着车,车里流淌悠闲的轻音乐,给人一种自在放松的感觉。
Omega淡得几乎不可闻的杏桃清香隐约荡在空气里,谭宗明悄悄嗅了一口,觉得哪哪都愉快舒畅。
原来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每天睁开眼就迫不及待想见到那一个人,如果真见上一面,又迫不及待想逗逗他,对他使坏,看他烦躁不耐,但又想倾尽一切对他好,看他欢欣微笑。
谭宗明侧头看看坐在副驾的人,那人只是低头盯着手机,像是在处理公务。
「今天忙吗?」谭宗明问。
「忙着拟定战略抢下W集团的婚礼案子。」陈亦度说,眼睛盯着手机,指尖飞快在屏幕上打字。
「你和文小姐似乎认识很久。」谭宗明说。
「没有很久,十多年而已。」
「能让你认这么久的朋友,文小姐不简单。」
「我们关系很好,所以这案子对我而言不只是案子。」
「我懂。」每个人总是希望自己能帮上朋友的忙,这无可厚非。
「你不懂。」
「文董和我也认识很多年,他算是我在商场的一个贵人吧,所以我希望能尽力达成他的愿望。」
「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投入比较好,以免惨败时伤心难过。」
谭宗明笑笑,说:「其实我们也不是非得竞争,对客户而言,他们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完美的婚礼,你真的可以考虑跟我一起合作,创造双赢。」
他并不理解陈亦度为何非得坚持竞争,明明DU与晟煊合作也能完成的事,甚至合作可能会创造出更好的局面,非得这样劳师动众去搞,陈亦度的坚持说白了是吃力不讨好。
「完美与否见仁见智,有时候你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人的要求。」
「所以我只求尽力,只讲问心无愧。」谭宗明缓缓转动方向盘,将车开下快速道路。「放心吧,就算惨败我也不会伤心难过,现在能让我伤心难过的只有你的拒绝。」谭宗明朝他笑笑。
「好,那我现在拒绝。」陈亦度回答得果断,连半秒思考余地都不留。

谭宗明失笑:「嘿!别说得这么快,至少给我点机会和时间,让我证明一下我的诚意。」
陈亦度哼了一声便不理会他,继续忙着滑手机。
陈亦度看起来虽是傲娇了些,但这种不置可否的态度反而更吊人胃口,若不是谭宗明大概摸清了陈亦度的底,可能会先入为主觉得他这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毕竟像他这样优秀的Alpha,放在哪都不乏一些想攀高枝儿的男男女女接近,他们往往处心积虑、别有用心。
谭宗明看似游戏人间,事实上对自己格外保护,或许是习惯了商场无情和人类的现实贪婪,他虽然交友广阔却不轻易信任他人,除非明楼、凌远这类知根知底的铁哥儿们,或者赵启平、老严和车厂那帮毫无利害关系的年轻人。
可陈亦度是个特别的存在,能用一个笑容就让他一见钟情,甚至没有怀疑过陈亦度的接近是否是设局,他很直觉就认定了这个Omega。
或许因为陈亦度的信息素太过纯净,他相信信息素反应了一个人的本质,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直觉没错,他捡到一个特别有趣的Omega,还是个在事业上实力与他旗鼓相当的大老板。

当他们再度来到老严的车厂时,陈亦度的凯迪拉克CT6已经停放在门口,等着主人随时来接他。
「......你们还做清洁和打蜡?」陈亦度看着自己崭新发亮的爱车,没想到只是送修居然还有全套服务。
「别人可没有,这是老谭特别交代的,」老严笑笑拿出维修清单交给陈亦度,眉毛朝谭宗明挑了挑:「对了,左前轮的轮胎状况不是很好,我们把左侧前后轮都一起换好,还有引擎基础保养也一并做了,你可以过好一阵子再回原厂报到。」
「老谭交代的?」陈亦度看向谭宗明,忽然觉得这男人还挺心细。
「顺便吧,反正车都进厂,我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谭宗明耸耸肩一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好像他也并未想拿这事来邀功。
「但是我不喜欢欠人情。」陈亦度说。
「诶!我可没说不用付账。」谭宗明笑笑。
果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车厂老板霸王硬上弓,自己给人外加全套引擎保养跟换轮胎,还硬要收钱未免也太没职业道德了!不过既然对象是谭宗明,他也懒得计较,反正他不差这一点钱。
陈亦度掏出皮夹次子在他眼前晃了晃:「多少钱你算给我。」
谭宗明转转眼珠子,朝他欢欣一笑:「差不多一顿饭钱。」
「啥?」

想找他吃饭就直说,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还真是无聊!
「我这不是怕陈先生不给面子吗?」谭宗明用叉子从盘里卷起一些面条,一口吸进嘴里。
陈亦度从鼻腔轻嗤一声:「如果你每回都能提出像这样不错的餐厅,我还是能考虑一下的。」
虽然他觉得谭宗明有点烦人,但不得不承认谭宗明的品味确实不错。他自认对生活质量还算有要求,难得遇上谭宗明这样对他品味的人,能在同一事物上有共同话题倒也挺好。
他们一起坐在黄浦江畔一间意式餐厅「Da Mario」共进晚餐,陈亦度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被他拐来了,谭宗明在车厂让他用请客来抵修车费,说了一堆「今晚的天气不错,在江畔吹着凉风吃意大利面一定很享受」、「酱汁真的做得很地道,我保证你一定喜欢」之类勾人腹中馋虫的话,他不由得又顺着他的意,被他牵着鼻子走。
但不可否认,这间意式餐厅环境确实挺好,座落在远离观光人潮的这侧,采取VIP订位制度,不是随便人能预约,既隐秘安静又不受打扰。临江的半开放空间宽敞舒适,刻意调暗的灯光配上微亮的蜡烛,营造出浪漫的意式气氛。
他们的位置正好在江边,在静谧的角落远眺外滩热闹的人间烟火,吃着地道的意大利面,吹着秋日徐徐江风,确是别有一番滋味。
谭宗明微笑着,一面吃一面盯着他:「你吃饭的样子特别好看,看着你,连食物都变得特别美味。」
陈亦度难得没有反驳,只淡淡说:「那是食物本来就好吃。」
谭宗明有些惊讶:「我以为你又要说我无聊。」
陈亦度撇了撇嘴,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吃面。
「我发现,你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对我比较好。」谭宗明笑笑。
陈亦度愣了愣,也有点惊讶自己居然没觉得谭宗明说那些像是要撩他的话有什么不对,好像谭宗明本来就应该说那些,但也可能是他突然间就习惯了谭宗明的路数。当一个人想追求另一个人时,本就会自带粉丝般的滤镜,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这么说,自己是莫名就接受了谭宗明,开始放任他追求自己吗?
都怪谭宗明没事要说什么「虽然我们在工作上敌对,但在感情上是天生一对」的鬼话,让他不经意像被下了暗示似的受到影响。
陈亦度摇摇头,像是想抛开那莫名的思绪:「动气容易消化不良,所以我不想和你计较太多。」
没错,在灯光好气氛佳的晚餐环境里,他现在只想享受美食,不想处理和谭宗明之间的矛盾。


─TBC─  敌对宣言 15-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度度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对老谭有点动摇?

像老谭这样的男人对你好,怎么可能真的拒绝呢!

嘿嘿嘿~~写了快四万字终于开始有点恋爱氛围了(兴奋地搓手手



评论 ( 24 )
热度 ( 194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