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15-16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11 保持关系或避开、12  敌对宣言
          13 信息素测试、14 异性相吸

----------------------

15  晚餐约会

意大利民谣缓缓流淌在空气之间,紧邻河畔的星火夜景,让人仿佛置身水都威尼斯。这一袭浪漫的夜色最适合恋人沉浸,陈亦度虽不是在这与谭宗明谈情说爱,但他还是可以享受气氛。
仔细想想,这情节在电影中时常出现,可陈亦度似乎没什么浪漫的切身体会。他从未谈过恋爱,唯一一段初恋感情给了文莉欣,暗恋的滋味酸甜参半,患得患失与自卑心理反复起伏,根本毫无浪漫可言。
他见谭宗明神态自若,是不是曾带很多人来过这?
一句话不经意脱口问出,他看到男人暧昧一笑。
「吃醋了?」红酒杯衬着男人的脸,嘚瑟中带点期待。
「并没有,随口问问。」
「如果我说我只带过你来,你会比较开心吗?」
「你不必为此扯谎。」
「但我确实只带你一个人来,」谭宗明轻啜一口红酒,「这是我的秘密基地,要是让太多人知道来这找我可不太好。」
「你就不怕我来找你?」
「求之不得。」
闻言,陈亦度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怎如此轻易就抛出好球让谭宗明接?
陈亦度闷不吭声埋头吃面,觉得这男人真是挺烦人,但更让他不解的是自己为何三番两次毫无防备就被他拐着走。

「我能问个问题吗?」谭宗明说,见陈亦度没有反对便接着说:「我们第一次在酒吧见面那晚,你为何要喝那么醉?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
闻言,陈亦度心脏一紧,回溯源头,那晚的冲动误事还是因为文莉欣。他并不想回忆失恋往事,但或许是被这气氛扰乱判断力,谭宗明的信息素淡淡的围绕着他,虽有抑制剂压着不致于受到生理影响,莫名让人安心的味道仍令他不由得放下防备。
陈亦度沉吟片刻,最后只从嘴里简短吐出「失恋」两个字。
谭宗明的表情显然有些意外,或许在他的概念里,像陈亦度这样优秀的大老板只可能为事业烦恼。
「像你这样的人,大概不明白什么是失恋吧。」陈亦度说。
「确实没有经历过。」他从未过度投入一段感情,在情感需求中,Alpha向来是能直接做出选择的那方,甚少有人能在相较于他的弱势中展现强势的存在。只有陈亦度是个例外,所以他才会对陈亦度如此着迷。「可现在我有点担心失恋,毕竟一见钟情的对象并不是那么待见我。」
陈亦度听出谭宗明的意有所指,他刻意不答腔,只是低头吃面。
谭宗明不介意地耸了耸肩,继续追问:「为什么分开呢?你和你的前任,嗯.....男友?女友?」
「女孩,一个Beta,她找到比我更好的归宿,就这样。」他不想解释自己连前任都不算。
「哦......」谭宗明露出了解的神情。这种事情往往没有对错,就只是一种当下的选择,只能说那个Beta女孩没有眼光才会抛下陈亦度。「别难过,往好处想,至少她现在离开,你不必再为一个不爱你的人虚掷大好光阴,可以趁机好好思考一下未来。」
陈亦度默默吃着面,觉得谭宗明这话虽然说得直接又刺耳,但道理倒还是有的。
「这个......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如果不是失恋买醉,你也不会遇上我,对吧?」
「孽缘。」陈亦度嘴里批评着,但唇畔微微上扬的角度透露出他心情似乎还不算太糟,至少他还有余力微笑。
「就算孽缘,好歹也是缘分。」谭宗明笑笑,「有研究指出,要摆脱一段旧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展开新恋情。」
「这是哪来的不负责任研究。」陈亦度嗤鼻一笑。
「忘了,但我的铁杆哥们也这么说过,他是个医生,我想医生说的话一定不会错。」
陈亦度微微一愣,脑中不知为何突然浮现凌院长告诉他的话,保持和Alpha之间一定程度的关系对他比较有好处。
他还没回话,服务员送上的甜点塔填补了暂时的空白。

洁白的三层盘架装载色调缤纷的意大利点心,奶油方糕、奶酪甜酥、曼多瓦酥饼、朗姆酒糕、提拉米苏,还有几样陈亦度不认识的点心,每种都做成一口能吃下的大小。意式点心相较法式点心纯朴许多,乡村经典样式虽没有华丽的外表,但口味都是真材实料。
谭宗明从中挑了一块粉红色的小圆饼,凑到陈亦度面前突然微微一笑:「这里面我最喜欢的是这个,你试试。」
陈亦度嗅到一丝香甜的蜜桃气味,与他的Omega信息素有点异曲同工之妙,谭宗明说的明明是喜欢甜点,却莫名有一种在向他表白的意味,陈亦度感觉脸一红,连忙拿过那块蜜桃饼:「你、你不准吃这个!」
「这样啊......」谭宗明手指勾向另一块金色的小饼,故意暧昧的笑笑:「那我吃这个蜂蜜卷好了。」
「蜂蜜、蜂蜜卷也不行!」陈亦度急忙抢下谭宗明手上的金色小饼,顺手把盘架上的蜜桃饼和蜂蜜卷都扫进自己的盘子里。
「你抢这么快,我要吃什么?」
「剩下全都给你。」陈亦度一手指指三层盘架,另一手护着自己眼前的盘子,像只护食的小猫。
「你的抑制剂把杏桃和蜂蜜的香味完全遮盖了,连让我借着甜点回味一下都不行?」
「不行!」谭宗明这种撩拨实在太让人措手不及了!陈亦度一口一个,转眼就把几块小饼干塞进嘴里。
谭宗明忍俊不住,一个拳头遮着嘴笑,但遮不住眼角深了几分的褶子。他笑看着陈亦度鼓得胀胀的两颊,可爱得似个圆滚滚的仓鼠,总觉得陈亦度不若外传的那般高冷无情,在他面前的陈亦度怎么看都带着可爱。
可能因为他嗅过陈亦度的信息素,带着甜甜的杏桃与蜂蜜味,因此他再也无法把这人与高冷无情连结到一起。
谭宗明才笑着,眼前青年的表情突然一变,似是有点难受。
「咳......」
欸!这傻小子是把自己给噎着了!
谭宗明连忙起身上前,半蹲跪在陈亦度身边给他端茶递水、拍背顺气,方才脸上那抹笑瞬时荡然无存,只有担心他噎得不舒服。

「咳......咳咳......」陈亦度咳了半晌总算把那口点心咽下去,他随手接过谭宗明递来的水杯,咕噜咕噜喝了两三大口。
「慢点、慢点,别噎完食物又呛水。」谭宗明缓着他,大手放在他后背,时而轻拍,时而顺抚。
陈亦度咳了半晌总算和缓下来,他说了声谢谢,嗓子咳得暂时有些哑音。
「好点吗?」谭宗明关心问道。
「嗯、嗯。」陈亦度胡乱点了点头,感觉到谭宗明在他背后轻抚的手掌温度,那一点暖意扰乱他的心绪。
陈亦度仓促起身说他想去洗手,未料太急促的推椅子动作却重重在谭宗明小腿骨上嗑了一下,谭宗明嘶了声,陈亦度没想到自己撞痛了谭宗明,急忙想要关心,却绊到他的腿,跟着一起跌进谭宗明怀里。
两人坐倒在地,都有些惊魂未定。
悠扬的意大利民谣还在拨放,半开放式的露天角落幽暗,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坐在地上。夜晚的河面倒映着繁星灯火,除了方才混乱一场,一切还是浪漫如旧。
「抱歉,没撞痛你吧?」陈亦度急道。
「没事,我还行。」
「那、那就好。」虽是意外跌倒,但陈亦度半压着谭宗明,看起来像是主动投怀送抱的姿势让他感到羞赧。
青年挣扎着想起身,但男人突然一手圈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怀抱。
「你把我最想要的甜点都抢走了,总该赔偿我一点。」
「啊?」陈亦度愣愣看着谭宗明,男人生得特别好看的面孔在他脸前显得清晰,他看得见他眼底映着点点晶亮的光。
Alpha的脸向Omega慢慢靠近,虽然此时陈亦度不受半点信息素影响,但他还是忍不住感觉脸颊一阵莫名热气。一想到自己和谭宗明的奇怪关系,他就不知该拿谭宗明如何是好。明明不想靠近,但身体却像凌远所言,不由得被他带着走。
陈亦度可以推开,他可以抗拒,但力气却像被抽空似的,一双手只能悬在半空中。
距离太近了,近到嘴唇在下一刻就要贴合相触--陈亦度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谭宗明。

  

16  DU的危机

如是大梦初醒,陈亦度连忙推了推谭宗明,想从地上爬起来接电话,Alpha很识相的放开了Omega,让他在手机铃声断掉前接到。
「喂?王兰,这么晚有事吗?」陈亦度接起电话,往河畔旁的栏杆走了一些。
谭宗明不想偷听陈亦度说电话,他刻意忽略陈亦度的说话内容,让那些声音变成背景。他从地上爬起来,轻轻拍了拍西裤上的灰尘,然后坐回位子上享受他的甜点。
陈亦度的盘子里还留有几小块碎落的蜜桃饼和蜂蜜卷,谭宗明悄悄把碎屑捡过来放进自己嘴里,虽说只有一丁点,但与陈亦度信息素相仿味道令他格外喜欢。
其实谭宗明本就热爱甜食,他喝惯了黑咖啡,觉得咖啡与甜点的搭配是绝妙组合,后来他对陈亦度一见钟情,杏桃的甜味加上蜂蜜平衡得刚好不腻,几乎像是上瘾般,谭宗明就这么陷落在这种甜甜的信息素里。
今晚也不是刻意,他只是看菜单时恰好发现三层甜点塔里有蜜桃饼和蜂蜜卷,这才突如其来想用食物逗逗陈亦度,没想到陈亦度的反应会如此可爱,简直令他欲罢不能。
谭宗明还陶醉在方才的气氛中,陈亦度突然提高音量的怒斥拉回他的注意。
只见陈亦度的手时而搔头,时而叉腰,边说电话边来回踱步,整个人貌似很焦虑。
谭宗明猜想事情可能不妙,果不其然,陈亦度急匆匆挂掉电话,回到位子上伧惶地收拾东西。
「怎么了?」谭宗明问。
「公司有急事,我先走。」陈亦度说完拎了公文包就走。
谭宗明拿了包随即追上他:「什么问题?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
陈亦度此时似乎真的需要帮忙,他一边走一边说:「婚纱出关你有办法吗?」但随即又说:「算了,你不是做这行业,大概帮不上,我自己处理。」
「等等,」谭宗明急急从服务员手中接笔签单,连忙又追上陈亦度:「让我一起去吧,或许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陈亦度似乎没意见,坐上他的凯迪拉克驾驶座之前,只丢下一句:「到我公司。」

谭宗明开着保时捷跟车,随陈亦度又回到DU集团,整栋楼有两、三层还灯火通明,谭宗明忍不住腹诽这公司的员工还真拼命,大晚上的不回家竟还在加班。
陈亦度急忙上楼,特助王兰和设计总监罗文生都在会议室等他,两人见到谭宗明跟在老板身后都是一惊。
「现在什么情况?那批婚纱上飞机了没?」陈亦度急问。
「Boss!还是不行,他们坚持一定要附上检定书和保证书,还有申请书。」王兰摇头,看得出她相当焦急。
陈亦度皱眉,转向罗文生:「珠宝公司回应了吗?」
罗文生摇头:「这时间都下班了,没人接电话,我们只能等他们明早上班。」
「这样今晚肯定来不及,明天呢?」陈亦度指了指王兰:「去查一下明天所有飞意大利的航班,哪个还有空间收货。」
王兰赶紧去打电话,谭宗明从侧面了解又问了罗文生,总算知道陈亦度遇上什么麻烦。
半个月后即将在米兰举行一个国际性的婚纱特展,DU做为亚洲知名婚纱品牌,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不过他们在欧洲市场还没真正开拓,才想趁这次机会好好一战成名,怎知这一套十件的高级婚纱刚在海关突然被拦下,说是服装上使用的高级珠宝未附上鉴定书、保证书与申请书,导致那批婚纱被禁搭飞机。
「原来还有这种规定?」谭宗明还真是头一回听说,不过仔细想想这种规定也不算特别,透过购买昂贵的珠宝或古董送到国外变现,也是商界一种常见的金流手法,只是现在竟防堵到连送去参展的婚纱上珠宝都得查,未免太严苛了些。
「以前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蹦出来的。」罗文生叹了口气:「唉!就是这种破规矩多!」
「有时间骂还不如想法子把婚纱弄出去。」陈亦度已经冷静下来,开始思索对策。「现在最麻烦的应该是银河。」
「我也觉得问题出在那件,」罗文生点头认同,「因为其他九件婚纱上用的宝石都还好,有些甚至根本没有宝石,只是雕花蕾丝。」
「银河是什么?」谭宗明好奇问。
「这个。」罗文生拿出手机刷了张照片出来给谭宗明看。
那是一件看起来极为华美的深蓝色婚纱,长长的裙面上镶有许多小颗的蓝宝石和碎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看起来像是夜空中璀璨的银河系,难怪有这个名称。
「这是阿度花了好几周手工缝制的,绝对能成为米兰这次展览的焦点。」罗文生得意说道。
「重点是要能去。」陈亦度在位子坐下来,伸手揉揉太阳穴:「钻石应该没问题,我担心的是那些蓝宝石的鉴定,为了创造出银河的渐层效果,我当初找了好几种不同色光的蓝宝石,全部重新切割打磨,现在全混在一起,就算要鉴定也绝不可能是这两个礼拜内可以搞定的事。」
谭宗明虽不是做这行业,但在商业往来中本就有各种预料之外的状况发生,而且总是层出不穷,谭宗明见多大风大浪,很快就将此事理出头绪。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把事情分成两部分,一是那九件婚纱,另一个是银河。」谭宗明坐下来,试着理清头绪:「九件婚纱得等明天珠宝公司营业时间,才能知道鉴定书得花多少时间补齐,在这之前保证书可以先请公司内部同仁找出来,我建议你们先派人去机场把婚纱都领回来,检查清楚,确认保证书齐全,再等珠宝公司的鉴定书一起送件。」
谭宗明说着,发现陈亦度和罗文生都盯着他看,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便连忙向陈亦度解释:「我不是想插手你的公司管理,只是习惯性思考解决方案。」
陈亦度不在意摇摇头:「没事,我想的差不多,只是你先说出口罢了,但我倒想听你说完。」
谭宗明获得陈亦度首肯,比较放心了些:「现在棘手的是银河,我认为这件婚纱单独送件比较好,以免到时因为他出状况,导致其他九件也去不了米兰。」
罗文生认同地点点头:「而且还有申请书的问题,就算所有必要证明都附上了,申请书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才会过关,我们最晚得在展前十日将婚纱都送到主办单位手上,也就是说......」
「加上飞航时间,我们最迟在三天后一定要让所有婚纱都上飞机,否则今年DU就要在米兰的婚纱盛会中开天窗了。」陈亦度眉头深锁,看起来是真的遇上难题。

  

─TBC─  敌对宣言 17-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15章各种小言偶像剧情节,16章气氛立马大逆转,写得我真是感觉太过瘾了!!

接下来会是老谭跟度度连手办案(?)吗?


评论 ( 48 )
热度 ( 18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