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17-18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13 信息素测试、14 异性相吸
          15 晚餐约会、16  DU的危机

--------------------

17  海关申请书

婚纱无法参加展览并不是大问题,问题是一年一度的米兰婚纱展实在太有商业前景,陈亦度宁愿放弃这一年所有海内外的参展机会去换得这次在米兰的首秀。
正因为这场盛会如此重要,可说是攸关DU集团这一年在欧洲的市场发展,陈亦度才会不辞辛劳,亲自领军设计这十套礼服,更费时亲手制作出「银河」,只为了一举夺去所有人的焦点,让DU成为最具话题性的亚洲服装设计品牌。
只是此时夜已深,纵使继续耗在公司也无济于事,不如早点回家储备体力,明早再全力解决问题。
于是陈亦度将临时召集的员工都打发回家,自己回办公室拿了些文件也准备离开,这才发现谭宗明还在楼下等他。
「你怎么还在?我以为你回去了。」
「刚才见你召集员工,我不方便待在那,就先下楼抽根烟顺便等你。」
「那个......谢谢你今天陪我到这么晚。」
「只要你愿意,我陪多晚都行。」谭宗明笑笑,眼睛里好像闪着光。
陈亦度愣了愣,发现谭宗明又在说话撩他,他只好装作没听见,视线故意看向远方:「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我也要回家了。」
看到陈亦度正要离去,谭宗明叫住他,陈亦度似乎因为这声呼唤想起什么,他又折回谭宗明面前说:「晚餐,对吧?说好请客抵修车费,所以刚才签单多少钱?我现在给你......」
「不,我今晚只是顺便找你吃饭,没说这餐就要抵债了。」谭宗明笑笑。
「啥?」
「你欠债应该由你自己找餐厅来请我才是。」
「呃......」失算!陈亦度没料到谭宗明这么精明,方才若不是因为突发事件他也不会如此混乱离开餐厅,否则他已经抢了账单把这笔债给偿了。
虽说保养费不算太贵,但那两颗原厂车胎可值不少钱,这么耗下去可不晓得要吃多少顿饭才能还完。
唉!真是夜长梦多!
「我叫住你是想跟你说,婚纱这事既然让我知道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不会置身事外,有问题一定打给我,好吗?」谭宗明诚恳说道。
「我......」若说没被谭宗明态度感动是骗人的,但他并不想一再积欠人情,因此那声好噎在喉头,不能坦率地宣之于口。
没想到谭宗明立马换了个态度,露出狡慧一笑:「如果有困难却不让我知道,我就天天来你公司楼下找你,直到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关系很好为止。」
「你......」陈亦度为之气结。他要更正几秒钟前的想法,没有,他一点都没对谭宗明感动!

隔天一早,陈亦度比平常还早进办公室,罗文生正好和珠宝公司人员通完电话,快步走了进来。
「情况如何?」陈亦度问。
「珠宝公司的人说,只要保证书准备齐全,鉴定书可随时帮我们调出来。」罗文生回答。
「那就好,」陈亦度点点头,又问:「但是银河的那些宝石......」
「这我稍后和你谈,你先处理那九件婚纱。」罗文生指了指王兰。
陈亦度转头看向王兰:「保证书进度如何?」
「采购部门已经全体动员,现在正跟设计部合作,一个个对照婚纱上缝制的珠宝。」
「机场那边的申请书要多久能拿到?」
「晓菁正在跟海关电话沟通,我得先去询问各家航空公司,看这几天有什么班机还能收货。对了......」王兰将办公室角落一个大箱子推过来,「银河在这,一早送过来还来不及处理。」
「我来,你去忙。」陈亦度接手箱子,与罗文生一起拆开。「有关银河,宝石公司怎么说?」
罗文森摇摇头:「他们没法开立鉴定书,把一颗蓝宝石裁成两颗他们就不受理了,更别说是裁成这大大小小的样子,有些甚至还成了石粉。」
「所以......没有鉴定书,就算有保证书也没法申请出关。」陈亦度的情绪倏然低落下来,这是他们第一回在欧洲的大展被邀请,他为此在婚纱设计下来许多功夫,此刻眼见一切成为泡影,难免心疼。
他们合力从箱中拿出防撞棉,接着又拿出防尘布,最后见到深蓝色的礼服躺在里面,与装箱的时候一模一样。
「本来开箱时,他应该是要见到米兰的阳光。」陈亦度忍不住感慨。「我一直以为自己再度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一件受到世人瞩目的礼服。」
「只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罗文生安慰道,帮着陈亦度把银河从箱中提起,然后一起挂到人形衣架上,同时将布面整顺,以防礼服变形。

陈亦度不得不放弃银河,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少了一件至少还有另外九件,他不该为一件衣服伤神而耽搁其他。
采购部陆续回报和珠宝公司人员交叉比对的进度,到了傍晚时分,所有婚纱礼服使用的钻石和各色宝石都确定有鉴定书和保证书,陈亦度总算松了口气。
可噩运之神似乎不只向他招手一次,这回是秘书处传来的噩耗,提出申请书以后需要至少一周才能获得官方盖印,就算申请急件也得等三到四天。
三到四天......他最迟在后天就得把婚纱送上飞机,哪还有三、四天可以等?
陈亦度没辙了,只能在脑中开始搜寻一连串朋友名单,试图想出谁有可能透过关系帮他弄到申请书。突然,谭宗明三个字映入他的脑海。
陈亦度翻出谭宗明的名片--他一直收在皮夹子里。陈亦度愣愣看着薄纸上的谭宗明三个字,想打给他,但突然又犹豫了。
这Alpha和他的关系实在太过奇怪,他们之间不仅有那一夜荒唐,还有各种纠缠不清的人情,谭宗明说只要有困难一定要打给他,可陈亦度现在却不知该不该打,这通电话会让他对谭宗明欠下更多人情,而且攸关公司海外发展,庞大的利益更让他不知该如何偿还。
就在陈亦度犹豫之际,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亦度顺势接起,发现竟是谭宗明打来的。
「阿度,申请书至少要一个礼拜才能拿到官方盖印,我帮你查了,现在就算申请急件也得等三、四天......」
「我知道。」陈亦度淡淡的回话,但他心中还是有些感激谭宗明。这男人并不是随便说说,他真的去为他查了这些。
「你有其他替代方案吗?」谭宗明问。
「没有,现在大概只能先做最坏打算......」
「没辙了还不打给我!」电话另一头男人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些,又补充一句:「是真想逼我天天到你公司楼下找你?」
「我这不是正要打吗!你的名片都拿在手上了!」陈亦度连忙回话,还像是要让谭宗明看到似的,把他的名片拿在空中挥舞了几下。
「哦?真的?」
陈亦度拿他没办法,只好念了名片上那串电话号码,证明他是真的要准备打电话给谭宗明--刚刚的犹豫就忽略吧。
「原来是真的,阿度,我很开心你想到我。」电话另一头的男人突然变得温驯,好似讲话时连嘴角都分分钟上扬着。「除了申请问题,鉴定书和保证书搞定了吗?」
「都准备完毕了,只差申请书卡关。」
「既然这样你相信我,我会尽全力帮忙,最晚明天告诉你结果。」
「嗯......」陈亦度略为沉吟,才说:「老谭,谢谢你。」
「我要的可不是只有一声谢字。」男人意有所指笑笑,在陈亦度抗议前又问:「对了,那银河呢?鉴定书也可以办吗?」
「不能,已经被切割的宝石,原店不愿意开鉴定书,今年只能放弃银河。」
「这样啊......」谭宗明惋惜片刻,随即安慰道:「没事,至少那九件婚纱交给我,我负责到底。」


18 明氏集团

陈亦度一整晚辗转难眠,几乎是熬着两个黑眼圈一直到天刚亮才进入梦乡,他在迷迷糊糊间拍掉闹铃还把手机给关了,以致于睡到将近中午才突然惊醒过来。
陈亦度急忙将手机开机,特助王兰和设计总监罗文生的未接来电几乎塞爆他的通知列,他赶紧给人回电,一边刷牙洗脸一边听早上会报,都弄好了便赶紧穿了衣服出门。
白色凯迪拉克CT6穿梭在稍嫌空旷的马路上,早已过了上班雍塞时段,车速比平常快了些。
谭宗明一通电话都没打给他,昨天才说他要负责到底,但在那之后的10多个钟头他却像人间蒸发,说好的负责呢?
其实陈亦度不怪他,他相信当一个人告诉你他会全力帮忙,当下一定是真心的,但他可能会因此开了过多的口头支票,导致最后发现自己其实不能承担,又不敢承认失败。
他也不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把太多精力放在创作上,因此忽略其他项目的重要性,最后才导致失败。他原想借此机会在公开场合大放异采,顺势打进欧洲市场,为往后品牌进驻英法等地的百货公司铺路,不过看这情势,大概只能等明年再卷土重来。
正当陈亦度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时,谭宗明来电了。
「阿度,你还有多久到公司?」
「在路上,大概十分钟。」
「先和你说个好消息,那九件婚纱应该能出得去。」
「真的吗?!」陈亦度瞪大眼睛问,这真是意外惊喜,「要怎么做?」
「电话里不好解释,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咱们见面再谈。」
陈亦度挂上电话,满怀希望驱车赶往公司。
十分钟后,他见到坐在DU集团一楼大厅的谭宗明,仿佛见到最信任的熟人,陈亦度一看到谭宗明,一种安心感莫名蔓延心头。
谭宗明也不跟他多聊客套话,见到陈亦度就直说:「有朋友告诉我,如果货物从香港出关的话,珠宝类只要附上鉴定书和保证书就行,缝在婚纱上的宝石规定更宽松,只要有两家公司做担保,最晚在班机起飞前六小时都能申请。」
「要两家公司一起做担保才行?」陈亦度喃喃道:「那么,老谭,算是帮我一个忙吧,你们公司能不能......」
「不,晟煊不能......」谭宗明摇头,表情有些为难,「晟煊不是我的公司,做这种担保需要经过董事会同意,不是我说了算。」
陈亦度才刚燃起一丝希望,又被谭宗明这句话给淹灭。
谭宗明见到陈亦度一脸失落,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既然我找你说这办法,自然是想好能帮你的配套方案了。」
亲昵的举动仿佛呼吸般自然,陈亦度是该反弹的,可谭宗明的话冲淡他对亲密举动的无所适从,他只要听到这事有解,满心就只关切到底要如何解。
「你怎么打算?」
「听过明氏集团吗?我打算让他们来帮你作担保。」
「你说的不会是上海明家吧?」那个从40年代就雄霸上海商界的明氏,真的会愿意为素昧平生的DU集团担保?
「不瞒你说,我在明氏有股份,虽然不多,但他们老板是我的铁杆哥们,肯定会帮忙的。」谭宗明将手中一份资料直接递过来摊在陈亦度面前,说:「申请书表格和相关资料我已经帮你准备好,还有这是今晚飞香港的班机,我先订了最后两班,你看婚纱什么时候准备好就先派人打包送去浦东机场等。」
陈亦度接过资料看了几眼,谭宗明准备的东西条理分明、一目了然,他不住点头道谢。
「我在这等你,你上楼交代完记得带上公司印章,我们就去明氏集团。」

陈亦度依照谭宗明所说,将项目全都交办完毕后便拿着印章随他前往明氏集团。
上海许多大企业总部都设置在陆家嘴金融区附近,明氏集团距离不远就在浦西,谭宗明开车载着陈亦度很快就来到明氏集团门口。
有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在楼下迎接他们,陈亦度看着一愣,这不是那天半夜在酒店遇上的两个Alpha其中之一吗?!
谭宗明似乎发现陈亦度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他不着痕迹托住陈亦度的手肘往前带,若无其事地为他们相互介绍:「这是明氏集团总裁特助明诚先生,这位是DU集团董事长陈亦度先生。」
「久仰久仰,叫我阿诚就行了。」明诚微笑着朝他伸出一只手,陈亦度不好闪避,只好礼貌性伸手回握住他并简单打声招呼。
幸好,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异状。不过想想也是,当时他的Omega信息素被谭宗明遮掩,对方其实无从判断,再加上现在他的抑制剂完全阻隔了信息素,所以对方应该是真没注意到自己就是那天晚上躲在谭宗明怀里的人。
这么想着,陈亦度放心了些。
「把婚纱送香港出关就是阿诚的主意,他这人搞多了进出口事业,对这些细节特别熟悉。」谭宗明赞许道。
「没有没有,宗明哥你也是刚好赶上,上个月我才帮朋友处理过类似案子,所以还有点印象。」明诚谦虚说。
陈亦度看着明诚,稍稍感到放松了些,这青年虽是Alpha,但优雅低调的行为举止却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不太张扬的温和调性让人不由得放下戒心,况且谭宗明还说这个能为DU解围的主意是明诚出的,陈亦度当下立刻对这青年充满好感。
明氏集团占地不小,明诚带他们穿过中庭又经过两座写字楼才搭上电梯,高楼层的会议室直接隔了两面大落地窗,放眼望去是黄浦江和对面金融区风景,公司地点极好。
明诚已准备好两份公司担保的文件,就放在桌上,陈亦度坐下来仔细翻看完毕,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在上面签名,并拿出公司章盖印。
正当明诚要签署时,突然有个人从外头走进来,陈亦度顺着声音看过去,是当时在酒店见到的另一个Alpha,他心忖这应该就是谭宗明提过的明氏集团总裁明楼。
「老明,你来干嘛?可别捣乱啊!」谭宗明见到明楼出现,态度似乎变得有点谨慎。
「听说DU集团的董事长要来,我很想来认识一下,再说了,拿我公司去给不认识的人担保,我总是要看一下的。」
明楼与明诚完全不同,即使陈亦度此时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也能清楚分辨出这Alpha的白麝香味信息素略带强势。只见明楼朝他微微一笑,伸手出来与他相握,陈亦度一样礼貌性回握他并打了招呼。

「冒昧问一句,你是老谭的心上人吗?」明楼突然其来的问句不仅让陈亦度傻愣住,就连谭宗明也瞪大眼睛。
该死的!明楼这样说不是要把陈亦度身份揭出来了吗?说好的替兄弟保密呢?!
「喂、喂!老明!你别瞎搅和!」谭宗明连忙出声制止,觉得背后被吓出涔涔冷汗。「我们赶时间,快让阿诚盖章好吗!」
「在我公司,我还是说了算的。」明楼朝他微微一笑,无框眼镜片后一双眸子十分犀利。他转头看向陈亦度,又再问了一次:「所以,你是吗?」



─TBC─  敌对宣言 19-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愛的分隔線====

「在我公司,我还是说了算的。」
听起来可能平常在公司说了都不算啊老明~
你们公司的老大到底是谁????23333
继凌院长助攻后,明大总裁也来亲自助攻了~
不过,明大总裁这助攻法还真是让谭总捏了把冷汗呀233333

再忙,也要为双总裁打call!


评论 ( 30 )
热度 ( 17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